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挑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绝大部炼体拳法都已失传,小秋倒是曾经亲眼见过念心科二十九位传人演练多套锻骨拳,可他只记住一套,想要学全,必须重新进入养神峰祖师塔。

    关神跃暂时忘掉自己的倒霉事,说:“不可能吧,想进入养神峰必须有餐霞以上的道士领路,咱们找谁帮忙?老娘……”

    杨清音正好走进来,恶狠狠地说:“老娘三天后找人帮你清理伤口。”

    关神跃立刻倒在床上,一半是假装,一半是真害怕,他现在一听到老娘的声音就感到腿软。

    小秋向大家详细介绍了拳阵与锻骨拳的记载,“拳阵威力最大的时候甚至能抵抗餐霞一重的道士,足够对付申尚了,大家都练过锻骨拳,有扎实的基础,学新拳应该很快。”

    这些知识过于冷僻,连杨清音都没听说过,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第一,拳阵威力最大时应该需要十九人吧,咱们这才八个人加一颗脑袋,能有多大威力?第二,修行并不容易,你和关神跃豁通三田早就达到凝丹要求,只差最后一步,其他人离凝丹却还差着一大截,弄几套拳法出来会占用不少时间,他们的进展就更慢了。”

    杨清音随口说出的两条也正是九大道统当初放弃炼体的最重要原因,拳阵需要的人太多并且会耽误修行。

    小秋也想过这两个问题,“申尚是吸气七重,离餐霞一重看上去接近,其实差距巨大,我想用不着十九个人组阵就能打过他。至于时间,既然大家有害怕和担忧的时间,不如就用来练拳。”

    除了杨清音,其他人的脸都有点红,致用所弟子十之**都存有畏难情绪。或是怕修行艰辛,或是怕度劫危险,还有小青桃这样害怕所有庞山道士的人,就连关神跃也心存疑惧,就怕自己总想大喊一声的冲动是入魔迹象。

    杨清音满意地踱了两步,像巡视士兵的将军,“我今晚就去找人,看看谁能带慕行秋进养神峰祖师塔,顺便向申尚下战书,他不是想度崩劫吗?给他一次机会。”杨清音风风火火地冲出房间。一会工夫就没影了。

    “这么早下战书?就算顺利进入养神峰拿回拳谱,练拳也需要一段时间吧?”老娘一走,周平敢于说出真实的反对意见了。

    “咱们……真要跟老祖峰道士打架啊?”辛幼陶脸色微变,“那也用不着主动去挑战吧,先找人说和一下,同时练拳,等一切准备好……”

    “心存胆怯,只会越等越害怕,永远也准备不好。”小秋也觉得杨清音太急躁了。但还是站在她这一边,而且他想趁机跟伙伴们说几句实话。

    “咱们从前都是普通人,突然被庞山收为弟子,总觉得自己比不上道门子弟。这是大部分心结的根源。同样是十来岁的孩子,同样进入养神峰,同样的都教,同样的修行法门。为什么申家、杨家的小孩总能顺利进入老祖峰,普通子弟却大批失败,来到致用所?差的就是这一点自信。”

    “不只是这样吧。我听说道门子弟在娘胎里就有灵气浸润,比普通弟子强一些……也是应该的。”周平不太确信地说。

    小秋笑了,“从前我也是这么以为,可你们瞧,道门子弟里有申已这样一帆风顺的人,也有申尚这样半途而废的人,还有老娘这样……古怪的人,各有各的品性,跟咱们有多大区别呢?”

    没人反驳,小秋继续道:“我不强迫任何人,顺天之法和逆天之术的前提都是自愿。申尚选我当敌人,跟你们也没有直接关系。我只想说,眼下这就是一次选择,你可以退出修行,可以按自己的想法修顺天之法,也可以跟我一起……证明一点什么,起码证明在最终结果出来之前,咱们不认输。”

    众人沉默,辛幼陶居然第一个开口,“我不认输。”于是伙伴一个接一个说出同样的话,有人坚定,有人犹豫,但没有人退出。

    杨清音到老祖峰,首先向申尚挑战,让她意外的是,申尚居然深施一礼,感谢表妹的鼓励与帮助,说他很乐意接受挑战。接下来的事情就让她恼火了,老祖峰餐霞以上的道士没一个愿意带人去养神峰,理由全都一样:这不合规矩,一入养神峰三年不出谷,既已出谷就不能随意再进去。

    “申尚跟从前有点不一样。”杨清音回来之后略显困惑,“也会装腔作势了,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不少。”

    “他本来就是一百多岁的道士。”关神跃惊恐地插话,不自觉地夹加双腿,说不清对谁的畏惧更多一些。

    几天之后,申尚亲自到访了。

    这天正好是幼魔应该现身的日子,杨清音不会放过看热闹,其他人修行之后也不肯走,关于慕行秋产生“真幻”的说法流传已久,大家都想亲眼目睹。

    “别人看不见,没准我们能呢,这种事情既然连宗师都解释不了,那就什么可能都有。”这是他们的理由。

    小秋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幼魔今晚绝不会现身。

    果不其然,二更天已过大半,所有人跟着小秋学习女祖锻骨拳,汗流汗流浃背,还是没有任何奇迹发生,周平等人在休息的时候,在小秋周围摸来摸去,将这当成了一种游戏。

    申尚就是这时候从西北方飞来的,落地之后向所有人施以道统之礼,“太好了,我的敌人都在这里,一共是……八个人,唉,我还以为会更多一点。呶,这是我找来的帮手。”

    一个申尚就已经让致用所八人感到难以应付,谁也没想他竟然还找来一个帮手。关神跃认识这个人,而且还很熟,“田、田阡陌,你怎么……”

    田阡陌是五行科凝丹道士,与关神跃相识多年,周平等人曾经凑钱请他下山收拾新来的慕行秋,结果田阡陌惨败而归,很长时间没再传出消息。

    田阡陌又高又瘦。站在申尚身边就像是看护小孩的大人,“咳嗯,申尚道友也是五行科弟子,我当然要讲同科之谊,关神跃,你忘了自己是哪边的人了?”

    杨清音站在众人最前面,叉腰说道:“关神跃早被五行科踢到致用所了,亏你还好意思套近乎。”

    关神跃羞愧地低下头,没能留在五行科是他最大的心病。

    才几天的时间,申尚的确发生不小变化。身材、样貌仍然是十几岁的少年,声音和举止却完全是一名老成的道士,向关神跃说:“修行路上无私情,勇往直前者留,止步不前者去,就连我也不能例外,绝不是五行科对关道友存有看法。”

    “我明白,来致用所是我自己不够坚定,我从来……没埋怨过任何人。”

    “嗯。我听说首座正打算将关道友召回五行科……”

    “喂,你在使离间计吗?这可不是庞山五行科的本事。”杨清音打断申尚,关神跃没吱声,头却垂得更低了。

    “没错。我是来应战,不是传递消息的。”申尚笑着说,“慕行秋道友,看来咱们这一架不打不行了。”

    “是你想要度崩劫。”小秋仔细观察。越来越对申尚身上发生的变化感兴趣。

    “你说得没错。”申尚晃了晃手指,“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责任、成熟、度劫和虚伪、自私、残忍等等都是连在一起的。像花生一样,你想拽出一粒,结果一串都出来的。呵呵,所以别怪我现在说话拐弯抹角。”

    “少说废话,你想今天就斗法吗?老娘准备好了。”杨清音上前一步。

    申尚笑了笑,转向小秋,“听说你想进养神峰,很遗憾我帮不上忙。我今天一是来应战,二是要告诉你一声,我最近感觉不错,越来越想重回修行之路了,这都要感谢你。只有你,慕行秋道友,不仅令我父亲入魔,身上还有许多不解之谜,能激起我的怒意。如今这股怒意已经差不多了,可你的力量实在太弱,找的帮手……也不够理想,所以我给你一次机会,由你定个时间咱们斗法,最多两个月,太久的话我没准又失去兴趣了。”

    “不用两个月,就是现在。”杨清音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又向前迈出一步,离申尚只有不到十步远,对于斗法已经显得过近,“八十多年,我倒想知道你还剩下几分法力?”

    申尚后退两步,笑着说:“咱们还是算了吧,万一把你打伤,舅舅非打死我不可。”

    杨清音正想继续逼申尚出手,小秋抢上前,说:“好,那就两个月。”

    辛幼陶凑上来小声说:“两个月太短,多要点时间。”

    申尚却不给对方改主意的机会,“今天是三月初八,五月初八牧马谷斗法,五行科两名弟子对致用所八大高手,哈哈。”

    “不要脸!”杨清音怒斥,谁都知道老祖峰道士的实力比致用所弟子强了不是一点半点,申尚以强压弱,还找来帮手,居然说得自己很吃亏似的。

    “等我修行有成再要脸不迟……”

    申尚话未说完,脚边草丛里猛地蹿出一颗头颅,顺着他的身子飞速往上爬行,逮哪咬哪,口口见血。

    秃子隐藏很久了,将自己在野林镇多年练成的偷袭本事全用上,他没有法力,妖魔之气也被戒律科牢牢封住,居然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行踪。

    申尚大吃一惊,抓住头颅用力抛出,随后大笑,也不处理伤口,取出虎君如意,带着田阡陌一块向西北老祖峰飞去,在空中大声道:“好凶的头颅,九个!致用所九大高手,两个月后再见,哈哈。”

    杨清音高高跃起,将秃子带回地面,秃子仍然用力向前飞,上下牙齿碰得咯咯直响,怒气冲冲地大叫:“让我咬他。”

    杨清音伸直胳膊拎着头颅,对关神跃等人说:“瞧见没,你们得有这股劲儿才行,唉,可惜太早暴露实力了,等两个月就好了。”

    小青桃一直没敢吱声,这时说:“小秋哥,你真要两个月之后就跟申尚斗法啊。”

    “嗯。”小秋重重地应了一声,“明天我就去养神峰,两个月,足够咱们练成锻骨拳阵了。”

    众人大惑,小青桃眼睛一亮,“小秋哥,你想到办法进养神峰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