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八章 也是庞山弟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村民们举着火把来到森林边,围成一圈观看人熊怪的尸体,片刻之后,不约而同地跑过去,用脚踹、用石头砸、用叉子捅,发泄心中的怨恨,一名老妇坐地号啕大哭,她的儿子、儿媳和三个孙辈就是被人熊怪杀死的。

    庞山弟子和符箓师刘鼎站在远处,没有干涉村民们泄愤,杨清音刚刚用盗明珠确认这是一只普通的妖怪,体内没有魔种的影子,她让关神跃带领其他人回小耳堡,自己随后赶到。

    小青桃单独冲向人熊怪的勇气没有了,怯怯地问:“我能留下吗?小秋哥他……”

    慕行秋一直没从森林里出来,大家都从辛幼陶的话中猜出一点真相:那颗人头是小秋从前的熟人。

    杨清音摇头,“你们先回小耳堡,我不会耽搁太久,明天咱们回庞山。”她的表情出奇地严肃,小青桃不敢再提要求,“把嘴巴都闭严点。”杨清音的目光落在刘鼎身上。

    “人熊怪已死,吸血妖留下尸体,就这么回事。”刘鼎马上说,他赶到现场比较晚,理解得却更透彻。

    小秋正在森林深处的一棵树下与人头对话,这样的场景连他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他靠树席地而坐,手里拽着秃子的一缕头发,心情无比复杂。

    秃子的头颅摆在小秋身边的一块石头上,脸上的血迹没有了,他特别不适应,不停地挤眉弄眼,伸出舌头到处舔,时不时发出各种声音,终于他有点习惯了,笑嘻嘻地说:“你真是小秋哥吗?为什么长相不一样啦?那个凶女人还叫你‘慕行秋’。”

    “慕行秋是我的大名,我长大了,相貌当然不一样。”小秋说,对面的秃子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还跟三四年前一样,连笑容都那么天真,一心想要讨人喜欢,怎么也不像是一只妖怪,“你也有大名,叫慕松玄。”

    “哦,我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名字,是学堂秦先生给起的。小秋哥,你知道吗?野林镇的人都不见了,我找你们找不到。爹娘也不知去哪了。不过也是好事,你瞧,我连身子都给弄丢了,爹娘看见肯定会生气,还会揍我……”

    秃子也有一点变化,说话语速非常快,只要不被打断就不会停止。

    “秃子,你是怎么……你还记得咱们一块逃进森林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那不就是几天前吗?”秃子兴奋异常。滔滔不绝地说起来,从他跟芳芳在路上厮打,一直说到被玄符军士兵抓捕,他没有时间概念。记忆却非常清晰,然后他说到了蛇妖,“那条蛇可真大,眼睛焦黄。我还在撒尿呢,它瞪我一眼我的身子就丢了。”

    “然后呢。”小秋轻声问。

    “然后……我就忘啦,飘来飘去的像是在做梦。突然绿光一闪,我就醒过来,到处找你们……”

    “等等,绿光一闪?”

    “对啊,绿光一闪,我还以为自己被闪电劈了,可是一想闪电明明是红色的啊……”

    秃子还在讲述他对绿光和闪电的看法,小秋已经有点明白了,斩杀蛇妖的那个晚上,李越池的法剑与蛇妖眼中的第二道绿光纠缠在一起,最后法剑被毁,绿光遭遇重创,只剩一丝逃走。

    没有意外的话,这丝绿光钻进了秃子的脑袋里,这颗脑袋是小秋顺手抛出去的,他觉得应该没扔出太远,“秃子,看见绿光之后你立刻就清醒了吗?”

    秃子闭上嘴想了一会,“啊,你一问我倒有点想起来了,绿光闪过之后我先是觉得饿,饿得我头昏眼花。”

    “饿?”小秋莫名其妙,秃子连身体都没有,怎么会饿?

    “就是饿,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只兔子跑过来,我咬住它,一喝到血我感觉好多了。小秋哥,你说奇不奇怪,从前我没觉得鲜血这么好吃。”

    事情很清楚了,秃子被魔种侵袭,成为吸血之妖。小秋感到难以言喻的心痛,觉得自己当初那一抛导致了这样的结果,看秃子的模样,根本不知晓时间流逝,还将小秋当成十二岁的少年,只是样貌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杨清音站在十几步以外的另一棵树下,冷冷地说:“你得快点做决定。”

    小秋从来没做过如此艰难的决定,“他好像没做过什么坏事。”

    “是吗?”杨清音稍稍抬高声音,“脑袋,你吸过人血没有?”

    秃子用头发支撑头颅,转向杨清音,“你在跟我说话吗?我叫秃子,不叫脑袋。”

    “为什么叫秃子?你明明有发头,还挺长。”

    秃子双眼向上一翻,“小时候爹娘总给我剃光头嘛,所以叫秃子,从去年春天开始我就留头发了,等我长大头发还会更长。”

    秃子的所谓去年其实是四五年前,小秋心中又是一酸,更难做出决定了。

    “长大?”杨清音哼了一声,“你还没告诉我你吸过人血没有?”

    “吸过吸过。”秃子兴高采烈地蹦了几下,“人血最美味,可是人不好弄,他们会拿棍子打我,小秋哥,你看看我头上的那个包下去没?我一直觉得有点疼。”

    小秋拨开头发看了两眼,“没有包,已经好了。”

    “哦,那我为什么总觉得头疼呢?喝点血会好一点……”

    林清音已经用盗明珠照射过人头,知道底细,对小秋说:“这就是一只妖头,全靠着魔种的支持才好像活着,其实早已经是死人。”

    “可他还有记忆,对从前的事记得清清楚楚。”小秋站起身,地上的秃子抬头望着他,脸上堆满笑容。

    “那又怎样?他的魂魄被魔种困住了,记忆越多痛苦也越多,而且魔种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你还想再被侵袭一次吗?我想你不会再走运了。”

    “我要把他带回庞山。”

    “哈。”杨清音大笑一声,“带回去给宗师当礼物吗?‘宁宗师,我送你一颗人头,能吸血,还会讲笑话。你肯定喜欢。’”杨清音模仿小秋的声音,怪里怪气,却也有几分相似,“咱们是来杀妖,不是来收养的,你不敢动手,让老娘来。”

    秃子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望着小秋脸上的血痕,心痒难耐,“小秋哥。你脸上流血了,我能舔两下吗?闻上去真的很香。”

    杨清音发出一连串笑声,斜眼看着小秋。

    “我只想给他一次机会。”小秋说,秃子的头颅又蹦又跳,像是一只饥饿的小狗,“我会把他交给五行科……”

    “这种事归戒律科管。”杨清音纠正道。

    “那就交给戒律科。”

    秃子用头发将自己支起两尺多高,仰面望着小秋脸上的血迹,露出渴望至极的神情,小秋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然后垂下手臂,秃子小心翼翼地舔了两下,马上加快速度,将小秋的手掌舔得干干净净。

    秃子陶醉地一声叹息。做出吞咽的动作,几滴血从脖子下面掉到地上,他一点也不在意,反而有酒足饭饱的舒畅。“真是香啊,好像我七岁那年偷吃家里的冰糖,不不。比那还要香。”

    林清音走近,冷笑道:“你们两个还真是一对,不如你一直养着他吧,瞧他的样子一顿吃不了你多少血。”

    “如果戒律科说他很危险,那就……任由戒律科处置,我绝不反对。”这就是小秋的决定,“如果秃子没事,那就由我养活他好了,我不会让他再吸其他人或动物的血。”

    杨清音低声骂了一句,“你还真是个独立特行的家伙,老娘给你一次机会,带他回庞山。哈哈,想想戒律科那帮家伙的表情,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她又看了小秋几眼,“脑袋为什么喜欢舔你的血?难道跟你的秘密有关?”

    “没准因为我是修行者,没准他更喜欢你的血,因为你有内丹。”

    “他要是敢靠近我一步——”杨清音举起一只手臂,“老娘就把他拍得稀巴烂。”

    小秋脱下外衣,将秃子包在里面,对他说:“我带你去庞山,找沈昊他们。”

    “沈昊是谁?”

    “沈昊是二栓的大名。”

    “好啊好啊。”秃子蹦了几下,“他还得感谢我呢,他家的大屋子里尽是老鼠、鸟窝什么的,我进去住了两天,全都撵跑了。唉,野林镇的动物越来越少,我只好出来逛逛,那位长得像熊的大哥心肠好,说是带我来喝人血,没想到碰见小秋哥,呵呵,真好。”

    杨清音望着林外的火光,“你的熊大哥已经被烧成灰了。”

    “你叫老娘?”秃子转向杨清音。

    “嗯,你有意见?”

    “没有意见,我就想知道谁是‘老爹’?小秋哥,是你吗?”

    杨清音脸色一沉,小秋急忙将外衣系上,拎在手里向林外走去,可秃子在里面跳得太厉害,小秋只得解开,“别乱动,我要带你走远路。”

    “给我留个窟窿,我怕黑。”

    小青桃等人已经连夜赶回小耳堡,杨清音去村里牵出两匹马,不顾村民的挽留,也踏上回程。

    小秋没进城堡,就在外面等待伙伴,当天中午,一行八人骑着锦尾马回庞山,其他人听说了人头的事情,都与小秋保持距离。

    秃子一开始对黑马非常感兴趣,总想吸它的血,小秋不得不找来更结实些的皮囊盛装头颅,剜出一个窟窿让他见光。

    杨清音无心游逛,返程因此大为缩短,一月下旬,他们回到仙人集,她立刻通过自己的渠道将事情通知老祖峰,很快她告诉小秋:“戒律科的执法师明天过来,你打算怎么跟他们说?”

    小秋已经想好了,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越来越觉得秃子能够接受管束,“我会告诉他们,慕松玄也是庞山弟子。”

    “我是庞山弟子,跟小秋哥一样。”人头在桌子上眉开眼笑地跳舞。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