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三章 生存本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秃子很不高兴,他没能跟大家一块去看热闹,箍盘上的法力也消失殆尽,他飞不了,只能待在枣红马的背上,在山谷里闲逛,最后突发奇想,将自己藏了起来。

    小秋喂完那群开始暴躁的锦尾马,从池塘边的水草底下捞出了头颅,这里曾经是他躲避杨清音火球的地方,发现秃子失踪,小秋转了一圈,很快就找到这里。

    秃子的头发湿漉漉的,任凭自己被拎在手里,长长地叹了口气,从嘴里吐出一股水来,“小秋哥,别管我了,让我在这里泡着吧,反正山谷就这么大,我待在哪儿都一样。”

    小秋给盘箍施放了飞行术,秃子依然坠在他手里,不肯飞起来。

    “你生气了?”小秋迈步向北走去,他得将吃肉现场收拾干净。

    “唉,我生什么气啊?你们有身子,我没有,你们能修行,我不能,你们可以到处走,我不可以。谁让我年纪小呢,还一直不长大。唉,我不生气,就是想……”秃子挤了挤眼睛,可是他没有眼泪,只得不停地唉声叹气。

    小秋对付秃子自有经验,既不劝说也不迎合,嘴里只是嗯嗯地敷衍,甩开胳膊,故意将头颅前后大幅度摇摆。

    秃子这回自怨自艾的时间比较长,又一次从小时候的回忆开始讲起,偷吃家中杂货铺的零食,挨骂,跟隔壁大孩子一块玩耍,挨打,好不容易混进二栓一伙,挨训……路程过半,被摆来摆去的秃子终于笑出了声,“哎呀呀,小秋哥,你晃得我头都晕了。”

    小秋将头颅到空中,秃子飘浮起来。绕着小秋飞了两圈,“小秋哥,你还是快点告诉我妖王妖后是什么样吧,我快要急死了。”

    小秋开始描述,他的语言比较简单,秃子听得一点都不过瘾,揪住每一个细节追问不休,说的话比小秋还多,来到北边山崖下时,终于闭上嘴。顺着山崖向上飞,停在十丈左右的高度,模仿妖王向下俯视,发出连串惊叹。

    小秋将石头随手扔掉,灰烬就地掩埋,剩余的肉和骨头比较难处理,扔掉了可惜,不扔又可能惹来麻烦,想了想。决定将骨头埋起来,肉带回去当口粮。他是穷人家的孩子,实在舍不得扔掉食物。

    秃子的头颅突然从天而降,停在小秋眼前不到一尺的地方。瞪大双眼,一声不吭。

    小秋微微点头,秃子调转方向,贴着山崖向西慢速飞行。小秋拎着几大块肉跟在后面,以为秃子又发现了野兔一类的动物。

    秃子的性格总是一惊一乍,将很小的事当成巨大的威胁。看见一只苍蝇也会追上半个时辰,只要时间充裕,小秋也经常配合秃子行动,给他增添些真实感与快乐。

    这回秃子真的发现了异常。

    西边有一片相对平缓的山坡,与群山相通,垂涎牧马谷青草的动物,每每从这里过界,吃不上几口就会被锦尾马撵走。

    今晚马群没有在这里守卫,一只大胆的动物飞奔而至。

    一开始小秋觉得那是一只羊,心中微惊,以为檀羊的同伴找来了,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那只动物与檀羊大小相似,身体却显得轻盈许多,可是有一条前腿落地时似乎不太稳当。

    小秋凝丹之后视力大大增强,稍一集中精力就能看清夜色中百步之外的情形,心中更加惊讶,正向牧马谷跑来的动物居然是妖后退化而成的褐鹿。

    褐鹿完全忘记了自己从前的身份,在山坡上走走停停,受到青草的吸引,离牧马谷越来越近。

    秃子用一缕头发在小秋脸上拂过,示意他看另一个方向。

    一堆岩石后面潜伏着一团黑影,正静静地等待褐鹿走近,它是普通的野兽,听不到凝丹道士走近的声音。

    褐鹿止步,虽然退化只是几个时辰的事,它的本能已经全部恢复,扬头在空气中嗅闻,感受到了隐藏在暗处的危险。

    小秋躲在崖壁投下的阴影里,静静地观看,秃子也学小秋的样子,满脸严肃,眼睛里透着兴奋的光,他喜欢热闹,尤其喜欢猎杀场面。

    褐鹿转身要走,绕了一圈又回来了,鲜美的青草近在眼前,诱惑实在太大了,而危险却只是若有若无的预感,它选择相对平坦的斜坡向牧马谷跑来。

    黑影从岩石后面一跃而出,截断猎物的退路。

    追逐与逃跑,这是猎手与猎物演绎了无数年的生死游戏,在生存的压力下,即使是从小被帝王豢养的宠物,也会露出凶残的一面。

    妖王妖后出生即是人形,但这毫不影响他们退化成兽形之后的本能。

    褐鹿加速向山下的牧马谷跑来,可是短了一截的前腿成为它的致命缺陷,只剩一只眼睛的黑狼借助山势连续跳跃,在第五次扑在猎物的背上。

    它有撕碎猎物的本能与力量,终归还是缺少些经验,褐鹿高高跃起,落地时甩掉了黑狼,臀部被抓出数道深深的伤痕。

    第二轮追逐开始了,黑狼速度更快一些,这回从侧面进攻,整个身体重重地撞在猎物身上。

    褐鹿倒下,稍显笨拙的黑狼没能对准脖子,而是张口咬住猎物的一只前腿不放,鲜血顺着牙齿汩汩流出。

    它感到前所未有的饥饿,它不记得妖王时期的任何事情,却记得自己从未如此饥饿,新鲜的血液流进咽喉,如同盛夏时的冰水一般令它舒适,它宁死也不想失去这种感觉。

    “咬,使劲儿咬!”秃子低声鼓励,不停地舔着嘴唇,虽然他现在不需要吸血维生,可从前在野林镇追捕猎物的生活还是令他回味无穷。

    狼要吃鹿,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小秋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干涉的必要,那两名道士说得没错,这种普通的狼对锦尾马没有威胁,也捕不到檀羊那样的猎物,吃完鹿肉,它自会离去。

    褐鹿发出哀鸣。眼看着丈夫承受夺丹之痛时,她没有发声,自己由人变兽时,她也没有发声,这时却在挣扎嘶叫,与普通的动物毫无区别。

    小秋冲了过去,嘴里大声呐喊,黑狼只是一惊,却没有被吓退,松开到嘴的猎物。一步跃到人类面前,露出森森白齿,用低沉的吼叫宣布身后的褐鹿归自己所有。

    “让我来!”秃子嗖地一声从小秋身边飞过,直接扑向黑狼,也露出自己的两排牙齿。

    黑狼一愣,露出一丝退却之意。

    小秋手快,一把抓住秃子的头发,将他生生拽回来。

    黑狼还不懂得庞山的规矩,更不了解这里的实力等级。纵身一跃,向人类发起攻击。

    念心咒语对野兽影响不大,小秋也不想使用套路,挥起一拳击中半空中黑狼的脖子上。黑狼摔在地上,嗓子里发出丧家之犬的叫声,起身跑出几步,不敢再进攻。却舍不得另一只猎物。

    褐鹿奋力挣扎,终于站起来,一条前腿跛得更厉害了。

    “去找别的猎物。”小秋呵斥黑狼。因为野林镇居民神秘消失一事。小秋比普通庞山弟子更加憎恨妖魔,一点也不认为生夺妖丹过分,甚至觉得庞山道统过分仁慈了,可即使如此,他仍然难以接受刚刚退化为兽形的丈夫咬死妻子。

    他相信这也不是庞山道统的本意,道士们完全可以当时就让黑狼咬死褐鹿,而不是将它们扔到群山之中。

    褐鹿蹒跚着向山上走去,它已经知道这里并不安全。

    黑狼步步后退,时不时扭头盯着褐鹿,仍显得十分不舍,只是不敢当着人类的面再去捕食。

    小秋将手中拎着的檀羊肉扔过去,“吃这些,然后滚远一点。”

    黑狼吓了一跳,后退几步,可是受到肉味的吸引,重又小心翼翼地走近,一口吞下一大块肉,马上做出要跑的姿势,发现人类没有趁机进攻的意思,这才开始吞吃第二块肉。

    小秋站在那里,看着褐鹿翻过山坡之后,才转身离开,黑狼食量不小,吃光了檀羊肉,仍在原地嗅嗅闻闻,寻找最后一点肉渣。

    秃子恋恋不舍,“就这么放过了?不跟它玩一会吗?”

    “那头狼就是妖王,那只鹿是妖后。”

    秃子调头要回去看个仔细,小秋将他拉住,牵着一缕头发,边走边说:“没什么可看的,它们现在就只是动物了。”

    “我没看清黑狼的独眼,让我瞧瞧窟窿有多大,用眼珠炼妖丹,它可太笨啦,就没想过会有被抓的一天……”

    秃子喋喋不休,小秋拉着他回到房间。已经是后半夜了,小秋无心练拳或是存想,倒在床上便睡。

    这一觉没睡多久,小秋突然睁眼坐起来,发现秃子不见踪影,门口却站着两个人。

    “干嘛?”小秋生硬地问,随后认出这就是到处寻找失踪檀羊的那两名道士。

    “我们在牧马谷发现了檀羊的尸骨。”一名道士说,从身后亮出一只巨大的羊头。

    “半路还遇到了这个。”另一名道士拎起秃子的头颅。

    “我半夜闲逛也不行吗?”秃子不服气地向前飞,道士一松手,他冲到小秋身边,悬在小秋肩上,像是第二颗脑袋,“我认得你们,给锦尾马剪毛的两个家伙,鬼鬼祟祟地想来偷东西吧?”

    外面有人咳嗽了一声,两名道士闪身让开,一名个头矮小的道士背负双手走进来,“杀伤灵兽乃是不可饶恕的重罪,慕行秋,你怎么解释这件事?”

    小秋愣住了,来的人居然是申尚,申家最不成器的长子,昨天刚刚在老祖峰上半真半假地威胁过他。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