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结个凡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大道统对念心科的评价向来不高,提到锻骨拳时自然也不例外。芳芳摘抄的那部分文字来自于一部万余年前的著作,主旨是讲在道门之内炼体的重要性,顺便提到了锻骨拳的历史。

    锻骨拳源远流长,早在初代三祖时期就有这套拳法,当时凝丹的道士还很少,为了与魔族战斗,炼体、咒语、符箓这三项不特别依赖于内丹的技能就变得重要,符箓后来分化出去,由龙宾会发扬光大,咒语曾经兴盛过一段时间,逐渐被九大道统弃用,落下不好的名声,炼体这一项则经过重大改造,只留下极少一部分拳法,成为正式修行之前的基本功。

    早期妖魔大都身材巨大,刚刚接触到道术奥秘的人类最先想到的克敌手段自然也是增强体质与力量,炼体法门当时非常多,没有内丹也能修炼,因此流传广泛。由于拥有道根的人练拳见效更快更好,一些拳法甚至成为挑选道统弟子的重要手段。

    人类的体质天生弱于妖魔,经过炼体之后也很难与强大的敌人相抗衡,于是早期的祖师们发明了一套合力的法门,少则数人,多则上千人,可组成拳阵,合众人之力于一体,终于能与妖魔一战。

    拳阵虽然对参与者要求不高,想做到融合这一步却不容易,等到凝丹道士越来越多,五行法术渐渐昌盛,拳阵的威力就显得过于弱小,反而耽误正常修行。于是被九大道统刀削斧砍,最后只剩下一套毫无威力纯粹炼体的锻骨拳。

    道门十八科当中只有念心科保留了大量炼体拳法。该书虽然认为炼体非常重要,但是对念心科此举非常不屑,认为这也是念心科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锻骨拳是诸多古拳法的一部分,共用十几个套路,各有特点,组合拳阵之后可以极大的增强力量,甚至还能抵抗一些法术。

    书中没有记载具体的拳谱,只是说锻骨拳阵威力属于中等。跟强大的法术无法比拟,真正让芳芳感兴趣并重点拎出来的是这样一句话:锻骨拳阵三人可结,五人、七人以至十九人皆可,若诸人皆有道根且通七窍,或可与餐霞一重道士较上下。

    芳芳先写下这句话,然后才详细解释出处,小秋仔细读了几遍。心中颇多疑惑:炼体拳法既然无害,为何绝大部分遭到遗弃,连拳谱都没留下?虽说拳阵不如法术,但是道统之内修行停滞不前者比比皆是,为何不让他们专门炼体?

    书中没有解释,芳芳也未找到答案。小秋只能自己猜测,修行之路颇为艰辛,若有退路可选,只怕度不过崩劫的人会更多,就像大良。听说庞山还有致用所之后,立刻对修行兴趣大减。

    即使这样小秋仍觉得浪费。他现在是念心科唯一弟子,不仅要学幻术类咒语,似乎也有责任重振炼体之术。

    小秋合上册子,从喉咙到腹部之间充满了暖意,抬头向外望去,发现已是清晨,秃子正在门飞来飞去,追逐早起的昆虫。

    昨晚刚刚凝丹的关神跃没有偷懒,仍然第一个来到牧马谷,看他的样子,像是凭着一对招风耳飞过来的,脚步轻松得几乎足不沾地,笑容因为维持得太久,已经固化为面具似的怪脸。

    “小秋哥,昨天没来及说,我必须感谢你,要不是有你,我连修行的心思都放弃了,更不用说凝气成丹,我……我……”

    看着一名身材健壮的男人热泪盈眶,小秋很是尴尬,“老娘才是你最该感谢的人,瞧,她来了。”

    关神跃急忙擦去尚未流出来的眼泪,转身望向山谷入口,整个人似乎又高了几寸,脸上的神情更怪了,像是正在炫耀长尾的锦尾马。

    杨清音打着哈欠走近,“够了,别再跟我讲你小时候的故事,老娘听够了。”

    关神跃嘿嘿而笑,将一肚子话咽了回去。

    周平等人陆续赶到,再一次恭喜关神跃,然后照常修行,信心都比往日倍增。在他们看来,慕行秋能够凝气成丹并不算太大的意外,毕竟他在养神峰的时候就一路领先,而且从未放弃修行,不存在跟他们一样的心结,关神跃才是大家的同类人,虽然在老祖峰待过,对修行的畏惧心理却是一样的,他能成功,意味着其他人也能成功。

    有些人的信心甚至有点过头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大家一块吃饭,只有杨清音心情颇佳,带着秃子一块去附近的池塘玩抛头颅的游戏,杨清音施展法术不停地在池塘上方飞来飞去,既抛且接,和秃子都觉得这个单调的游戏十分有趣。

    周平和辛幼陶向小秋道歉,保证今后再也不乱传谣言,他们昨天晚上被老娘训了一顿,已经知道杨清音与慕行秋没有特别感情了。

    “我可没说过任何人的名字。”小秋为自己辩解道。

    周平垂头丧气,“我们知道,小秋哥,老娘聪明得很,几句话就把我和辛幼陶诈出来了。”

    辛幼陶脸色通红,他一直以计谋百出而自豪,尤其是在致用所这种小孩子扎堆的地方,没想到看似鲁莽的杨清音,诈取别人的实话居然娴熟得很。

    “不只聪明,还很美。”

    说话的人是关神跃,他捧着饭碗,一直没怎么吃,周平担忧地看着他,“你、你不是凝丹有误,入魔了吧?”

    小青桃嘻嘻一笑,“他入魔了,入的是情魔。”

    关神跃放下饭碗,大步向门外走去。

    小秋惊诧地问:“干嘛去?”

    关神跃转身,他是这里年纪最大的人,神情却很少这么严肃,连声音都变得低沉许多。“既然老娘跟你没什么……我去结个凡缘。”

    关神跃走出房间,周平手中的碗掉在了地上。几个人面面相觑,突然间同时跳起来,争先恐后地跑出去,向池塘那边遥望。

    关神跃远远地跟杨清音打招呼,杨清音停止抛头颅,回了一句,然后两人面朝池塘背对众人说话,秃子想停在两人中间。被关神跃推开,只好绕着池塘飞行。

    “老娘居然没生气。”辛幼陶大吃一惊,在他的想象中,关神跃只要一开口就会惹来一团大火球。

    “瞧,关神跃好像在笑。”周平眼珠转了转,“谁能偷听两句?”

    这些人都已开过耳窍,真想偷听池塘边的谈话轻而易举。可是没人敢动用超常耳力,万一被老娘发现,真会惹来一顿狠揍。

    关神跃不仅在笑,而且笑得非常开心,身子发颤,他旁边的杨清音则镇定自若。却一点不像是生气的样子。

    “这、这……关神跃要走运啦,慕行秋,那你……”辛幼陶揉了揉眼睛,好确认自己没有看花眼。

    “那我就祝福他们。”小秋接口道,打断辛幼陶可能出口的胡说八道。

    只有小青桃的判断与别人不同。坚定地摇摇头,“不对。肯定不对,关神跃根本就什么都没说,他去打招呼,感谢老娘的帮助,骗咱们佩服他呢。”

    小青桃的猜测听上去最合理,大家都点头称是,小秋也赞同,“看不出关神跃还有这种手段。”

    “要不要去揭穿?”周平问,见众人目光鄙夷,急忙道:“看在他刚凝丹的面子上,就让他高兴一次吧。”

    关神跃转身往回走,脚步依然轻松,脸上笑容不变,来到众人近前,周平刚想开口讥讽,关神跃扑通倒在小秋怀里,颤声道:“快救我!”

    众人慌忙将关神跃抬进屋内,放在床上,七嘴八舌追问到底怎么回事。

    “小青桃,老娘找你,你先出去吧。”关神跃躺在床上,脸上的笑容没有了,只剩下汗珠和惊惧。

    小青桃哼了一声,走出房间。

    “天呐,我是入魔了吗?居然敢对老娘做出这种事?”关神路好像大楚初醒,仍对恶梦中的景象惊骇不已。

    “你真说要跟老娘结凡缘?”

    “说了。”

    “她怎么回答的?不,她对你做了什么?”

    “她冲我笑了,然后打了我一拳。”

    “那不是挺好,说明她不是太讨厌你。”

    “不是,老娘说她对我施放的是‘三日烬’,限我三天之内公开向申尚挑战并打败他,否则……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三日烬就会把我下面的东西炸掉,从此再也不起凡缘的心事。”

    小秋等人先是一愣,随后笑成一团,辛幼陶按着肚子,“哈哈,老娘这是帮你,这样一来你可就少了好几个道劫。”

    关神跃哭丧着脸,“我是个笨蛋,老娘给了我十枚百润丹,我还以为……我真是个笨蛋,你们去帮我求个情吧,我刚刚凝丹成功,不想下面少东西,更不想死在申尚手里。”

    众人陆续止住笑声,都看着小秋,只有他能在、敢在杨清音面前说话。

    小秋本来想等到下午修行结束之后才提起这件事的,现在却是不错的机会,他说:“我没法替你求情,老娘的决定老祖峰都扭转不了,何况是我?不过我有办法打败申尚。”

    周平左右看了看,代表大家说出实话:“我们愿意帮你,小秋哥,也愿意用符箓,可是咒语……我们不想学。”

    “不用咒语,用锻骨拳。”

    关神跃从床上坐起来,他只是心里害怕,并没有真受伤,“锻骨拳?怕是没用吧?”

    “有用,不过——”小秋停顿片刻,加重语气说:“你们得帮我重返养神峰。”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