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王子的怀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灵生打量镜子里的自己,觉得如果去掉发髻戴上帽子也会是不错的装扮,十几年了,在庞山道统耗费光阴,结果却一无所得,就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内丹,他失去了多少幸福啊。

    凡俗的欢愉从前令人厌恶,现在却成为鲜美的果子,他咬了一口,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第二口了,“与其苦修内丹,不如早结凡缘。”他小声自语,突然发现镜子里还有别人,不由得又恼又羞,倏地转身,怒目而视。

    辛幼陶嘿嘿笑了几两声,“张道士,恭喜你啊,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啊?”

    “你们……谁让你们进来的?”张灵生强压怒火,本来他掌握着王子的把柄,一个月前却颠倒过来,他与一名镜湖村的女子在仙人集客店私会,竟然被辛幼陶和慕行秋两人撞上。

    慕行秋很好对付,辛幼陶却是个大麻烦,张灵生至今仍后悔不已,他当时没能识破王子的诱导,不仅同意对方的一堆条件,还将那名女子的姓名、身份等内容都泄露出去,酿成无可挽回的大错。

    小秋上前一步,“我来领补给。”

    “今天不是逢五的日子。”

    “致用所又不缺这点食物,是我昨天在牧马谷请客,把东西都吃光了。”辛幼陶大咧咧地说。

    “去找张企,厨房的东西随便你拿,用不着问我。”张灵生明知自己已经失去权威,还是忍不住用严厉的语气说话,希望能尽快摆脱这两个麻烦。

    “除了领补给,我找你还有一件事。”小秋又上前一步,离张灵生只有六七步远。

    “你提的条件我都已经做到了。”张灵生心生警惕。

    “和那无关,我想跟你谈谈老祖峰那块掉下来的石头。”

    张灵生第一反应是坚决否认,可是看了门口的辛幼陶一眼,他知道事情已然败露。再瞒下去毫无意义,“那不会死人,只是想让野林镇的某个人露出……露出魔种,其实……如果你们跌下悬崖,只要掉到八千级台阶以下,老祖峰上的人就能发现,他们一伸手就能把你们救上来。”

    辛幼陶哼了一声,“你就不怕有人被吓死吗?比如小青桃。”

    张灵生没理他,“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自从你们进入养神峰。我就再也没……做过什么事,包括你来致用所这段时间,我可没陷害过你,这个你自己也知道。”

    小秋想要慢慢套出张灵生的全部实话,辛幼陶明知应该如此,却管不住自己的嘴,“你还没说是谁让你做这些事情的。”

    张灵生恼恨地又看了辛幼陶一眼,“禁秘科首座,他觉得魔种不可能就这么消失。必然在你们体内留有残余,不过这么久都没出事,他又收了秦凌霜为徒,那就是相信你们了。算我多嘴。我建议你还是忘掉这事吧,反正也没有人因此受伤害。”

    小秋沉默了一会,他在想刚才与辛幼陶的一番交谈,在他的追问之下。辛幼陶终于想起来,传音香炉里的声音根本没说过自己是谁,王子想当然地以为那是左流英。这个念头如此牢固,他从未产生过怀疑。

    正是这一点让小秋纳闷不已,决定找张灵生问个明白,“你确定找你做事的人就是左流英?”

    张灵生愣了一会,“当然,不是他还会是谁?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辛幼陶吗?”张灵生语气生硬,他毕竟是成年人,是致用所管事,难以忍受两名少年的质问。

    “你见过左流英本人?”

    “他几十年没下过山,我进不了老祖峰台院,怎么可能见面?”

    “那他说过自己就是左流英?”

    张灵生又愣住了,没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

    “仔细想,尤其是你们第一次联系时的场景,香炉里的声音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到底有没有说过自己的名字?”

    张灵生仰头想了想,在慕行秋和辛幼陶之间看来看去,“我不明白,你们怀疑……禁秘科首座不能说话,他是用法术传声,没有所谓的男女老少之分,你想象那是什么声音就是什么声音……”

    “你想象那是谁他就是谁。”小秋接口说道。

    张灵生张口结舌,好一会才说:“我不觉得自己受到了法术的影响,再说有人能通过传音香炉施法吗?”他只是洞开七窍的庞山弟子,无从了解高等法术,提出这个问题之后语气变得犹豫不决了,“你和秦凌霜去见梅传安的那天晚上,传音香炉第一次对我说话,后来又有过两次,就这些,你们可以怀疑一切,但我什么也证明不了。如果你非要问我的话,每次跟香炉交谈的时候我都有一点眩晕”

    张灵生已经证明不少事情,小秋告辞,前去厨房领取食物,辛幼陶跟他肩并肩,“事情很明显,我和张灵生当时都被法术控制住了,以为那是左流英,怪不得当时我也感到头晕目眩。说话者必定另有其人,想要栽赃给左流英。唉,原来法术还有这种本事,我要是学会了,对付王后……”

    辛幼陶他摇摇头,甩掉无用的幻想,“栽赃左流英的人会是谁?当然是跟禁秘科有隙的五行科道士,宗师也是五行科的,但他把你们带回庞山,逼出魔种只会损害他的声誉,所以不可能是他。五行科首座申继行?他在第一轮选申己,第二轮才选你,显然对你没有那么重视,所以不太可能。五行科还有谁?”

    小秋知道辛幼陶的推论将引起何方,却没有接口,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厨房,张企早就看到慕行秋进村,为他准备好了足够的食物,“还需要什么,尽管找我,大师兄总有一点特权。”

    红日西倾,小秋急着回牧马谷,辛幼陶却拉着他去仓库说话,背上的祭火神印去掉之后,他发生了重大变化,很快就抛掉了愤慨与惋惜,开始更认真地修行,特别希望取得慕行秋的信任。

    “杨宝贞。”这个名字在辛幼陶心里已经转了好几圈,“你想想,申庚为什么非要找野林镇的人比武,为什么非要下死手?他才是一个孩子,背后必然有人指使。你们几个进入养神峰,杨宝贞也跟来了,她是星落道士,根本不需要当都教。然后就是那个谁……”

    辛幼陶意味深长地冲小秋点点头,没有说出杨清音的名字,“她对你的修行特别在意,我比你来得早,从来没见过她对任何人任何事产生过这么浓厚的兴趣。昨天她突然宣布要你十天之内凝气成丹,表面上看这是要你跟沈昊那小子竞争,背后呢?没有阴谋吗?”

    小秋不得不承认,辛幼陶的分析很有道理,“我会小心的,可是老娘……”

    辛幼陶竖起手指嘘了一声,“你知道就行了,庞山是申杨两家的天下,犯不着捅破这层窗户纸,十天之内你应付她一下就好,我会让姐姐购买更好的丹药,咱们找机会悄悄凝气成丹,然后——你不是非要待在庞山吧?”

    小秋笑着摇摇头,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告辞离去。

    杨清音正在自己的小院门口吃花生,扔了一地的壳,“嘿,把你的脑袋朋友带走。”

    “好啊,你玩够了?”

    “一点都不好玩。”杨清音拍掉手上的花生碎屑,“大半夜哭哭啼啼,说是看见老娘就想起亲娘,我哪有工夫哄他?”

    杨清音回手弹出一粒花生,正中房门,门自动打开,刚露出一条缝,秃子就凭着三缕头发跑出来,一脸的哭相,可他没有眼泪,因此只是五官努力挤在一起,“老娘,你别不要我……”

    杨清音手疾,一掌挥出,扇起一阵劲风,将人头吹开,“快离我远点。”

    小秋一把抓住秃子的发髻,“你还是跟我住在一起吧。”

    “啊?”秃子很不情愿,“可是老娘按我的脑门就能给我输送灵气,感觉特别舒服,我不想再喝血了啊。”

    “三天给你输一次就够了。”杨清音颇显厌烦,突然想起一件事,“慕行秋,你不是有百润丹吗?那东西灵气充沛,你要是舍得就喂脑袋好了,够他吃一个月了。要不然你就等我心情好的时候去输灵气吧。”

    “我会考虑的。”小秋拎着人头出村,翻过一道坎之后,秃子笑嘻嘻地说:“老娘终于肯放我走了,小秋哥,我还是喜欢跟你待在一块,老娘的屋子香味太浓,熏得我头晕眼花。而且我是男的啊,怎么能跟女人住在一个屋?你说对不对?”

    “对。”

    “小秋哥,你能把我抛多高?”

    小秋将人头用力抛起,足有十五六丈高,紧跑几步,接住哇哇乱叫的秃子,两人就这么一路抛一路跑,回到了牧马谷。

    小秋添加草料的时候,秃子就立在石槽边上观看,突然问:“小秋哥,你在和沈昊比赛凝丹吗?”虽然来庞山没几天,他已经知道凝丹这个词的含义。

    “没错。”

    “那你可要抓紧时间了,沈昊练功可认真了,在山上几乎都不搭理我。刚才老娘说什么百润丹,那是好东西吗?”

    “好东西,据说能促进修行,我有一粒。”

    “沈昊有五粒,听说是他舅舅花血本买来的,你能赢过他吗?”

    秃子圆溜溜的眼睛天真无邪,小秋想起秃子自称在杨清音屋里“头晕眼花”的话,不由得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监视自己,他渐渐展露微笑,“能,即使没有百润丹的帮助,我也能凝气成丹。”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