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尚没用杀伤性的法术,在激起更为高涨的热情之前,他还不想让自己的“敌人”死掉。

    中丹田绛宫自动生成的护持之力被一举击破,但小秋没受皮肉伤,只是心口像是遭到重重的一锤,刹那间心跳停止,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一会小秋才恢复神智,发现自己仍然站在原地,外面晨光微露,秃子正飘在空中关切地看着他。

    “小秋哥,你刚才好像……没魂儿了一样,吓死我了。”

    “没事。”小秋活动活动腿脚,发现一切正常,连被击破的护持之力也恢复了,申尚不小心中招,步步僵硬,因此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非让小秋也僵硬一会不可,可他不会幻术,只能用最强横的办法令小秋失去意识。

    申家长子越发令小秋捉摸不透。

    “我讨厌他。”见小秋果然没事,秃子开始发怒了,他最喜欢的镜子成了一地碎片,罪魁祸首就是申尚,“这次算他走运,下回遇着他,我一定要咬穿他的喉咙,吸光他的血。”

    秃子用力磨牙,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这一天的修行照常进行,大家按时来到牧马谷,都不提檀羊的事,杨清音已经知道小秋的秘密,按照两人的赌约,她可以不当“都教”了,但她仍然像平时一样监督众人修行,“不让你们这群废物脱胎换骨,老娘面子上不好看啊。”

    熟悉杨清音性格的人,都对这种不客气的说辞一笑置之,事实上,他们正体验友情的美好与可贵,就连杨清音也不例外。她已经习惯跟这群“废物”混在一起,为此连每天的懒觉都不睡了。

    小秋本来不想提及申尚的事,也提醒过秃子不要乱说话,可秃子没能管住嘴巴,先是哀叹自己的镜子碎裂。希望有人能再送他一面,小青桃随口问了句原因,他立刻忍不住了,将“灵官”全家人通通诅咒了一遍,甚至不小心将表亲也算在内,杨清音被连累其中。好在没提名字,老娘并不在意。

    这样一来,昨晚发生的事瞒不住了,小秋大致说了情况。

    别人不知道灵官是谁,杨清音可是一清二楚,“申尚想利用檀羊闹事吗?让他找我。看老娘怎么收拾他。”

    说起檀羊,众人都不吱声了,小秋平静地说:“檀羊的事过去了,老祖峰知道那头羊是自己摔死的。至于申尚要度崩劫……那是我跟他之间的事,与你们无关,你们不用参与。”

    “崩劫?申尚?”杨清音脸上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一堆恶心的虫子在她面前爬来爬去,“他崩了八十多年。现在竟然想起来要度劫?”

    其他人都不知道崩劫是什么,杨清音简单地解释了一遍,关神跃等人恍然,这就跟他们从前的状态差不多,“原来咱们都在度崩劫啊。”

    “切,凝丹弟子才叫崩劫,你们就是偷懒没自信。”杨清音说话总是不留情面,“我明白了,申尚这个小子想树立一个敌人,好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而这个敌人就是你。哈,我真鄙视他,选敌人都要选最弱的。”

    “我也鄙视他。”秃子说,一只小鸟贴着草丛飞行,他立刻追了上去。

    众人都看着小秋。“随他便,我不怕申准,更不怕他。”

    对小秋的胆量大家从无怀疑,可双方实力差距实在太大,小青桃突然说:“干嘛不让申尚跟咱们一块修行?清音姐姐和小秋哥能让咱们重新开始修行,没准也能让申尚度过崩劫。”

    “清音姐姐”四个字被小青桃专有的软糯嗓音说出来,杨清音也有点受不了,“你就不能跟别人一样叫我老娘吗?”

    小青桃不好意思地笑了,轻声道:“一叫‘老娘’我就想起自己的亲娘,一想起……”

    “停停,我知道你亲娘温柔美丽,比我强一百倍,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杨清音无奈地摇摇头,“申尚才不会跟咱们混在一块,他们申家的人骨子里都骄傲得很,他宁可把慕行秋杀死然后去思过,也不会接受普通弟子的帮助。”

    “杀死?申尚想杀死小秋哥,这……老娘,你是在开玩笑吧?”关神跃在老祖峰待过,对看门小道士申尚有点印象,怎么也不相信他会做出残杀庞山弟子这种事。

    杨清音没理关神跃,严肃地盯着小秋,“你说说,申尚是认真的吗?”

    这可不是一个容易回答的问题,申尚多变,没有一副面孔像是真心实意,接触几次之后,小秋对他的了解反而更模糊了,“申尚像是在开玩笑。”

    这本是小秋的真实判断,可是话一出口他就感到不准确,申尚说过的话、当时的神情一一闪现,“可我觉得他就算开玩笑也会下死手。”

    杨清音指向小秋,“你总算看清了一点事实。没错,申尚就是这种人,长得像孩子,性格也像孩子,嘻嘻哈哈地讨人喜欢,可是偶尔发起脾气来也跟孩子一样不受控制,几十年前他差点杀死自己的一个妹妹……”

    杨清音及时闭嘴,无论怎样,申杨两家关系密切,她不应该随意泄露申尚的丑闻,“那个……我只是听说而已,当时我还没出生呢。总之申尚这个家伙有点危险。”

    “这种事只有让老祖峰上的高等道士们出面才能顺利解决。”辛幼陶开口了,用的是一种别无选择的正式语气,“小秋哥毕竟是凝丹弟子,宗师和首座不能坐视不管。老娘若是愿意传话的话,当然最好……”

    杨清音的眉毛竖起来了,“你想让我上山告密?”

    “这不叫告密,这只是……防患于未然。”辛幼陶不自觉地向小秋靠近,“你不喜欢我去做好了,西介国王室在老祖峰上还是有几个熟人的。”

    小秋想起辛幼陶曾经提过的“叔祖”,可这位叔祖没能让自家王子留在养神峰。估计也管不了这种闲事。

    “我自有办法应付。”小秋还是决定不要连累大家,“申尚性格多变,没准现在就已经放弃度劫了。”

    众人还是紧锁眉头,但又想不出帮助小秋的办法,一时无话。杨清音突然两手重重地一拍,“咱们一起对付申尚。”

    “一起?”周平捂着心口,“申尚……比咱们厉害多了吧?”

    “他是吸气七重境界,距离餐霞只差一步。”杨清音倒也不隐瞒,“要说本事嘛,八十多年。该学的肯定都学会了,他是五行科混合师,精通五行之金、水两道法术,他有家传的虎君如意,最适合施放金法术。”

    杨清音说一句,周平等人“啊”一声。心中惧意更盛,她的兴致却越来越高,“咱们这边呢,我是吸气三重,学的是火法术。慕行秋刚刚凝丹,还没选专精法术。关神跃,三天之内你得凝气成丹。这样咱们又多一个吸气一重……”

    “我?三天?”关神跃的脸色立刻大变,他在五行科曾经尝试过三次,全都失败,对凝丹极为畏惧。

    “当然。要不是还缺点东西,今晚就让你凝丹。必须成功!敢失败?哼哼,今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关神跃张口结舌,周平同情地拍拍他的后背。

    “你们几个,”杨清音也没放过小青桃等人,“也都得出力,通关弟子并非不堪一击。见机出招,也能吓申尚一跳。”

    众人全都期待望着小秋,希望他能说句话。

    小秋仔细琢磨了杨清音的主意,突然觉得这是一次机会,“老娘说得对。咱们应该一块对付申尚。”

    “这个……我们真帮不上多少忙……”周平苦着脸说。

    小秋要的不是帮忙,兴奋地大声说:“申尚想利用我度过崩动,咱们也可以利用他解除心结啊。”

    被送到致用所的弟子各有心结,或是缺少自信,或是胆怯畏难,在小秋和杨清音的带动下,他们几个的修行意志已经增强不少,可是要说与一名吸气七重的百余岁道士对抗,心里还是没底。

    “咱们不是比修行。”小秋说,他得想办法激起大家的斗志,“打架这种事不只看谁的修行高、谁的力量大,如果只是比修行的话,天下的妖魔早就该自动投降,道士们也不用学各种各样的法术了。”

    杨清音点点头,“有点道理,就算是斗法也讲究时机与技巧。申尚号称五行混合师,可最近几十年都没下过山,技巧肯定生疏,咱们人多势众,倒也有几分胜算。”

    小秋和老娘越说越坚定,辛幼陶忍不住了,“可是我们几个没内丹,也不会法术,就这么……冲去用拳头打吗?申尚一记法术打过来,我们可挡不住,是要死人的!”

    “用符箓。”小秋当然不会让伙伴们毫无防范地与一名道士过招。

    辛幼陶立刻否决,“不行,大家都没有祭火神印,发挥不出符箓的威力。”

    “我说的不是纸符,是像盾牌、盔甲那一类防护性的符箓,玄符军身上没有祭火神印吧?”

    “必须出身贵族的人才有……玄符军的那些东西可挡不住道士的法术。”

    “西介国肯定有更好的装备吧?”关神跃开始感兴趣了。

    “有是有,可是很少,非常珍贵,轻易……”辛幼陶看着大家闪烁的目光,尤其是慕行秋坚定的神情,知道自己逃不过这次大出血了,咬牙道:“我给姐姐写信,可是不保证一定能弄到。”

    “吸气七重的道士,又不是左流英那样的老怪物,用不着太好的符箓装备,只要能挡两三招法术就行。”杨清音原本只是一时性起,此刻却有了七八分胜算,“哈哈,太好了,早就手痒痒想揍谁一顿,申尚算是赶上了。”

    “就算能挡住法术,我们拿什么进攻呢?拳头对申尚不起作用吧?”周平问,也有点心动了。

    “我教你们念心咒语。”小秋已经想到主意,甚至还有更具野心的想法:没准能给念心科再增加几名弟子。

    (求推荐求订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