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山谷漫步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日一早,四五十名弟子涌入牧马谷参加修行,小秋挡都挡不住,“不是说谁都可以参加吗?”每个人都拿这句话当借口。

    可他们根本不是来修行的,一进山谷就霸占了几间屋子,躲在里面不出来,美其名曰观察学习。众目睽睽之下,小青桃的诵经水平直线下降,小秋等人也很难进入存想状态。

    杨清音来得比较早,命令所有人从屋子里走出来,然后在众人面前来回巡视了两趟,双手叉腰,突然止步,“不就是从老祖峰来两个弟子,值得你们高兴成这样吗?没见过世面,难道关神跃没在老祖峰待过?难道老娘这样的凝丹弟子比不上两个通关弟子?”

    大家只是笑,一名女弟子仗着自己跟杨清音关系不错,大胆说:“听说今天要来的两名弟子都很了不起,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杨清音的眉头越皱越紧。

    一名男弟子笑嘻嘻地补充:“而且秦凌霜是慕行秋的媳妇儿。”

    几十双好奇、羡慕、疑惑的目光同时投向一个人,小秋的脸腾地红了,好不容易调整好的心态瞬间被打乱,怪不得今天来的人一多半都是女弟子。

    “别乱说……”

    “我们可没乱说!”又一名女弟子开口了,看她的样子,比被老祖峰选中还要兴奋,“沈休明已经告诉大家了,说你骑着……就是那匹枣红马,当着全镇人的面抢走了新娘子,然后跟秦凌霜私定终身,等再长大几岁就要成亲呢。”

    人群发出古怪的起哄声,正在不远处吃草的枣红马发现自己成为了焦点目标,急忙撒开蹄子跑了。

    大良还没来,小秋能想象到他得意洋洋地向所有人炫耀的场景,越发尴尬。“你们不是来修行的,那我只好请你们出去了。”

    小秋伸手指向山谷入口,可是没人挪动脚步,一名男弟子说:“我是来看人头的,那东西不也是今天送来吗?”

    人群立刻改了口风,纷纷点头,都说自己是来见最独特的庞山弟子的。

    小秋还是想将无关的人撵走,杨清音却改了主意,嘟囔了一句脏话,然后说:“老娘也感兴趣了。今天不修行了,大家都留下,咱们一块欣赏慕行秋的媳妇儿。”

    众人齐声欢呼,很多人为了来牧马谷连早饭都没吃,也不用小秋邀请,冲到屋子里到处搜寻,将他几天的口粮一扫而空,最后还有人炒了一锅豆子,一人一把。倒也吃得津津有味。

    最让小秋恼火的是,他发现自己被包围了,好几个人甚至都不认识,而且他无处可避。因为老娘杨清音就是包围者的主力,“原来你从小就劣根成性啊,哈哈,快给老娘讲细节。你们是怎么认识的?是商量好抢亲的吗?有没有定情之物?怎么遇到魔种又跑来庞山了?”

    小秋拒绝回答,没法存想他就练拳,可他不愿意说自然有人替他说。而且当着他的面添枝加叶,最后连他跟芳芳山盟海誓不离不弃的情节都有了,几名女弟子眼中带雾,小青桃更是泪水涟涟,反复说一句话,“为什么芳芳早不告诉我呢?”

    “因为那都是假的,根本不是这样!”小秋气愤地大声说,于是所有目光又都转向他,期待听到“真实的说法”。

    “来了。”有人指向山谷入口,结果那只是大良一个人,看到山谷里这么多人,大良一愣,“咦,你们来做什么?小秋哥……”

    小秋逃跑了,枣红马迎上来,他翻身上马,驰向山谷深处,直到身后再也没人追赶,才重新感到轻松自在。他跳到地上,信步漫游,采摘好看的野花野草,没一会工夫,编了一只花环出来,然后他才明白,这是要送给芳芳的。

    “为什么有些事情比修行还要难呢?”小秋自言自语,将花环戴在枣红马头上,自己步行回住处。

    芳芳和沈昊已经到了,不过小秋最先看到的是秃子那颗人头。

    他梳着标准的庞山道士发式,留着三缕头发支撑身体,高高立在桌子上,整个人——整个脑袋神采奕奕,正向围坐一圈的几十名弟子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

    沈昊是少数站着的人之一,不停地打断并纠正秃子的说法。

    远远望去,那仿佛就是一群再普通不过的郊游少年,除了诡异的人头,再没有奇特之处。

    秃子第一个望见小秋,大声喊道:“小秋哥,快来看,他们给我一个脖套,以后吃东西再也不怕掉下来啦!”

    所有人都回头望着远处走来的少年,芳芳和小青桃、杨清音坐在一块,正向他微笑。

    小秋连走路都觉得别扭了,其实他跟芳芳只是几个月没见而已,却好像相隔数年似的。

    杨清音似乎很喜欢芳芳,脸上难得地洋溢着笑容,拉着芳芳站起身,将她推向小秋,“你们到别处聊去,别打扰我们听故事。”

    沈昊过分夸张地向小秋打招呼,“我有事要跟你说……”

    大良拦在沈昊身前,“不着急,有事待会再说。秃子,你还没说你是怎么打败那头狼的?”

    秃子调整角度,向小秋炫耀紧箍在脖子下面的木盘似的护套,他想跳下桌子迎过去,却被杨清音揪着发髻放回原处,“老老实实讲故事,老娘可不能白养你。”

    虽然弟子们已经不害怕孤零零的人头了,还是只有杨清音敢伸手触碰秃子,秃子也比较怕她,立刻绘声绘色地继续描述自己当时如何在森林里与一头半妖化的公狼周旋。

    沈昊想要绕过大良,可是却被更多听故事的弟子挡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芳芳与小秋走在一起,向山谷深处漫步。

    芳芳好像有一点变化,小秋想了半天,说:“你又长高了。”

    两人已经走出半里路有余,这是小秋的第一句话,芳芳噗嗤笑了。“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嗯,枣红马也在这里。”

    几句简单的交谈,横在两人之间的小小陌生感消失不见,小秋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在致用所的经历,芳芳大多数时候只是听着,偶尔提问,说到秃子的时候,她说:“你做了一件好事,秃子太可怜了。”

    小秋觉得自己的话太多了,转而问芳芳的近况。“你在禁秘科还好吗?左流英没找你的麻烦吧?”

    “禁秘科的人都很好,经常帮助我修行,首座没出现过几次,他要求很严格,但是不会针对任何人。”

    小秋本来想把辛幼陶的话告诉芳芳,讨论一下左流英指使王子的可能性,想想还是算了,芳芳身具灵骨道根,应该不会再遇到危险。知道得太多反而影响她修行。

    “大家都说你马上就能凝气成丹了。”

    “我可没那么厉害,首座说我至少还要再等半年,不过,我拿到法门了。”芳芳拿出巴掌大小的一本小册子。“有一些是我问来的,有一些是我从书上抄来的,原来凝气成丹的法门有许多,每个人只能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一种。你要小心。别选错了。”

    小秋接过册子,正想说话,枣红马跑来了。冲着芳芳咴咴鸣叫,低下头,将头顶的花环送过来。

    芳芳欣喜异常,摘下花环戴在头上,抱着枣红马的脖子感谢它的礼物。

    小秋在枣红马身上轻轻打了一下,惩罚它的“偷功”行为,可是看到芳芳戴上花环,他还是很高兴。

    两人一马继续在山谷里游荡,芳芳的话开始多起来,她的话题都与修行有关,禁秘科是庞山藏书最多的地方,修行之余,她阅读了大量书籍。在养神峰,小秋曾经问过她魔种是否能变成人形,芳芳没有忘记这件事。

    “魔种不能凭空变幻成人形。”现在她可以做出确定的回答了,“魔族原本是有形体的,可是在被道统打败之后,就只剩下残缺不全的意念,它们可以附着在生物体内,却再也找不回旧有的形体。”

    “你听说过左流英幻想出妻子的事情吗?”

    芳芳点头,“但那不是魔种,不知为什么对魔却有着强大的吸引力,这是一个未解之秘,首座好像并没有放弃,他还在努力寻找原因,以为那是彻底将魔种消灭的关键。”

    小秋嗯嗯连声,改变话题,知道那只淡蓝色幼魔很可能不是魔种,他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可是一想到它或许对魔有吸引力,他又觉得烦躁,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保密。

    两人快要走到山谷边缘了,芳芳指着西北方的一座山峰,“那就是老祖峰,离这里不算太远,如果以后你想……问我修行的事,就用这个。”

    芳芳取出一只小小的香炉,“默念我的名字,秦凌霜,不是芳芳,等到里面升起烟气,我在老祖峰就能听到了。”

    小秋接过香炉,“刚进老祖峰的弟子每个人只能领一件法器吧?”

    “嗯,我要了香炉,它最有用。”

    小秋露出笑容,觉得这是一件珍贵的礼物。

    两人返回时已是下午,数十名弟子争抢着往空中抛人头,玩得不亦乐乎,对秃子再也没有一丝惧怕了。

    秃子的笑声响彻山谷。

    沈昊隔着人群冲小秋喊道:“十天!再过十天我就能尝试凝气成丹啦!”他还记着与小秋的打赌。

    杨清音看了沈昊一眼,纵身跃起,抓住秃子的发髻,落地之后大声宣布:“十天之后,幕行秋也要凝气成丹!不是尝试,是肯定!”

    小秋大吃一惊,他可不觉得自己做好了准备。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