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六章 两妖结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守备官身经百战,懂得排兵布阵,熟悉攻守之道,激发手下士兵的热情时更是信手拈来,唯独不了解青少年的心性。

    他摆出老成持重的长者模样,想吓退王子和他带来的客人,“这可不是一只普通的妖怪。”

    结果他一开口就将客人吸引住了,这让守备官大感恼火,只要是稍微有点经验的士兵,光是听他的这种口气也会警惕地后退,而不是感兴趣地凑过来,这更让他对这群年轻人的战斗能力产生怀疑。

    “怎么个不普通?”就连辛幼陶都好奇了,虽然他一点也不想离开城堡去杀妖怪。

    “这只吸血妖大概三四年前出现在北边的森林里,正好是野林镇居民消失的时候,我们有理由相信它是大魔王留下的小妖。这只小妖变幻莫测,有时候化成狼,有时候化成猪,有时候还是人头兽身,白天躲在密林里,晚上出来吸血,野兽、牲畜、人类都不放过。”

    “一只小妖而已,怎么不派人去消灭它?”辛幼陶带着责备的语气问。

    守备官扫了王子一眼,胡子拉碴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吸血妖的速度非常快,二三十名士兵都堵不住,反而被它各个击破。前两年大小耳堡一直忙着加固城墙,去年先是参加群妖之地的战争,后来又要抵挡西北的散妖,实在分不出更多人手啊。好在这只吸血妖主要是在原来野林镇一带活动,百姓们不去那边就是了。”

    “野林镇。”小秋心情黯然,自己的家乡居然被一只吸血妖占据,他更下定决心要除掉它了。

    “你们也参加去年的道妖之战了?”周平诧异地问,在庞山弟子心目中,那场战争发生在九大道统和妖魔之间,与玄符军没有关系。

    守备官笑了笑,“北方各诸侯国共出兵五万。皇京上千名符箓师随征,本官忝列其中,也算是为去年那场战争出了一点微薄之力。对了,我们称此战为‘恭皇屠妖大战’。”

    这可是庞山弟子们没听说过的新鲜事,杨清音问辛幼陶,“这些事你都知道?”

    辛幼陶耸起肩膀像是要摇头,最后却只是吐出一口气,“知道一点,不过我说了也没人相信,所以就没提。”

    “恭皇屠妖大战?你们的老皇帝亲自出征了?”杨清音不太高兴。对方的语气好像在暗示九大道统在有意隐瞒凡人的功劳。

    “那倒没有,不过天子在位时发生屠妖之战总是罕见的,如此命名只是为了……纪念。”守备官不会与年轻女子一般见识,正色补充道:“当然,战争的主力还是九大道统的道士,我们负责围堵,将妖军逼入圈套,在正面发起进攻的是数百名道士。我当时被分派到侧翼,没看到屠妖盛况。可是隔着几百里也能望见火光冲天、雷鸣电闪,整个大地都在震动,我听说千里之外的友军都能感受到,可惜最后让妖王逃掉了……”

    庞山弟子们的自尊心恢复了。不管怎么说,还是道统的战功最为显赫。

    小秋听了一会,不得不开口提醒大家正事还没有解决,“咱们到底要不要去除掉那只吸血妖?”

    守备官只是摇头。他见过世面,很清楚普通的道统弟子跟真正的道士比不了,尤其里面还有王子殿下。更不能冒险,“野林镇如今远离人烟,盘踞在那里的吸血妖危害不大,倒是那只人熊怪,经常掠夺村中牲畜,甚至杀死过几名孩童,它才是心腹大患。”

    “两只都除掉。”杨清音做出决定,对人情世故她并非一无所知,已然猜出守备官的心事,抬起右手,手心里突然出现一团火球,像陀螺一般快速旋转,在阴冷的大厅里显得分外地明亮与炽热。

    守备官正式地躬身行礼,为自己的一时眼拙而表示歉意,这群年轻人当中居然有一位真正的庞山道士,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得蒙诸位仗义出手斩妖除魔,是小耳堡军民之幸。”

    守备官一改态度,兴冲冲地走出大厅去找最熟悉情况的向导,杨清音收起火球,对七名不会法术的弟子说:“我就是亮个相,杀妖这事——还是得你们几个动手。”

    除了小青桃,几个弟子都向小秋投去责怪的目光,辛幼陶狠狠地瞪了一眼,“吸血妖,一会变狼一会变猪,你打得过吗?”

    “打过了才知道。”看到大家的脸色都有点慌张,小秋笑着安慰:“守备官大人也说了,吸血妖就是奔跑速度快一点,没别的本事。”

    守备官找来的向导是一名年轻的符箓师。

    符箓师身材瘦弱脸色苍白,一看就是久坐桌前的读书人,头顶圆冠只有一层,表明他在龙宾会里的地位很低。

    他得到守备官的指点,一进来就先向杨清音施礼,“在下刘鼎,得见庞山道士,不胜荣幸。”然后才拜见王子殿下。辛幼陶对这位向导的印象立刻变得很差。

    次日一大早刘鼎就做好了准备,换上一套绘有符箓的轻便皮甲,头上的圆冠却不肯换掉,“这是龙宾冠,只有戴着它,我才算是一名符箓师。”

    在辛幼陶的强烈要求下,杨清音以外的弟子都去武库选取兵器,刘鼎提了不少建议,最后几人都拿了小耳堡最好的符箓剑。

    “剑长三尺一寸,宽两寸三分,加持破妖九阳符,对那些皮糙肉厚的妖魔尤其有效,还加持了初级云蒸符,所以它看上去很重,握在手里却很轻。不过此剑沾染妖血之后,符箓会很快失效……”

    “用来斩妖的剑却不能沾染妖血?”小秋挥了一下长剑,觉得不可思议,其他弟子的想法也都与他一样。

    刘鼎笑了,“直接镌刻在器物上的符箓就是这样,所以世上才要有符箓师,我们可以随时恢复剑上的符箓之力。”

    辛幼陶生怕众人产生误解,抢着解释道:“这可不是故意的,有长久生效的高级符箓。可是非常难得,哪能交给全军使用?在小耳堡,破妖九阳剑就是最好的兵器了,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还拿不到呢。”

    话是这么说,不过刘鼎似乎更看重庞山道士,对杨清意一直恭恭敬敬,他本人领取了一张短弓和十支箭,离开武库之后建议众人将锦尾马留在堡内,改乘普通马匹。“锦尾马是灵兽,容易引起妖魔的警觉。”

    除了辛幼陶,所有人都觉得刘鼎是一位值得信任的符箓师,他显然非常清楚自己的职责,将一切都安排得有条不紊。

    当天下午,刘鼎带领庞山弟子来到一座小村庄,决定先杀这里的人熊怪。

    村内只有三十几户人家,守着一大片良田,往北十余里与森林接壤。三个月前一只人熊怪开始在此地出没,几乎每晚都会大摇大摆地从森林里走出来抢夺村里的牲畜,甚至杀死了两名大人和三名儿童。

    村民早就盼着小耳堡派兵除妖,他们认得符箓师。对庞山所知甚少,听说刘鼎只是带路人,除妖者是八名青年男女,都大吃一惊。不过仍然很热情,捧出米肉果蔬盛情款待客人,然后躲在一边议论。

    杨清音只顾逗小孩子。什么也不插手,将除妖任务完全交给了七名弟子。

    关神跃发现老娘真的不闻不问,他这个在五行科待过的弟子只好站出来,按照学过的除妖知识分派任务,“你去东边……不,还是去两个人吧,你们两个……啊,你想去西边,也行……呃,咱们都不会法术,谁能正面拦妖?慕行秋,你怎么样?辛幼陶,你能不能要几张符箓……唉,没有法术是个大漏洞……”

    五行科的除妖手段无不建立在法术与法器的基础之上,没有这两者,关神跃完全不知所措,一直犹豫不决,眼看天都要黑了,众人仍然不知道自己具体要做什么,小秋实在忍不住,起身道:“我提个建议,人熊怪只是小妖,应该不难杀,咱们分成两组,一组留在村里,一组守在森林边缘断它后路。”

    “好主意,就这么来吧。”关神跃马上说道,小秋接着详细分派人手,大家都无异议。

    夜色降临,村民休息得早,村庄里一片寂静。小秋在羊圈旁边废弃的屋子里练习使用长剑,辛幼陶偶尔指点两句,和刘鼎轮流趴窗监视外面的情况。

    夜更深了,轮到辛幼陶休息的时候,他一屁股坐在墙角枯草堆上,搓着冻红的手,轻声抱怨:“跑这么远杀一只小妖,对修行真的有帮助吗?我瞧——”他将声音压得更低,“老娘就是想出山玩一趟。唉,她倒是直说啊,我又不是供不起,咱们去西介城、去皇京,去哪里都比这里好玩。”

    小秋停止练剑,寒气从毫无阻挡的窗户不停地窜进来,他却一点也不感到冷,“待会你去吸引人熊怪的注意。”

    “我?”辛幼陶脸色一下子变了。

    “不当诱饵就当进攻者。”

    辛幼陶指着趴窗监视的刘鼎,用嘴型说“他”。

    小秋摇头拒绝,刘鼎是名低级符箓师,显然没有能力与人熊怪正面对抗,而且这是锤炼胆量的好机会,他还不想轻易给别人呢。

    刘鼎没注意到身后的小把戏,突然头也不回地冲两人招手——人熊怪来了。

    小秋和辛幼陶轻手轻脚地到了窗边,小心地探出头向外张望。

    残冬的庄稼地里一片荒凉,空中半轮明白照得大地白茫茫一片,只见远处走来一只奇怪的东西,身材高大雄壮,直立行走,像是人类,可是步伐老态龙钟,时不时仰头摇晃,仿佛在无声地呐喊。

    尚未凝丹的弟子不宜常用超强视力,现在却属于必要时刻,小秋凝神望去,虽然早有准备,心里还是一惊,那的确是一头直立的熊,双腿短小粗壮,却长着一张与人类极为相似的多毛脸孔,咬牙切齿,好像充满了愤怒。

    小秋刚要收回目光,发现地面上有异样。

    人熊怪并非单独行动,在他脚边还跟着一头不大的野猪,野猪看上去十分正常,不像是妖魔,可头上却顶着一颗孤零零的人头。

    人头长发散乱,脸上沾满了浓厚的血迹,像是一副暗红色的面具。

    吸血妖居然也来了!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