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九章 非妖的心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仙人集的客房里,小秋把秃子彻底清洗一番。

    秃子被放在桌面上,不停摇晃还有些潮湿的头发,小秋找来一支木筷当作簪子,细心地给秃子梳头,想要在他头顶挽一个庞山式的发髻。

    秃子立刻老实了,只提出一个要求:“小秋哥,给我留几缕头发,要不然我就动不了啦。”

    左右后三面各留了一缕头发,秃子将自己支撑起来,对着镜子左瞧右看,咧嘴傻笑,“小秋哥,咱们的发型一样,二栓他们也是这种发型吗?”

    “大家都是,连芳芳也是。”小秋放下手中镜子,“庞山弟子都梳这种发型。”

    秃子满意地连连点头,“什么时候能见到二栓?我想他们了。爹娘说我还小,不应该跟大孩子一块玩,可我就是喜欢。小秋哥,我本来想找你玩来着,可我不会放马啊。我娘还说你家太穷,实在想要交朋友,也应该找二栓。”

    小秋哈哈大笑,“再等几天就能见到他们了。记住,要叫沈昊,不要叫二栓,他现在不喜欢被人叫小名。”

    “我记得。”秃子突然压低声音,“他不喜欢的东西可多了,我最害怕他,大家都怕他,只有小秋哥不怕,嘻嘻,每次打架的时候,我嘴上替二栓……沈昊助威,其实心里都为你叫好来着,我觉得你真厉害。”

    客房的陈设比致用所和牧马谷都要好一些,小秋坐在宽大的椅子上,笑着说:“秃子,你也变了,花言巧语,会拍马屁了。”

    “因为我就剩下这张嘴了。”秃子张开嘴,露出上下两排牙齿,缺少的两颗门牙一直没长出来。有一个明显的豁洞:“我娘早就说我没心没肺,就一张嘴闲不住,我现在真的没心没肺啦。”

    秃子对没有身体这件事似乎一点也不在意,总是兴高采烈的。

    外面有人敲门。

    小秋拿起一块布盖住秃子,起身去开门。

    “小秋哥。”小青桃软声叫道。

    “你怎么来了?”小秋很意外,自从他随身携带头颅以来,伙伴们在返程路上都躲着他,刚一到仙人集就匆匆告辞,小青桃却去而复返,“要进来吗?”小秋问。

    小青桃嗯了一声。走进房间,看到桌上的黑布,一点也不害怕,走近了左右端详,“我来跟你的朋友打声招呼。”

    秃子自己用头发掀开黑布,笑嘻嘻地说:“这个小姑娘是谁?咦,跟我的发型一样,你也是庞山弟子。”

    “我是庞山弟子,我还是小秋哥和芳芳的好朋友。”

    秃子眼睛发亮。“那咱们也是朋友了?”

    “当然,我叫裴淑容,大家都叫我小青桃。”

    “我好像叫慕松玄,大家都叫我秃子。可我的头不秃,你瞧,我还能用头发做很多事情呢。”

    两人聊了一会,颇有一见如故的意思。

    小秋觉得时候差不多了。用一根针在指头刺了一下,往一只瓷盘上挤出几滴血,放在秃子边上。

    “我要吃饭啦。待会再聊。”秃子低头舔盘子上的血迹,然后用头发支撑自己,站在盘子上面,没一会,那几滴血从脖腔又落在盘子上,他低头再舔,周而复始,脸色越来越红晕,好像喝酒醉了。

    小秋早已发现,秃子吸的其实不是血,而是血里的某种东西,那种东西能支撑人头单独存活,很可能也在滋养里面的魔种。

    小青桃看着这诡异的场景,居然一点都不害怕,小秋想起前几天杀人熊怪的场景,忍不住问:“小青桃,你是怎么回事?修行的时候胆子那么小,杀妖的时候却一点都不怕。”

    小青桃不好意思地笑了,“其实面对人熊怪的时候我是有点害怕的,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我更害怕都教和其他弟子。”小青桃低声说。

    小秋一愣,突然明白了真相,“你怕庞山把你当成妖怪?你想得太多了,瞧瞧你自己,跟妖魔哪里有一点相似之处?”

    小青桃红了脸,“我知道,可是……大家都警惕非妖,裴子函还长出了尾巴……”

    “你没有尾巴……你没有吧?”小秋不太确认。

    “当然没有。”小青桃的脸更红了,“可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裴子函刚出生的时候也很正常,从五岁开始才每个月有一天长出尾巴。”

    小秋明白小青桃真正的心结是什么了,她担心自己的非妖身份,进而害怕一切正常的修行者,“放心吧,即使有一天你长出尾巴,我仍然当你是好朋友,芳芳也会。”

    小青桃瞧了一眼正在舔盘子的头颅,“我相信,你和芳芳都是好人,可别人未必这么想……哎,说这些干嘛,小秋哥,我来找你还有别的事情。”

    “嗯,你说。”

    小青桃又看了一眼秃子,发现他对谈话一点都不感兴趣,有些吞吞吐吐地道:“怎么说呢,小秋哥,你知道芙蓉山吧?”

    “你的老家。”

    “是西介国一多半非妖的老家。芙蓉山十姓,裴家人口最兴盛,落户也最早,大概有一千一百多年。小时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直到有一天母亲带我下山买东西,趁她不注意,我跟附近的小孩儿一块玩,他们没看出我的身份,我也不觉得他们和我不同,可是突然间,一个大人就把我踢开了,真的是踢,我撞在门槛上,头破血流。母亲平时最宠我,兄弟姐妹没人敢碰我一下,可那天,母亲没有发怒,没有争执,抱起我匆匆离去,在我们身后,无数人在大声咒骂,好像我惹下了滔天大祸。”

    小青桃沉默一会,“我没敢哭,也没敢闹,因为母亲在哭,在替我擦血,我问她这是怎么回事。她说我们是非妖,跟山下的人类不太一样。非妖下山必须头缠红布,我还以为那是为了好看,原来是为了提醒别人注意。长大一些之后,我问母亲,既然人类当非妖是妖,为什么咱们不去跟其它妖族住在一起,母亲告诉我,非妖是妖族的叛徒,在人类中间只是受歧视。到了妖族的地盘会被杀掉。”

    小秋从来没见小青桃如此严肃地说话,颇有些不适应,但他明白她的意思,非妖尚且受到如此明显的歧视,何况是只剩头颅的秃子?伙伴们这些天来的疏离只是一场预演,他想保住秃子,将会给自己惹来极大的麻烦。

    秃子已经舔完盘子,上面的血迹几乎没少,可是里面已经没有他喜欢的味道了。他看着小青桃,一点也不觉得她的话跟自己有什么关系,问:“你们为什么要当叛徒呢?叛徒是坏人吧?”

    小青桃笑了,“我们也没办法。那是老祖宗一千多年前决定的。”

    “哦,老祖宗决定的,的确谁也没办法,我娘总说野林镇是穷乡僻壤。嫁到这里真是倒霉,我爹就说这是慕家老祖宗的错,他也没办法。”

    小青桃笑得更开心了。又跟秃子聊了几句,然后向小秋告辞,“小秋哥,你是个有主意的人,遇事多想一想,我知道自己没资格说这些,你就当我在替芳芳说话吧。”

    小秋关上房门,秃子说:“这个小姑娘挺好,小秋哥,她也是你媳妇儿吗?”

    “不是。”小秋急忙否认,“我跟她其实不怎么熟,她跟芳芳才是好朋友。”

    “芳芳,嘻嘻,她跟我一样少了两颗牙,小秋哥,你说我现在能打过她了吗?”

    “咱们现在谁都打不过她喽。”小秋有一阵没听到芳芳的消息了,如果灵骨道根开始生效,没准她已经凝丹成功,甚至学会了法术。

    “这么厉害?”秃子吃了一惊,垂眼想了一会,“我笑话她是豁牙,她不会记恨我吧?”

    “不会。”小秋走到桌边,“秃子,愿意跟我一块闯荡天下吗?”

    “愿意愿意。”秃子高兴地蹦跳,“叫上芳芳和沈昊,还有大良二良他们,咱们还像上回那样,一块进森林,一块做饭吃,你把我挂在树上,我能替你们放哨……”

    小秋的兴致却没了,闯荡天下只是一时冲动的想法,没有庞山的庇护,他与秃子更会被当成妖怪,而且——他还要报仇,二良之死绝不能这么被遗忘,他必须留在庞山继续修行,只有这样才有实力面对两年之后就将结束思过的申庚。

    傍晚时分,杨清音又来了一次,她留在客店纯粹是为了看热闹,顺便给小秋送来晚饭。

    客店里的其他人都不知道有颗孤零零的头颅跟他们住在同一个院里。

    “老娘你好。”秃子乐颠颠地打招呼,“为什么你不梳庞山弟子的发型呢?你不是庞山弟子吗?”

    “老娘不乐意。”杨清音对秃子毫不客气,“瞧你,大头顶小头,跟个葫芦似的,很好看吗?”

    “葫芦很好看啊。”秃子颠倒过来,仍由三缕头发支撑着,走到镜子上,看着倒立的自己,呵呵直乐。

    杨清音微微哼了一声,对小秋说:“你可惹麻烦了,还连累了老娘。脑袋不仅是妖,里面还藏着魔种,我当时怎么会同意你把它带回来呢?好在仙人集不算庞山的地盘。不过明天五行科的人会和戒律科一块来,所以……”

    小秋霍地抬起头。

    杨清音瞧了他一眼,撇了撇嘴,“所以——跟你的小朋友告别吧,明天他就解脱了。真是的,光剩下脑袋有什么可高兴的?”

    五行科专职斩妖除魔,与戒律科一块出现,意味着秃子终于要迎来自己的结局。

    沉默了一会儿,小秋道:“我会尊重老祖峰的决定。”他扭头看向正在照镜子的头颅,“不管怎样,我不能再让他流落荒野,也不能……”

    小秋说不下去了,杨清音居然没有笑话小秋,扔下一句“明天我也会在”转身离去。

    杨清音又回来了,“谁知道呢,或许还有回旋余地,脑袋里面的魔种很弱,弱到不能离开他附身在更强大的生物体内。就看明天来的人是谁吧。”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