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老妇驱狼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仙人集临近镜湖村,却不属于庞山地界,商户与道士做生意,多年的惯例告诉他们一个不可打破的规矩:任何时候都不要向道士求助,仙人集不归仙人管辖,他们是西介国子民,得向地方官报告自己的问题。

    最近的地方官和驻军也在一日路程以外,这位大人似乎总有办不完的复杂事务,狼患一类的小事惊不动他,死掉五名百姓或许能引来一些关注,但是得有更大的伤亡才能得到玄符军的帮助。

    人群聚在客店庭院里,他们诉苦、痛哭,就是不知道该如何向青年道士寻求帮助,因为对方只需要一句话就能驳回一切请求:庞山道士不干涉凡人事务。

    声音渐弱,数十人期待的目光都落在最前方的老妇人身上,只有她,手里握着神像,脸上挂着微笑,充满了自信。

    梅婆婆走到小秋面前,说:“我不是来求你帮忙的。”

    她身后的人群吃了一惊,小秋也很意外,“梅婆婆,原来你一直在仙人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几年前的场景他一直记得:老妇人被愤怒的村民举在半空中,口中高呼咒语,有人用泥土堵住她的嘴……

    “不,这几年我都在外面流浪,几天前才到仙人集。”梅婆婆举起手中的古神像,“是它让我回来的。”

    院子里的人肃然起敬,就连老兵潘三爷也朝神像低头。

    小秋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很抱歉,庞山有庞山的规矩……”小秋毕竟在养神峰待过几年,未必了解每一条规矩,但辛幼陶稍一解释他就明白了:庞山拒绝帮助仙人集是不想让这里的居民产生依赖感,长久下去,仙人集就会成为庞山的一部分,而这既非道士们所愿。也违背道统与龙宾会一直以来的协议。

    “我很了解这些规矩。”梅婆婆依然保持微笑,“事实上我要一个去撵走狼群,只是想邀请你跟我一块去看看。”

    老妇人要去驱狼,院子里的人群在敬意之外多了一份怀疑,轻声交头接耳,却没有人提出反对。

    梅婆婆的上一次邀请给小秋带来一连串的麻烦,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消除,可小秋对这一次邀请还是点头同意了,因为那些麻烦也是际遇,他不能埋怨梅传安母子。更应该感谢他们。

    “好,我跟你去。”小秋决定,无论如何他得在危急时刻出手相助,不能让梅婆婆白白送命。

    仙人集的居民却是另一种看法,在他们眼里,这就等于一名庞山道士愿意提供帮助,于是欢呼声四起,庭院内外越来越多的人跑进跑出,嘴里喊的都是“道士要出手了”。

    小秋必须纠正大家的这种看法。否则的话,这可能又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不等他开口,潘三爷早已猜到他的心事。用老兵独有的洪亮嗓门喊道:“大家听我说!”

    人群安静了。

    “这位慕道士因为私事来到仙人集,他得遵守庞山的规矩,不能在山外施法。这位梅婆婆是古神教……的人,她说能撵走狼群。那就一定会成功。大家带上器械和神像,一起去驱狼,就算不能出力。也给梅婆婆助威!”

    仙人集的传言终于改成“梅婆婆驱狼”,但是大家仍会小声加上一句,“有一位少年道士在后面保护。”

    又一支驱狼队伍组成了,比昨天那一支规模更大,足有五六十人,集上一多半男人都出动了,实在没武器可用,有人甚至握着擀面杖。妇人们则守在路边分发神像,许多人领了不只一尊。

    神像昨天没有显示奇迹,却没有影响大家对它的信仰,对那次失败种种解释都有:握的姿势不对,心不够诚,没能与古神交接……

    与梅婆婆一块走在队伍最前方,小秋心中隐隐感到不安,身边的老妇人几年前就有一种固执的气质,如今更加强烈了,她要去与狼群搏斗似乎只是出于一种信念,而不是真有特别的实力。人群受到煽动,将对庞山道士的敬畏渐渐转移到梅婆婆和她手里的神像身上。

    潘三爷要留守客店照看那一箱珍贵的符箓盔甲,小秋直接问老妇人,“梅婆婆,待会你要怎么对付狼群?”

    “用你熟悉的力量。”梅婆婆自信满满,抬头看了小秋一眼,“我一直想要报答你和那个女孩的恩情,希望今天能有机会。”

    小秋一愣,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今天最可能发生的事情是他出手救下梅婆婆的性命,而不是得到回报。

    梅婆婆长得矮,走路却一点也不慢,健步如飞,比几年前利索得多。

    一行人走出仙人集,顺着大路向南边行进,数里之后拐入西边的荒野,一名青年指明方向,“狼群就在山脚,它们很奇怪,到那里就不走了。”

    除了保护梅婆婆,小秋还有一点好奇,领头的独眼黑狼会不会就是退化成兽的妖王漆无上。

    夜色正深,火把照亮及膝的野草和稀疏的树木,小秋好久没跟这么多的普通人走在一起了,在庞山,即使是致用所弟子大都也开过七窍,体质自有特异之处。

    小秋突然产生一种感觉,他好像走在一群小孩子中间,正带领他们去跟另一群小孩子打架。道门子弟与凡人的隔阂大概就是这么一点点产生的吧,他想。

    小秋第一个看到远方的情况,小声提醒梅婆婆,“大概还有五里路。”

    梅婆婆举起手中神像,大声道:“熄掉火把!”

    火把逐一熄灭,老妇人的声音里自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比集上最强壮的青年都令人信服。

    没有光亮,队伍的行进速度放慢了,又走出一段路之后,他们的眼睛逐渐适应夜色,能够看到了远方隐约的高山,突然一声狼嗥传来,众人不由自主身子一抖,停下脚步。

    梅婆婆转身说:“你们留在这里。”

    大家巴不得这样安排。急忙点头。

    梅婆婆冲小秋点点头,两人继续前行,远离人群之后,小秋问:“梅婆婆,你知道我会来仙人集?”

    “我昨天听人说有一位少年道士来客店,我猜可能会是你,可惜我没有赶上。今天你不来我也要来驱狼,可我非常高兴能遇见你,因为你和秦姑娘,我儿没有白死。这份恩情我从来没忘。”

    这是一位悲伤而倔强的母亲,没有忘记儿子梅传安,仍然要为他正名。小秋没有接话,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那只是一条早已存在的低级幻术咒语,属于念心科,废弃多年,更不想告诉他,咒语可能引发神秘的“真幻”现象。

    狼群感受到人类的迫近。嗥叫声此起彼伏,似乎有上百条之多,小秋老远之外就看到了萤火虫一般的密集狼眼,这时更看清了其中的凶残与饥饿。

    它们还没有一拥而上。小秋十分奇怪。

    梅婆婆扭头说:“你也停下,我自己去。”

    几年没见,当初给迎宾馆舍做饭、送饭的老妇人,多了一分干脆利落的领袖气质。

    小秋止步。倒不是被命令住了,而是一路走来,发现梅婆婆即使在杂草丛中步履仍然轻松而稳定。明显异于常人。

    他有点相信这名老妇人真有驱狼的本事了,但他还是做好准备,一旦危急,仍来得及冲上去。

    狼群大部未动,九匹狼走出来,慢慢迎向大胆的人类,带头的果然是一头独眼黑狼。

    但它不是妖王,小秋凝丹之后,即使不使用天目,视力也远超常人,他看得很清楚,这匹黑狼个头更大,隐隐有一丝妖气,相形之下,妖王退化而成的黑狼却很普通。

    集上的人说得没错,这群狼比较特别,在头狼的指挥下,动静有据,像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军队,九匹狼正面迎向梅婆婆,两翼另有十余匹狼悄悄地向后面包抄。小秋看在眼里,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梅婆婆全然不理睬两边的情况,大步迎向狼群主力,矮胖的身躯在草丛中显得加倍矮小,可那些草对她来说根本不是牵绊,她的步子越迈越大,最后几乎像是一个大圆球在快速滚动。

    相距四五十步的时候,充当前锋的九匹狼加快速度,进入攻击状态,小秋也慢慢向前行进,他得保证一击之下就能挡住全部狼。

    梅婆婆高高举起神像,她握住蛇身,正好露出三颗神首,面对扑来的野兽大声喊道:“古神在此,群兽避退,避退!”

    神像没有产生效力,跑在最前面的独眼黑狼已经跃起,小秋也准备好了救人。

    “错落或弱莫!错落或弱莫!”老妇人厉声念出咒语,安静的草地上突然刮起旋风,带来一股不属于暮春季节的深切寒意。

    梅婆婆毫无惧意,不停地念诵咒语,将手中的神像指向独眼黑狼。

    黑狼像是被某种尖锐的武器击中,在空中哀叫一声,跌落在地,立刻爬起来,转身就跑,其它狼惊慌失措地跟在后面。

    狼群撤退了,老妇人的咒语却没有停,声音越来越尖厉,手中神像所指之处,无不阴风阵阵,草木低伏,狼群哀号。

    庞山弟子慕行秋将一切看得真真切切,最让他惊讶的不是梅婆婆真的施展了法术,而是她念的咒语是错误的。

    几年前她被逐出村子时大声念出的咒语就是错误的,直到今天也没改过来,“错或落弱莫”被念成了“错落或弱莫”,据小秋所知,咒语对准确度要求极高,发音稍有不准都不行,更不用说两字颠倒。

    可错误的咒语仍然生效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