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凝丹与碎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申准无意杀死“魔种”,他要保存证据,他要向整个庞山证明自己一直以来的怀疑是正确的,庞山宗师犯下了大错,首座们也都没有尽忠职守。

    申准在幼魔身上点燃的火焰消失了,转化为一层金黄色的粘稠液体,清晰地勾勒出它的形态。

    “一只独特的魔种……”申准神情激动,“你终于肯露出真实面目了,挣扎吧,让我看看你的实力,你从前不是魔王吗?本事应该不止于此。”

    幼魔奋力扭动了一会,突然变得老实了,看了看数尺之外的大执法师,从嘴里射出一小团金黄色的唾液,环绕申准周身的黑烟自动分出一股,迎上唾液一口吞下。

    申准开心地大笑,他没有理由不开心,甚至后悔太早将传音香炉毁掉,宗师、首座,甚至九大道统的所有人,都应该过来观看他的功绩。

    小秋本来在走天罡步法,这时止步不动,申准用余光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只盯着幼魔,像是在欣赏自己辛辛苦苦亲手造出的杰作。

    “原来你真的没什么本事,你还太弱小,仍需要成长,可惜你没有机会恢复全部力量了,因为我看破了你的阴谋……”

    申准话音未落,幼魔发生了变化,身上的金黄色液体在膨胀,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黑烟形成的手掌慢慢撑开。

    金色粘液越来越薄,逐渐变成一个半透明的椭圆泡体,申准已经看不到里面的幼魔形态,但他知道幼魔没有逃掉,仍然停在泡体之内,于是加大黑手的力量,团团黑烟补充进去,黑手越来庞大,虽然不能抑制泡体的膨胀。却能牢牢将它握住。

    “这样才对。”申准的左手仍在滴滴答答地流血,在脚边聚成一滩,他全不在意,甚至没有采取止血措施,心思都在“魔种”身上,“孤注一掷?很好,把你的力量都用出来吧,让我瞧瞧,为了毁灭庞山道统,魔族到底派出了什么!”

    淡金色的椭圆泡体达到五尺高三尺宽时终于停止膨胀。似乎已经用尽了力量,申准有些失望,他的功绩不只取决于识破阴谋,还取决于“魔种”的强弱。

    “你还有余力。”申准鼓励道,“在宗师和首座们赶到之前,你还能变得更强大一些,即使你的寄存之所是个弱小的凡人,可你拥有无限的潜力,全部显示出来吧。”

    泡体闪烁着淡金色的流光。却没有再扩大,申准看到旁边一直不动的慕行秋,一下子明白了真相——原来“魔种”的寄居之所已经不再是弱小的凡人,“你竟然凝丹成功了。”

    小秋的确成功了。他在走完第二圈天罡步法时结成内丹,腹内的沉坠感消失,迅速地旋转起来,体积越来越小。由充满整个腹部,很快缩到只有鸽子蛋大小,悬在下丹田之内。

    按小秋在养神峰学到的知识。凝气成丹到这一步就算结束了,他没有入魔,也没有半途而废,可接下来的事情却没有任何都教介绍过:他的内丹只维持了一小会,又开始旋转变大,正好与幼魔体表液体的膨胀同时进行、同时停止。

    小秋喜欢这种膨胀的感觉,好像水下潜伏已久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令他倍感舒畅,只想就这样一直膨胀下去。

    申准短促地冷笑一声,“你居然没有入魔,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在向你挑战。”

    小秋站在那里,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内丹一旦停止膨胀,他又感到憋闷,感到四周布满了压力,就像是几年前在老祖峰托举巨石时的感觉,只是这一回压力无处不在。

    “你在碎丹,笨蛋!”申准也在加强法力,比他对付都教林飒时动用的法力还要多几倍,“你大概是道统历史上拥有内丹时间最短的人。”

    “那又怎样?我不会乖乖站在这里等着被你杀死。”

    “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碎丹。”申准又加强一分法力,“内丹碎裂时会释放出千百倍的法力,甚至能毁掉整个山谷,你会死,杨清音、林飒会死,妖头更是不在话下,还有……你在外面的那几个朋友也会死,跟你一样,粉身碎骨,化为灰尘。”

    都教们没讲授过碎丹的知识,可小秋知道申准说的不会错,“你也会死,有一名星落道士陪葬,我很满意。”

    申准猛地加强法力,淡金色泡体收缩数寸,小秋感受到的压力随之大大加强。

    慕行秋的内丹刚刚形成,蕴含的法力还很弱,即使碎丹,申准相信自己也来得及逃至安全距离,可这股力量足以毁灭魔种,让他失去一项重要证据。

    “你有魔念了,慕行秋,你就要入魔了,居然想跟我同归于尽,看看你的朋友,他们一无所知,正在外面保护你。”

    申准施放一道简单的法术,房屋的一面墙壁变得透明,小秋抬起头,望见远处缓坡上的几道人影,他们正在站在星光之下开心地聊天。

    “成了,肯定快要成了,我有预感。”关神跃望向小秋的房间,目光闪亮,声音激动得微微颤抖。

    “你是不是有点嫉妒啊?”辛幼陶双臂抱怀,声音拖得长长的,跟老娘眼里的一群废物待在一起,执行微不足道的外围保护任务,他居然感到很高兴,王子厌恶这种高兴,因此说话的腔调越发阴阳怪气。

    “当然嫉妒,谁能不嫉妒啊。”关神跃只望着小秋所在的房舍,“希望下一个成功的是我。”

    “你?慕行秋在养神峰就已经豁通三田,离凝气成丹只差一步,跟咱们可不一样,你在五行科都没成,在这里,哼哼……”辛幼陶坚持称呼小秋的大名,而且非要将大家的热情打压下去。

    他失败了,不只是关神跃,周平、小青桃等人的热情也跟着水涨船高。

    “可小秋哥起码证明一件事,没有老祖峰的帮助。修行也能取得进展,甚至度过凝丹这一关。”周平燃起了修行的希望。

    “没错,逆天之术只是更难一点,绝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小青桃是最高兴的人,“我想凝气成丹,给芙蓉山一个交待……”

    辛幼陶只是哼哼,以此掩饰自己心中跳动的希望,“老娘跑哪去了?说是巡视山谷,一直就没见着她的影子。”

    “老娘在帮助小秋哥。”关神跃肯定地说,“老娘这人面冷心热。她说不管小秋哥死活,其实不可能真让他遇险。”

    周平扭了扭壮硕的身躯,“你们说……老娘……是不是……嗯,有点喜欢小秋哥?”

    五道疑惑与谴责的目光同时转来,周平四处扫了几眼,确定老娘不在附近才说:“你们别装傻,谁都能看出来,老娘对小秋哥的关心非同一般。关神跃,你跟老娘认识得最早。见过她如此费心费力地帮助过一个人吗?”

    “永远别去猜老娘心里想什么。”关神跃以过来人的口吻说,“老娘做事从来不解释,今天帮你,没准明天就会揍你。”

    小青桃使劲儿摇头。“你们在胡说八道,小秋哥喜欢的人是芳芳……”

    “我没说小秋哥喜欢谁啊,老娘……这是单相思。”周平压低声音,嘿嘿直笑。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关神跃指着周平连说两遍同样的话,“老娘听到这句话,非把你当乳猪烤喽。”

    “你们……你们都得保密啊。不能把我出卖了。”周平急忙说,他对老娘的惧怕可是不搀假的,“老娘要是找我问话,我就说你们都有份,谁也别想逃过老娘的惩罚。”

    众人连推带搡地欢笑,只有辛幼陶仍然站在一边,面带鄙夷,可是等到周平跌跌撞撞地冲过来时,他也加入战团,跟大家一块动手,将周平压在草上,逼他承认刚才的话全是他一个人的猜测。

    屋里的小秋听不清他们的声音,只能看到他们在打闹,跟他从前在野林镇与伙伴们玩乐时的场景一模一样。

    申准一直在留意小秋的眼神,他看出少年的心绪发生了变化,立刻适时轻声道:“你知道自己为何而死,他们却要稀里糊涂地陪葬……”

    申准需要一只活生生的魔种充当证据,绝不希望努力得来的这一切被一个蠢小子毁掉,他在轻缓的声音里加入了幻术,“放松,放松,我知道碎丹并非你的真实想法,你只是还不懂得如何控制内丹。你现在被压得很难受,你想释放这种压力,可这样会害了你自己,还有你的朋友。放松,对,放松,我会教你一个护持法术,不仅让你感到轻松,还会保住你的内丹。你不会死,你的朋友也不会死,你只会失去魔种,恢复普通的凡人之身,那本来就是你该有的身份。”

    大执法师的话听上去合情合理,声音更是充满了不可抗拒的说服力,小秋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然后深深吸进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说:“不。”

    申准是入魔者,随时可能迷失本性大开杀戒,小秋不信任他,在养神峰,都教们关于入魔者只有一个告诫:不要相信他们的任何一句话,这种人会做出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疯狂之举。

    可小秋不想碎丹,不想就这样与敌人同归于尽,尤其不想连累屋内屋外的朋友们,他凭着记忆中的法门与本能,努力凝聚下丹田中过分膨胀的内丹。

    申准黑手掌握着的淡金色泡体对小秋的努力做出了回应,与内丹一同迅速缩小,最终噗的一声消失了。

    申准第一次变得气急败坏,像盲人一样伸手四处摸索,黑手随之扫遍整个房屋,“魔种!魔种藏到那里去了?”

    幼魔重回寄居之处。

    机会就这么一刹那,小秋必须牢牢抓住,他的第一招没有攻向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大执法师,而是击向困住秃子魂魄的光圈。

    光圈破散,淡绿色的魂魄挣扎了一下,与主人重新融合为一,秃子倏地睁开血红的双眼,猛地用头发高高弹起,再次扑向入魔者,那是他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这回他不是孤军奋战,拥有内丹的小秋,第一次大声念出咒语:“错或落弱莫!”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