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三章 少年的醒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秋不在的这些天,一直是大良沈休明替他照料马匹,每天傍晚过来添加草料,然后跑回致用所,睡不了多久就得起床去学习保养花草根块,二十多天下来,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看见好朋友终于回来,他总算大大地松了口气。

    “这群马真是不分好歹,喂它们草料也要受威胁,要不是有枣红马帮忙,我不知道得挨多少蹄子。”大良透过窗缝紧张地向外张望。

    小秋刚结束一轮存想,笑道:“它们吃硬不吃软。”

    “我可打不过这群畜牲。”大良坐到凳子上,低着头,显得闷闷不乐。

    小秋的笑容慢慢消失,“你听说秃子的事情了?”

    大良点头。

    “你也觉得我不该把他带回来?”

    大良抬起头,神情迷茫而困惑,好像几日不见的好友变成了陌生人,“我不知道。昨天我刚听说消息的时候觉得你大错特错,只剩一颗人头,不是妖还是什么?就算为秃子着想,也该把他……可是睡了一觉我又有了新想法,你是小秋哥,从小就爱出头,爱打抱不平,也就是因为这个大家都愿意跟你交朋友,就连沈昊也一直羡慕你。”

    有些话存在心里合情合理,一旦说出来就变了模样,大良突然感到万分羞愧,面红耳赤,但他还是说下去,“如果小秋哥不是重情重义的人,二良的仇能靠谁来报呢?野林镇的人都快把他忘啦,就连我自己也不能时时记在心里。说句实话,我放弃修行一半是因为自己真的不适合,还有一半是因为胆怯,我怕凝气成丹之后就得面对申庚,甚至整个申家。”

    大良双手抱头,“我是胆小鬼,我真希望当初死的是我。二良才有报仇的胆子……”

    “咱们都是胆小鬼,整个致用所的人都是胆小鬼,就连老祖峰上也住满了胆小鬼。”小秋推开房门,呼吸外面的清新空气,释放心中的憋闷。

    大良惊讶地看着小秋,一度以他在讥讽自己,可是小秋看上去如此严肃,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每个人都是胆小鬼。”小秋当然不会讥讽大良,他们两个从小玩到大,虽然性格差异越来越来明显。他仍然珍惜这份友情,“每个人都守在自己本来的位置上,不敢多移动半步,你不敢往上走,上面的人也不敢往下来。王子也好,道门子弟也罢,他们的胆小怯懦一点不比你少,就连申庚也是如此。”

    小秋突然间醒悟了,即使没有外面的清新空气。他也不再觉得憋闷,“所以孟元侯要讲逆天之术,他说只要‘你想’就能做到,其实‘你想’是最难的事情。我们会在心里幻想,也会对其他人夸夸其谈,其实并不当真,说完就过去了。因为那不是真正的‘你想’,那只是自我欺骗。”

    “小秋哥,你在说什么啊?”大良站起身。担忧地看着小秋,怀疑他受到了妖头的影响。

    “为什么普通弟子的修行总是赶不上道门子弟?为什么像咱们这样的人到达吞烟境界之后通常就会止步不前,而杨宝贞已是更高的星落境界却仍然不满足,反而觉得她自己是失败者?”

    “我不知道,杨都教自认为是失败者?你听谁说的,还是你自己猜的?”大良更加摸不着头脑,甚至有一点慌乱,向外张望几眼,生怕有人听到小秋的话。

    “因为咱们不敢想,对咱们来说,拥有道根就是奇迹,洞开七窍就算没有落伍,豁通三田就是好成绩,凝气成丹那简直是一次伟大的成功,餐霞就是顶峰,取得吞烟道果就只能用运气来解释了,可是道门子弟,吞烟只是开始,星落不过是小有所成。”

    大良张大了嘴巴,真觉得不太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了,“不就应该这样吗?难道你还想……”

    “我想。”小秋兴奋地转过身,张开双臂,好像他此时面对的不是大良一个人,而是整个庞山道统,“我想凝气成丹,我还想一路向上攀登,如果服日芒就是顶峰,那我要站它上面。从前我不敢这样说,因为连我自己也觉是这是笑话,可我现在要说要想,还要做。”

    大良呆呆地看着小秋,突然呵呵笑了两声,“真希望有那么一天,到时候……我只能让重孙子向你祝贺了吧。”

    虽然话听上去像是嘲笑,大良的祝福却是真心的,即使站在一边旁观,他也还是不敢“想”得太过头。

    小秋收起兴奋劲儿,微笑道:“我会替二良报仇的,申庚可能不会找你麻烦,但他不会放过我,因为我非要挤进他的地盘不可。”

    大良满怀忧虑地告辞,觉得好朋友今天颇不正常,“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他想不出更好的安慰,“我宁肯放弃报仇,也不想让你出事,从前我糊涂过,可我现在知道,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是夜二更,小秋端坐在床上,迎接幼魔的到来。

    过去这段时间里,幼魔曾经出现过几次,小秋每次都要找借口远离同行伙伴,找没人的地方与它搏斗。

    幼魔的锻骨拳越来越纯熟了,与小秋不相上下,甚至能偶尔用上咒语,让小秋也感到身子一麻,他对此最为纳闷,幼魔只会发出咔嗒之声,连人话都不会说,怎么能念诵咒语?

    今晚,小秋不想与幼魔搏斗,淡蓝色烟雾刚一出现,他就开始屏息凝气,准备进入存想状态。

    他有一个猜想,幼魔会模仿他的举止,它已经学会了锻骨拳,摸到了一点咒语的门道,没准也会跟他一块存想,这未必有什么好处,起码可以结束无休止的搏斗,也用不着每七天一次刻意躲避外人了。

    幼魔的想法显然跟他不一样,成型之后立刻冲过来,连发五招,招招打在小秋脸上。

    它的小拳头跟铁棍一样坚硬,小秋疼得没法进入存想,但也不还手。照旧控制呼吸、端坐不动。

    幼魔迷惑了,今天的这个人类实在很怪,双方之前也有过短暂的和平,但那只是欺骗战术,很快就会大打出手,幼魔绕着小秋飞行,偶尔出一招,力道仍然很足。

    一刻钟之后幼魔住手了,它歪头研究了一会儿,飞到小秋头顶几尺高的地方。也盘起两条小腿打坐,可它显然不太喜欢这个姿势,很快就消失了。

    小秋这一晚的存想持续了很长时间,他只睡了一会,次日起床之后感觉却非常好,幼魔仍在,但是经过引导之后不会成为太大的问题,他又可以专心修行了。

    关神跃等人准时到达,谁也不提人头的事情。杨清音来得也很早,看上去状态极佳,稀奇古怪的点子层出不穷。

    她要求大家在存想的时候轮流起来纵声大叫,弟子们早有准备。没再像关神跃上一次大叫那样受到惊吓,可是存想效果也变得很差,辛幼陶心疼各种丹药却不敢提出反对。

    她让小青桃担当诵经师,即使念得磕磕绊绊也不换人。

    她还要求周平与锦尾马赛跑。命令两名弟子向北深入群山,给她采一朵罕见的雪莲回来,对慕行秋和辛幼陶。却不提任何要求,好像这两人是她的“得意弟子”。

    总而言之,这一天的修行支离破碎,杨清音对此很满意,“不错不错,你们继续,老娘要回去休息了,起得早真是辛苦啊。”

    杨清音打着哈欠回致用所了,身影刚一消失,弟子们就炸了锅,关神跃平时对老娘最为尊敬,这时却第一个开口抱怨,“我知道不该在存想时大叫,可她让大家轮流叫是什么意思?专门提醒我吗?”

    周平壮硕的身子微微摇晃,脸色赤红,“我呢,跟一群笨马赛跑,最后根本就是它们追我,累死我了,这样就能促进修行吗?这就是所谓的逆天之术吗?”

    那两名千辛万苦采回雪莲的弟子更是怨气冲天,因为老娘甚至没看一眼他们拿回的东西,直接就走了。

    小秋建议大家充分利用当天剩余的时间存想,而不是做无谓的抱怨。

    临近黄昏的时候众人告辞,周平、关神跃等人凑在一堆,商量着能不能找个借口退出修行。

    辛幼陶没走,假装查看还剩下多少丹药,“听说你那位……朋友保住了,恭喜啊。”

    “谢谢。”小秋正好也想跟辛幼陶谈谈。

    “老娘这是在闹着玩还是来真的?”

    “我想她是来真的,大家修行迟滞是因为存有心结,她这是想办法解除每个人的心结。”

    “那她对咱们两个不理不睬又是什么意思?”

    “说明她相信咱们。”

    辛幼陶可没有这种想法,他觉得杨清音是故意冷落,“给你提个醒,你不要轻易相信她,虽然这话不好听,但我还是要说,你和老娘根本不是一路人,她是道门之女,还是申庚的近亲……”

    “我知道。”小秋无所谓地说,从仓库往石槽那里搬豆子。

    辛幼陶是不会上手帮忙的,跟在小秋身边,低声说:“我听到消息,老娘——”他向空旷的山谷望了一圈,“其实是左流英派到致用所的,就是要针对你。”

    小秋将装满豆子的口袋重重扔下,皱眉问:“你在胡扯些什么?”

    辛幼陶睁大眼睛,“你想啊,谁能提前知道你会来致用所,当然是左流英,因为他早就知道禁秘科不会选你,他还知道你性子倔强,所以提前安排老娘来这里等你……”

    小秋拍拍辛幼陶的后背,“别胡说八道了,你自己说的,我跟老娘不是一路人,我跟左流英更不是一路人,现在这种状况,他干嘛要在我身上花心思?再说他料不到我会拒绝五行科。”

    辛幼陶低头想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实话告诉你吧,在镜湖村馆舍里,左流英曾经找过我,让我把你体内的魔种逼出来,还许给我诸多好处……喂,你在我后背贴了什么东西?”

    “一张纸符。”小秋平淡地说,“你姐姐送给我的一张纸符。”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