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二章 魔种的渴望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直以来都是幼魔在模仿小秋的行为。

    他打架、练拳、奔跑、存想以至凝丹,它全都照做无误,终于,事情反了过来,小秋感受到了幼魔的痛苦。

    黑烟形成的手掌将幼魔紧紧握在手里,压力如同天降巨石一般层层压下,一块比一块强大,星落道士的法力无穷无尽,豁通三田的弟子只是一粒沙砾,可幼魔仍然没在大执法师眼中显形,也没有消失。

    它还在坚持,嘴里发出只有小秋才能听到的怪异尖叫。

    小秋也在坚持,凝丹的那点痛苦此刻不值一提,他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已凝结,骨骼被压成一团,他觉得过不了多久自己的魂魄就会离身飞去,再也回不来了。

    都教林飒的到来缓解了他与幼魔的痛苦。

    面对数股黑烟的袭击,林飒右手铁尺横在身前,左手连捏数种道诀,施放五道法术拦截。

    五道法术光芒闪耀,却挡不住黑烟,眨眼间就被吞噬殆尽。

    林飒需要的也就是这么一点点的时间,他非常清楚,就算是十个自己也不是申准的对手,他必须呼叫援救。

    “秦凌霜!危……”一道黑烟从林飒右胸穿过,壮硕的身躯轰然倒地。

    申准扫了一眼,目光落在桌面上,“传音香炉。”申准大笑,“让老祖峰的人都来吧,让他们知道我找到了魔种,它就在我的手里。宁七卫,过来看看吧,这就是你带回庞山道统的东西,你上当了,却不自知。左流英,瞧瞧你一时大意放过的魔种,为什么你要放弃追查?若不是我……”

    申准越说越兴奋,冷不防一件东西飞来。一股黑烟分出前去阻拦,刚刚令餐霞道士林飒无力抵挡的黑烟,对此物却不起作用,反而被一股脑吸了进去。

    秃子的头颅跃向申准,面目比他还要狰狞,双眼血红,两排白森森的牙齿,即使缺了两颗也显得锐利无比。

    第一股黑烟没能挡住他,第二股、第三股同样被他瞬间吸收。

    申准大怒,分出左手去抓飞袭而来的头颅。他是星落境界的道士,戒律科的大执法师,不要说一颗妖头,就算是面对妖王,他也丝毫不惧。

    可是秃子的威力完全出乎他的预料,申准刚到的时候,随手就将头颅扇晕过去,此时的秃子却像是经历了脱胎换骨的蜕变,视强大的法力如若无物。直接撞在申准的手掌上,张嘴死死咬住虎口,眼睛瞪得更大。

    申准修行数百年,即使是未凝丹之前。也从来没被任何东西近身攻击过,只觉得手掌剧痛,虎口已被咬破,血液涓涓流入头颅口中。

    “放开!”申准怒吼。全身黑烟凝聚成一团,化成巨蟒之形,将头颅整个吞没。

    幼魔借机摆脱了束缚。即使飘在空中脚步也踉踉跄跄,它害怕了,只想逃走,两次化成蓝烟,打算就此消失回到日常的寄居之所,结果总是身不由己重新凝聚成形——申准右掌中的油灯仍在施法,将它拦在了外面。

    幼魔摇摇头,嘴里咔嗒叫了一声,好像在征求小秋的意见,然后他继续行走天罡步法。

    小秋的痛苦解除大半,腹内的沉坠感恢复了,他的凝气成丹还在继行。

    在他对面,秃子没有被黑烟吞掉,反而咬得更紧,他的脖子箍了一只木套,嘴里容纳不了太多血液,可他仍然不停吸食,终于噗的一声,木套被弹落在地,血液喷涌而出,像一条急于逃命的红蛇。

    申准又惊又怒,不明白自己强大的法术什么对一颗妖头无效,他只能跟最普通的人一样,高高举起手臂,要将手上的头颅向桌面砸去。

    可他下不了手,莫名其妙地觉得这颗头颅很重要,甚至比庞山大执法师的性命还重要。

    “你还不承认自己入魔了吗?”小秋的身体仍然僵硬,但是能够开口说话了。

    都教林飒躺在地上,不知死活,他之前的判断没有错,申准入魔了,甚至连法术都已魔化,因此对藏有魔种的秃子无效。

    “要入魔的是你,不是我。”申准冷冷地说,任凭自己的血液被头颅吸食,突然变得惶恐起来,左瞧右看,“魔种呢?魔种在哪?”

    “在慕松玄的脑子里。”小秋用余光瞥了一眼传音香炉,它虽然已经倾倒,隐约却有清烟冒出,“魔种嗅到了入魔者的味道,想要与你融合,可是你在老祖峰加持的固魂方术果然很强大,魔种无法脱离慕松玄,只好驱动他咬住你的手掌,吸你的血液。”

    这是明摆着的事实,小秋不需要太多的道门知识也能猜出大概。

    申准好像没听到小秋说话,或许他在故意躲避真相,突然右臂调转方向,将油灯对准了左手的头颅。

    “我没有入魔。”申准的声音低沉镇定,充满不可置疑的权威,突然间,从秃子的头颅里飘出一团绿色的透明形象——他又一次被招出魂魄。

    正在吸血的头颅变得呆滞了,申准随手一甩,头颅掉在地上,滚到仍然昏迷的杨清音身边。

    魂魄不能远离主人,向头颅飘去,申准用鲜血淋淋左手一把将魂魄抓住,看着这团绿色的东西,呼吸渐渐变得沉重,“即使是敌人也得承认,魔种自有其优美的一面,道士们的主法器里都要吸纳一丝魔种,唯有如此才能得心应手。”

    申准右手来回翻转了一下,掌心里的油灯消失,手中多了一柄浅灰色的木制如意,这是他的主法器。

    “为什么最好的法器里面总要禁锢一丝魔种?因为魔种对心的影响最为强大,心即绛宫,只要对那一丝魔种控制得力使用得当,能够更好地沟通绛宫与法器,施放更强大的法术。”

    申准的说法与养神峰都教们传授的知识毫无二致,但是都教们反复强调,法器里的魔种哪怕只有微不足道的一丝,也绝对不能由本人动手收伏,必须前往最北面的望山道统,借助那里的镇山之器将魔种送入法器内部。

    可申准望向绿色魂魄的目光越来越痴迷,几乎忘了另一个“魔种”,也忘了左手仍在流血,“我要把魔种吸到枯木如意里,让我的法器更加强大,没错,这是一个好主意。”

    小秋看了一眼地上的几个人,杨清音暂时没有危险,林飒不知生死,秃子失去魂魄,魔种一旦被吸走,他必死无疑。

    枯木如意顺从主人的意愿,渐渐发出一层夺目的光芒,申准手中的魂魄也兴奋地颤抖起来,里面的魔种渴望更强大的寄存之处,它太弱小,无法争脱秃子魂魄的束缚,可申准能帮助它重获自由。

    “申准。”屋子里突然响起女子的声音。

    申准望向桌面上的传音香炉,“秦凌霜,你还没将左流英和宁七卫叫来吗?他们必须在我面前承认错误。”

    “宗师和首座马上就到。”芳芳故作镇定,没能忍住心中的担忧,问道:“小秋,你还好吗?”

    小秋嗯了一声,不等他开口,申准大笑起来,“小丫头,你不太会撒谎啊,宁七卫和左流英说到就到,怎么会有‘马上就到’这种说法?好吧,慕行秋的魔种还没有完全现身,让他们两个再等一会吧。”

    申准右手如意指向传音得炉,他是星落境界的道士,有本事通过香炉施法,虽然威力会大大减弱,但是用来对付一名尚未凝丹的弟子还是轻松有余。

    “不要!”小秋猛地跳起,和身扑向申准。

    他早就能动了,只是怕影响到凝丹,不敢做出动作,可他不能再等了,申准已经入魔,听不进任何劝说,即使是杨清音这时候醒来,他也会痛下杀手。

    “救沈昊!”小秋在空中大叫道,一记梅心拳击向申准。

    砰地一声巨响,传音香炉化为齑粉,里面隐约传出芳芳的一声尖叫,小秋那一拳对大执法师毫无影响,他自己却被弹飞,撞在墙壁上,重重跌落。

    申准看着慕行秋,似乎刚刚想起他的存在和自己此行的目的,“别着急,一旦魔种显形,你就解脱了,到时你会感谢我。我不会怪你,因为凡人就是这么无知,非得将活生生的事实摆在面前,才肯相信自己的错误。”

    他松开左手的魂魄,施了一道法术,将它控制在一团光晕之中,重新亮出油灯,搜寻另一个“魔种”的踪迹。

    黑烟再次将他笼罩,这回他已有经验,黑手轻易就将正在绕行的幼魔抓住。

    小秋从地上爬起来,毫不犹豫地踏行天罡步法,幼魔被控制,就要由他继续凝丹,这是拖延时间的唯一手段。

    老祖峰的芳芳是否受到法术伤害?她是否听到小秋最后时刻的提醒去救正在入魔的沈昊?是否能够及时找到宗师宁七卫和首座左流英?小秋不去想这些问题,他只知道自己必须坚持下去。

    黑手握住看不见的幼魔放在申准面前,他不屑于干涉慕行来的步法,深邃的双眼死死盯着那一小块虚空,“就在这里,我知道,你就在这里,出来吧,现身吧,你逃不出我的手心,我是庞山道统大执法师,就算是魔王也不是我的对手。”

    油灯的那一点如豆黄光突然跳跃而起,像一只小小的萤火虫,飞到幼魔身上,剧烈地燃烧起来。

    幼魔痛苦地扭动,正在凝丹的小秋同样感受到烈焰焚身的炽热。

    “我看到了。”申准大叫一声,“我看到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