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 拔魔之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跟绝大多数法术一样,咒语的影响并非固定不变,会随着念诵者法力的提高而变得更具威力。小秋大声念出咒语,让气势更足一些,有了内丹之后,咒语取得了实质性的飞越。

    只是这种飞越对一位星落道士来说,还是显得太弱了一些。

    迷漫全屋的黑烟之中,一条赤红色的闪电从小秋指尖射出,直奔目标胸膛。申准抬起右手,将闪电末端抓在手里,他对咒语没有丝毫惧怕,只是对“魔种”的消失感到怒不可遏,大声喝道:“出来!”

    出来的是一颗头颅,秃子一口咬住申准的脖颈,疯狂地吸食鲜血,申准就像是失去了知觉,居然没有反抗,任凭自己的半边身体浸染大片血迹。

    小秋的闪电之术仿佛击在了金刚巨石之上,不仅没有造成伤害,反而弹射回来,小秋侧身避让,继续默念咒语——这是他唯一会用的法术,即使无效也要射向敌人,总之他不会就此认输。

    申准血淋淋的左手亮出了小油灯,用充满命令意味的威严语气再次厉声道:“出来!”

    魂牵之术与控心术异曲同工,都是对弱者效果最佳,拥有内丹的小秋,抵抗力增强数倍,身体晃了一下,继续打出梅心拳,幼魔没有出现。

    只需一招,申准就能杀死眼前的凝丹弟子,可他要的是“魔种”,他曾经用法术切切实实握在手里的“魔种”,眼见魂牵之术无效,心中越发恼怒,增加大量法力,第三次发出命令:“出来!”

    小秋脑子里突地一跳,有什么东西即将跳跃而出,小秋还没有学会护持法术,只能集中意志。纯以内丹的力量防卫三处丹田,不管那东西是什么,它又回到上丹田泥丸宫。

    这场实力极不对称的斗法愈演愈烈,终于惊动了屋外的守护者。

    关神跃豁通三田,目力、听力在六人当中皆属上佳,因此最先发现异常,“不太对劲儿啊,那边好像在斗法,难道小秋哥和老娘打起来了?”

    “是不是小秋哥练逆天之术过头,得罪了老娘?”周平惴惴地问。一想到自己刚才还说老娘喜欢小秋,心脏突突剧跳,后悔自己的多嘴多舌了。

    几名少年静静观望,对小秋房间里跳跃的闪电感到不可思议。

    “慕行秋就算得罪老娘也跟逆天之术无关。”辛幼陶以为小秋今晚的凝丹是假装的,所以一点也不着急,仰天望天,忽然指着西北方的天空,讶声道:“快瞧,流星。”

    “流星有什么可看的?”小青桃个子矮。为了看清小秋的屋子,不得不又蹦又跳。

    “不是,你们快瞧,流星很古怪。一个……两个……许多流星一块飞过来……往咱们这里飞来啦!”

    辛幼陶的声音变得惊慌,其他五名弟子这才转身望去,全都跟王子一样目瞪口呆:一片流星而不是一颗正在极速飞来,就在他们的注视下从头顶掠过。直奔小秋的房屋砸去。

    “那是老祖峰道士!”关神跃最先认出来,“至少十个人!”

    关神跃带头,几名弟子向房屋跑去。只有小青桃一个人留在后面,她对道士怀着深深的恐惧,不敢靠得太近,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得以看到这个晚上的又一个异象。

    西北方老祖峰的位置亮起一颗明星,远远望去,几乎有拳头大,远超满天繁星,亮度则超过了半轮清月。

    屋子里,申准还在千方百计地想要再度逼出魔种,法力却在一点点减弱,他对正在吸血的妖头毫无抗拒,将法力不济全归咎于心情不佳,他正变得前所未有地烦躁,即使当他只是一名尚未凝丹的孩子时,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想杀人,他想一招杀死那个跳来跳去、不停发射闪电的慕行秋,这名少年就像是夜晚的蝇蚊、夏日的鸣蝉、后背的酸痒,明明力量弱小得可怜,却能带来数不尽的烦恼,足以令星落境界的道士也失去耐心。

    “魔种,魔种。”申准嘴里喃喃自语,努力与杀人的冲动抗衡,他还记得自己最初的目的是找出魔种,向整个庞山道统证明自己的正确,可这个念头越来越弱了。

    “申准。”屋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大执法师转过头,露出微笑,全然不知自己的形象是多么的诡异与恐怖:肩上多了一颗头颅,秃子一边吸血一边流血,将他左半边身子染成鲜红,环绕着他的身体,大量黑烟在快速游走,像是一条条相互纠缠正在交配的毒蛇。

    “你们来得正好。”申准心中的烦躁稍微减弱一些,“快来看,我就要将魔种逼出来了,我成功过一次,可惜让它溜走了,这次我会将它牢牢抓住。”

    一共十五名道士站在屋子外面,他们的目光能够轻易穿透墙壁,看着黑烟笼罩的大执法师,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申准入魔了,慕松玄头颅里的魔种正急迫地想要离开旧主,与更强大更舒适的新主结合,它还没有成功,但是已经对申准产生再明显不过的影响:庞山最具风度的道士面目全非,感受不到疼痛,对身体的伤害无动于衷,被妖头咬过的地方血流不止,他也不肯施法止住,甚至感到非常舒服,在他眼里自己丝毫未变。

    杨宝贞取出绿玉如意,目光瞥过地上的杨清音和林飒,入魔者是她的丈夫,可她比任何人都要镇定,淡淡地说:“出来吧,事情还有的挽回。”

    申准露出欣喜的笑容,“你最了解我,咱们的想法总是一样,对魔种不可有丁点疏忽,它们无孔不入,只要道统有半分松懈,魔种就会趁虚而入。禁秘科研究魔种,五行科斩杀魔种,他们都有休息的时候,可戒律科要防范魔种,永远没有休息的时候。宝贞,我有点累了。你是来帮我的吧?”

    “我来帮你,我们都是来帮你的。”杨宝贞向前缓缓迈步,“到我这来,申准,让我来对付魔种,你做得已经够多了。”

    屋内的角落里,小秋终于得到喘息的机会,他有自知之明,没有继续进攻,申准的入魔败露了。他的幼魔呢?是否也被道士们发现?

    申准似乎被说服了,看到妻子之后,疲惫越来越强烈,甚至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这是他几百年来从未有过的现象,“你来对付魔种……你来……千万别让它跑掉,它就在这里,野林镇的每一个人体内都有,沈昊、慕行秋……慕行秋!”

    申准走到门口突然止步。声音也变得高昂起来,“不行,我是大执法师,得由我来分离魔种。这是我的职责,慕行秋是我的,所有携带魔种的人只要进入庞山范围,全都归我所有!”

    他转过身。面对角落里的少年,手中的油灯再次点燃,这回放出的是一小团黑光。跟环绕周身的黑烟颜色一致。

    他最后一丝防御也已消除,彻底入魔。

    小秋全神戒备,明知自己不堪一击,也不想坐以待毙,更不想单纯依赖屋外那些道士的保护,杨宝贞等人显然心存忌惮,轻易不会出招。

    百步之外,几名致用所弟子止住脚步,他们看不到屋子里的情况,只知道十余名五行科和戒律科道士将屋子包围,全都亮出了法器,如临大敌。

    十余名道士动了一下,杨宝贞的声音却更加轻柔,“申准,你瞧,杨熙首座到了,分离魔种也是他的职责,你可以休息了。”

    又是一道流星闪过,一名矮小的中年男子站在杨宝贞身边,屋里屋外打量了几眼,没有开口说话。

    申准扭头恶狠狠地看着首座杨熙,“啊,庞山道统最软弱最无能的首座到了,就是因为你,庞山才会漏洞百出,居然让一群身怀魔种的人混进来,宁七卫要负责,杨熙更要负责。待会我要将魔种放在你的眼皮底下,让你好好认一认什么是魔种。”

    杨宝贞微叹一声,后退一步。

    面对大执法师的贬斥,首座杨熙没有反驳,只说了一句话,“申准,你入魔了。”

    “哈哈。”申准大笑,周身的黑烟随之群蛇乱舞,“我会入魔?九大道统所有人入魔,我也不会入魔,杨熙,擦一擦你那昏花的老眼,你早已不配当戒律科首座,你应该献出内丹,自绝谢罪!”

    杨熙仍不反驳,转身西北方,伸指向空中弹出一道弱光,升到十几丈的高空消失。

    百里之外的老祖峰明星一闪,一束拇指粗细的强光快速射来,掠过牧马谷上空时,马群耸动,小青桃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从心底产生本能的恐惧,她不知道光是谁发出的,有着多强的力量,她只是单纯的恐惧,像是习惯于黑夜的动物突然被放置于阳光之下。

    关神跃等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这束光,张大了嘴巴,满怀敬畏,虽然形迹明显的法术通常都很低级,但是那些跨越时空的最高深法术,也会向凡人展露出一丝痕迹。

    杨宝贞等人,包括戒律科首座杨熙,全都向两边让开,像是臣子迎接王者一般,向这束光行以道统之礼。

    申准仍然大笑,他已经不知恐惧为何物,愤怒像一团火,烧瞎了他的双眼,“左流英!左流英!有眼无珠的左流英!连你也被蒙蔽了吗?魔种就在庞山,你却要对我下手?来吧,让我见识一下禁秘科的拔魔之术!”

    申准周身的所有黑烟凝成一股,化成巨龙之形,迎向那束光。

    离房屋数十丈的地方,光与烟相遇,光的速度大幅减慢,却没有停止,一尺一尺地前进,黑龙不停地被劈散,旋即重新成形。

    有资格在祖师塔上留名的注神道士,从百里之外发出的法术,仍然令星落境界的申准难以抵抗。

    片刻之后,申准放弃了,张开双臂,“我问心无愧,你无魔可拔……”

    那束光点在申准额头,稍做停顿,整个消失了。

    申准微笑,入魔没有让他恐慌,反而令他更加自信。

    突然间,环绕周身的黑烟惊慌失措地向主人体内钻去,像是嗅到天敌气味的小兽。

    随后,申准的额头上渗出一滴黑色的血,轻轻摇晃,向地面坠去。

    秃子欢叫一声,松开申准的脖子,冲向黑血,小秋跳起,将头颅紧紧抱在怀里。

    大执法师的笑容僵住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