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七章 似是故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大的人熊怪和驮着头颅的野猪并排走向村庄,更近一些之后,辛幼陶和刘鼎也发现了这一骇人场景,立刻缩身坐在窗下,惶恐地互相看着。

    “那是什么东西?”辛幼陶从嗓子眼里发出声音。

    “好像就是野林镇的吸血妖,怎么跑这儿来了?”刘鼎也没法保持镇定,他是符箓师,有本事恢复武器上的加持之力,真要是展开搏斗却跟普通人没有两样。

    辛幼陶脸上瞬间闪过四五种表情,突然站起来,“我、我去找老娘。”

    小秋一把将王子按住,对刘鼎说:“你去。”

    刘鼎点头,作为一名常年驻守边疆的符箓师,他有着老兵的性格——遵守命令,绝不会在危险时刻做出谦让的姿态,即使对方是王子也不行,计划是小秋制定的,他很自然地将小秋当成三人小组的头领。

    刘鼎摸到屋外,贴着墙根向村里走去。

    辛幼陶望着符箓师的背景,恨不得这就拿出王子的权威命令他留下,“他好歹还有符箓,比我有用。”他苦着脸对小秋说。

    “你不也有。”小秋冷冷地甩下一句话,仍然监视着外面正在走来的两妖。

    “就剩三张了,都是用来防御的,没有进攻法术。”辛幼陶终于说了实话,即使是亲姐姐也没能将他的符箓全都要走。

    一熊一猪越走越近,小秋握紧长剑,“没什么可怕的,它就是会吸血,不让它靠近就是了,走,咱们迎上去。”

    辛幼陶拼命摇头,身子蜷成一团,手里握着自己的长剑。“又是猪头又是人头,吸血妖肯定还有别的本事,我不出去,等老娘……”

    杨清音绝不会轻易出手,小秋对此非常肯定,眼看两妖已经进村,圈里的羊开始不安地咩咩叫唤,小秋等不及了,拎起辛幼陶,不等他开口反对。将他连人带剑扔了出去。

    “啊——!”

    辛幼陶在空中厉声尖叫,惊醒整座村庄,也惊动了数十步之外的妖怪。

    人熊怪怒声咆哮,虽然它长了一张人脸,但嘴巴张开之后却是血盆大口,两排尖利的牙齿在月光下闪闪发光,它纵身一跃就是几丈远,四肢着地又是一跃,闪电般蹿到辛幼陶身前。身手敏捷,一点也不像是笨拙的熊类。

    “慕行秋!”辛幼陶又恼又恨地大叫一声,还是从地上爬起来,朝人熊怪挥舞长剑。他曾经在玄符军中待过一段时间,多少会点剑术。

    人熊怪闪身躲开头两招,挥起巨爪将长剑击飞,另一只巨爪向人类头部拍去。毛茸茸的厚掌比人类的脑袋还要庞大,五只爪指如同长短不一的匕首,带着寒光迅速下落。

    辛幼陶的六分勇气瞬间只剩下一分。望着那只拍来的巨爪,竟然忘了躲避。

    小秋早已做好准备,落在辛幼陶身前,举起长剑迎向那只巨大的爪子。

    跟普通人一样,小秋对妖魔有着本能的恐惧,可是一旦战斗开始,恐惧就变得无足轻重,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对付敌人,早在几年前他就敢握着匕首冲向蛇妖,如今手持符箓长剑,更加无所畏惧,甚至还有一点点兴奋。

    他喜欢战斗,斗志流淌在他的血管里,甚至渗入骨髓,一手持剑刺向巨爪,另一只手伸出,默念咒语击向人熊怪的心脏。

    妖魔的身体就是它们的法器,对法术的抵抗力比人类强大许多,甚至超过一些道士,被小秋的咒语击中,人熊怪只是微感麻痒,但就是这样也起了作用,人熊怪没能及时收回巨爪,重重地撞上长剑,直到剑身透掌半尺,它才停下。

    人熊怪仰天吼叫,圈里羊全都挤在角落里屁股冲外,村民更是家家闩紧房门,蒙被瑟瑟发抖。

    小秋又打出一招梅心拳。

    人熊怪的吼叫戛然而止,畏惧地看了一眼小秋,转身就跑,小秋毕竟经验不足,手一滑,符箓长剑被带走了。

    “追!”小秋喊道,辛幼陶呆若木鸡,对他的叫声没做出半点反应。

    小秋紧跑几步,拣起辛幼陶掉在地上的长剑,大步追赶人熊怪,希望埋伏在森林边缘的五名同伴胆子能比辛幼陶大一些。

    耳畔突然有风,小秋转身挥剑。

    是那只顶着人头的猪妖,跃在空中扑向小秋,动作比人熊怪还要敏捷,面对长剑,竟然能中途拐弯,扑通一声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嗬嗬嗬。”猪身上的人头冲着小秋发出怪声。

    这次离得近,小秋发现人头不是长在野猪头顶,而是以乱发系在上面的,事实上,野猪看上去很不情愿,它只是普通的野兽,行动全受人头的控制。

    小秋心中大震,不等他想明白,野猪突然跃起,发动第二次攻击,弹跳力之强绝非普通野猪所能比拟。

    小秋侧身避让,左手施咒,右手舞剑,野猪的抵抗力比人熊怪差远了,身子在空中一顿,失去了躲避的机会,小秋手起剑落,将它硬生生砍为两截。

    人头落在地上,滚了几圈,长发突然间分成几缕向四周伸出,形成触脚支在地面上,像是一只怪异的蜘蛛,原地转了一圈,向森林跑走,嘴里发出狂笑似的叫声。

    辛幼陶还是追了上来,看见这一情景,惊恐得声音都变了,像蛇一样嘶嘶地问,“那是什么玩意儿?”

    小秋没有回答,快步追上去,他身具玄力,速度远超常人,可那颗人头跑得也不慢,七八条触脚轮流摆动,几乎就是在雪地上飘浮着前进。

    小秋咬牙再次加快速度,终于渐渐缩短距离,眼看快要追上,猛然听到小青桃的尖叫声。

    人熊怪一只爪子插着符箓剑跑向森林,守在这里的五名弟子发生了分歧,周平觉得妖怪已经受伤,应该让过去跟在后面等它筋疲力尽再出手,小青桃坚持执行小秋的计划将人熊怪拦住。关神跃等人迟迟不肯拿主意。

    人熊怪吼叫着越跑越近,平时最显怯懦的小青桃这时却表现出非凡的勇气,“这么多庞山弟子,不能让一只妖怪跑掉,你们不上,我上!”

    小青桃提剑从树后绕出来,大叫着冲向敌人,一剑刺向人熊怪的腰部。

    周平比看见人熊怪还要惊讶,“这、这是小青桃吗?谁说她胆小啊?”

    人熊怪爪上吃痛,正心慌意乱。胡乱地挥动另一只巨爪格挡,无巧不巧,爪掌又被符箓剑刺穿,但小青桃也被甩开几丈远,在空中发出尖叫。

    关神跃等人没法再躲在树后了,四人一块冲出来,围着妖怪虚张声势。人熊怪连声怒吼,挥舞双臂,巨爪上的两柄剑离身飞出。正好从一名弟子头上掠过,弟子大惊,翻身躲避,给人熊怪让出了通道。

    小秋放弃人头提剑赶到。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一剑刺在人熊怪大腿上,人熊怪用受伤的巨爪拍在小秋脸上,将他击飞。自己又惊又怒,放弃逃跑,疯狂地扑向围攻者。只是脚步零乱,速度慢了许多。

    一旦加入战斗,关神跃也不犹豫了,发出一声喊,跳向人熊怪,一剑刺中它的后腰。

    人熊怪转身,双爪高高举起,多毛的人脸上尽是凶意,晃了两下,没有扑向人类,向后重重摔倒在地上,刺在后腰的符箓剑破腹而出。

    周平跑过来,在人熊怪心口补了一剑,连剑也不要了,即刻后退几步,颤声问:“死了吗?”

    小秋走到妖怪身边,低头看了一会,“死了。”

    几人互相看着,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小青桃也回来了,指着小秋的脸上轻声惊呼,“小秋哥,你受伤了!”

    小秋摸了一下脸颊,果然有血迹,随后感到火辣辣的疼痛,“没事,一点小伤。”

    一名弟子靠近,举剑欲刺,“我在它脸上再来一剑。”

    小秋伸手挡住他,“小心魔种。”他仍然记得李越池斩杀妖蛇的场景,只是因为一时大意,五行法师就被迫自杀,因此小秋特别谨慎。

    一说到魔种,几名弟子都后退了。

    “怎么才能查出它有没有魔种?”周平问。

    “等老娘来。”

    杨清音手里有盗明珠,照一下就知底细,比李越池的铜镜效果还好。

    辛幼陶气喘吁吁地跑来,离妖尸远远地停住,伸手指向森林,“老娘去追那颗人头了,那究竟是什么玩意儿?连身子都没有,还能跑得飞快!小耳堡是怎么收集情报的?那根本不是变狼变猪的妖怪……慕行秋,你去干嘛?”

    小秋跑进森林,担心已经有点晚了,大声叫道:“老娘!杨清音!手下留情,我……认识那颗人头!”

    冬日的森林比往常更加寂静,小秋一边跑一边喊,声音传出老远。

    “慕道友认识人头?这是什么意思?”关神跃等人全然不明所以。

    辛幼陶的脸色一下子变了,望着小秋跑走的方向,惊愕地张大了嘴,“我的天!我的天!这、这怎么可能?而且当时十几颗人头,不一定就是他啊。”

    小秋看到杨清音的时候,她正站在一棵树下,手里握着符箓师刘鼎的短弓,低头在看着什么。

    小秋心一沉,急忙跑过去。

    人头还在,一支箭矢定住了它的一缕乱发,它嗬嗬地叫着,绕着圈想要逃走,却是越缠越紧。

    “秃子……”小秋轻声叫道,虽然当年蛇妖杀死了许多人,可小秋只对这颗人头的笑声感到耳熟。

    焦躁不安的人头停止了跳动,布满厚厚血痂的脸上居然露出沉思的表情,嘴里连咳带喘,突然开口说话,“秃子?秃子?好熟悉的名字。”

    “那就是你的名字。”小秋慢慢靠近,蹲下身,伸手分开乱发,轻轻揭去人头脸上的血痂。

    杨清音没有阻止,左手却亮出了微微闪光的盗明珠。

    人头目光茫然,只在几块血痂被揭去时疼得皱了皱眉头。

    脸型越来越清晰,人头终于露出本来面目,果然是小秋记忆中的秃子慕松玄。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