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戒律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恭贺木子jen、纤纤jojo成为本书盟主,感谢每一位打赏和投月票的读者。无以为报,唯有加更。写作速度比较慢,第三更可能会稍晚一点。)

    拥有内丹之后,老祖峰台院在小秋面前又变了一个模样,各色毫光千丝万线,流萤般时隐时现不停,待要捕捉时却又飘渺无踪,他看到地面上有许多影子飘过,抬头寻觅,只见到浮光掠影般的模糊景象。每座建筑里面都有声音传出,有欢声笑语,有相互争执,偶尔还有施放法术时的爆裂响声。

    杨清音对这一切习以为常,从牧马谷跑到老祖峰,再攀登一万多级台阶,她可有点累了,脸色微红,一到峰顶就对开门的小道士抱怨:“就不能派人去接我们吗?两名凝丹弟子难道还不如锦尾马的几根长毛?”

    小道士看样子跟杨清音很熟,笑嘻嘻地说:“这是炼体的好机会,你瞧慕行秋道友,就一点事没有。”

    小秋一直坚持练锻骨拳,体质的确更好一些,半天的路程,依然脸不红心不跳。杨清音瞥了小秋一眼,不以为然地对小道士说:“你这么欣赏他,干嘛不去致用所跟他一块炼体修行?”

    小道士引两人入院,“不行,我是庞山道统最大的废物,致用所容不下我,我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看门吧。”

    在戒律科门口,小道士止步,换上一付严肃的表情对小秋说:“好像还没有正式介绍过,我叫申尚,是戒律科大执法师申准和五行科回风师杨宝贞的长子,所以,你要小心了,咱们现在可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小秋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看门的小道士竟然是申准之子,还会公开地向他挑衅。不等他开口,杨清音上前一步,在申尚头顶的发髻上猛拍了一巴掌,差点将长簪打掉,“老大不小了,还是这么喜欢胡说八道。”

    申尚扶着发髻,脸上又露出笑容,“开个玩笑嘛,我送到地方了,等你们下山的时候再见。”说罢一溜烟顺原路跑向大门口。

    小秋莫名其妙。“他真叫申尚,是申准的长子吗?”

    杨清音不屑地撇撇嘴,“没错,申准和杨宝贞生了十个子女,他是老大,也是最不成功的一个,一百多岁了,还只是吸气境界,杨宝贞都不好意思承认这是她的儿子。自从几十年前修行进阶失败。申尚就千方百计让自己变小,连说话也像小孩子了。别信报仇的鬼话,瞧他高兴的样子,十有八九在心里感谢你呢。申家总算有一个比他更差的,还是他父亲申准本人。”

    慕行秋凝丹所服食的九粒百润丹就是申准送给她的,宠爱之举最后却证明是一场欺骗与利用,这让杨清音对姑父的好印象一扫而空。

    戒律科是一座方方正正的院子。在外面看非常普通,走进去之后却是一座占地颇广的大院子,每一边的房间都有二三十间。庭院像是检校军队的广场,正中间摆着一尊十余丈高的方形巨鼎,仿佛平地而起的高楼。

    院子里已经聚集数百名弟子,三个月一次的消魔大会也是各科联络感情的时候,平时专心修行的弟子今天可以暂且忘记道士的风度,像普通朋友一样聊天嬉笑。

    其中一些人年纪不小,虽然道士驻颜有术,但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在这方面下功夫,像申尚那样一心变小的道士,是极少见的另类。

    “大家好像都是吸气境界。”小秋低声说,他已经能够熟练地从簪子上分辨每个人的道果。

    “嗯,不同境界的道士要错开时间参加消魔大会。吸气境界的道士有七百多人,占庞山道士的一多半,今天来了……应该有五百人吧,有人在山外执行任务,还有人像申尚一样,早就放弃修行,没有入魔的危险,自然也不用消魔。”杨清音解释道,有不少人认识她,热情地招呼,她一概不理。

    “凝丹了还放弃修行?”小秋感到难以相信,他还以为所有能进入老祖峰的凝丹弟子全都对修行充满热情呢,尤其是像申尚这样的道门子弟。

    “慢慢你就知道了,修行是件辛苦活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觉得累,突然失去兴趣,再也不想前进一步,这叫崩劫,度不过的道士只能就此止步。”

    杨清音往巨鼎的方向前进,小秋很快发现,自己受到的关注居然比她还多,无数道目光毫不掩饰的停留在他身上,却不像普通人那样表露出明显的情绪,他们只是看。

    “这里申杨两家的人不少吧?”

    “没你想象得多,也就几十个人。”杨清音轻松地说,对这些关注全不在意,甚至会瞪视某些人,直到对方垂下目光,“放心,这里没人会恨你害你,道统就有这点好处,一切情绪都是要斩断的魔障,每个人都得学会忘记仇恨。”

    “仇恨也是一劫?”

    “当然,名字还很好听,叫‘欢喜劫’。”

    “欢喜劫?”小秋觉得这是最名不符实的称呼了。

    “大仇得报,你高不高兴?高兴过头就会手舞足蹈,再严重一点就是飘飘欲仙,然后就是灵气泄漏,丹衰人亡,直到那时你仍然兴奋不已,以为死得真值——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死法。”

    “都教们应该在养神峰多讲讲这些东西。”小秋此前只了解凝丹之前的数劫,没想到修行之劫是一个接一个。

    “干嘛,把你们都吓得不敢修行吗?再说这种事只能顺其自然,提前了解也没用。”

    杨清音拉着小秋的胳膊,不客气地挤过人群,来到一名弟子面前,“申己,我把你的仇人带来了,要不要打一架?”

    申己的神情越来越像他的母亲杨宝贞,冷漠平静,偶尔露出一点高傲,对他这样的道门子弟来说再合适不过。

    他在一个多月以前凝丹成功,比小秋还早了几天。微点下头,说:“表姐不要乱说,我跟慕行秋道友不是仇人,他做了他该做的事情,仅此而已。”

    杨清音指着申己,对小秋道:“瞧,这就是我说的意思,他在努力控制仇恨,害怕影响到修行。”

    申己眼中露出明显的怒意,看样子对表姐的仇恨更强烈一些。哼了一声,转身走开,再也不看小秋一眼。

    杨清音笑着大声道:“申已,我是在帮你!”然后转向小秋,“他对仇恨控制得太过分了,恨一个人没关系,只要别过头就行,埋在心里不宣泄出来反而更容易崩溃。”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小秋急忙说道,生怕杨清音继续用奇怪的方式举例子。他们已经吸引太多注意了。

    远处有人在招手,小秋眼睛一亮,“我去打声招呼……”撒腿跑开。

    沈昊的面容还有些憔悴,但是精神却不错。他三天前刚刚凝丹成功,戒律科没能保护好本科弟子,心中不免有愧,从首座以下都向沈昊提供不少帮助。所以他能在凝丹失败之后不久就再次尝试。

    “我还没谢谢你呢。”沈昊微笑,那双细长的眼睛里往常总有些睥睨之气,如今却显得十分平和。

    “别太客气。我受不了。”小秋耸耸肩,觉得自己越来越受杨清音的影响,更喜欢那个从前总跟他较劲儿的沈昊。

    “哈哈。”沈昊开心地大笑,拿出一枚铜钱,“愿赌服输,它归你了。”

    两人曾经打赌看谁能够先凝丹,赌注就是李越池留下的铜钱。

    小秋犹豫片刻,伸手接过铜钱,“这次我赢了,咱们再赌吧。”

    “好啊,赌什么?”沈昊一下子来了兴致,“说实话,我这次输得可不服气。”

    “吸气境界共分七重,三重之后可以锻造自己的主法器,咱们就比谁先到第三重吧。”

    “好!我赢了,你把铜钱还我;我输了……。”沈昊才想起来自己的铜钱已经到了小秋手里,“那个,我输了,欠你一个人情,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就算是从老祖峰直接跳下去,我也绝无二话。”

    铜钱只是象征之物,沈昊希望通过这个赌注光明正大地报答小秋的救命之恩,虽然入魔不会丧命,沈昊却宁愿死也不想变成痴呆。

    “就是这样。”小秋收起铜钱。

    巨鼎之下一名道士召唤弟子们就位,消魔大会即将开始,小秋告辞,他和杨清音现在都属于致用所弟子,单独有一块位置。

    “小秋哥。”沈昊远远地晃了晃拳头,“一起努力!”

    小秋也晃了晃拳头,回到杨清音身边。

    “那小子一脸虚伪相。”杨清音对沈昊的印象一直不好,“当初你多余救他。”

    “我和他是朋友。”小秋轻松地说,沈昊有时候会反复无常,但仍然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你对朋友的要求真低。”

    “我对朋友没有任何要求。”

    杨清音不屑地撅起下嘴唇,满脸鄙视神情,小声道:“原来你也是个虚伪的家伙。”

    庞山十科,致用所不属于任何一科,杨清音自从到了致用所,参加消魔大会都是孤家寡人,这回总算多了一名同伴。

    十一支队伍围绕巨鼎站立,人数参次不齐,致用所就两个人,禁秘科人也不多,只有三位,其中没有芳芳,她还没有凝气成丹,不是必须参加消魔大会。

    七名戒律科执法师站在巨鼎边缘,鼎身之下正中央站着首座杨熙,没有大执法师,就由他亲自主持大会。

    诵经声响起,弟子们再无人开口说话,就连杨清音也微微垂头,表现出该有的敬畏。

    在这种肃穆的情况下,那名从外面跑进来的道士分外惹人注目。

    林飒远远地向首座杨熙行礼,说:“宗师有令,弟子慕行秋今日不必参加消魔大会,跟我去一趟禁秘科。”(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