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是妖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妖王失去妖丹,立刻变成一匹再普通不过的黑狼,而他的孪生弟弟漆无暇却几乎不受影响,能够在人形与狼形之间自由变换,能够分散力量并随时取回,体质更是强悍无比。

    根本秘诀就是他的妖丹离身边不远。

    漆无暇在数千里之外聚集一群普通的狼,穿越千山万水来到庞山,经过的尽是荒无人烟的地区,没有妖丹,他几乎失去了全部妖力。那是他一生中最痛苦最危险的时期,饥饿的本能越来越强烈,他若干次差点因此失去本性,只想追逐猎物。

    最终他还是到了庞山,梅婆婆多日前举起神像驱狼的那一刻,他开始恢复妖力,得以继续执行原定计划。

    小秋甚至曾亲手触碰过神像,当时只是感觉它沉甸甸的,怎么也想不到里面藏着的是一枚妖丹。

    “毁掉妖丹!”小秋只能大叫,事实上他从未见过有道士毁掉妖丹,全都是割下之后收为己有,像漆无暇这样的怪异情况他并不知该如何处理,只是希望阵外的人尽快采取措施。

    小秋分心,抗击漆无暇的主力变成了关神跃,他守在杨清音身边,替她挡下一多半拳头,配合得倒也默契,“好家伙!哪来的妖怪,拳头真硬。”

    漆无暇有些焦躁,妖丹的秘密被识破,如果老太婆保护不力的话,他真的将变成一匹普通的狼,以丑陋的动物形象永远留在庞山。

    他低吼一声,又有二十匹狼倒下,他再一次增强力量,这是他的极限了,虽然还剩下二十匹狼,但是得留作它用,非常重要的作用。

    阵内八人压力陡增,关神跃没学过率兽九变的锻骨拳,与其他人无法形成合力。只是专心保护杨清音,越来越觉得敌人太强大,吼道:“申尚,你可是道门子弟!你不想给申家争光,可是也别丢脸啊,赶快想办法毁掉妖丹!”

    阵外两人互视一眼,田阡陌上前一步。“老太婆,你也算是镜湖村村民,儿子还曾经是庞山道士,应该懂得道理,把妖丹交出来,下山去吧。”

    与其他人不同。梅婆婆不像是受到控制,神情却有些疯意,“曾经是庞山道士?曾经!哈哈,即使弟子簿里还有他的名字,即使事实证明他没有入魔,还是要被庞山道统抛弃。哈哈,你。你们,整个庞山道统才是入魔者,让古神惩罚罪人!”

    藏有妖丹的神像飞出三只缥缈如雾的小小头颅,正是古神三首,“错落或弱莫!错落或弱莫!”梅婆婆厉声念诵她自认为正确的咒语,三颗头颅旋转着飞向两名道士,逐渐变大,最后达到正常大小。无差别之首脸上的字迹已经清晰可见。

    田阡陌脸色微变,他虽是五行科道士,却还没有做好直接与妖魔搏斗的准备,但他的犹豫转瞬即逝,伸出右手,施放木落之术,两根木刺在梅婆婆头顶数尺的地方出现。挟风直击要害。

    田阡陌没想过要手下留情。

    女像之首瞬间飞回梅婆婆头顶,她是慈悲的象征,甚至能让敌人的法术“慈悲”。两根木刺停在空中,犹豫不决地颤抖着。突然砰的一声化成烟雾消散。

    田阡陌大吃一惊,又一次,他在出人意料的打击面前乱了阵脚,先是想继续施放木落之术,紧接着又想转身逃跑,就在这一进一退的模糊时刻,骷髅之首已经飞到他身前,吐出一股细细的黑烟,缠在他的脖子上。

    田阡陌左右看了两眼,似乎对自己中招一事毫无察觉,突然,神色一变,指着申尚脚下的石头厉声道:“慕行秋,下跪求饶有用吗?”正经历欢喜劫的他,果然没能经受住妖术的诱惑。

    “田阡陌,你可是凝丹弟子,竟然这么容易中招?”申尚笑了一声,跳到地面,不再理睬田阡陌的古怪行为,那张无差别之首与他保持十余步的距离,没有贸然发起进攻。

    申尚亮出虎君如意,他不想直接破阵,那会伤及大量无辜者,一切的关键都在于妖丹,只要截断神像中妖丹与漆无暇的联系,伤情阵自会崩溃。

    一头白虎从如意里跳跃而出,直扑无差别之首,一吼、一咬、一甩,转眼间就将目标吞掉,随后又在空中扑向梅婆婆头顶的女像之首,张开血盆大口,似乎要将人与神像全都吞下。

    梅婆婆动作更快,张嘴在左臂上狠狠咬了一口,马上将受伤之处置于神像上方,点滴鲜血落向三首。

    “梅婆婆,想想你儿子,别给梅传安丢脸。”申尚从来没与真正的大妖斗过法,其实梅婆婆也不是妖魔,她借用妖丹,只能发挥不多的力量,在吸气七重的道士眼里实在过于弱小。

    幻化的白虎一口吞掉女像之首,紧接着穿过梅婆婆的左臂,低头咬住了神像。

    染血的神像三首同时发出尖叫,既是愤怒的指责,也是恐惧的哀嚎,但它不肯就此认输,反而吐出红色烟雾,将半透明的白虎嘴部染红。

    阵内的漆无暇几拳击退围攻者,冲到伤情阵边缘,大吼道:“不准动我的妖丹!”手上做出一连串的动作,直接指挥神像与白虎斗法。

    小秋等人追上去,趁机发起连串的进攻,漆无暇除了护住双眼,对拳脚不挡不避,对他来说,保住妖丹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整场斗法持续的时间极为短暂,八名庞山弟子不过在漆无暇身上各自打了几拳,阵外的僵持已经结束。

    申尚是五行科弟子,斗妖魔的时候自有一套固定程序,他用虎君如意争抢妖丹,另一只手里握着一面小小的铜镜,时刻监视敌人实力的变化。

    漆无暇与妖丹分离,固然能骗过视线之外的老祖峰,但也大大减弱了实力,神像吐出的红雾只浸染了白虎头部就已成强弩之末。

    白虎的上下腭慢慢合拢,发出咯咯的响声,神像三首正与蛇身脱离。申尚收起铜镜,伸手要将三首隔空抓过来,妖丹就在其中。

    “小心!”小秋停止进攻,远远地向申尚喊道,五行科道士斩杀蛇妖的场景给留下的印象太深了,所以他本能地觉得申尚的举动过于大意,这是除妖的大忌。

    申尚脸上露出倦怠的微笑,即使是与妖魔斗法,他的兴致也没抬高多少,他听到了慕行秋的提醒,却全然没有在意,只是在想,自己又将度劫失败,与致用所几大“高手”的斗法之约已经没必要进行了。

    白虎骤然消失,断裂的三首飞向申尚,被他牢牢握在手里,梅婆婆踉跄后退,嘴里仍在反复念诵咒语,漆无暇神情木然,好像承认大势已去。

    申尚左手轻轻一握,泥筑的三首应声而碎,他摊开手掌,露出里面一只毫无生气的眼珠。

    这应该就是漆无暇的妖丹,有白有黑,只是——还有一点不太对劲儿!

    申尚微皱眉头,一时说不清是什么感觉,突然间他明白了,它缺少妖丹该有的坚硬与质感,就是一只普通的眼珠。

    就在他看清真相的一刹那,眼珠爆裂了,释放出大量液体,与它小小的体积极不相称。

    申尚没有躲开,被溅了一身。

    梅婆婆大步向前迈进,手里仍然举着无头的神像,脸上再没有笑容,念诵咒语的声音也变得尖厉起来。

    申尚的身子晃了两下,眉头皱得更紧了,好像对道袍被弄脏感到很不满。

    阵内双方都停止搏斗,一起望着他。

    漆无暇笑了一声,“千形虫,看来这是一位没有经验的道士。”

    梅婆婆走到申尚身前,将无头神像按在他的胸膛上,停止念咒,“世人皆有伤心事,道士也不例外,你更不会例外,说出来,它就会消失。”

    申尚的身子摇晃得更加剧烈,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狰狞,他在与一股疯狂入侵的情绪做殊死搏斗。

    他没有按照梅婆婆的要求说出伤心事,但也没有躲避胸前的神像。

    漆无暇转过身,这样就够了,他没想真的杀死阵外的两名道士,那很可能会引来老祖峰的关注,可是阵内的这些人就不同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圆月,快要升到中天,他的时间即将到来。

    “抱歉。”漆无暇抬手擦去脸上的血迹,既然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他的愤恨也减少许多,“没想到今天会来这么多人,但是我只能带走一位。”

    他盯着慕行秋,“时候差不多了,我得返回群妖之地,准备迎接庞山道士的追杀。你跟我想象得不太一样,我只能给魔王换一具躯体。”

    他转向杨清音,“你会喜欢群妖之地的,那里比庞山自由得多。”

    “呸,你也会喜欢庞山的,你哥哥就在这里游荡,等锦尾马给你一蹄子,你会更喜欢庞山的。”杨清音不屑地说。

    “老娘,看我教训他。”关神跃第一个冲上去,他很想在杨清音面前显示一手,之前的搏斗证明,漆无暇虽然厉害,但是还没到不可战胜的地步。

    漆无暇的速度比之前突然加快数倍,双手分别握住关神跃的两只拳头,“表演结束了。”他说,既然他最忌惮的两名道士已经受到控制,的确没有必要再隐藏实力,“我是六丈大妖。”

    “不!”小秋和杨清音反应最快,说话间已经冲到漆无暇身边,向他最软弱的双眼发起进攻。

    漆无暇大喝一声,猛地膨胀起来,同时展开双臂,将一名凝丹弟子活生生撕裂。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