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幻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清音与她眼里的“姑姑”互视。

    平时大大咧咧的老娘也有心细的一面,她是道门之女,深知凝丹之难与危险性,所以在山谷里绕了一圈又来查看小秋的情况,她看到了屋内那一点如豆的灯光,立刻知道那是强大的法器。

    “别相信……”小秋咬牙说出三个字,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他甚至无法确认眼前的一切是否幻象的一部分。

    “你到底是谁?”杨清音醒悟得比小秋要快,“你的幻术很不错嘛,我可没听说过庞山哪位道士擅长这种功夫。”

    “那说明你知道得太少。”

    两人默默对视。假杨清音掌中的小油灯仍在燃烧,奇怪的是,它不像在发出光亮,倒像是吸收,桌面上原本有一只普通的油灯,此刻火苗无风自倾,正被一种渐渐增加的无形力量牵扯,光晕越来越接近于椭圆形。

    杨清音突然出招。

    小秋动弹不得,目光却比任何时候都要锐利,因此有幸见到两名道士之间的斗法。

    杨清音左手的盗明珠光芒骤放,瞬间吞没整个房间,小秋脑中的跳动感觉立刻停止,可眼前的光芒太强烈了,他不得不眯起双眼,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两个模糊不清的身影,其中一个肯定是杨清音,另一个看上去略微有点眼熟,但小秋敢肯定那不是杨宝贞。

    小秋在养神峰上待了三年,熟悉杨都教平时和施法的形态,与眼前这人有着明显区别。

    数里之外,已经入睡的马群被远处奇异的光芒惊醒,锦尾马天性喜欢追逐绚丽的色彩,齐齐嘶鸣,扬蹄跑向牧马人的住处。

    关神跃等人急忙冲上来阻挡。

    “我觉得咱们拦不住。”望着疾驰而至的马群,耳中传来轰隆隆的蹄声。周平声音有点发颤。

    “那也得拦啊。”小青桃准备了不少野花,可现在是半夜,它们的吸引力显示不出来,“绝不能让它们干扰小秋哥凝丹。”

    “老娘跑哪去了?”辛幼陶刚跑过来,焦急地东张西望,“就凭咱们几个,真是拦不住。奇怪,凝气成丹会发光吗?”

    “我、我不太清楚。”发现大家的目光都瞧向自己,关神跃挠挠额头,“我当时没发光。可小秋哥练的是逆天之术,没准……”

    马群跑过来了,一对一大家还有点自信,六名弟子对三十几匹锦尾马,他们只怕自己会被踩成肉泥,周平准备转身避开,可唯一的女弟子小青桃没动,他也不好意思过于胆小,只得脸色苍白地留下。心想自己长得瘦小一点就好了。

    出乎意料,相隔十余步的时候马群突然止步,意兴阑珊地停在那里摇晃艳丽的长尾。

    六人回头望去,原来小秋房间里的光芒消失了。大家都松了口气,小青桃跑到马群中间,用野花吸引头马,将它们引到望不见房屋的地方。

    房内。小秋仍然坐在床上,脑子里的跳动只停顿了一小会,又变得猛烈起来。

    杨清音倒在门口。枕着左臂,像是在熟睡,手里的盗明珠滚落一边,黯淡无光。

    “盗明珠是件难得的宝贝。”另一个人说,形象在小秋眼里越来越模糊,不像杨清音,也不像杨宝贞,声音则在变来变去,仿佛很多人一个接一个地吐字,听上去十分诡异。

    “可惜她是吸气三重境界,只能发挥盗明珠三四成效力。让她也睡着吧,一觉醒来,她什么也不会记得。”

    小秋刚才看到,此人只是伸手指了一下,修行已有小成的杨清音立刻倒下,毫无反抗之力,盗明珠放出的光芒渐渐全被那人掌中的油灯吸收,此刻,就连桌子那盏油灯的光亮也快消失了。

    整个房间因此陷入黑暗,只有极微弱的灯光在闪烁,映照出后面高大的身影。

    “让事情简单一点吧。”那人说道,声音稳定为一个低沉的男声,充满令人难以抗拒的劝诱效果。

    小秋必须分出一部分意志抵抗对方的幻术,他现在已经明白,假杨清音一现身就对他施展了法术,所以自己才会对“她”坚信不移,即使已经发现了油灯的问题,即使秃子用各种方式做出提醒,他心中的怀疑还是一闪而过。

    小秋对幻术略有了解,知道那是与控心术类似的法术,只对境界相差巨大的敌人效果明显,他之前很长时间内失去抵抗,杨清音一开始也受到影响,此人显然是吞烟甚至更高境界的道士。

    脑子里的跳动感越来越强,小秋已经顾不得了,他相信自己体内没有魔种,那只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幼魔别人不可见,而且今天也不是它现身的日子,因此他宁愿忍受牵魂之术,也不愿再被对方的幻术所蒙蔽。

    “我要的是魔种,不是你。”那人继续劝说,声音越来越轻柔,诱惑力也越来越强,渐渐由男变女,小秋甚至听出了芳芳的声音,“交出魔种,你仍然是你,没准还能修行,就算不能,你也可以做普通人。你本来就是普通人,何必忍受痛苦的命运呢?”

    他说得有点道理,小秋心想,猛然警醒,他差点又被对方的幻术所迷惑,他得开口说话,他得主动展开进攻。

    “我知道你是谁。”小秋说话很困难,每吐出一个字脑子里的跳动就会增强一点。

    “哦?”那人的声音又变得缥缈不清,“猜出来的,还是看出来的?”

    “是你,当年化成申己的模样,踩着杨宝贞的玉如意,到思过洞穴里看我,是你,让我在那一个月里接连洞开七窍、豁通三田。”

    “原来你是猜出来的。”那人笑了两声,“好吧,那的确是我。很不幸,你体内的魔种过于顽固,在那种情况下也不肯与你分离。还有孟元侯,区区一名餐霞道士,居然想到用梦境术保护你,若非如此——”那人叹了口气。“你根本不可能度劫,魔种或许也就出来了。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居然被五行科和禁秘科利用。”

    小秋强迫自己也笑了两声,原来最先使计的既不是左流英,也不是宗师和五行科首座,而是另有其人,“然后你又在养神峰搞鬼,让我被念心科传承选中。”

    那人摇摇头,声音变得严肃起来,“无知的少年。养神峰是祖师塔分身所化,我怎么可能在那里暗中施法而不被发现?念心科选中你与我无关,肯定是魔种在起作用,没错,念心科卑鄙无耻,根本不配位列道门十八科之一,她们肯定感受到了你体内的魔种,惺惺相惜……”

    有些事情是此人也无法理解的,仰头想了一会。自言自语:“为什么只有你,而不是野林镇所有人都受到感召?因为只有你接触到魔王之花吗?只要分出你的魔种,一切就能真相大白。”

    牵魂之术忽然加强,小秋子脑子快要爆裂了。他痛得想大声吼出来,可还是强行忍住,尽量把注意力放在谈话上:“看来你对魔种非常感兴趣。”

    “不是兴趣,是憎恨。”那人纠正道。“魔是整个世界的敌人,短命的人类不会理解这一点,他们不停地出生、死去。在短短几十年的寿命里,一多半时间不是幼稚就是昏瞆,根本无法看到最大的真相。”

    “什么真相?”

    “魔种正准备对这个世界发起反扑,过去的一千年里,魔种出现得越来越频繁,北方的镇魔钟快要弹压不住了。当然,对你们这样的普通人来说,一千年长得不可思议,根本不需要担心。只有道统才了解千年的短暂,再过一个千年,或许更短的时间,魔种就要重夺这个世界。所以,交出魔种吧,我要知道它是如何生出道根的,慕行秋,这是你能为整个世界所做的唯一贡献,微不足道,但很必要。”

    小秋的忍耐力接近极限,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已经爆裂,膨胀得比屋子还要大,可跳动感仍然不肯停止,一次比一次强烈,他想大叫,他想哀求,最后都忍住,只是呼吸越来越粗重。

    只凭意志无法与法术对抗,小秋开始在心里默念咒语,他不知道那五个字有什么用,可这是他唯一的选择,咒语曾经若干次在危急时刻救过他,希望这一次也会有奇效。

    “你在……念咒语?”那人笑了,好像饱学之士看着后辈在卖弄文字,“难道你没听说过咒语不敌五行法术吗?魂牵之术属于五行之木,幻术属于五行之水,你那几个字没有用,梅传安应该教你更强大一些的咒语才行。”

    他说得没错,咒语不能减轻头痛,也不能看清那人的真面目,但小秋还是默默地念诵,一遍又一遍,惊涛骇浪之中,这是他仅有的依靠与希望。

    “你喜欢与众不同。”那人用另一只手做出种种道诀,掌心小油灯的红光突然长高一寸,法力骤然增强,桌面上普通油灯的光晕倾斜得更加严重,渐渐地凝成一条淡黄色的光线,笔直地指向掌心油灯。

    “这是你最后一次与众不同了,慕行秋,野林镇的牧马人,你不该来到庞山,这里并非你的栖身之地,你跟沈昊都是如此。”

    一缕淡蓝色的烟雾从小秋脑子里飘出,幼魔终于被分离出来了。

    那人明显没有看到异常,他在继续劝导小秋放弃抵抗,“你们都是凡人,就该过凡人的生活,幸福地生,幸福地死,这是凡人的优势,你们不用管千年之后的危机,只需过好这数十年。”

    幼魔渐渐成型,歪着头,眼睛没有睁开,无力地飘浮在空中。

    “有什么东西……出来了,我能感觉到……”那人兴奋地转动目光。

    小秋心里咯噔一下,盯着那人,尽量不看幼魔的方向。

    那人的目光移动得越来越快,“就在我的眼前……我知道,我早就知道,啊,你有一只会隐形的魔种……我成功了!你有魔种,沈昊肯定也有魔种,你们野林镇的人都有魔种!”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