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背上的神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辛幼陶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使用符箓的场景,当时他还只是三四岁的稚儿,一张纸符在他手里化为清烟,升到一丈高的空中爆裂成五彩缤纷的烟花,小王子开怀大笑,从此喜欢上了这些神奇的纸张。

    长大一些,他接触到更多种类的符箓,从日常器物到各类兵甲,符箓存在于他身边的每一个角落,五岁的时候他的背上多了一道祭火神印,从此以后使用符箓更加得心应手。

    直到若干年后,辛幼陶在王室斗争中莫名惨败,被迫离开王宫进入玄符军,他才有机会接触到普通人的世界,得知这世上有很多人只听说过符箓却一辈子没有见识过。

    这样的对比,令辛幼陶更加迷恋符箓,它们成为王子身份的象征,是他赖以生存的最重要技能之一。

    今天,这种依恋被斩断了,一名放马少年的随手一拍,解除了他背上的祭火神印,没错,他还可以使用符箓,但是只能跟普通人一样使用最低级的符箓,而他偷偷藏起来的那些高级符箓全成了废纸。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想当年,是西介国龙宾会首席大符箓师亲自为他加持祭火神印,数百名贵族与大臣旁观,当他站起身,发出一道明亮的圣火符箓时,丹墀之下的观者齐声高呼“吾王万岁、王子千岁”。

    可是慕行秋,一个此前从未接触过真正符箓的穷小子,居然悄没声地给了他重重一击,这是卑劣的偷袭,这是无耻的陷害,辛幼陶怒火冲天,就算是继母的挑拨离间都没让他这么愤怒过。

    “六阴还圣大无忧云蒸符,好拗口的名字。”小秋向石槽里倒豆子,好像他刚刚做过一件再寻常不过的小事。“公主在信里说这张符很难得,她花了不少时间才弄到,又请十位大符箓师分别施法,才让这张符在七天之内能让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使用。送信就用去三天,咱们回来得有点晚,今天是最后一天有效期,差点错过了。”

    辛幼陶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用慕行秋解释,他也知道这道符箓的底细,他已经感觉到后背祭火神印所在之处的微微痛痒。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那里飞走,不,已经飞走了,他在怀里摸索,找出隐藏的一张纸符,意念传动。

    毫无反应,这就是淡黄色的纸张,西介国王子再也驱不动里面的强大力量了。

    “我、我要杀了你!”辛幼陶收起纸符扑向慕行秋,全忘了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

    这里不是西介国都城。地位与身份另有一套体系。

    小秋扔下口袋,一拳击出,辛幼陶扑通摔倒在地,随即跳起来。甚至不顾身上的灰尘,再次恶狠狠地扑向敌人,原本很秀气的脸孔变得狰狞凶恶,咬牙切齿。像是要咬人。

    小秋摇摇头,侧身让开,抬起右臂。紧紧夹住辛幼陶的脖子,压着他弯腰,“听我说。”

    “我不听,放开我!”辛幼陶完全失去了理智,使尽全身力气与那条坚如磐石的胳膊对抗,双臂挥动,往一切他能接触到的地方猛击。

    没一会工夫,辛幼陶憋得脸通红,终于屈服,放弃挣扎,“放开我。”

    “我要你老老实实听我说话。”

    辛幼陶想了一会,“好。”

    小秋松开手臂,辛幼陶直起身子,退后几步整理衣裳,没有再冲上来以卵击石,“王后用阴谋诡计剥夺我的继承权,我都没这么恨她。”

    “如你之前所说,你是王子,我是穷乡僻壤的无名小子,能被你当成最大的仇人,我岂不是该感到荣幸?”

    辛幼陶的脸又红了,他的确说过类似的话,如今被对方甩回来,比拳头还要硬,“我姐姐居然同意?”

    “和公主无关,都是我的主意。”小秋继续往石槽里放青草和豆子,“我还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庞山道门子弟要是去皇京学习符箓,就得听你摆布。大概这个意思吧。”

    “嗯,我说过。”辛幼陶目光瞥向石槽边的木柄铁叉,寻思着用它能不能打过慕行秋。

    “反过来说,你在庞山道统什么也不是,地位还不如我。”

    “我不如你?!”辛幼陶气急败坏,但这股怒火消失得也快,在镜湖村的时候,他还有比一般人地位高的自信,可是现在他连养神峰三年都没待够,修行也远远落后,实在没什么炫耀的,“我不如你。”

    “因为你总忘不了自己是王子,更忘不了那些符箓,这都是你的拖累,现在好了,你起码丢掉了其中一个,举手之劳,你的地位上升了。”

    “嗯?”辛幼陶没听明白,就算要讲大道理,也应该是自己滔滔不绝,慕行秋虚心接受才对,“你什么时候学会故弄玄虚了?难道你在偷偷看书?”

    “我看的不是书,是人。”小秋指着辛幼陶,“你说过的话我都记着,我觉得很有道理,可是你只讲道理,却不按道理行事,所以我要帮助你。”

    “你不是在帮助我,你是想要我姐姐的丹药。”

    “瞧,你又来王子那一套了。”小秋手肘靠在石槽上,“我不是你的随从,不是你的奴隶,更不是你的朋友,当然要有好处才会帮你,这让你不高兴吗?”

    “我……我……”辛幼陶抢前一步,双手握叉,对准慕行秋做出进攻的架势,片刻之后,他扔下叉子,即使兵器在手,他也没有打败对方的信心,“你真能让我凝气成丹?”

    “你必须凝气成丹,否则的话你将一无所有。”小秋对刚才的那次威胁毫不在意,“你是王子,天生对西介国负有责任,你想让自己的国家落入一个擅长阴谋诡计的王后手里吗?你想让跟你姐姐一起失去全部地位与权力,从此沦为普通百姓,甚至有性命之忧吗?”

    “绝不!”辛幼陶握起拳头,“我才是西介国王储,那个坏女人休想就这么把我撵走。”

    “所以你得凝丹,你得当一位有名有实的庞山道士,好处不用我说,你自己心知肚明,如果失败——”小秋上下打量辛幼陶,“一名连祭火神印都没有的王子,大概就只能被弟弟和继母随便欺负了吧?”

    辛幼陶眯着双眼,他的愤怒消失了,疑惑却增多了,“你……谁教你这些话?这可不像你的风格,是我姐姐吗?”

    马群跑来,根据地位轮流吃草,枣红马在小秋身上蹭了一会才排队吃草,它现在有了一点地位,能排到第二轮了。

    “没人教我,这是我自己的想法,而且我也有目标——服日芒道果。”

    辛幼陶愣了一会,哈哈大笑,“你?服日芒?整个庞山都没人取得最高道果,你连道统弟子都不是,你只是……”

    “无名之辈。”

    “没错,无名之辈。”

    “‘无名之辈’就是我背上的祭火神印,跟你一样,我已经将它去除了,我叫慕行秋,野林镇人士。”

    小秋微点下头,转身向卧房走去。

    辛幼陶望着少年的背影,两人同龄,可是慕行秋的背影看上去好像比他高大数倍,他知道自己不该产生这样的错觉,这世上只有圣符皇朝的太子才能让他自觉矮小,而不是一名连内丹还没有的狂妄小子。

    可背影还是越来越显高大,辛幼陶几乎忘了祭火神印被去除的事情,直到一匹锦尾马逼近,他才反应过来,跑向山谷入口,中途改变方向,走到小秋卧房门口,“我之前说过的话是真的,左流英的确找过我,通过一只香炉跟我说话,让我想办法逼出你的魔种,实在不行,就帮你。还有张灵生,他也接受了左流英的收买,记得攀爬老祖峰时的巨石吗?是张灵生搞的鬼,我敢肯定。”

    “我会记得这件事。”

    辛幼陶嗯了一声,没有告辞就走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既没有告密的内疚,也没有低人一等的羞辱,反而感到轻松自在,小秋没说“谢谢”,好像有了一点朋友的意思。走出山谷,他掏出几张纸符,轻轻的摩挲了两下,一狠心将它们撕成碎片,顿感轻松。

    对小秋来说,一切都没变,一切又都变了,他遵照规矩,每口饭嚼三十六下,饭毕之后练拳、存想,一切照常,他不再想自己的远大目标,也不想自己能否做到。

    他只在睡前想起辛幼陶说过的话,尤其是那句“实在不行就帮你”,杨宝贞代表五行科帮过他,林飒代表禁秘科提供过更多的帮助,来到致用所之后,唯一帮他的人就是杨清音。

    “我也想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不是魔种。”小秋大声说,决定坦然接受一切帮助。

    作为一名帮忙的人,杨清音可不算认真负责,第二天她迟到了整整一个上午,小秋他们倒是得以做了一次完整的存想,小青桃的诵经水平明显上升,有她保持清醒,关神跃也没有大喊大叫的冲动了。

    午时左右杨清音来到山谷,打着哈欠,一副睡不醒的样子,“脑袋后天能送回来。”她对小秋说,“一个叫沈昊的小子托我转告你,他和秦凌霜到时会一块来看你。”

    小青桃兴奋地跳起来大叫,小秋没有明显表现,心里却一样高兴,芳芳要来,意味着她已经拿到凝气成丹的法门,他可以有一个正确的参照了。

    “至于乐成这样吗?”杨清音皱眉说。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