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八章 芳芳的摘抄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秃子在冒烟、芳芳在说话,小秋不知道该对哪件事更先感到惊奇,直到芳芳又叫了一遍他的名字,才感叹出声:“秃子变成传音香炉啦。”

    “秃子?你在用秃子跟我说话吗?”

    “是啊。”小秋笑出声来,“秃子看起来……真是古怪,好像在用你的声音说话。”

    秃子眼珠转来转去,“哪来的声音?我的声音没变啊。”

    芳芳“扑哧”一声笑,秃子确定是从头颅内部传出来,吓得蹦起来差点撞在房梁上,直嚷嚷鬼上身,让小秋快救他。

    小秋伸手拽住一缕头发将秃子拉下来,“你老老实实地别说话,芳芳待会就走。”秃子听话地点点头,紧紧闭嘴,青烟从鼻孔缓缓冒出。

    小秋心中有疑惑:“杨宝贞说申准将秃子炼成了法器,没说是哪一种,原来是传音香炉。可申准的印记还没去除,我叫的是芳芳这个名字,他为什么会生效呢?”

    秃子第一次听说自己成为法器的事,张嘴想问个清楚,一股烟冒出来,急忙闭上嘴。

    芳芳也不知道原因,只能猜测,“将具有生魂之物炼成法器是道门大忌,会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后果,申准炼的法器你本应该用不了……待会我要从书里好好查一查。”

    秃子连连点头,他还不明白成为法器的危险,最初的惊讶过后,反而觉得很好玩,甚至张嘴想要邀功,小秋让他闭嘴,问芳芳,“你刚才说找我有事?”

    “我在禁秘塔里抄了一些东西给你,是关于逆天之术和念心科的内容,如果杨清音回老祖峰的话,让她找下我。将册子捎给你。”

    “你修行那么忙,还在抄书?”

    “又不是每时每刻都在修行,我喜欢在琅環福地闲逛,抄书只是顺便。看门道士申尚选你当敌人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申尚也找过我和沈昊,说了许多关于父亲和责任的话,最后说我们两个激不起他的仇恨,不配当他的敌人,他还是得找其他人,我猜就是你了。”

    “申尚是个怪人,以前还觉得他挺好……他是不是也要入魔了?”

    “就因为他显得怪。所以才不像入魔,魔念都是隐藏极深的,不到最后一刻是显示不出来的,要不是因为你,申准可能现在还不会被发现呢。”

    小秋撇撇嘴,他可没因此得到多少感谢,反而持续不断地惹来麻烦,“申尚是找过我一次……”

    秃子头颅里冒出的烟越来越多,不只是鼻孔。连耳朵也开始喷出一团团的烟圈,忍不住大叫:“太热啦,跟火烧一样。”

    “不能再说了,念心科就你一个人。你自己要努力……万事小心,再见。”

    “再见。”小秋隐约觉得芳芳似乎有话还没说,可是交谈已经结束。

    秃子蹦蹦跳跳地飞到门口,一头扎进水缸里。哧的一声响,冒出大量白汽。

    接下来三天平静无事,申尚没来找麻烦。辛幼陶关于背叛的预言也没有实现,关神跃等人虽然最初表现得非常勉强和恐惧,可是慢慢地坚定了信心,就连周平也说:“申尚欺人太甚,总不能让小秋哥一个人对付他。”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关神跃离开老祖峰之后第一次尝试凝气成丹。

    杨清音说到做到,第三天晚上将关神跃带到牧马谷,要求他以逆天之术的法门再做尝试,她与小秋充当外围护持者。

    关神跃也得到了十粒百润丹,这让他激动不已,因为他在老祖峰时表现不佳,得不到五行科的信任,因此三次尝试凝丹都没有得到过太多辅助丹药,“我、我怕浪费。”

    “那就给我凝丹成功,否则——”杨清音晃了晃拳头。

    牧马谷里没有外人,小秋和杨清音只需盯住那群锦尾马就行,吸取上次的教训,两人还是多绕了几圈,防止有人捣乱。

    二更过去,两人池塘边汇合,秃子自告奋勇在远处监视马群的动向。

    “十粒百润丹啊,关神跃要是凝不成内丹,我非打得他魂魄出窍不可。”杨清音恨恨地说,看样子对这件事真的非常在意。

    “这回又是哪个亲戚送给你的?”

    “修行的人一会斩这个情,一会断那个欲,没几个有好心,这些丹药是……是我偷来的。”

    “偷来的?”小秋吃了一惊,很快叹息一声,“也就你敢偷药,被发现了也不怕。”

    “那是,老娘已经到致用所了,他们还能拿我怎么样?咦,你什么意思,是在讽刺我吗?”

    “在别人听来,我肯定是在羡慕你。”

    杨清音大笑,想起关神跃还在凝丹,急忙压低声音,“除了羡慕我,你是不是还有点别的想法啊?”

    杨清音歪着头,脸上似笑非笑,小秋想起辛幼陶的提醒,脸腾地红了,他才十六岁,还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没有没有,你弄错了。”

    杨清音脸色一寒,“跟我说实话,是不是有人传播谣言,说老娘喜欢你?”

    “是有人这么说。”小秋反而不觉紧张了,坦然地看着对面的杨清音。

    “都有谁?”杨清音越发严厉。

    “反正是谣言,管他有谁。”

    杨清音扭头望着池塘水面,“肯定是周平和辛幼陶,两个小王八蛋……你呢,喜欢我吗?”

    “我已经说过了,我没有别的想法。”小秋马上说道,为了增强语气,甚至挺直了身体。

    杨清音笑了,抬手在小秋肩上拍了两下,“不错不错,你虽然年纪小、脾气差、修行低,但还算是一个老实人。给你,秦凌霜托我转送的信,厚厚一封,她哪来那么话啊?”

    小秋两天前拜托杨清音取册子,没想到她拿来之后居然还要考验自己,“这不是信。是逆天之术和念心科的一些东西,芳芳替我摘抄的。”

    “哦。”杨清音显得很失望,“这有什么可摘抄的,要不了多久你就住在禁秘塔了,成堆的书,一辈子也看不完。”

    “越早开始越好。”小秋将册子收在怀中,轻轻拍了两下,心情大好,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一丝微笑。

    杨清音哼了一声,“瞧你高兴的。难道我比不上秦凌霜?老娘是比她丑,还是不如她聪明?”

    “反正你也没有有别的想法,在乎这个干嘛?”

    杨清音打量了小秋两眼,仰头望着天上的月亮,“那是,我怎么会看得上你?你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自以为是,不会说话,只会胡乱修行。”

    “你才比我大三岁而已。”小秋突然生出一股好奇。那种对最好的同性朋友才有的好奇,“你喜欢的人……应该是什么样子?”

    “当然是人中龙凤、道统奇才,个子要比我高,模样嘛。不要太英俊,但也不能太丑……”

    “你说道统奇才,我想起左流英,可你又说不要太英俊。那他不符合条件了。”

    “哈哈,你居然想到那个老怪物?他会一脚把我从老祖峰踢到南海。”

    两人同时笑出声,杨清音甚至暂时忘掉了自己并没有选择意中的人自由。这一刻,小秋觉得有什么隔阂的东西消散了。

    砰!

    小秋的屋子里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像是有什么东西爆炸了,震得整个牧马谷回响不绝,马群立刻向远处逃跑,秃子飞回来,发现小秋哥和老娘已经跑到房间门口。

    关神跃推门出来,头发乱蓬蓬的,道袍破碎不堪,眼珠发红,神情茫然,像是刚刚从大灾难中逃生的幸存者。

    “关神跃?”小秋疑惑地叫道,凝气成丹法门众多,他了解得还不够充分,不知道这样的巨响是否正常。

    “说句话。”杨清音命令道,她从前练的是顺天之法,对逆天之术耳闻得多,亲身经历得少,也不明白巨响的含义。

    关神跃呆呆地望着两人,没有开口。

    秃子飞过来,绕着关神跃飞了一圈,惊讶地嚷嚷,“刚才是你叫出来的?好大的嗓门啊!”突然自己也大叫一声,发现远没有对方响亮,失望地摇摇头。

    关神跃终于被这一声惊醒过来,在小腹轻轻摩挲了两下,傻笑道:“我凝丹成功了,这回我没忍,大叫了一声,竟然……成功了。”

    “哈,还是老娘厉害!”杨清音将功劳全算在自己头上,一掌击在关神跃肩上,不小心用上了法力,刚刚凝丹的关神跃倒飞进屋,爬起来慌忙拍灭衣服上的火星。

    两人兴奋地告辞,连夜回致用所通知其他伙伴。

    小秋同样兴奋,睡不着觉,于是练了一遍梅心拳,点起蜡烛,开始阅读芳芳送来的册子。

    芳芳显然花了不少心思收集资料,将逆天之术与念心科的记载分条写下,有时还会加上注解,整本册子至少有十几万字。

    虽然这些都是半公开的内容,老祖峰弟子只要花时间就能查到,小秋还是很感动,看得津津有味,一根蜡烛熄灭又点了一根。凌晨时分,他看几句特别的文字,芳芳特意在边上加注两个极小的字:细看。

    这是一段关于锻骨拳的记载,看完之后小秋明白了,这是芳芳替他找来应对申尚的法门。

    小秋当初在祖师塔中看到念心科二十九传人演练的锻骨拳各不相同,他很自然地挑选女祖的打法,没想到其他二十八人的锻骨拳也并非无用:数套不同的锻骨拳可以结束起来,发挥超常的威力。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