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四十三章 无聊的旁观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道统与妖魔斗争了十几万年,相互间的了解有时候比同类还要深厚,但是在更广阔的基础上,在战斗以外的日常生活中,彼此所知甚少,更存有无数的误解。

    因此,漆无暇大惑不解,带血的眼睛微微眯起,仔细打量圈外的两名道士,尤其是那个十几岁的少年,他知道那绝不是孩子,而是一名年纪很大的道士,修行境界不低,起码比阵内的几名道士都要强得多。

    伤情阵内法术与妖术都无效,可是被推进来的五个人还是沉迷在悲伤中难以自拔,只有秃子不受任何影响,试了两次,发现逃不出去,立刻跑到小秋和老娘中间,顺着小秋的身体爬到他的肩头,小声说:“这个家伙挺厉害,要不要我去咬他两口。”

    “待会你躲远一点。”小秋说,迈步走向五名伙伴,他得将他们从悲伤中解救出来。

    杨清音愤怒地盯着申尚,“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申尚站在一块石头上,好让自己显得更高一些,抬头想了一会,“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你有疑惑也是正常的。”然后他转向漆无暇,狼妖一直在盯着他,“我知道你的名字,我叫申尚,庞山的一名小道士。你可能对我存有疑惑,我就直白地说吧,我想看着你屠杀庞山弟子,我想知道自己会不会有同仇敌忾的感觉,起码我现在没有。动手吧。”

    漆无暇没动,他必须知道敌人是不是在设置陷阱,“姓申的道士不少,我没听说过你的名字。”

    “我是申家的无名之辈。”申尚显得有些倦怠,“咱们还是少套近乎吧,待会我要是‘同仇敌忾’了,咱们还得打一场生死之战呢。”

    漆无暇轻轻地哼了一声,道士们惯常蔑视妖族。他不会因此失去自制力,扭头看向圈子里的七名敌人,他们已经聚在一起,他早已发现,却没有阻止。

    除了慕行秋和女道士,其他人都弱得可怜,漆无暇倒是希望能够快刀斩乱麻。

    辛幼陶等人刚刚摆脱悲伤情绪的纠缠,仍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有意无意地躲在老娘和小秋身后,不像是来帮忙的。更像是在寻求庇护。

    小秋一通摇晃唤醒了五名同伴,脑子里没有停止思索,明白了一些事情,此时目光越过漆无暇,落在申尚身上,“原来是你一直在监视我。”

    辛幼陶猜测伙伴们中间有告密间,所以才会导致申尚什么都知道,他弄错了,他们中间没有告密者。暗中却有监视者。

    当申尚示意田阡陌将所有人都推进伤情阵时,小秋就已明白不可能有告密者,又想了一会才最终确认。

    申尚呵呵笑了两声,“又是看门。又是照顾灵兽,我哪还有时间监视你?是田阡陌道友,他自愿接下这个任务,将你的一言一行都通过传音香炉告诉我。”

    田阡陌站在申尚附近。将五名弟子推进伤情阵之后,他的目光就一直没离开过慕行秋,这时冷冷地说:“这是一次机会。你可以证明你的身手到底有多厉害。”

    他还记得自己在致用所被打的遭遇,应该说是念念不忘,甚至到了影响修行的地步,当时他是凝丹弟子,还是特意下山的挑战者,这都让他的耻辱成倍增加。

    杨清音是那场打架的见证者之一,忍不住大笑起来,“原来你们两个一个想度崩劫,一个想度欢喜劫,还真是一对难兄难弟。等着吧,看首座杨熙怎么奖励你们两个。”

    崩劫者对修行失去兴趣与信心,欢喜劫则是充满仇恨,田阡陌才是吸气一重就遇到欢喜劫,也算是罕见人物了。

    田阡陌哼了一声,他当然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违背了庞山道统一连串的规矩,所以他才没有直接向慕行秋寻仇,而是借助申尚的力量,主动提供帮助。

    申家的人不被夺丹,他也不会,大不了思过几年,若能度过欢喜劫,他的修行还会增长一大块,足以弥补那几年时间的损失。

    小秋不关心这劫那劫,低声对伙伴们说:“我和老娘刚才试过,拳法还是能形成合力的,不要害怕,待会一起上就是。”

    众人点头,可心里的害怕可没那么容易去除,脸色仍然一片惨白。

    漆无暇终于醒悟这群道士为何如此奇怪,忍不住纵声狂笑,“原来庞山道统也有一堆废物,数量还不少。”

    他再不犹豫,沉着地迈出步子,逼近目标。

    小秋第一个迎上去,杨清音只比他慢半步,却与他并肩前进,随后是小青桃,再后是辛幼陶、石保胜和王坚,几步之后四人都与小秋并肩。

    只有秃子和周平还留在最后。

    “你怎么不上?”秃子仰头发问,他留在后面是听从小秋哥的安排,可不是胆小。

    “我……我……”周平找不出托辞。

    “你的腿在发软。”秃子皱起眉头,绕着周平走了一圈,“哦,原来你在害怕。七个打一个,有什么可怕的?”

    被一颗孤零零的头颅耻笑,周平有点受不了,咬着牙迈出一步,正好看到前面六人与狼妖交手,砰砰数声,辛幼陶等四人像狂风中的草人一样飞了出去,老娘身形摇摆,只能勉强应付,唯一能与漆无暇以硬碰硬的就只有慕行秋。

    周平呜的一声,退回脚步,蹲在地上不敢抬头再看。

    小秋是以不要命的劲头儿与漆无暇对拼,虽然狼妖也不能施展妖术,但他的拳头坚硬无比,每一拳都像是铁锤击在身上,要不是他特别注意保护自己的双眼,小秋恐怕已经承受不住。

    一照面就被击飞的四个人重重摔在地上,小青桃第一个跳起来,嘴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吼叫,连跳带蹦再次冲向漆无暇,跟小秋一样不要命。

    她骨子里也有一股狠劲儿,只是很少显示出来。

    漆无暇一拳击出,他已经摸清这些年轻人的底细。相信自己可以轻松打死这个小姑娘。

    小青桃没有退却,举臂硬抗。

    漆无暇的拳头居然被挡住了,可是抵挡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杨清音及时站到小青桃身后,帮助她一块迎战那条钢铁般的胳膊。

    两人的手腕阵阵酸麻,骨头像是已经断裂,她们还是没有退。

    小秋抢上来,接下漆无暇的下一招。

    辛幼陶三人也跑回来了,嘴里叫着。手臂挥着,围住狼妖出招。

    最初的恐惧与混乱过去之后,他们终于能以自己学过的锻骨拳出招,四五招过后,隐然形成合力,虽然还是处于下风,但是有来有往,不再是纯粹挨打了。

    小秋的压力大为缓解。

    阵外的申尚神情严肃,突然打了个哈欠。问身边的田阡陌,“庞山弟子危在旦夕,你能感受到同情吗?”

    “不能。”田阡陌冷冷地说,“我希望这只狼妖下手能更狠一些。”

    申尚笑着摇摇头。“真羡慕你,起码还有一点希望,我什么也没有。唉,看来这回我又度不过崩劫了。”

    田阡陌没吱声。他已经厌倦了与这个没用的申家子弟为伍,若不是为了报仇,他从一开始就不会接近申尚。现在一切都要结束了,虽然不是亲自动手,但是亲眼看着慕行秋被妖魔用拳头打死,他还是感到满意。

    这股满意一直在上升,就等着心花怒放的一刹那,离这一刻已经不远,狼妖出手越来越狠,王坚的头上已经见血。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不去帮忙?”有人在身后惊诧地问道。

    申尚与田阡陌虽是五行科弟子,却都没有参与过真正的除妖之战,警惕性很弱,居然没发现有人从后面接近。

    “关神跃?”田阡陌惊讶万分,两人曾经是很好的朋友,因为致用所那一架,生分了许多,“你怎么来了?”

    关神跃脸上一红,“我听到你用传音香炉跟申道友交谈,所以……就来了,申道友飞得快,我跑得慢。”

    “原来我身边也有一个小监视者。”申尚不怒反笑,“这回公平了。”

    “我不是监视者,我偶然听到的……”关神跃的脸更红了,他的确注意申尚的动向,但是从来没向任何人泄露过。

    “你一个人来的?”申尚问。

    “嗯,一个人,这就是妖王的弟弟吗?咱们一块上。”

    申尚抬眼望天,田阡陌猝然出招,手掌抵在关神跃后腰,要将他也推进伤情阵。关神跃闪身避过,又惊又怒,“你做什么?”

    田阡陌脸上一红,正要施法,申尚手一挥,发出一股强大的推力,关神跃再遭偷袭,没能避开,向前飞进阵内,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正好落向漆无暇。

    漆无暇不管来者是谁,一拳击出,关神跃硬接此招,又一次被击飞,这回落在了周平身边,愣了一下,“你受伤了?”

    周平抬起头,也愣住了,“大、大师兄!”

    关神跃正想否认,杨清音大叫道:“关神跃,你还算有点良心,赶快过来帮忙。”

    “老娘,我来啦!”关神跃冲向狼妖。在他身后,周平突然生出一股勇气,跳起身,也冲了上去。

    “这才像话。”秃子赞道。

    “好像有点意思了。”申尚撇撇嘴,还是提不起兴致来。

    组成伤情阵的一名老妇人突然转身走过来,她是这里唯一脸上带笑的人。

    “我是禁秘科道士梅传安的母亲。”老妇人说。

    “嗯,我认得你。”申尚客气地回道,他在老祖峰上能看见山下的情景,对梅婆婆有些印象,“你经常送梅传案上山,每次都登到九十几台阶才转身回镜湖村。”

    “是啊,亏你还记得。”梅婆婆笑容愈盛。

    “你身上的妖气越来越浓。”申尚也露出一丝微笑,“你不会是想跟我动手吧?”

    梅婆婆摇摇头,“我一个老太婆,怎么会是五行科两位高徒的对手?可我听说身处道劫之中的弟子受不得外界诱惑,我想试试。”

    老妇人手中的神像光芒骤盛。

    因为伙伴们的陆续加入,小秋压力又减少一些,能够关注阵外的情形,梅婆婆手中神像发光的同一瞬间,漆无暇空洞的左眼眶里也闪过一道光。

    “妖丹!神像里藏着妖丹!”小秋终于明白漆无暇的力量来自何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