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向都教求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潘三爷今年五十七岁,是一名经验丰富的玄符军老兵,丰富到早已厌倦战争,只盼着能够安安稳稳地度过晚年,因此非常满意公主的安排,甘心在庞山仙人集当一名悠闲的传信人。

    但他仍然保留着许多士兵的习惯,比如善于观察,对那些可能具有危险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并且过目不望,因此少年稍做描述,他就知道说的是谁,“没错,她每个月至少来一次,通常是月底几天,傍晚时分住店,次日凌晨离开,不见外人,也不与店里的客人来往。”

    “咦,你对这个女人好像很感兴趣啊,你不是说她长得很丑吗?”辛幼陶蜷在椅子上,目光没有瞧向老兵,而是盯着桌面上的一尊小雕像。

    潘三爷早已习惯贵族的轻蔑态度,王子的表现算是非常和蔼了,所以他笑了笑,将屋子里的两年少年打量了几眼,觉得他们的年纪足够大了,可以谈一些敏感话题,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上过战场,亲眼目睹同村伙伴被妖魔咬成两截了。

    “那个女人长得虽然一般,看上去年纪也不小了,但是走路时屁股扭得……呵呵,一看就是假扮的老妇人,而且法力高强,我自然要多观察一下。”

    “你能看出她法力高强?”辛幼陶看了老兵一眼,显然不太相信。

    “我见过妖魔,也见道士,对他们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辛幼陶撇撇嘴,不再关心老兵的想法。小秋却很好奇,“道士们变幻形体容貌。你也能认出来?”

    “嗯。”潘三爷笑着点点头,“其实也不是特别难。道士也好,妖魔也罢,变幻出来的形象对我这种普通人来说,肯定没有任何破绽,但他们会流露出一种独特的气质,就好像——”老兵看了一眼王子才继续说下去,“就好像达官贵人微服私访。装扮、举止,一切都没问题,可他毕竟是大人物,总会对一些最常见不过的事情表现出‘哦,原来如此’的表情,他们不觉得有什么,周围仔细观察的人。马上就会知道这人与众不同。”

    小秋深以然地笑出声,他一下子想起辛幼陶想要拉拢自己时的种种笨拙表现。

    辛幼陶皱起眉头,“你还是没说出来道士有什么特殊气质。”

    “那就是一种感觉,说不清。”潘三爷简短地回答,他并没有撒谎,他是士兵。只要能迅速做出判断就行,从来没必要将一切感想都清晰地表达出来。

    辛幼陶当然不会缠着一名老兵追问,对慕行秋说:“你真觉得她能帮你吗?”

    “嗯,只有她,庞山的道士都不行。”

    为了重进养神峰。小秋必须找一位餐霞以上的道士帮忙,他首先想到的是林飒。可林都教正在养伤,而且一直反对小秋进念心科,第二个备选者是左流英,这个念头一起就被否决,禁秘科首座不是能做交易的人,他指定慕行秋充当研究工具,却不会在此之外提供任何帮助。

    于是小秋向伙伴们说出孙玉露的名字,乱荆山道统去年借调来的灯烛科都教。

    伙伴们先是惊讶,很快就七嘴八舌地提供信息,杨清音说:“我知道这个人,她还在养神峰没走,是留在庞山时间最长的借调都教。”

    “听说孙都教已经成功地劝说几名庞山弟子选择灯烛科了。”小青桃补充道,乱荆山只收女弟子,她因此能了解更多的传言。

    提供最重要信息的却是周平,“孙都教?我在仙人集见过她,不只一次,她没露真面目,可我记得她幻形之后的模样,跟几年前她带领乱荆山弟子参拜祖师塔时差不多。”

    周平贪恋世俗享受,经常去仙人集买酒买杂货,他认得孙都教,孙都教可不记得这名庞山弟子。

    就这样,小秋和辛幼陶来到仙人集,原本只是想向潘三爷打听一下大致情况,没想到老兵早已掌握他们想要的情报。

    “你们来得很巧,那个女人今天很能还会来。”潘三爷向窗外望了一眼,时近黄昏,那名幻形的女道士应该快要到了。

    “你不是说她通常月底才来吗?今天才初九。”辛幼陶说。

    “月底是她必来的日子,平时偶尔也会来,她昨天住了一晚,今日离去,但是房间没退,想必还会回来吧。”

    辛幼陶没再多说,觉得老兵应该先透露这件情报才对,他指着桌面上的雕像,“没想到你也是古神教徒。”

    潘三爷变得严肃起来,“我是穷人,穷人都相信古神。”

    小秋早已注意到那尊奇特的雕像:盘踞的蛇身,上半截直立,顶着三颗头,一颗是骷髅,一颗没有五官,面部写着一个复杂的怪字,最后一颗是富态的女像。

    小秋也是穷人,他可没见过这种雕像,更没听说过古神教。

    潘三爷走到桌边,抬起左手护在雕像上方,介绍道:“蛇身表示上古,那时还没有道统,妖魔只是匍匐在古神脚下的奴隶,人类才是古神最喜爱的种族,古神甚至将自己的容貌赐给人类。古神有三颗头,骷髅代表死亡,人皆有一死,死后魂归古神;女子代表慈悲,古神怜悯世人,有求必应;另一颗头代表无差别,无论男女老少贫富贵贱,都能得到古神的护佑。”

    “那上面还写着一个字。”小秋说。

    “那不是字,是无差别符,我们一般把它念作‘雷’。”

    “雷?有什么意思吗?”

    “无差别的意思。”潘三爷迷惑地说,觉得自己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

    “哈。”辛幼陶吐出一声笑,“你还当真了。这就是几个穷人编出来的故事,自我安慰而已。哪来那么多含义?说起来很久远,其实在才流传三四百年而已,真正信的人也不多,符箓,只有符箓,才是圣符皇朝和十二诸侯国臣民的真正神灵。”

    潘三爷张张嘴,没说什么,古神教是穷人的信仰。没必要向王子解释,于是恭敬地将神像向旁边移动数寸,离王子远一点,以此表明态度。

    辛幼陶没有在意,指着窗外,冲小秋使眼色。

    孙玉露真的来了,果然是几年前来养神峰时的中年妇人模样。她低着头走进客店庭院,突然止住脚步,改变方向,居然向潘三爷的房间走来。

    三人急忙缩回头,潘三爷低声道:“这个女人可不简单……”

    话音刚落,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三人站起身。互相看了一眼,小秋去开门。

    房门打开,站在门口的孙玉露展示的是她本来面目,微微一笑,迈步进屋。

    潘三爷呆若木鸡。他也算是阅人无数的老手了,战场上拼死拼活赚来的军饷和赏赐绝大部分都扔在了胭脂堆里。可是从来没见过如此艳丽如此令人心动的女人,即使公主……他马上斩断自己的胡思乱想,他真心崇敬公主,即使在心里也不会对她有一丁点的亵渎。

    “老兵的目光谁也躲不过。”孙玉露笑着说,“我若再以假面目示人,就是对潘三爷不敬了。”

    对方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知道,经验丰富的潘三爷只觉得双膝发软,真想立刻跪下向这个美丽的女人表达忏悔与敬意。

    “辛道友,不知我能否借此屋一用?”

    辛幼陶既鄙视潘三的猥琐,又觉得孙玉露比记忆中的模样要艳丽得多,尴尬地咳了两声,“当然可以,我……我们去集上买点杂货。”

    辛幼陶带着老兵离去,一走出客店大门就说:“记住,她至少有一百岁。”

    潘三爷茫然地看着王子,马上明白这句话不是说给他听的。

    房间里,孙玉露微笑道:“听说你已经凝丹,而且准备加入念心科,恭喜。”

    “谢谢孙都教的关心。”孙玉露主动登门,打乱了小秋的计划,可他很快冷静下来,“我想求您帮我个忙。”

    孙玉露略歪着头,脸上神情兴趣盎然,似乎早就等着这一天,小秋有点后悔了,乱荆山弟子多少都有一些诡异,总像是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从前的风婆婆是这样,现在的孙玉露也如此。原本很正常的计划,面对面的时候却显得有些莽撞了。

    可孙玉露曾经暗示过小秋就应该加入念心科,是最可能帮忙的都教,于是他说:“我希望您能带我进入养神峰祖师塔。”

    “哦?你想重新确认自己的传承?”

    “不只如此,念心科传人似乎想告诉我一些事情,我当时没有注意,现在想起来却很重要。”

    孙玉露长长地嗯了一声,“庞山没人能带你进去吗?”

    “我是念心科唯一的弟子,在庞山找不到同科前辈帮忙。”

    孙玉露想了一会,“你知道,我非常支持你进念心科,如果能从你这里恢复念心传承,对九大道统都是一件好事。”

    “是,我知道,所以我来……求您帮忙。”

    孙玉露笑了,“可你知道我为什么支持你吗?”

    “希望都教能告诉我。”小秋认真地说,他从小就知道,想让一个非亲非故的人帮忙,终归是要付出代价的。

    孙玉露收敛笑容,“我要你有朝一日将所学法术都告诉我,乱荆山对念心科很感兴趣。”

    小秋有些不解,“乱荆山没有藏书吗?我也只能在禁秘塔里读书自学。”

    “不是今日,不是禁秘塔藏书,早晚你会学到一些失传的念心法术,我希望你能传授给我,重续念心科不能只靠一个人,乱荆山愿意参与其中。”

    孙玉露扭头看见桌面上的蛇身三首神像,眉头微皱,随手一指,神像碎成十几块。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