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戒律对五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名五行科道士赶来客店,带队者正是杨宝贞,戒律科的年轻道士们急忙让出地方,站到庭院两边。

    沈昊来到小秋身边,看了杨清音一眼,低声说:“就因为秃子,居然惊动这么多道士,在庞山也算是绝无仅有的稀罕事了。”

    他那一眼没有逃过杨清音的注意,“小子,你认识我吗?”

    “你是洪炉科的杨清音道友。”沈昊不喜欢受到质问,更不喜欢被叫做“小子”,但说出来的话还是比较客气,“想必杨道友还不认识我,我叫……”

    “老娘没问你叫什么,记住,管好你自己的眼睛。”

    沈昊再也忍不住,愤怒地盯着对方,两人一触即发,这时戒律科的大执法师申准走出房间,迎向自己的妻子,两人互相施以道统之礼,然后小声商议。

    小秋想听听申准和杨宝贞在说什么,不等他使用超常听力,就被沈昊拉到另一边去。

    “你怎么跟她混在一起?”沈昊有些不满,但是目光垂地,没有看向十几步之外的杨清音。

    戒律科和五行科的意见似乎不太一致,申、杨二人虽然不动声色,但是说话时间很长,似乎都在尽力说服对方。

    小秋望着那两人,发现超常听力对两位高等道士无用,他什么也没听到,随口回答沈昊:“在致用所我还能跟谁混在一起?”

    沈昊沉默片刻,一手按在小秋的肩膀上,“你在生我的气?”

    小秋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你关心我跟谁混在一起,我更关心屋里的秃子,他没死,他记得从前的每一件事。”

    沈昊收回手臂,脸色微红。悄悄将一面掌心大小的铜镜塞给小秋,“你看一眼吧。”

    小秋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法器。

    五行法师李越池临死前曾将自己的多件法器全都送给了野林镇少年,可那些铜铃、铜镜在少年们手中从未显示过特异之处,直到在养神峰上课之后他们才明白,大多数法器会与使用者建立独有的联系,更换主人之后必须洗去上面的旧有印记,否则的话它就只是一件平凡的物品。

    小秋等人没本事洗掉印记,自然也就无法体会到法器的奇妙之处,至于小秋点过的几根蜡烛,它们不属于法器。而是与丹药一样的消耗品。

    这面小小的铜镜属于沈昊,他还没有凝气成丹,但是已经拥有简单的法器,可以施法之后借给他人使用。

    铜镜手感微凉,小秋却不知道如何让它产生作用。

    “对准房间,用你的天目。”沈昊低声提醒。

    隔了一会,小秋的目光终于能够穿透墙壁,砖石仍在,屋内的情形也清晰可见。想看哪里,只需调整视线即可。

    屋内对秃子的检查好像已经结束,十多名道士收起了法器,随意地站在一边低声交谈。看上去很轻松,小秋略微松口气,这起码证明秃子不是十分危险的妖头。

    秃子的头颅被道士用法术悬在桌面一尺之上,轻轻地左右摇摆。双眼闭合,嘴角微露笑容,好像在做美梦。相隔两三尺的空中,飘浮着另一个“秃子”——透明如烟,流动如水,若不是里面分布着如同叶脉一样的浅绿线条,几乎不可见。

    小秋度天劫的时候曾经有过魂魄离身的体验,站在第三者角度望去,感觉很不一样: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秃子?是拥有记忆却没有形体的魂魄,还是闭眼微笑一无所觉的头颅?

    小秋收回视力,将铜镜还给沈昊,修行者走的是一条远离凡人的道路,自然会遇到凡人想象不到的疑惑,他想,这或许也是禁秘科研究的问题之一吧。

    “有结果了。”沈昊提醒小秋注意申氏夫妇。

    申准和杨宝贞看来是达成了一致意见,同时转身,申准回房间,杨宝贞向五行科道士做出手势,几人分别拿出剑、尺、如意等法器。

    “他们要做什么?”小秋的心突地一沉。

    沈昊咬着嘴没吱声,突然吐出一口气,“放心,不是杀妖,执法师们在摆法阵。”

    戒律科的道士全都从房间里走出来,七人一列,分为两组,呈八字形站立,窄口中间是大执法师申准,在他身前两丈开外,正好是八字宽口中间,飘浮着秃子的头颅和他的魂魄。

    相隔二十余步,六名五行科道士站成一排,一手持法器,一手捏道诀,做好施法准备。

    沈昊解释道:“戒律科摆的是两仪七元阵,这是护法大阵,应该是要保护秃子,可是五行科是什么意思,要跟戒律科斗法吗?”

    作为戒律科新弟子,沈昊此行专为观摩而来,一看到两仪七元阵,眼睛立刻一亮,匆匆跑回同科弟子中间,站在最佳角度欣赏前辈施法。

    小秋回到杨清音身边。

    杨清音昂着头,好像没看到他。

    “老娘,五行科和戒律科这是在做什么?”小秋主动问话。

    杨清音保持沉默,以此作为小秋刚才走开的惩罚,直到戒律科十五名道士阵法已成,她才开口,“他们要将魂魄和魔种分离。”

    “那样的话秃子不就死了?”小秋虽然早有准备,还是吃了一惊。

    “不一定,这是一次测试,看看是魔种控制魂魄,还是魂魄囚禁魔种。”杨清音瞥了小秋一眼,知道他没听懂,解释道:“魔种控制魂魄,遇到危险就会强行分离,它可不愿意陪死,脑袋当然会因此死亡,谁也没办法;魂魄囚禁魔种,不管形势多么不利,魔种也无法逃脱束缚,那颗脑袋或许还有活路。”

    “连五行法师都控制不住魔种,秃子……”小秋又一次想起李越池,仅仅是被魔种入侵过一次,他就宁肯自杀也不回庞山求助。

    “你把种子扔在沃土,它能长得又高又壮,扔在石头缝里,能发芽就算幸运了,你的脑袋朋友实在是太弱了。遇到的又是一个同样衰弱的魔种,他们两个……别废话了,看五行科和戒律科斗法吧,这样的好戏可是难得一见。”

    戒律科的两仪七元阵已经成形,小秋看到的是一张若有若无的光罩,将十五名施法道士保护起来,秃子的头颅留在光罩之内,与魔种纠缠的魂魄却在外面,那是一小团淡得几乎看不到的绿色烟体,它将要直接承受五行法师的进攻。

    小秋手里没有任何法器。他改用无漏天目观察,马上看到了另一幅景象:光罩变得清晰可见,甚至亮得有些刺眼,在光罩表面,布满无数条小剑一样的红光,像闪电般不停地游走,偶尔有一条红光会骤然光芒大放,跃出足有一两尺远,旋即返回原处。

    秃子的魂魄之内。绿线像水银一样流动,显然感受到了危险,速度越来越快。

    小秋只盯了一会就承受不住了,头晕脑胀。赶紧收回视力,他没有内丹和法器,无法长久使用无漏天目。

    六名五行科道士先出招,一道道气剑穿过秃子的魂魄。击在光罩上,发出生硬的梆梆响声,像是两根枯木互相敲击。

    小秋恢复正常之后。再一次使用无漏天目。

    气剑全是金木水火土五行法术,形态各异,速度却出奇地快,小秋即使用天目也分不清单独的法术,只能见到连串的飞行轨迹,以及法术在光罩上激起的一团团强光。

    这样的场景的确难得一见,五行科与戒律科均势力敌,互相激发出更强的实力。

    夹在两者之间的秃子就是另一种感受了,留在光罩之内的头颅,嘴角微笑消失,眉头慢慢皱起,显然已经感受到法力攻击带来的痛苦。光罩之外,如雾如水的魂魄发生剧烈变形,已经看不出人头的形状,里面的浅绿色线条失去叶脉似的整齐,扭成一条粗线,像旋风一样摇摆……

    小秋又感到头晕目眩,只得退出无漏天目,这回的反应比较严重,他坐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再看。

    杨清音露出不屑的笑容,她看得倒是清清楚楚、津津有味,“杨宝贞是回风师,精通水、木、火三类法术,她还没使出全力。其他五人都是混合师,精通两类法术,他们可是拼尽全力了。呵呵,除了十五名执法师,估计也没谁挡得住这六人的进攻。真是的,一颗脑袋而已,值得花费这么大力气吗?”

    “魔种分离了吗?”小秋最关心的是这件事。

    “现在还难说,不过你的脑袋朋友也快不行了,谁的魂魄也经受不起这种强度的法术……结束了。”

    “结束了?秃子呢?”小秋起身抬头,果然,杨宝贞等人已经收起法器,对面的光罩和魂魄都消失了,只剩下秃子的头颅悬在空中,五官略显扭曲,偶尔向上一跳,却没有清醒过来。

    大执法师申准走到头颅附近,大声宣布:“此头无害,魔种被它牢牢束缚住了。”

    小秋大大地松了口气,正好沈昊望来,两人相视一笑。

    “我可以把慕松玄带走了吗?”小秋知道自己没资格在这里说话,可他太急迫了,必须问一声。

    申准摇摇头,“慕松玄必须吸取灵气才能维持生存,你尚未凝气成丹,体内灵气本就不多,若是再让他吸食你的血液,你就没办法修行了。”

    小秋呆住了,“那他……”

    “戒律科会将慕松玄带回老祖峰,在那里他会得到妥善安置。”

    杨清音出人意料地站出来,“这么一个有趣的脑袋,固魂守魄的本事还不如一只兔子,当作招魂的练习对象真是再好不过,姑姑,你不想争一下吗?还是你和姑父已经商量好了,大家轮流使用?”

    极少动容的杨宝贞脸色一沉,“清音,这里没你的事。”

    申准并未生气,“慕松玄也算是庞山弟子,老祖峰不会为难他,偶尔一次招魂对他也没有坏处。”

    杨清音走到头颅面前,“脑袋是我带回来的,怎么会没有我的事?慕行秋没内丹,我有,脑袋从今以后就归我吧,没事的时候我也练练招魂。”

    老娘昂首四望,一副看谁敢反对的架势。

    杨宝贞的脸色更加阴沉,小秋第一次见到她如此愤怒。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