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香炉的味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庞山道统禁秘科位于一座高耸的十九层塔内,掩映在参天古树和重重岚雾背后,芳芳来的第一天,刚刚满怀敬畏地走进塔内,就感受到一阵剧烈的摇动,整座禁秘塔发出久聋老人才有的洪亮声音,震得头顶灰尘簌簌飘落。

    都教林飒笑着对她说:“别害怕,禁秘塔就是这样,好在它足够结实,经得起禁秘科弟子的折腾。”

    左流英是名严厉的首座,但他对弟子的好奇心从不加以限制,芳芳可以塔内任意游逛,梅传安提过的琅環福地就在禁秘塔第三层,乃庞山道统的藏书之处,芳芳几乎每天都要在这里待一会,当成修行之余的休息。

    整个禁秘科总共只有五六十名弟子,一名吞烟境界的道士是芳芳的引路师兄,她还可以随时向任何一名先行者求教,所有弟子都乐于回答这位小师妹的问题,包括首座本人,但芳芳很少登到塔顶,她对首座还是有一点胆怯,不太敢打扰他。

    左流英并不急于让新弟子参与到禁秘科的探索之中,甚至对她的修行进展也不是特别在意,女侍曾拂对芳芳说:“慢慢来,对禁秘科再多一些了解,直到你能看清远方的道路是什么样子,再尝试凝气成丹也不迟,禁秘科弟子从来不与其他人比速度,咱们有的是时间。”

    曾拂本人并非道士,寿命有限的她说出这番话时却笑容满面,好像这就是她自己的观点。

    芳芳拥有大量的空闲时间,可关于她是天才弟子的说法还是迅速传播开来,她不明白原因是什么。

    禁秘塔十三层的一个房间里有一尊半人高的香炉,这几天来,芳芳每天晚上都在这里点烛看书,蜷在一张舒适的躺椅上,偶尔朝香炉望一眼。希望听到熟悉的声音。

    白天的时候沈昊来过,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今天夜里我和小秋都会尝试凝气成丹,这是一次比赛,有了结果之后,你会第一个知道。”

    芳芳笑着点头,她对比赛凝丹不太在意,甚至觉得这两人的竞争心太强,可是这天夜里,她对香炉的期待比往常更强一些。以为小秋会跟她讨论一下修行进展,直到午夜过后,她才微微叹了口气,专心看一本关于道统早期历史的书籍。

    “芳芳。”

    一个声音倏来倏去,芳芳惊讶地抬起头,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可声音就在身边响起,她看着香炉,发现里面居然升起一股若有若无的清烟。

    这可是一件奇怪的事。此时此刻的小秋应该正在尝试凝丹,怎么可能分心与她对话?而且香炉里传出的是“芳芳”两个字,并非她的正式名字秦凌霜,按理说是无法传音的。

    她侧耳倾听。香炉里却又没有声音了,清烟也越来越淡,几近于无。

    门口传来脚步声,都教林飒秉烛走来。微笑道:“你要将庞山的藏书全都看一遍吗?”

    芳芳起身行礼,“林都教。”

    林飒经常在养神峰和老祖峰之间往返,对秦凌霜的修行颇多帮助。他也没忘记另一名弟子,“听说慕行秋今晚尝试凝气成丹,有消息吗?”

    芳芳摇摇头,两名普通弟子的凝丹不是多大的事情,林都教居然知道,说明他的确很关心小秋,“还没有消息,谢谢都教帮我找到那些凝丹法门。”

    那是半个月以前的事情了,芳芳在琅環福地里寻找凝丹法门,可这里的书籍实在太多,她找了好久也不得其法,又因为这些法门是为一个外人准备的,她不好意思向刚刚认识的师兄师姐们求助,只能一个人慢慢翻阅。

    都教林飒偶然撞见她在翻书,问清目的之后,一句也没多问,指点她在哪一区哪一部的书架可以找到大量凝丹法门。

    林飒当然知道这些法门是为谁准备的,特意提醒过芳芳不要泄露他在这件事中的作用。

    “慕行秋会成功的,我说的不是比赛,即使今晚输了,他也能承受得住,早晚仍会凝丹成功。”

    “嗯。”芳芳郑重地点点头,然后转向香炉,欲言又止,那股清烟已经消失了。

    “怎么了?”林飒问。

    “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

    “你有传音香炉?”

    “有一个,送给……慕行秋了。”

    林飒明白了,走到香炉面前仔细观察,“你们使用香炉交谈过吗?”

    “没有,这是我第一次听到里面传出声音。”芳芳轻声说,小秋没有联系过她,她也没想过要主动传音。

    林飒深深吸进一口气,清烟的余味仍有留存,秦凌霜说得没错,刚才的确有人通过香炉传音。

    “那个声音叫我‘芳芳’,这不太正常吧?”芳芳仔细查过,传音香炉只对庞山弟子簿上正式记载的名字有效。

    林飒没有回答,过了一会他说:“我去看看。”

    “会有事吗?”芳芳心中的忧虑又多了几分。

    “不会。”林飒回答得很肯定,“我猜是慕行秋在突破凝丹幻象时,不小心对传音香炉做了什么,这种事偶尔会发生。还有一种可能,叫你小名的人不是慕行秋,有一回我在香炉里甚至听到两名道士在吵架,可我一个也不认识。”

    芳芳心中稍安,但是再也没心思看书,守在香炉边上,轻声诵经,希望能给远处的小秋一点帮助。

    林飒离开禁秘塔,走出台院,向东南牧马谷遥望,香炉里意外传出声音的确不算大事,可是他在清烟的余味当中嗅到了极为不安的情绪,杂乱的律动像是某人即将入魔的前兆。

    慕行秋只是一名普通弟子,又不是道门子弟,在老祖峰得不到关心,林飒想了一会,决定亲自前往牧马谷。

    他掏出铁尺御空飞行,心中甚感遗憾,如果慕行秋真要入魔,他不得不强行中止这名弟子凝丹。这可能会造成永久性的损害,但也强过入魔之后被夺走道根。

    飞行途中,林飒颇多感慨,出身普通的弟子想要在修行路上取得进展困难重重,非得是真正出类拔萃的人物才行。想当年他也曾被誉为天才弟子,进入禁秘科之后修行一度突飞猛进,但是没有后劲,自从达到餐霞境界,就开始步履维艰,同年的道门子弟却仍然稳步前进。好像修行才刚刚开始一样。

    林飒知道自己的症结在哪,跟大多数普通弟子一样,道统在他们眼里是一座突然出现在眼前的高山,刚攀登的时候兴致勃勃,以至于用力过度,爬不到半山就已疲倦,反倒是那些道门子弟,从小仰望高山,对登山之路耳熟能详。知道何时用力何时蓄劲。

    弟子们受到的教导是一样的,林飒也知道修行之路的险阻,但他就是无法调整心态。

    慕行秋是一名独特的弟子,他有普通弟子们最缺少的品性:从一开始就将自己摆在与道门子弟同等的地位上。而且理直气壮,其中既无狂傲也无过分的努力。

    孟元侯喜欢这名弟子,林飒也觉得他有培养前途,可惜在首座们眼里。这样的品质在道门子弟当中比比皆是,实在毫无特别之处。

    林飒在空中轻轻叹息,道门后代与普通弟子相互间的鸿沟越来越大。就连注神境界的左流英居然也看不破。

    他很快飞临牧马谷,看到几名少年正监视着马群的动向,他们没有发现头顶的飞行者,正兴奋地谈论今晚的凝丹比赛,全都相信慕行秋会是胜利者。

    卓越的弟子常常能影响到身边的人,林飒再一次为慕行秋感到惋惜。

    离房子十几步时,林飒降落到地面,如果慕行秋还在凝丹过程中,外人不能贸然冲进去,他收起铁尺,取出铜镜,小心翼翼地探测屋子里的情况。

    这一探测不要紧,惊得林飒身子一震,铜镜险些脱手而出。

    他不能不惊惧,屋子里的法力之强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不要说一名正在凝丹的弟子,就算是他本人也没有这个本事。

    事情有异!林飒大步向屋子走去。

    如果这里不是庞山的牧马谷,林飒会更警惕一些,如果他是经常与妖魔打交道的五行科道士,或许也会多寻思一会,但他是一名禁秘科都教,十分关心屋子里的少年,这让他忽视了可能存在的危险,以为那股强大的法力只是一次意外事件。

    屋子里很黑,餐霞境界的林飒居然也要适应片刻才能隐约看清里面的情形:慕行秋坐在床上,脸色红得像是刚出炉的钢铁,呼吸沉重,每一下似乎都在用尽全身力气,这是十分明显的入魔迹象之一。

    屋地中间的那个人却让林飒更加吃惊。

    大执法师申准全身笼罩在黑气当中,就是这股黑气遮蔽一切,连无漏天目都难以穿透,申准右手托着小油灯,左手在用力扭动,好像在跟什么东西较劲。

    林飒的第一反应是申准在帮助慕行秋,直到大执法师扭过头,他才明白自己错了,那张以沉稳庄重著称的脸孔,如今变得狰狞可怖,团团黑气正从七窍不停喷出。

    “你来得正好。”申准的声音里透着疯狂般的兴奋,黑气从嘴里大量涌动,“我抓住了魔种,它就在我手里,很快我就会让它显形。我为庞山道统立了一功,你是第一个见证人。”

    林飒取出铁尺,这是他的主法器,“申道友,你已经入魔,如果你还有一丝理智,就请随我一块回老祖峰。”

    林飒知道自己不是星落道士的对手,但他不能在这里退却。

    他向桌面上倾倒的传音香炉看了一眼,刚要叫出秦凌霜的名字,数股黑气同时向他扑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