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黑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淡蓝色的幼魔慢慢睁开双眼,这是它第一次相隔不到七天就现身,还没有养足精神,好像睡得正香的人被硬生生叫醒,丑陋的小脸上尽是茫然与倦怠。

    小秋脑子里的跳动感减弱了,他终于能够认真思考眼前的事情,许多线索综合在一起,他想通了,“申准,你是申准。”

    房间里依然幽暗,可是微光后面的人影却不再模糊一团,那正是戒律科大执法师申准的形象,小秋此前只见过他一次,印象却极为深刻。

    “刚认出我吗?你的意志很坚强,脑子却不太聪明。当然是我,整个庞山只有我对你们不放心,其他人只凭宗师宁七卫的一句保证就相信了你们,连十位首座都不例外,左流英或许是个例外,但他更关心灵骨道根。”

    小秋其实早该猜出来的,此人法力高强,对普通人充满鄙视,这都是道门子弟的特质,等到他特意提起沈昊,证明他是戒律科的人。

    “沈昊也在凝丹?”看清对方的真面目之后,小秋的心又是一沉。

    申准右手托着小油灯,极缓慢地移动,他还在寻找幼魔的方位,因此放松了对慕行秋的控制,“沈昊也快了,他正在按照我传授的独特法门凝气成丹——”大执法师露出一丝微笑,“天亮之前就会入魔。你的情况更复杂一些,所以要由我亲自对付。”

    小秋怒不可遏,腾地站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能够自由行动了,“沈昊那么相信你!”

    申准毫不在意,左手随意一指,小秋重新坐下,又不能动了,在星落道士面前。他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心中默念了一次咒语,麻酥的感觉由心传到指尖,随即原路返回,自己反而僵硬住了。

    “入魔之人对魔种来说就是世间最美味的佳肴,它忍不住的,必然会露出形迹。沈昊相信我,你也应该相信我,可你们太晚了,为了揭穿魔种的阴谋。必须牺牲你们两个。野林镇的人只有一个头脑理智些,宁愿去除道根,也不想被魔种控制,可惜,他被你吓住了,不敢坚持正确的意见。”

    小秋知道申准说的是愣子慕飞黄,他曾经通过层层关系向戒律科表达过去除道根的愿望,为此甚至愿意出卖伙伴们的秘密,被小秋识破之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再也没跟戒律科联系过。

    噗,桌面上的普通油灯终于熄灭,申准手中的法器油灯光晕稍长。

    “可我不会入魔。你破坏了我的凝气成丹。”小秋说。

    申准的右臂停住了,正好对准幼魔的方向,幼魔仍然软弱无力地飘浮在空中,四肢偶尔抽动一下。嘴巴大张,发不出一点声音。

    但申准还是看不到,“我破坏了你的凝气成丹?嘿。你比我想象得还要愚蠢。你的凝丹早就开始了,慕行秋,可你没办法心如止水,也没办法走出天罡步法,你跟沈昊一样,正在入魔。”

    申准微微皱起眉头,极小心地迈出一步。

    小秋心中惶骇,他甚至没有灵气充沛的感觉,居然已经在凝丹?随后他明白过来,自己正处于杨清音提醒过的幻象阶段,可眼前的一切何为真何为幻?

    “用你的天目。”申准猜到了少年的疑惑,他没有再迈出第二步,而是停在原地,左手做出更多施法动作,“这样你就能分清真假,当然,入魔也会更快一点,起码在这件事上,你能赢过沈昊。”

    明知这是一个陷阱,小秋才是踩了进去,他必须摆脱幻象。

    天目一闪而过,眼前的一切都没有变化,申准仍然是申准,门口躺着杨清音,桌子上一片狼籍,变化的是小秋自己。

    腹内的器官好像被什么东西搅来搅去,扭成一团,疼痛来得太突然,小秋大叫一声。

    “凝气成丹可不容易。”申准迈出第二步,离幼魔相隔**尺,“幻象最初的目的是缓解疼痛,可是有人最后无法摆脱幻象,结果导致凝丹失败。你的情况正好相反,提前摆脱幻象——要多受点苦了。”

    小秋再没有叫,“孟元侯当初忍住了,我也能。”

    “当然,你们练的都是逆天之术,孟元侯的确跟你一样,提前摆脱幻象,但是他害怕入魔,把自己的脸抓成了那样。你有这样的勇气吗?”

    申准的声音里透着一点讥讽,“孟元侯是真正的道根拥有者,虽然他破坏了我的计划,虽然他一直非常看好你,但他仍然是优秀的庞山道士。而你拥有的是假道根,这是魔种的阴谋,想要毁掉庞山甚至九大道统,可是有我在这里,阴谋绝不会成功。”

    魔种剧烈地抖动了几下,似乎恢复了一点力气,看了小秋一眼,又看了申准一眼,突然捂着肚子,好像感到了疼痛。

    小秋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幼魔曾经模仿过锻骨拳和存想,甚至模仿了他只在心里默默念过的咒语——小秋努力集中意念,想象凝丹法门。

    幼魔过了一会才做出反应,居然真的在空中迈出了一步,虽然姿态可笑,落脚点有偏差,手上的动作也不对,但的确与天罡步法有几分相似。

    天罡三十六步,正好是一圈,幼魔绕着小秋跌跌撞撞地前进,姿势越来越稳定,一圈之后已经象模象样了,它的个子小,绕行一圈的速度比小秋快得多。

    申准托有小油灯的手臂随着幼魔左右移动,“魔种想要逃跑吗?它害怕了,可它知道你正在入魔,舍不得离开。”

    幼魔开始绕行第二圈的时候,小秋肚子里的绞痛没有那么强烈了,渐渐变成一种沉重的下坠感,好像五脏六腑变成一整块铜铁。

    幼魔现在是小秋唯一的希望,他不能让申准找出它的形迹,于是开口问:“你将慕松玄带到老祖峰,对它做过什么?”

    申准的目光追随油灯指示的方向,对小秋不屑一顾,不过还是回答他的问题,“让普通弟子用他练练招魂之术,像他这么容易招出的魂魄可不多见,然后给他加持几道固魂法术,免得被魔种吞噬。最后,我还顺便给他加了一道通天眼。”

    “用来监视我?”

    “没错。本来沈昊进入戒律科之后,我对你已经没兴趣了,可你偏偏不肯放弃修行,还带回来一只妖头,那时我就知道,你体内的魔种蠢蠢欲动了,我得把你重新列入监视范围。”

    “你知道慕松玄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来。”

    “清音是名修行天才,以后会成为了不起的庞山道士,但她现在还是一个执拗的小孩子,她只是图一时新鲜,当然会将妖头还给你,而且她还推动你跟沈昊比赛凝丹,真是深得我心。”

    知道林清音只是被申准利用,小秋心里好受许多,起码他没有看错老娘。

    幼魔开始绕行第三圈,天罡步法已经无懈可击,它显然也知道这对缓解腹痛有帮助,不用小秋再以意念推动,自己就能继续走下去。

    申准迈出一大步,离幼魔最近时只有不到三尺。

    “辛幼陶撺掇你假装凝丹,我听得清清楚楚,可我觉得这是分离魔种的好机会,不应该错过,所以才会送给清音九粒百润丹。你得感谢我,我不仅帮你开窍通关,还帮你凝气成丹,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应该感谢你,为逼出魔种,你连亲生儿子都肯牺牲。”

    “思过五年而已。”申准冷冷地说,手中油灯突然射出一道扇形光芒,正照在幼魔身上,可他还是看不到,“杨宝贞觉得这是我们最好的后代,可我知道还会有更好的,比左流英更强,千年之年将是对抗魔族的最大希望。”

    油灯收回光芒,申准的眉头越皱越紧,小秋不想给他仔细思考的时间,继续问道:“你的幻术对慕松玄不起作用。”

    “因为我用的是随形变化的水之幻术,不是普通的障眼法,妖头根本不能算是人,他只是一只会说话的动物,脑子里毫无想法,自然也不会产生幻象。”

    “原来如此。”小秋装作恍然大悟,或许是他的语气过于轻松了,引来申准的一瞥,他急忙说:“芳芳……你为什么没去监视她?因为你害怕左流英。”

    “左流英?”一直没找到魔种的踪迹,申准似乎有点不耐烦,声音里透出一丝烦躁,“他是天才,可他缺少为道统献身的精神。他提议向虚空中的魔族直接发起进攻,大家就以为两者誓不两立,其实他只是想找回幻想出来的妻子,而且他对魔种太感兴趣了,以至于……”

    申准愣住了。

    小秋知道自己犯下严重的错误,他不该提起左流英,不该让申准想起禁秘科首座的看不见的妻子。

    “原来如此。”申准脸上浮现微笑,“我为什么早没想到呢?魔族夺走左流英的妻子,自然也学会了不可见之术,没错,就是这样!”

    申准抬起左手准备施法,明显已经找到对付幼魔的手段。

    小秋急中生智,佯装兴奋叫道:“申准,左流英发现你了,你忘了传音香炉……”

    申准可不会受到一名少年的干扰,“以魔攻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的左手心里突然伸出另一条手臂,比黑夜还要浓重,瞬间就将油灯的那一点光芒吞没。

    小秋眼前完全陷入了黑暗,片刻之后,等他能够重新视物之后,发现幼魔已经被那条黑色的手臂紧紧握住。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