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两位都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身为乱荆山借调过来的临时都教,孙玉露想要往养神峰带入一名弟子可不容易,“穿上盔甲。”她说。

    两人停在老祖峰后面一片幽静的山谷里,小秋对此地还有印象,这里与庞山其它区域不太一样,有鲜明的四季区别,春华绚丽,秋实丰硕,更有冬雪飘飘,与山外的世界完全同步,蕴含的法力却几乎跟老祖峰一样多。

    第一次来养神峰,小秋是由一名都教带领,远远就望见了山峰,毫无感觉地进入了那块极小的空间。第二次来养神峰,是他看清真相之后,由老祖峰重返此地,他再也没有办法彻底接受幻象,养神峰在他眼里就是一只几尺高并且平躺在地上的小东西。

    这一次,他甚至没看到养神峰在哪。

    “穿上盔甲?”小秋疑惑地放下背上的箱子。

    “嗯,百洗银魄甲和龙睛盔能够抵抗一些法术,我再给你一些帮助,这样当你进入养神峰的时候,就不会被其他都教发现。”

    “你怎么知道公主送来盔甲的?”小秋惊讶地问,他记得自己此前非常小心,从未向孙玉露提及过此事。

    “我是乱荆山道士。”孙玉露微笑着说,“在庞山要保持一点警戒,我每次去仙人集,那个老兵都在暗中盯着我,我自然也要做一番调查。你可以告诉他,他用符箓给公主送信的时候太不小心了,居然没有使用神茧符。信件内容很容易遭到复制。”

    小秋已经穿上盔甲,“他想不到自己会受到一名道士的关注。”

    “呵呵。那他就不应该盯着道士不放。箱子放在那,不会丢的。”

    孙玉露再一次托着小秋的肘部,嘱咐道:“从现在开始,不要再说话,连哈欠都不要打。”

    小秋点点头。

    孙玉露拿出一截短小的蜡烛,挥动手臂,在身前摆动一大圈,火苗在空中停顿。形成一道长方形的门户,“走。”

    小秋迈步跨过火苗之门,看到那座平躺的小小养神峰就在几步远的地面上,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大并竖立起来,眨眼间他已经站在养神峰南边的入口,穿着不太合身的皮甲,头上戴着可笑的盔帽。

    养神峰内同样也是黑夜。两人走在甬路上,谁也不说话。没有都教出现,符箓盔甲和乱荆山的法术看样子是奏效了,没人发现一名凝丹弟子重返养神峰。

    孙玉露带路,两人来到思祖厅,无人的大厅愈显空旷。一切声音因此都被放大数倍,小秋能听到轻得不能再轻的脚步声,还有道袍摆动的沙沙声。

    孙玉露没有走向正中间墙壁上的入口,那里有流光宝鉴,会洗去一切法术。符箓盔甲也遮挡不住小秋的存在。

    她走到巨大的铜钟边上,去年老祖峰选徒的时候。各科首座就是在钟身上显示形象的。孙玉露低声念了几句什么,伸手按在铜钟表面,很快钟身上露出一人高的黑洞。

    “记住你的承诺。”孙玉露不许小秋说话,自己却不在乎,说罢将他推进去,“一个时辰。”

    小秋适应片刻才看清眼前的场景,他正站在一道旋转楼梯的最下一层。他明白了,这是祖师塔的外围台阶,都教林飒曾经对他介绍过。

    小秋有一种受欺骗的感觉,严格来说,孙玉露根本没将他带入祖师塔内部,但他还是迈步走上去,只要能存想到念心科传人,在哪里并不重要。

    他一手摸着塔壁,拾级而上,每迈出几步就试着存想一下。孙玉露显然真的很希望慕行秋进入念心科,所以没有骗他,百余级台阶之后,小秋终于看到一线传承,但这不是念心科,而且仍跟从前一样,他只能看到图像、姓名与简介,却看不清下面的小字。

    他继续尝试,在第七条传承见到了念心科二十九位女传人。

    她们的容貌非常清晰,身边的文字记载却仍然拒绝向本科唯一弟子显示。小秋等着她们动起来演示多套锻骨拳,可这些曾经非常热情的传人似乎对新弟子失去了兴趣,在塔壁上一动不动,神情哀伤,没有半分活气。

    小秋心中纳闷,甚至冒险默念了一遍五字咒语,然后在心里说:“我是念心科唯一弟子,你们不帮我,念心科传承可能又要中断啦。”

    一位传人似乎听到了他的呼吁,开始动起来,但不是打拳,而是直接向他走来,身形越来越大,将其她传人都给挡住了。

    等到小秋发现这人身材胖大,根本不是女子的时候,他的胳膊已经被牢牢握住。

    林飒站在上一级台阶上,本就壮硕的身躯越显夸张,像山一样俯视着念心科弟子,“你不该来这里,更不应该找她帮忙。”

    小秋一阵慌乱,刚要开口说话,林飒却做出嘘声的手势,“离开这里,待会我会去找你。”

    小秋点点头,的确没必要留下了,一定有哪里不对,或许就是因为他没经过流光宝鉴的洗法,所以无法与念心科传人取得密切的联系。

    “结束了?”守在外面的孙玉露有点意外,她给出一个时辰的期限,这才过去不到一半。

    小秋再次点头。

    孙玉露将小秋带出养神峰,连同装有符箓盔甲的箱子一块送到牧马谷,“希望你在祖师塔里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

    “嗯。”小秋没有说出实情。

    “那好吧。”孙玉露打量了几眼周围的环境,“十年之后或者我来找你,或者你去乱荆山,我要你从念心科学到的一切法术。”

    “你可能会失望的,念心科法术大都失传,庞山只有不多的记载。想必乱荆山也有。”

    “呵呵,十年的确太短暂了一些。不过我打赌你会学到一些特殊的法术,念心科选中你绝不是偶然。”

    孙玉露化成火焰飞走,牧马谷里再无外人,小秋回到房间里,没发现秃子的踪影,于是出门四处遥望,很快发现了头颅。

    秃子正在池塘边练习跳跃。箍盘上的飞行法术已经消失,他靠三缕头发的支撑立在草地上。隔一会就将自己弹起来,跃到最高处时张嘴一咬。

    “你在干嘛?”小秋笑着问。

    “我在练功。”秃子头也不回地说,他现在已经能跃到六七尺高,足以咬到大多数人的脖子,“我得直扑要害,下回再遇到申尚,我第一口就要咬在他的脖子上。”

    小秋想起来了。“镜子,公主把镜子送来了。”

    “真的?”秃子一跃丈余高,比他之前所有的尝试效果都要更好。

    小秋给箍盘施展飞行法术,带着秃子回到房间,公主给他的信里的确注明有铜镜五面,在箱子最下一层。

    取出盔甲。五面高一尺的椭圆形铜镜显露出来,铜镜有底座,小秋取出来,将它们摆在桌子和床上,秃子兴奋至极。绕着镜子飞来飞去,频繁要求小秋调整铜镜的位置。方便他同时照见前后左右。

    一切妥当之后,秃子不搭理小秋了,只顾照镜欣赏,一脸的痴迷。

    小秋回到池塘边,一边练拳一边等林飒到访。

    他正好练完一遍梅心拳,林飒到了,“你的拳法又有长进。”

    小秋向都教行礼,“我去祖师塔是想学上面的拳法,孙都教肯帮忙,我不想打扰……”

    “呵呵,不想打扰一名正在养伤的都教。”林飒替他说下去,“念心科只有你一名弟子,左流英又迟迟不肯让你进入禁秘塔,你如何修行的确是一个问题。”

    “左流英在等幼魔再次出现。”

    “当然,他肯为你说话,目的就是这个幼魔,这是你起的名字?它可不是魔种。”

    “习惯了,从前就是这么在心里称呼它的。”

    林飒盯着小秋,“我对你的判断从来就没准确过,第一次没发现咒语的独特之处,第二次没发现幼魔,你让我这个都教很难堪啊。”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隐瞒。”小秋脸色微红,幼魔刚出现的那段时间里,他的确想过向林都教求助,最后却不了了之。

    “不要自责,你当时的反应很正常,连梅传安、申准这样的星落道士尚且要对外人隐瞒自己的特异之处,何况是你。忘掉从前的事情吧,我来这里不是兴师问罪,而是要提醒你一句,对幼魔感兴趣的人不只是左流英。”

    “还有人……想去除幼魔?”小秋立刻想到了申准那样的道士。

    “当然不是。”林飒笑着摇摇头,“有左流英亲自作证它不是魔种而是真幻,谁还会想除掉它?大家都想要它,想弄明白其中的奥秘。因此,大家都想要你。”

    小秋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重要,一时间哑口无言,然后他明白林都教想说什么了,“孙都教感兴趣的不是念心科,而是幼魔?”

    林飒的神情严肃起来,“她对念心科很感兴趣,但是更想得到幼魔。我不会问你向她承诺过什么,只是想告诉你万事小心,就连左流英,你也不要完全相信,为了挖掘幼魔的秘密,他很可和其他人一样不择手段。”

    禁秘科弟子林飒居然对本科首座做出这样的评判,小秋更加吃惊了。

    林飒叹了口气,没有说评判的依据是什么,更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一心帮助这名弟子,取出铁尺,御风飞走了。

    小秋茫然地走回房间,林飒的这一席话令他与孙玉露定下的十年之约具有了更多含义。

    秃子仍在专心照镜子,“既然能造出铜脖子,老娘能不能给我造出整个身子啊?那样就更好看了。”

    小秋没搭理他,脱掉鞋子,避开两面镜子,合衣倒在床上,本想仔细思考林飒的提醒,结果没一会就进入梦乡。

    念心科二十九位女传人,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出现在梦中。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