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九十一章 第一日的纷乱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除了小秋,共有十三名致用所弟子同意共同修行,第二天早晨,陆续跑来的却只有八个人。

    关神跃第一个到,身为豁通三田的弟子,这点路程对他来说不在话下,冲小秋点下头,走到房舍前面的空地上,发现地上铺着若干草垫,旁边有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瓶丹药和插在小土堆里的两截又短又粗的燃香,他也不客气,先在鼻唇之间的人中部位抹上一点五节青木香膏,坐在草垫上进行修行。

    第二名弟子还没到,关神跃已经进入存想状态,那两截燃香自动点燃,两股淡淡的烟气飘向修行者,随着他的呼吸进入鼻孔。

    没多久,第二、第三名弟子同时赶到,都是关神跃小团伙的成员,向小秋行以道统之礼,叫了一声“小秋哥”,也抹了香膏坐在草垫上存想修行。

    两截燃香各分成三股,分别供给三名弟子,烟气不见减弱,只是燃烧速度稍快一点。

    一刻钟之后,辛幼陶、周平到了,两人像是在比赛,脸红气喘,周平打过招呼之后前去修行,辛幼陶留下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质问小秋:“这,这就是你帮我的方法?找一群……废物跟我一块修行?浪费我姐姐送来的丹药,你知道它们值多少钱?”

    “你心疼?”

    “怎么可能不心疼?”辛幼陶怒冲冲地看着小秋,有心发作,又不敢太过分。

    “那就赶快去修行,把你家的好东西多赚一点回来。”

    辛幼陶哼了一声,明知这是慕行秋的激将之法。却还是中招,急忙跑到房前空地。恨不得将坐在草垫上的几个人全都撵走,五节青木香膏、凝神香和通神香都是他的。现在却被别人分享,而这些人感谢的对象居然还不是他!

    辛幼陶急忙抹上香膏,在离桌子最近的草垫上端坐,好一会才清空思绪进入存想状态,呼吸不自觉地比其他人要用力一些,希望能吸进更多的凝神香和通神香。

    接着前来的是大良等三人,晚了近半个时辰,个个气喘吁吁,另两人累得直接倒在草垫上。大良好一点,手支双膝说:“小秋哥……我……明天……”

    “嗯,明天你不用来了,我会想办法让你去种花草的。”

    大良感激地点点头,他同意修行纯粹是支持好友,一天下来就受不了了,“别等了,小秋哥,后边没人。刚一出村他们就转身回去了,说是没吃早饭没有力气,其实就是怕冷怕累。”

    两人一块来到空地,小秋也坐下修行。大良直接去屋子里躺了一会,然后起来淘米做饭,他可饿坏了。

    桌上的凝神香、通神香快要燃尽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意外——突然有人大叫了一声。

    那叫声响彻云霄,轰隆隆如雷。回声连绵不绝,连在远处吃草的马群都被吓着了。惊惧不已的张望,棕色的小马驹飞快地跑到母马旁边,尾巴夹得紧紧的;屋里已经做完饭正在休息的大良吓了一跳,从床上掉在了地上。

    这不是度劫,而是洞开过口窍的人用超常能力喊出的声音。

    正在存想的人全被惊醒,小秋大吃一惊,一口气逆转,双腿竟然失去知觉,他急忙调运气息,七次吐纳之后才站起来,其他人还都面带惊慌,努力恢复正常。

    存想之人可以被叫醒,像这样突然被惊醒却是大忌,好在众人都没有凝气成丹,这一声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可是这一上午的存想却白白浪费掉了。

    小秋怒气勃发,四处寻找发声之人。

    修行弟子当中唯独少了一个关神跃。

    大良站在门口,惊异地指着山谷入口,“他往那边跑了。”

    小秋飞速追出去,跑得太快,差点从关神跃身边错过。

    关神跃蹲在谷外的雪地里,双手抱头,身子前后摇晃,低声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

    小秋强压怒火,走到关神跃身边,伸手将他拽起来。

    关神跃十分抗拒,可他争不过小秋,被迫起身之后缩成一团,一下子矮了多半头,“揍我吧,狠狠揍我吧,真是对不起,我……我忍不住。”

    “到底怎么回事?”小秋尽量缓和声音,关神跃的表现有点诡异,他必须问清原因。

    “我就是忍不住。”此时的关神跃一付可怜巴巴的样子,一点没有从前恃强凌弱的大师兄气势。

    “忍不住什么?”

    “我……我总想知道存想的时候大叫一声会是什么样……还在养神峰的时候我就有这种冲动,后来在老祖峰我也……忘不了这个念头,几次凝丹失败,都与此有关,后来首座说我有……入魔的可能,还是不要再冒险了……”

    小秋真想给他一拳头,忍了又忍,“你怎么不早说?”

    “自从来到致用所我就再没起过这个念头,以为没事了,哪知道修行起来还是这样。”关神跃讪讪地说。

    致用所里几乎没人还保持修行的习惯,他当然生不出大喊一声的冲动。

    小秋既恼怒又失望,关神跃是小秋最看好的人,没想到第一天就出了纰漏,连五行科首座都纠正不了的毛病,小秋不认为自己有办法,“走远一点,再也不许来这里。”

    关神跃如蒙大赦,撒腿向致用所跑去。

    小秋回到山谷里,发现辛幼陶等人陷入困境,他们被马群团团围住,无处可逃。

    关神跃那一声惹恼了正在吃草的马群,跑来向人类展开报复。

    小秋急忙跑过去大声喝斥,连推带拽,好不容易才将愤怒的马群弄走,周平等人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再也不想在山谷久留。甚至没问刚才那声大叫是怎么回事,匆匆告辞。

    大良也从屋子里出来。“饭我做好了……明天我不来了啊。”说罢也跑了。

    只剩下辛幼陶一个人,看到马群走远。冷笑了一声,“第一天,呵,可真是开了个好头。明天还要继续吗?”

    “当然。”小秋淡淡地说,“明天、后天,一直到你凝气成丹为止。”

    “你疯了。”辛幼陶走前一步,“咱们讲讲道理,这个地方根本不适合修行,致用所尽是一群疯子。再来几次捣乱,咱们凝丹不成,先要成废人啦。我知道你把大家叫来的用意,不就是想刺激我、鼓励我吗?我用功不就得了,干嘛……在别人身上浪费丹药?”

    小秋盯着辛幼陶,突然明白一个道理,不只是关神跃,致用所的每个人可能都有一个令他们修行失败的心结,“你为什么特别喜欢用符箓?”

    辛幼陶脸一红。随后露出困惑的表情,“符箓是好东西,人人都用符箓。”

    “我从来不用。”

    “因为你是穷人,富人、贵人都用符箓。九大道统不是有一个符箓科吗?真不明白道士为什么不爱用符箓。”

    “庞山有符箓,孟都教就用过,只是修行弟子不能用。”

    辛幼陶当然明白这条规矩。撇撇嘴没再说什么,可小秋的目光仍然盯着不放。让他心生不安,“你还想干嘛?我的符箓都被姐姐带走了。想用也用不了,我现在跟你一样,是没有符箓的‘穷人’。”

    “你还有符箓没交出去。”小秋肯定地说。

    “全交了,一张没剩。”辛幼陶也肯定地说,眼睛一眨不眨。

    “没关系,我记得能使用符箓的人身上都有一个祭火神印来着。”

    “不是所有人。”辛幼陶马上纠正,他对符箓可谓了若指掌,“只有使用高等符箓,或者想让符箓效果更好一些,才需要祭火神印,这是符箓师和王室的特权,普通人可没有。据说内丹也可以代替神印,但我觉得效果不会太好,为什么呢,因为……”

    “把你身上的祭火神印去掉。”

    “什么?”

    “把神印去掉。”

    辛幼陶后退两步,以前所未有的坚决语气说:“不,绝不,除非杀了我……那也不让你去除我的祭火神印。”

    小秋终于确定辛幼陶的心结是什么了,“好吧,先不去掉。跟我一块去仙人集,我要给你姐姐写封信。”

    “写信干嘛?”辛幼陶警惕地问。

    “要更多丹药,这点儿哪够?”

    “我敢保证,明天只有我还能坚持修行,这些丹药……”

    “那也不够。”小秋摇头,“而且我还需要更好一些的丹药。”

    “你可……太狠了,这是我保留神印的代价对不对。”辛幼陶十分气愤,却不得不跟着小秋向谷外走去,“为什么我姐姐觉得你行呢?你自己还没有凝气成丹。”

    两人默默地走了一段路,辛幼陶突然笑了一声,“秦凌霜居然是今年第一位被选中的弟子,真是让人想不到,她肯定有特别之处,才会被禁秘科看上,听说左流英是个非常挑剔的首座。”

    小秋没接话,辛幼陶继续说下去:“‘一入养神峰,三年不出谷’,其实后面还有两句,‘误入老祖峰,十年如一日’,是说道士们寿命长,也是说修行艰难,十年也未必有多大进展。慕行秋,你不担心等你老了,秦凌霜还在老祖峰修行,你们根本没机会成亲吗?”

    “各有各路。”小秋毫无所动。

    辛幼陶哼了一声,他想在语言上报复慕行秋,没想到这个小子比他想象得要冷酷无情。

    公主留下的部属住在仙人集北头的客店里,小秋亲笔写了一封信,列出清单,辛幼陶想看一眼,被他不客气地推开,“我写字难看。”

    辛幼陶靠在窗口,百无聊赖地向外张望,突然缩回头,小声说:“张灵生在外面,别让他看到我,他这两天总追着我讨要五节青木香膏。”

    小秋放下毛笔,“我来对付他,正想找他说几件事。”

    “奇怪,他怎么没穿道袍?”辛幼陶竖指冲小秋嘘了一声,又指指窗外,显然是看到了更奇怪的场景。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