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三章 老娘猜不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秋从一开始就知道,老娘正在气头上,不会再用普通的焰刀术,所以他一直在用余光观察杨清音的双手,她的手稍一抬起,他就已经向右侧纵跃,堪堪躲过那团凭空出现的火球。

    火球一个接一个地出现、消失,小秋根本没机会靠近杨清音,他也有自知之明,只是不停地纵跃,不停地改换方向,离对手越来越远。

    夜色笼罩的山谷里,火球像是一连串无声的焰火,此起彼伏,在草地上划出一条曲折的光线,观众是赶来吃夜料的马群,他们紧紧跟随在后面几十步的地方,嘶鸣不止,比追逐光亮的飞蛾还要兴奋。

    小秋无路可走,纵身跳进池塘,屏住呼吸,游到一片靠近岸边的草丛下面藏身。

    杨清音向水下连发数枚水球,池塘如同滚沸一般向上翻涌,映衬得火光越发绚丽,那群长着多彩长尾的马匹对法术与颜色似乎有着超乎寻常的喜好,围着池塘跑跑跳跳,仰头长嘶。

    杨清音被闹得厌烦,停止施法,吼道:“滚开,惹老娘生气,烤了你们这群畜牲。”

    马群对她的喝斥没有多大反应,可是法术与火光没有了,它们也失去了兴趣,陆续到房前的石槽里吃夜料。

    小秋可以长时间屏气,但他知道自己躲不了多久,池塘太小,杨清音早晚会发现他的位置。

    “很会躲嘛。”杨清音站在岸边,她拥有内丹,可以随时使用超常视力,即使是黑暗的水面也能穿透看个大概,她瞧见了水草与小鱼,唯独没有慕行秋的影子,“老祖峰都拿我没办法,你一个穷乡僻壤的臭小子。居然想挖老娘的往事用来要挟我?”

    小秋绝不会吱声,他没想要挟任何人,只是希望知道杨清音最在意什么,好在邀请她时心里有底,没料到她的反应会如此强烈。

    当然,这是老娘,小秋对她的任何举动都不会太奇怪,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希望老娘能绕到他藏身的草丛上边,只要距离合适。他或许能用梅心拳扭转局面。

    林清音的搜索范围由池塘中央转向边边角角,岸边野草茂盛,增加不少障碍,她只能用目光慢慢巡查。

    “老娘给了你一点清流膏,你是不是以为我就心善好欺了?哈,告诉你,老娘就算把你杀死,也不过是去后山思过几年,我倒巴不得一个人清静呢。对了。听说你几年前在后山待过,怎么样,滋味还好受吗?我还知道申庚那个小子打死了你的好朋友。瞧,我也会打听。许多人愿意向我讲述你的老底儿。”

    杨清音一挥手,一团草丛燃烧起来,没有目标的影子,火焰没一会自己熄灭了。

    “原来你是被魔种侵袭之后产生的道根。怪不得这么张狂,你以为自己很特殊吧。嘿,能被九大道统收为弟子的人。哪个不特殊?不能凝气成丹,你就是个废物。回到普通人中间你或许还能与众不同,起码力量大些,还有你那条可笑的咒语,也能起点作用。你有本事拒绝五行科首座的收徒邀请,干嘛不离开庞山自己闯荡去?据说这世上有人不加入任何道统,就要自己修行,偶尔也有人成功,他们不用遵守道统与圣符皇朝的协议,因此能够称霸一方,然后——”

    林清音终于发现了目标,嘴角露出冷笑,“然后等着被九大道统剿灭!”

    随着灭字出口,林清音估摸准了距离,手一指,草丛下面出现一团火球,就算不能准确击中慕行秋,也能逼得他跳出水面,而她已经准备好下一次施法,绝不会再让他凭着灵活的身法躲过去。

    林清音做好了准备,可事情跟她想象得完全不一样,火球在水面下微微一闪,甚至没激起几个水泡就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水面恢复平静,慕行秋仍然不动。

    自然之水不可能浇灭五行之火,杨清音之前向池塘里发过好几团火球,没有一次失常。

    她很纳闷,又在水面之下造出一团火球,这回位置估算得更准,几乎与目标重叠。

    火球再次消失,连爆燃的过程都没有。

    “你出来。”杨清音发现不对劲儿,终于醒悟造成这种现象的不是她本人,而是水下的慕行秋,“我不烧你,你的咒语什么时候有这种本事了?”

    杨清音以为是咒语熄灭了火球,可她记得,上一次慕行秋的咒语还挡不住更普通的焰刀术,进步未免太快了些。

    小秋从水下探出头,慢慢爬到岸上,浑身湿漉漉,神情过分严肃,目光稍有游移,在杨清音看来十分古怪。

    替小秋挡住火球的不是念心咒语,它还没有这么强大的力量,而是那只幼魔。

    在水下躲藏没有多久,幼魔现身,发现今天的环境与以往不同,它愣了一会,然后就在水下使出了锻骨拳,居然有模有样,比上一次进步许多。

    小秋不敢还手,忍痛抗着。

    幼魔几招得手之后,发现小秋和平时不一样,又愣了一会,紧接着得意地翻了几个跟头,毫不留情地大展拳脚,往小秋身上招呼,二十多招的时候,林清音的火球恰好击在它身上。

    幼魔瞬间化成淡蓝色的烟雾,火球在烟雾里飞快地暗淡,迅速消失,片刻之后,幼魔重新成形,丑陋的脸上茫然不解,突然又冲向小秋,以为刚才的火球是他的手段,这时第二只火球来了,它再一次化成烟雾……

    当小秋浮上水面站在草地上时,幼魔已经显得萎靡不振,它待在小秋眼前几尺的地方,身形有些虚化,在空中摇摇晃晃,连再打小秋一拳的力量都没有了,嘴里咔嗒的响声也变得有气无力。

    小秋说不清目前的心情,他有点感激甚至同情幼魔的遭遇,毕竟它挡住了两团火球,可是又有点希望杨清音再发一招,没准就此永绝后患。

    对岸的杨清音越看越觉得慕行秋透着一股诡异,她没有开口询问。突然抬起右手,却不是施法,而是亮出一枚鸽子蛋大小的珠子,珠子通体混白,粘在杨清音的掌心上,骤放一道扇形光明,将慕行秋笼罩其中。

    光线太强烈,小秋举手遮目,珠光只持续了极短时间,小秋放下手臂。发现幼魔已经消失了,他松了一口气。

    对岸的杨清音收了珠子,满脸疑惑地纵身跳过来,上下打量小秋,也不怕他的梅心拳。

    “不对不对,非常不对,你根本挡不住我的闪火术,到底怎么回事?给我个解释。”

    小秋用湿透的衣袖擦擦脸,“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魔种突然蹦出来帮我阻挡了一下吧。”小秋临时编不出理由,干脆说了实话。

    不出他所料,林清音不屑地哼了一声,根本不相信。“老娘的盗明珠是件宝贝,魔种能逃过它的照射吗?你明明就是豁通三田的修行,仗着一条破咒语——你再念一遍……”

    小秋立刻抬起右臂,“错或落弱莫。”

    林清音身上一麻。差点摔倒,提眉要发火,小秋说了句。“是你自己要求的。”

    “不过如此。”老娘冷笑一声,又围着小秋转圈,上看下看,十分肯定地说:“挡住闪火术的绝对不是咒语。说,是什么?”

    小秋摊开双臂,“那我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你累了,闪火术出了问题。”

    林清音又是一声冷笑,“你不肯说实话是吧?我要对你使用控心术,这样就什么都知道了,连你的鬼心事都能挖出来!”

    小秋连退几步,亮出梅心拳,“休想。”

    “哈哈,笨蛋,你已经豁通泥丸宫,有祖师神魂护持,餐霞境界以上的道士才能对你施展控心术,我哪有这种本事?”

    在养神峰都教们讲过这个道理,小秋一时给忘了,他放下心来,收起架式转身走向屋舍。

    “你心里藏着秘密。”杨清音跟在他身后,对整件事越来越感兴趣,“能挡住闪火术,绝不是豁通三田弟子的实力,那道咒语再厉害十倍也不行,你肯定另有绝招。”

    小秋不吱声,只顾大步走路。

    “难道你身上藏着符箓?不可能,符箓逃不过盗明珠的神光。你有强大的法器?也不对,一个连道根都来路不正的小子,哪来的法器?”

    杨清音一路上猜来猜去,每提出一个猜想,自己就给否定了。

    小秋一脚踏进房间,转身道:“我要换衣裳,你别进来。”

    杨清音像痞子似地撅起下嘴唇,终归没有跟进去,仍在外面猜来猜去,突然有点醒悟了,“我明白了,你就是藏着秘密才不敢去五行科!”

    屋子里的小秋身子一顿。

    “哈哈,还以为你独立特行,原来是心里害怕!没错没错,肯定是这样,你怕被老祖峰的首座们看破底细。可……秘密到底是什么呢?”

    杨清音的兴奋只维持了一小会,反而更加迷惑了,在外面游荡沉思。

    小秋换了一身干净道服,推开门,“教我们凝气成丹,然后我告诉你秘密。”

    “你们是一群废物,哪年哪月才能凝丹成功?”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你已经凝丹,对逆天之术又有了解,是致用所最适合当都教的人。”

    林清音寻思了一会,打了一个响指,“行!但咱们先说清楚,得让几个人凝丹才算成功?”

    小秋的本意只是想让自己和辛幼陶凝丹,可他为了增加难度,顺口说道:“五个人,其中必须包括我和辛幼陶。”

    林清音盯着小秋,“没准有别的办法知道你的秘密,更简单更直接。”

    “随便,你可以把我拆个稀巴烂,也可以去找都教和首座帮忙,你是道门之女,肯定跟他们都很熟。”

    林清音露出鄙夷之色,一咬牙,“慕行秋,老娘的凝丹法门可不好学,你准备好受苦吧。”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