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四章 古神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梅婆婆成了仙人集的英雄。狼群向山里跳蹿,哀嚎声持续不绝,后面等待的百姓闻声跑来,正看到老妇人高举神像以极快的语速念诵他们听不清的咒语,她周围百步之内的草林有规律地旋转倒伏。

    狼群消失了,偶尔还有嗥叫声传来,满是恐惧与惊慌的情绪。梅婆婆停止念咒,风势停歇,草木恢复正常,她转过身,趁机讲了一通信仰古神的好处,数十名男子抛掉手中器械跪下倾听。

    小秋让开位置,在他看来,梅婆婆只是施展了一道普通的法术,态势惊人,实际效果却一般,那些狼若是再聪明一些,一块围攻,老妇人就会抵挡不住。

    这与庞山道统低调而有效的五行法术正好相反,他接触过的不多法术都有一个共同特点:范围狭小、目标明确,看上去不那么惊艳,一旦被击中却会产生致命效果。

    可小秋还是非常震惊,心中默念梅婆婆的错误咒语,熟悉的感觉没有出现,对他来说,这就是无用的五个字。

    一群人重新点起火把,浩浩荡荡地返回仙人集。

    梅婆婆站在集市南口,又一次宣扬古神之威,争取到更多的信仰者,最后她承诺自己会一直留在仙人集,直到将狼群彻底撵走。

    小秋返回客店,他对梅婆婆的宣传不感兴趣,这位老妇人大概只是因缘际会恰好学到一些似是而非的偏门法术,在普通人看来威力巨大。在一名道统弟子眼里却显得华而不实。

    小秋又一次感受到道士与普通人之间的隔阂与区别,他想。当这种隔阂与区别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变成道门子弟的骄傲与冷漠吧。

    他感到一丝惶惑,他自称是野林镇的慕行秋,现在却更像是庞山道统的慕行秋了,名头更大,地位却更加卑微。

    老兵潘三爷坐在箱子上,屋子里一片漆黑,他却不肯点灯。

    “隔墙有耳。”他说。并未压低声音。

    小秋看向桌面,神像旁边的迎客符一动不动。

    “就在你出门的时候,纸符动了。”潘三爷说,那时小秋门外和梅婆婆说话,院子里一片嘈杂,听不到纸符发出的那点声音。

    “梅婆婆会法术,或许是她引动了纸符。”

    潘三爷摇头。“你们走远之后,它还在动,所以‘客人’不是她。”

    那就是辛幼陶很可能猜准了:伙伴们当中有人告发孙都教要与慕行秋在此会面,因此引来了偷听者。

    潘三爷指着那箱符箓盔甲,“小心使用,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它们。但是据我所知,通常来说道士不喜欢这东西……不要给公主带来麻烦。”百洗银魄甲和龙睛盔专门防御法术,在一个没有妖魔出没的地方,就只能用来对付道士了,这是老兵的担忧。

    “我会小心。”小秋明白老兵的意思。但不想跟他多说什么。

    交出了烫手山芋,潘三爷可以不必为盔甲担心了。但他仍然闷闷不乐,“迎客符与一般符箓不同,它能感受来者的恶意,它刚才扇动得特别厉害,像我这样一个无用的老兵,应该不配得到这样的恶意。”他笑了一声,“当然,符箓常犯错误,你用的这张纸符好几年未经润色,法力散失严重,更容易犯错。”

    “这只是我们在玩的一个游戏。”小秋笑着说。

    房门没关,梅婆婆直接走进来,“慕道士,我要再和你说几句话。”

    桌面上的迎客符没动,潘三爷向老妇人恭敬地鞠躬,点燃桌上的油灯,主动退出房间。

    “你看到我的法术了?”

    “嗯,看到了”

    “你觉得怎么样?”

    “梅婆婆……你在哪里得到的神像?”小秋希望能避开这个问题。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古神教重新兴盛,到处都有人传播。”梅婆婆挥挥手,“你看到我的咒语了,它有效,非常有效。我就知道传安临死之前说的话不会毫无意义,可是直到遇见古神,我才明白咒语的真实用途……”

    梅婆婆越说越兴奋,好像站在她对面的不是一名少年道士,而是复活的梅传安。

    “梅婆婆,能让我看看你的神像吗?”小秋尽量礼貌地打断老妇人。

    梅婆婆显出一丝犹豫,寻思片刻,从怀里掏出神像,用衣袖轻轻擦拭几下,双手捧着递给小秋。

    小秋也用双手接过来,立刻就知道这尊神像与众不同,外面虽是泥塑,里面却必定有铜铁之物,因此比较沉重。

    他还没学过如何测试一件物品是否具有特殊力量,不敢贸然行事,害怕万一损坏此物,会让梅婆婆失去信仰与依赖。

    “你有没有想过,咒语的力量其实是来自神像?”小秋将神像还回去。

    “不是来自神像,是来自古神。”梅婆婆小心翼翼地收起神像,“我儿说过,这条咒语是一条信息,其实是古神的信息,他在十几年前就预感到古神将重临世间,瞧——”老妇人变得激昂起来,“这才几年时间,古神教已经在边疆兴盛,正向内陆进发,很快就能传遍整个世界!”

    小秋犹豫再三,还是没将咒语的错误说出来,有些事情就是这么难以抉择:错误与隐瞒能让一个人快活地生存,正确与真相却会毁掉一个人的全部希望。

    “祝您一切顺利。”小秋决定结束谈话准备告辞。

    “我说过要报答你。”梅婆婆伸手抓住少年的手腕,手掌干瘦,几乎像燃烧的炭一样热,“三月十五月圆之夜,我们要在山里——就是狼群逃亡的山里——举行召神仪式,你一要来,我要送给你一件礼物,古神亲赐的宝贝。”

    “庞山弟子不能随便接受……”

    “我了解庞山的规矩,你忘了,我是镜湖村的人,我的儿子是禁秘科高徒。古神之赐与道统修行没有矛盾,让我了结一件心事吧,我来仙人集就是为了这件事。”

    “好吧。”小秋敷衍道,挣脱老妇人的手掌,收起桌上的迎客符,抱起装有盔甲的箱子向门外走去,“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去。”

    “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古神之赐。”梅婆婆大声说,又一次拿出神像,举过头顶晃了两下,“你得来,将秦姑娘也叫来,传安等了十年才将咒语说给你们两个听,必有深意,古神也想见你。”

    小秋不敢确定三月十五自己会不会去参加所谓的召神仪式,但他知道芳芳肯定不会去,他甚至不打算将这件事告诉芳芳。

    箱子上有绳索,小秋轻松地背起来,在客店院门口与潘三爷告辞。仙人集居民不多,这时街上却站满了人,都在兴致勃勃地谈论梅婆婆驱狼和古神教,以至于没人特别注意庞山的少年道士。

    小秋颇多感慨,尤其对一点深感疑惑:九大道统明明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足以令古神教所谓的奇迹不值一提,可道统却习惯于韬光养晦,轻易不参与凡人事务,就连法术本身也不喜彰显,未开眼窍和未通天目的普通人,甚至看不出法术的效果,只能见到不甚清晰的微光。

    如果是在几年前,小秋会觉得道统的选择大错特错,现在他却想这其中必有原因,只是刚刚凝丹的他还无法理解。

    那些百年之后依然保持青春不老的道士,眼中的世界该与普通人会有多大的差异啊,突然间,就连申准的入魔和杨宝贞不停地生育“天才”,也不显得那么怪异了。

    小秋满腹心事,因此看到路边人之后一点也没有意外,第一句话就问道:“真的存在古神吗?为什么不告诉大家真相?”

    孙玉露的微笑在星光的映照下同时具有圣洁与妩媚的光彩,足以令凡人痴迷得匍匐在地,轻易就能击败泥塑的小小神像。

    “这世上‘神灵’众多,教派更是不计其数,如果你好好读过道统十三万多年的历史,就会知道这些神灵与教派总是倏然兴起倏然消亡,像是几年一度的野火,像是群妖之地不服输的妖族。兴亡皆忽,你还要费力气去指明真相吗?不,你只需要看着就行了。道统如山,凡世如水,用不着在意那几朵浪花。咱们唯一的敌人是魔与妖。”

    小秋郑重地点点头,他心里也产生过类似的答案,可是由一位餐霞道士说出来,还是令他更加信服。

    “很抱歉,有人可能泄露了秘密,老祖峰没准已经知道我向你寻求帮助的事。”

    “我知道,有一名道士在跟踪你,甚至想偷听你在客店里说话。”

    “你看到跟踪者了?”

    孙玉露嗯了一声,没有说出跟踪者的身份,“来吧,我带你去养神峰祖师塔。”

    不等小秋开口,孙玉露一步迈到他身边,托起他的一条胳膊,“知道灯烛科是如何飞行的吗?”

    小秋摇摇头,猛然间四周火焰骤燃,却没有一丝炎热,随后火焰冲天而起,裹挟着两人飞至数十丈的空中,划出一条巨大的弧形,飞向北方。仙人集的凡人,看不到这团飞行的火焰。

    乱荆山都教就这么光明正大地带自己去养神峰,小秋困惑不已。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