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二十章 跌落的山羊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秋在禁秘科没能见着芳芳,她仍在修行,门口站着护持者兰奇章,冲小秋微笑点头。

    因为和左流英见面,小秋错过了戒律科的消魔大会,得到一项他不想承担却无法推脱的任务——修行念心科的幻术,找出“真幻”的根源。

    “真幻”是左流英的叫法,真实幻象的简称。不管禁秘科首座的幻术有多么强大,也掩盖不了这项任务的艰巨与风险:除了方向性的指引,小秋几乎得不到任何帮助,只能独自在故纸堆中寻找一条路,一步走错,就可能像梅传安一样入魔。

    即使这样,小秋还得等幼魔再次出现才能正式成为念心科的弟子。左流英果然跟传言中一样固执无情,看他的样子,以为小秋应该为得到这项与众不同的任务而感到荣幸与欢呼雀跃。

    事已至此,小秋觉得没有必要再隐瞒,于是将幼魔的事情提前告诉了杨清音,两人曾经约定,杨清音得在致用所带出五名凝丹弟子小秋才会吐露秘密。

    “我要亲眼看看幼魔。”回到牧马谷,杨清音做出了决定,“今晚我要留在这里。”

    “……”小秋后悔了,“你看不到,你见过一次,记得吗?你当时说我的锻骨拳很特别,其实我是在与幼魔打架。”

    杨清音主意已定,“那不一样,这回老娘要认真看。”

    想将杨清音劝走是不可能的,小秋只得随她心意,自己去给石槽添料,天色已暗,锦尾马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它们就是再感激五彩缎假尾,也不允许牧马人在夜料这件事上打折扣。

    五彩缎非常光滑,有几匹马炫耀得过头。假尾脱落,连忙咬在嘴里,跑来请小秋帮忙。

    杨清音自告奋勇接下重装假尾的活儿,她会的法术不少,隔空指点几下,就能够将五彩缎更牢固地系在马尾上,并且让起皱的布料恢复如新。

    于是马群都来找她,一边排队吃草料,一边请杨清音重新整理假尾。

    杨清音耐心地挨个教育:“你们不是凡兽,是庞山的灵马。得懂规矩,尤其要学会感恩,老娘也喜欢锦尾长毛,待会把你们的存货送来,越多越好,老娘一高兴,明天再拿来一匹五彩缎,让你们美上天。”

    马群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假尾固定之后。都要在杨清音身上蹭两下,轻轻地叫几声。

    杨清音很满意,看着它们吃草料,突然叹了口气。“为什么念心科不选我呢?我是女的,肯定比你合适啊。而且我绝不会犹豫,当场就会加入。中断多年、就一名弟子,没有首座。自己当首座,没有护持者,自己练自己的。光是想想就觉得美。唉,当年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科,稀里糊涂地去了洪炉科,倒霉啊倒霉。”

    杨清音的目光开始不善,“慕行秋!为什么你总这么幸运?”

    “幸运?你把这叫做幸运?”石槽边的小秋觉得不可思议,他愿意用一切代价换取正常的修行生涯,“隔一段时间接受一次控心术,一点秘密也藏不住,还有疯子暗中总想除掉你,这也叫幸运?”

    “哈哈,那是你,要是换成我就不会这么倒霉。”杨清音仰起头,想象自己若是被念心科选中会是怎样的情景,“申准肯定不会怀疑我,所以不会有疯子想要暗害我;至于左流英这些人,哼,谁敢对我使用控心术,老娘就大闹老祖峰,烧它个片瓦不留。”

    小秋也哼了一声,杨清音才是吸气三重的境界,发出的火球烧不掉禁秘塔的一块砖头,更不用说其它建筑了。

    “你不信?”杨清音怒了,抬起右手,一团火球在手心里转动。

    “信,不过左流英的幻术很厉害,就算对你使用控心术,你也未必知道。”

    杨清音收起火球,紧皱眉头,突然又笑了,“嘿,我着什么急?老娘是道门之女,你们还不知道庞山在哪的时候,我就在老祖峰骑着麒麟到处跑了,根本没有秘密,对我使用控心术,完全是浪费法力。喂,除了幼魔,你还有什么秘密?”

    小秋拒绝回答。

    “呵呵,肯定跟秦凌霜有关,是不是?”杨清音兴致更高,走近了瞪大眼睛盯着小秋,“这有什么害羞的?大方一点,你两个决定结凡缘还是道缘?凡缘现在就能成亲了,道缘可就有得等了,几十年、几百年都有可能。”

    修道之人在星落境界之前结合是凡缘,之后是道缘,小秋对这个问题更不会回答了,看到马群吃饱了四散,连忙说:“二更快到了,你要是想看幼魔,就别打扰我。”

    “切,好像很了不起似的,你不过是左流英的玩具而已。别人是心狠,那个老家伙根本就是没有心……算了,你练你的。”

    小秋走到空旷的地方,开始练梅心拳,得知那五字咒语其实是念心幻术之后,小秋颇有领悟,正练得痴迷,胸前两尺的地方猛然出现一团大火球。

    小秋反应快,一拳击过去,同时迅速后退,火球爆开,火星带着明亮耀眼的痕迹四处崩射,他勉强躲过,向杨清音怒道:“你干嘛?”

    凝丹之后眼力自然提升,小秋的判断更清晰更准确,知道这团大火球比杨清音过去用过的法术都厉害得多。

    “念心咒语的威力不如五行法术,我再向你证明一遍。”杨清音心情很好,“我得确保我比你厉害,要不然老娘在致用所还怎么混啊?你继续吧。”

    小秋摇摇头,继续练拳,心中暗自戒备。

    打完两遍梅心拳,二更已过多时,幼魔仍然没有出现。

    “它今天不会出现了,等下一个第七天吧。”小秋希望早点将杨清音打发走。

    杨清音也觉得没趣了,就在她睁大双眼观看拳法的过程中,锦尾马陆续返回,真的带来了礼物,可惜不是她期望中的一捧捧尾毛,而是一束束野花,弄得她哭笑不得。不接受还不行,那些马非常认真地咬着花茎送到人类面前,她若是接下花束时不笑两声,对方就露出受到伤害的神情。

    “唉,老娘的运气总是这么差,看来偶尔帮一帮疯子还是有用的……困了,我得走了,幼魔出现的时候务必叫上我,老娘就不信邪,非将它逮住不可……”

    杨清音打着哈欠。刚准备离开,秃子的头颅飞回来了,他不需要睡觉,夜里喜欢在谷里乱蹿,直到用尽小秋在飞盘上施放的法术。

    “快来,快来,出大事啦!”秃子兴奋异常,围着杨清音转了两圈,恰好法力用尽。扑通向地上坠去。

    杨清音飞起一脚,将头颅踢到半空中,顺便施放飞行法术,秃子又能飞了。他几乎每天都会被某匹锦尾马踢两下,所以一点也不在意,在空中晃了两下,哈哈大笑。“快跟我来,山脚有怪兽!”

    秃子夹七夹八地说不清楚,杨清音又有了点兴致。和小秋一块跟在秃子后面,向正北方的高山跑去。

    牧马谷周围只有西北方的山势稍平,其它方向尽是高耸的山峦,尤其是正北方,山崖壁立,秃子所谓的“怪兽”就是从崖顶掉下来摔死的。

    那是一只巨大的长毛山羊,块头几乎赶得上一头小马驹,小秋在野林镇放牧多年,从来没见这么大的羊,怪不得秃子说它是怪兽。

    山羊已经死了,身下铺着一大片血迹,尚未凝干。

    秃子已经不怎么吸血了,可是看着这一片在月光下微微发光的暗红色,还是忍不住伸舌舔唇。

    小秋抬头望向几乎直立的陡壁,“它太大意了。”

    “才不会,檀羊在悬崖上如履平地,你瞧它的蹄子都是软的,能抠住石头,这头笨蛋肯定是跟别的羊打架被顶下来的。”

    “怎么办?要通知谁吗?”小秋不清楚这头所谓的檀羊是否有特殊用途。

    杨清音也伸出舌头在唇边快速舔了一下,低声说:“都说檀羊肉味道鲜美,天下无双,不如把它吃了。”

    “什么?”小秋问。

    “什么?”杨清音反问,好像她什么也没说过。

    两人互视片刻,同时露出笑容,小秋说:“我去拿刀,可以烤着吃。”

    “我……看着羊,别让别人抢走。”杨清音从来没吃过野味,这时突然变得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升火开烤。

    “等等。”

    “干嘛?老娘可是已经决定吃它了,你若是反悔我就自己动手。”

    “这头羊太大,咱们吃不了,应该把关神跃他们都叫来一块吃。”

    “没错,据说周平还藏着酒,哈,真是好主意!我这去叫人。”杨清音一步就跃出几丈远。

    小秋本来想等明天,可看杨清音的样子是没有这个耐心了,于是大声叫道:“把沈休明也叫来,带上作料!”

    杨清音去得远了,也不知听到没有。

    小秋返回住处取工具,秃子跟在他身边,不停地宣称檀羊是自己发现的,有权吃这里吃那里。

    山谷里工具不多,只有一柄菜刀、两柄铁叉和两只木桶,小秋全都带上,先在池塘里洗干净,木桶里装满水,然后双手拎着,重回北方崖下,重施自己几年前野外放牧时的本事,将檀羊收拾得干干净净,脏物就在附近挖坑填埋。

    秃子早已跟美食绝缘,这时又是唱歌又是跳跃,每隔一会就飞到小秋耳边问一句“好了没用”。

    “去,到草地上找几片香叶来。”小秋支开秃子,得以专心割肉,寻找合适的石块搭建烤架。

    “木柴。”小秋一拍额头,正琢磨着谷里什么地方会有枯枝,忽然听见远处传来歌声,却不是秃子的声音。

    他站在刚搭好的石块之上,远远望去,只见一群少年在星光下飞奔而来,快逾奔马,齐声唱着欢乐的曲调。再近一些,小秋看见关神跃和周平分别抗着大良沈休明的一条腿,帮助这位放弃修行的弟子走得快一些。

    小秋心中升起暖意,似乎已经品尝到了檀羊的美味。

    “小秋哥!”那一群人老远就大声叫道。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