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四章 申家长子的变脸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祖峰台院的看门人申尚,也是庞山灵兽的守护者,因此拥有一个古怪的称呼——灵官,“这是我自封的头衔,没人反对,那就是认可了。姓申的道士实在太多,所以大家都叫我‘尚灵官’,当然,也可以叫我‘看门的’,随你的便。”

    称呼可不是小秋最关心的问题,他指着门口一名道士手里的羊头,“它被什么东西咬了吗?”

    虽是黑夜里,小秋也看得清清楚楚,羊头被啃得碎烂不堪,绝不是他前半夜掩埋时的模样。

    “看来是一匹狼。”申尚扭头看了一眼羊头,又看向小秋,有些意味深长地说:“这匹狼的胃口可不小,不仅吃光整头檀羊的肉,连骨头都吃得没剩下几根,要不是羊头够硬,估计也剩不下……”

    “也有可能不是一匹狼。”小秋试探道,他要看对方到底了解多少内情,再决定自己要承认多少。

    “有可能,那这几匹狼一定非常团结,现场连争抢的痕迹都没有,而且它们很古怪,先是将檀羊埋了起来,然后又挖出来重新吃,好像这样一来味道会更美似的。”

    小秋点点头,没有接口,尽量让对方多说,从前打架惹祸的时候,他就是用这一招应对父亲质问的。

    门口的一名道士插话:“檀羊应该是自己从摔下来的,山崖上有它留下的血迹,倒是便宜了这几匹狼。唉,总共五十三只檀羊,公羊十四只,就数这只最强壮,可惜了。”

    小秋应和一句:“可惜了。”

    “你在牧马谷什么也没看到?”申尚问。

    小秋低头假装想了一会,“没看到,前半夜似乎听到过什么东西在叫,我没有在意。”

    “你旁边的那颗脑袋……”

    “他叫慕松玄。”

    “我叫秃子。”秃子一直不说话。这时插了一句,他也知道“脑袋”是不客气的叫法。

    小秋和秃子同时开口,给出的却是两个名字,申尚笑了,“秃子慕松玄刚才独自在谷里飞行,嘴里嘟囔着要看妖王妖后,这是怎么回事?”

    不等小秋开口,秃子抢道:“我不是留在谷里没看成热闹嘛,小秋哥回来给我讲妖王妖后被夺丹的故事,我很好奇。他们两个变成了动物,没准会来牧马谷逛荡,所以我就四处乱飞,希望碰见妖王妖后,这也不行吗?”

    秃子刚才直奔山谷西北方,可不是“乱飞”的样子,门口的两名道士刚要开口诘问,申尚挥挥手,“算了。反正檀羊是自己摔死的,别的事都不重要。”又嘱咐小秋:“这周围有几只狼,你在牧马谷小心点。”

    秃子得意洋洋地还想继续说话,小秋急忙伸手将他拽回来。“我会小心的,不管什么狼,进入牧马谷都是死路一条。”

    “那倒是,别说锦尾马。就是檀羊活着的时候,普通狼也不敢靠近。”申尚转身向两名道士说:“好了,就这样吧。你们回老祖峰,我留下跟老熟人聊聊。”

    两名道士显然觉得灵官的处理方式过于草率了,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拎着羊头告辞离去。

    申尚等了一会才问:“檀羊肉好吃吗?听说檀羊肉至美至鲜,凡人之中只有帝王才能品尝。”

    “你得问那些狼。”小秋谨慎地说。

    “老祖峰上的人都不吃荤,你知道檀羊正常死亡之后怎么处理吗?烧掉,只留羊角……真是浪费啊。”

    秃子出了一个主意,“你们可以偷偷地吃,别让宗师知道就行……”

    小秋抓住秃子的发髻,将他放在身后,“那头檀羊是自己摔死的……”

    “这一点没有疑问,山崖上的血迹摆在那呢,我是问你檀羊肉真的像传说中那么好吃吗?”

    申尚笑眯眯的,看样子毫无恶意,纯粹是一种好奇。

    “还……行吧。”小秋已经不记得檀羊肉的味道了,他们几个人当时对野外聚餐的兴趣远远超过羊肉本身。

    “有点烤糊了。”秃子在小秋身也不肯闭嘴,“带血的生肉味道更好,可他们不让我多吃。”

    灵官申尚笑着点头,神情突然间严厉起来,“慕行秋!你好大的胆子啊!你知道檀羊有多珍贵?你知道擅自杀伤灵兽是何罪过?吃肉的肯定不只你一个人,把其他人的名字交待出来,或许可以减轻你的罪名。”

    申尚的变脸颇为突兀,小秋已有几分准备,正要开口,身后秃子挣脱他的掌握,高高飞起,俯视申尚,露出带豁口的两排牙齿,“坏道士,臭道士,你竟然敢骗我和小秋哥,我要喝你的血!”

    秃子这回变聪明了,绕行半圈才向申尚俯冲,防止小秋再出手阻拦。

    申尚亮出自己的主法器——一根纯白的玉如意,可他没有施放强大的法术,而是将如意当成棍棒使用,瞅准机会一棍击出,正中头颅下面的铜制盘箍。

    秃子像陀螺似地在半空中旋转起来,平时起支撑作用的三缕头发也跟着甩动,又有点像是大号的竹蜻蜓。

    “晕啦,晕啦,小秋哥,救我……”

    小秋刚要动手,对面的申尚晃了一下手中如意,“慕行秋,想救人先过我这一关。”

    “檀羊不是我杀死的。”小秋暗自蕴劲,虽然他已拥有内丹,却没有法器,也没学过正经的进攻法术,想打败申尚,还是得发险招。

    “是不是你杀死的,由我说的算。”申尚嘿嘿笑了几声,“反正肉是你吃的,你把其他人供出来,我就大事化小,否则的话,你向宗师解释去吧。”

    秃子旋转的速度一点没有变慢,嘴里大呼小叫,小秋看了他一眼,猛地跃起,要将头颅抢回自己手中。

    虽然同是吸气境界,小秋才是第一重,杨清音处于第三重,申尚却是最高的第七重。实力差异还是非常明显的,大概正因为如此,申尚没有急于施放法术,而是将如意当成一件普通兵器,后发先至,直击小秋的腰。

    小秋发的是虚招,他从申尚随意调侃的态度上判断,这位庞山灵官不屑于一开始就用法术,这是他以弱胜强的机会。

    小秋猛然下坠,半路改用梅心拳。击向申尚的中丹田绛宫。

    为什么五字咒语能够定住比较弱小的法术?为什么直接击向绛宫时的效果会更加明显?小秋从前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禁秘科首座左流英的一席话终于让小秋豁然开朗——五字咒语其实是念心幻术的一种,它作用于人心,令对手产生不可施法的幻象。

    明白这个道理之后,小秋的梅心拳威力大增,他的目标不再是简单的法术,也不是绛宫本身,而是整个人。

    他的拳法速度更快,拳打脚踢的幅度也更明显。以此给敌人强烈的印象。

    关于如何制造幻象,小秋刚刚走到门口,甚至连一只脚还没有迈进去,只是向里面张望几眼。能力自然无法与左流英比拟,但是信心倍增,让发招更加得心应手。

    他就像是在黑暗中随手摸起了一件东西,以为它是一根木棍的时候是一种打法。发现它颇具重量可能是铁棍的时候又是一种打法,一道光闪过,照出那是一柄明晃晃的锋利刀剑时。打法又会改变,每一次改变都会增强几分威力。

    申尚中招了,他对慕行秋的梅心拳稍有了解,以为凭自己的实力根本不用在乎这点影响,可令他意外的是,几尺之外的拳头居然具有异乎寻常的强大力量,他不只是绛宫麻木,而是全身僵硬,寸步难移。

    这是小秋领悟五字咒语之后遇到的第一个敌人,杨清音虽然向他挑战,小秋当时却没有还击。

    “奇怪!”申尚吃了一惊,还在旋转不停地秃子哈哈大笑,只是瞥见一眼,他就看出申尚中招了,“揍他,小秋哥,揍他!”

    小秋当然不会就此停手,他与申尚的实力差距仍然存在,唯一的取胜之道就是不给对手出手施法的间隙。

    凝丹弟子都要经过根本隐遁之法的护持,上中下三处丹田轻易突破不得,小秋于是以右手梅心拳连续控制申尚的行动和施法,左拳却结结实实地击向敌人的脸部。

    申尚像是木偶人,每动一下都要停顿片刻,脸上连挨数拳,虽然能承受得住,面子却丢尽了,“停停!”申尚说话受影响不大,只是不能一次说太多。

    “不停不停!”秃子一边旋转一边大叫。

    小秋好不容易占到优势,当然不想就这么错过,正要加大力度,申尚叫道:“咱们……为何……打架?”

    小秋微微一愣,细想起来,他与申尚还没到你死我活的敌对程度,不过是吃了一只自己摔死的檀羊而已,真到了老祖峰上,左流英也不会让他受太严重的惩罚,关键是不要连累大良等人。

    可申家长子刚才的那次变脸太突然,小秋很自然地将申尚当成敌人,而他骨子里的性格对敌人就绝不容情。

    小秋举起的拳头没有再打下去,申尚是个奇怪的家伙,转眼之间他又不像是敌人了。

    申尚退后两步,先抬手止住秃子的旋转,然后揉揉自己的脸,“慕行秋,你哪像庞山道士?跟无赖打架一样。”

    “那我也打赢你了。”小秋说,申尚没有施放法术,他心中的敌意又下降几分,抓住头颅的发髻,不让秃子再冲上去。

    “哎,你这人真开不起玩笑。好吧,说正经的,我是来向你正式挑战的。”

    “挑战?咱们不是已经打过一架了?”

    “不是这种打架,是真正的斗法。吸气三重以后就可以炼造主法器,有资格参加合器论道,我选你当对手,敢应战吗?”

    小秋寻思了一会,“你要为你父亲报仇?”

    申尚睁大眼睛,眼珠转来转去,好像对自己将要说的话感到不好意思似的,“我是申家长子,总得做点什么。更重要的是,我想再试一次,希望这一次能度过崩劫,而你,就是我用来度劫的工具。”

    申尚笑声猖狂,一点也不像十几岁的少年,而是百余岁的申家长子了,“小心点,我未必会等到合器论道那一天,为了度劫,申家人向来无所不用其极!”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