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二章 道门子弟的责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养神峰弟子眼中,杨宝贞是一位严肃认真、不苟言笑的都教,在一群餐霞境界的都教当中,拥有星落道果的她与众不同,没人敢怀疑她的能力,也没人敢向她显露出一点挑战的意图。

    她甚至不需要发怒,就已牢牢树立自己的形象。

    因此,当她大步走向杨清音,脸上露出明显的怒容时,现场曾被她教过的几名弟子,包括小秋和沈昊,全都吃了一惊。

    杨清音歪着头,在这一刻对真实的自己毫不掩饰:固执而叛逆,以孩子般的愚蠢与勇气对抗大人。

    “别胡闹。”杨宝贞语气平静,却更显出她压抑着的恼怒。

    “我是杨家的人,怎么能不胡闹?”杨清音冷冷地说,相比之下,她还不懂得如何掩饰内心情绪。

    小秋轻轻叹了口气,这本是他和秃子的事情,结果却要演变成杨家姑侄的争斗。

    “没错,你是杨家的人,再怎么胡闹也还是一样。”杨宝贞的怒意突然消失了,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转身向客店外面走去,其他五行科道士紧随其后,他们没在仙人集的居民面前施展法术。

    杨清音转向申准,“脑袋是不是归我所有了?”

    申准微微摇头,却不是反对,“他可以留在你那里,但不归你所有,你得将他当成庞山弟子对待。”

    “该打就打,该骂就骂,我知道。”

    申准再次摇头,“今天你不能带走他,我要将慕松玄带去戒律科,对他做一些法术加持。”

    “别弄坏了,尽快还给我。”杨清音大概是觉得自己的态度过于恶劣,改换语气说:“谢谢你,姑父。整个庞山只有你能公正对待这颗脑袋。”

    申准露出无奈的微笑,充满再明显不过的宠爱,“学会叫他的名字——慕松玄。”

    大执法师走到小秋身前,“听说你在致用所仍然继续修行。”

    “是的,还有其他一些人,我们共同修行。”小秋抬头看着高大的道士。

    世上总有些人气质独特,一眼望去就令人产生深刻印象,以至于无法记住他真正的容貌,申准就是这样的人,小秋第一眼就得出结论。这是一位真正的道士,可即使面对面,他也没办法看清对方的五官,除了那双深邃的眼睛。

    小秋垂下目光,觉得凝视大执法师是不礼貌的行为。

    “所有庞山弟子都应该有你这样的精神。”大执法师的声音如此认真,小秋甚至有一点脸红,“来参加戒律科的消魔大会吧,每一位不在养神峰修行的弟子都应该参加,三个月一次。”

    “谢谢。我会去的。”小秋答应道,其实他还没有弄清消魔大会是什么意思。

    申准点下头,带领戒律科弟子离去,一名道士给秃子的头颅盖上黑布。捧在手里,小秋想提醒他秃子怕黑,却没来得及,沈昊走来对他说:“有我在。秃子不会有事的,过几天他就会被送下山。”

    “好。”

    “小秋,还记得咱们当初的打赌吗?”

    那是在养神峰的时候。野林镇的少年热情洋溢地讨论未来,沈昊和小秋打了一个赌,看谁能更早凝气成丹,小秋当然不会忘。

    “记得。”

    “那就让咱们继续比下去吧。”沈昊挤挤眼睛,小秋笑了。

    等在街道上的住客一拥而入,对庞山道士的到来议论纷纷,但是没人敢上前向杨清音和小秋询问。

    西介国公主留在仙人集的随从潘三爷从人群中挤过来,“有回信。”随后跑进自己的房间,很快带着一个厚厚的信封交给小秋。

    小秋接过信封,匆忙致谢,在众人的注视下跑出客店,追赶先行离去的杨清音。

    杨清音走得很快,小秋以最快的速度跑了近一刻钟才追上她的脚步,“我还没谢谢你。”

    “谢我什么?”杨清音气哼哼地说,像是憋了一肚子火气。

    “你帮我留下了慕松玄。”

    “哈,别臭美了,我不是帮你,只是觉得脑袋有点意思,还能拿来练功,他就是老娘的玩具,哪天不高兴了,就扔在一边让他自生自灭,管他什么庞山弟子,大不了我也去思过几年,正好清静。”

    杨清音越说越愤慨,她是刚才那场争执的胜利者,却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小秋默默地陪她走了一会,“我听说过你的一点事情。”

    杨清音倏地止步,“看来你是真不怕死啊。”

    小秋怕死,但他不怕老娘,同时止步,“听说你是因为对亲事不满才被送到致用所的。”

    杨清音的眉毛挑起,小秋几乎肯定她就要施法,可她只是哼了一声,突然一步跃出,以极快的速度向前跑去。小秋紧紧跟在后面,虽然撵不上,但也没被落下太远。

    在牧马谷岔道,杨清音又一次停下,小秋赶上来的时候发现她在哭,这样的场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一下子变得不知所措,半天说不出话来。

    杨清音擦去眼泪,歪着头,露出了惯有的痞子相,“你觉得我特别不可理喻?”

    小秋摇摇头,“在我见过的少数有钱人当中,你还算正常的。”

    “我不是有钱人。”

    “在庞山,道门子弟就是‘有钱人’。”

    杨清音大笑数声,“原来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嗯。”小秋没有否认,“所以我说你很正常。我认识一个人,有一回发烧,突然想吃葡萄,可季节不对,野林镇没有这东西,于是他爹派出仆人,骑着三匹官马连夜前往大、小耳堡,第二天中午给他买回了葡萄。病好之后他说自己其实不喜欢吃葡萄,可是他爹既然发问,他就顺口说了。”

    这是沈昊从前的事迹,为了照顾这三匹马,小秋几乎一晚上没睡觉。

    “你觉得我受到的宠爱太多了?”杨清音觉得真是可笑。

    “没几个人敢在老祖峰道士面前那样说话。”

    “你做过,当场拒绝五行科首座的邀请。这种事更罕见。”

    “然后我就一无所有了,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而你永远都有这个机会,只要你愿意只要你点头,老祖峰仍然是你的家。”

    杨清音皱着眉头,像看怪物一样打量小秋,“你多大了?”

    “过完年十六岁。”

    “还是小破孩呢,就敢对我说教?我比你大三岁,我不知道什么葡萄的故事,可我知道老祖峰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去过老祖峰吗?”

    “去过几次,待的时间都不长。”

    残冬将近,地面的积雪已有融化的迹象,杨清音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对鞋尖那一块潮湿甚感兴趣,好一会她说:“你觉得我是‘有钱人’,那我也说说你吧,你总这么自以为是吗?”

    小秋想了想,“从小我爹就说我太倔强太固执。早晚吃亏,这大概就是自以为是吧。”

    “哈哈,好吧,那就让老娘改变你的固执。你听说过我姑姑和姑夫结凡缘的传说吧?”

    “大家都说他们两个是罕见的只结凡缘不肯慧剑斩情丝的道士。十分令人尊敬。”

    “结凡缘的道士进不了星落境界,可这两人偏偏打破了传统,你们就不感到奇怪?”

    “凡事总有例外吧。”

    “或许,但他们两个不是例外。杨宝贞和申准根本没结凡缘。”

    小秋愣住了,“他们连孩子都有……”

    “没错,而且孩子不少。迄今为止一共十个,以后可能还会再生,这才是杨宝贞的真正目的:不停地生孩子,而且得是申准的孩子,因为申家的血统最好,直到生出一个能在娘胎里修行的孩子,她才会停止。”

    “像左流英一样。”小秋越发惊愕,老娘说得没错,他对老祖峰简直一无所知,“可是……为什么?”

    “当然是为了修行得道,为了保证庞山在九大道统中的地位,为了杨家有朝一日能像申家一样成为道门大族。”

    “可她生的孩子都姓申。”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受‘宠爱’的原因了。”杨清音望向北方的山谷,她刚刚哭过、笑过,现在只剩下玩世不恭,“等我到了餐霞境界,申家会选一位最优秀的男子做我丈夫,我们会努力生孩子,但他们都姓杨。”

    小秋半天说不出话来,这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道统世界。

    “瞧,我就说你是小孩子。”杨清音反而笑了,“你是外来者,所以你永远不会明白,一个家族几万甚至十几万年,一代又一代地追求同一个目标,最后会采取什么手段。左流英是个标尺,他打开了修行的一条捷径,虽然机会渺茫,仍然值得一试。别用惊奇的目光看待申杨两家,我们眼里的世界跟你不一样。进入庞山对你来说是往上走,我们从一出生就坐在山顶,是你所谓的‘有钱人’,可我们担负的责任也比你多一百倍一万倍,你随时可以离开庞山,而我们必须与庞山共存亡。”

    “你可以不进餐霞境界。”小秋建议道。

    “嘿,那样的话生一堆孩子就是我唯一的价值了,我会嫁得更早。”

    小秋明白杨清音为何痛恨姑姑了,杨宝贞为家族做出了牺牲,杨清音因此背上沉重的包袱,或许这就是她的心结,只是还没有影响到她的修行。

    “王子争夺王位时也会不择手段,因为王位是他的家族一代代继承下来的。”

    “嗯,你终于有点开窍了。你说的是辛幼陶吧?他想凝丹之后再去当符箓师,这样既拥有道士的长寿,又拥有龙宾会的地位,然后只需待心等待,王位迟早会落到他或者他的子孙手里。没错,我俩有点相似,不过这改变不了一个事实:辛幼陶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道统家族与王室果然能够互相理解,小秋一直没弄明白的事情,杨清音几句话就解释清楚了。

    “你还羡慕‘有钱人’吗?”杨清音问,带着明显的调侃,“老老实实当你的穷人吧,如果你肯努力的话,没准有一天能取得吞烟道果,那就是你的最高境界了。至于你的那颗脑袋朋友,等我玩够了,而你又表现良好的话,我会送给你的。”

    杨清音大笑着离去,从折磨当中得到了一丝快感。

    在她身后,小秋用同情的目光望着老娘的背影,没觉得自己受到羞辱。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