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九章 大师兄的责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致用所并无师承,所谓的“大师兄”只是一个称号,意味着他是这块淘汰之地的顶尖人物之一,可以强取豪夺,可以逃避工作,与此同时也要承担一些职责,最重要的两项是维持不成文的秩序和讨好老娘。

    张企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高大的身躯挤过房门时,小秋还没来得及将袋子里的几样东西还给大良。

    “我要和你谈件小事。”张企笑呵呵地说,饱经风霜的脸上显露出熟透的和蔼。

    “张大哥,你得作证,是田阡陌找上门挑事,可不是小秋哥故意打架。”大良瞪着眼睛说,担心老祖峰会来惩罚小秋。

    “我没进过老祖峰,可我知道一件事,山上的人绝不会因为这件事下山,田道士回去之后十有八九不敢说实话。”

    “真的?”大良不太相信。

    张企点点头,让出一块空间,等大良走出去,他随手关上房门,屋子里一下子变得阴暗,他脸上的和蔼也随之模糊不清。

    “现在你是大师兄了。”

    “算是吧。”小秋没有否认,他知道,自己怎么想并不重要,绝大部分致用所弟子都亲眼目睹了刚才的场景,也听到了关神跃的话,已经视他为“大师兄”。

    “你有什么打算?”

    “接着放马,我喜欢那个地方。”

    张企拉过一只凳子,慢慢坐下,压得凳子咯吱响,“我得向你解释一些事情。”

    小秋的确需要解释,尤其是打架前还抱着事不关己态度的张企。为什么这时候找上门来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致用所的弟子通常保持在二百到五百人,时多时少。”张企看上去很认真。好像这些数据是“大师兄”必须了解的事情,“大部分是从养神峰送来的。偶尔也有老祖峰的弟子,他们——怎么说呢,都是失败者,被淘汰的人。几年前他们是万中无一的道根拥有者,突然间,他们又变回了普通人,还不如普通人,因为他们失去了一些时光,养成了一些普通人没有的习惯。”

    小秋惊诧地看着张企。想不到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张企就是他自己嘴中的普通人,没有道根,从未进入养神峰和老祖峰半步,为庞山道统服务,却生活在寒冷的偏僻之地,享受不到镜湖村的风调雨顺。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普通人,我早知道你会成为大师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像你们这样的孩子,正应该是玩乐的年纪。却在养神峰和老祖峰学习修行,天天都是存想啊、内丹这些事,压抑得太久,一旦来到不受管束的致用所。就会——”张企举起双手,绞尽脑汁寻找合适的词汇,“发生很大变化。跟从前完全不一样。”

    小秋赞同张企的说法,周平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在养神峰循规蹈矩的一个人,在致用所却心甘情愿成为小混混。但他还是不明白这跟自己有何关系。

    “致用所需要一点规矩,否则的话这些失去目标的孩子们很可能陷入混乱。”张企终于说到正题,发出憨厚的笑声,不好意思地抬手挠挠头,“我没本事立规矩,张道士和之前的道士……都不愿意插手这种事,致用所一直以来是由大师兄掌管,现在你是大师兄了……”

    “所以今后由我从新人手里抢东西?”

    “你是立规矩的人,一切随你的心意,我没资格提建议。”张企站起身,推门出去,站在阳光下冲小秋笑了笑。

    大良走进来,疑惑地问:“他找你干嘛?”

    “来确认我是大师兄。”小秋突然也想笑,觉得整件事情很滑稽。

    “那你能让我去学种花草吗?张灵生总也不同意。”

    小秋摇摇头,张企虽然没有详细介绍,可他非常清楚,所谓大师兄在致用所可没有无上的权力。他掏出布袋,将里面的东西倒在炕上,又从怀里拿出周平之前归还的铜钱等物,“把你的东西收起来,不要再被人抢走了。”

    大良拿起一枚金魄和一枚银魄,举在眼前观赏一会,又放回炕上,无奈地叹口气,“还是你收着吧,放在我这里早晚还得被抢,我算明白了,没本事就得老老实实。小秋哥,等你进入老祖峰的时候,别忘了我就行。”

    大良仍然死心塌地相信小秋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某一科的得意弟子。

    “好吧,东西先存在我这里,等你需要的时候再给你。”

    “唉,我现在都害怕了,没有你和沈昊他们陪着,我都不敢离开庞山。小秋哥,你不肯去五行科非常可惜,但我心里其实有点高兴,一个人来致用所太孤单了。”

    小秋笑了笑,将炕上的东西收进布袋,突然发现一个很小的油纸包,并非自己与大良所有。纸包里是拇指大小的一块黑色膏状物,纸包刚一摊开它就晃来晃去,丝毫不显粘滞。

    “清流膏!”大良凑过来看了一眼,认得这是丹药科都教介绍过的东西,“专治五行火法术造成的烧伤……老娘是不是不小心放错了?你还是还给她吧,万一被她发现,又是一场麻烦,我瞧她可比那个田阡陌厉害多了。”

    小秋也很意外,他昨天挨了一记火球,胸前的伤势一直没好,杨清音这是在送他疗伤药。小秋重新包起清流膏,将几件东西都收进布袋,“我会解决的。”

    “别再打架啦。”大良不放心地劝道,“打来打去没个尽头,耽误时间不说,早晚惊动老祖峰,那时候再能打也没用了。”

    小秋只能还以微笑,大良是他的好朋友,但他们很少走在同样的道路上。

    小秋没有去找杨清音,而是拐弯来到库房区,一路上遇到的弟子都向他恭恭敬敬地打招呼。

    辛幼陶坐在库房门口的一张桌子后面,仰头发呆,看到小秋进来,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啊,大师兄来了,要收例钱吗?关神跃他们每个月收五两,你打算要多少?”

    库房有两道门,外门敞开,内门紧锁,在这里当看守是一件非常轻松的活儿,不付出一点代价是得不到的。

    “你姐姐走了?”

    “走了,昨天就走了。”辛幼陶没好气地说,“说什么也不肯把我带走,非得让我凝气成丹,获得‘庞山道士’的称号不可。”

    “咱们就来说说这件事吧。”

    辛幼陶脸上的惊讶多得几乎要掉在桌面上,“你什么意思?”

    “我同意跟你姐姐做这笔交易。”

    “什么交易?”辛幼陶佯装无知,马上就放弃了,“你?慕行秋?我还以为你骄傲得永远不会接受交易呢。”

    “如果你跟你姐姐打过赌,那你输了。”

    辛幼陶脸色更不好看,他的确跟姐姐打赌了,看慕行秋刚才打架的样子,他还以自己稳赢,没想到却是惨败,“你同意,我还没同意呢。”

    “这是我跟你姐姐的交易,你同不同意都不重要。”

    辛幼陶握紧了拳头,很快又松开,“好吧,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让我凝气成丹。”

    “丹药必须充足供应。”

    “嘿,西介国这点东西还负担得起。”

    “不只是你我,还有其他人。”

    “其他人?谁?几个人?慕行秋,你不能乱要价啊,我姐姐怎么跟你说的?”

    “你怎么跟你姐姐联系?”小秋没有回答辛幼陶的疑惑,双手按在桌上向他提问。

    辛幼陶下意识地后仰,“我姐姐在仙人集留了一个人,他那里有符箓,书信来往三天可至。”

    “好。”小秋转身离去。

    辛幼陶追出门外,大声追问:“喂,先说清楚你在搞什么名堂?”

    小秋没理他,径直来到村里的厨房,周平等人正无精打采地坐在厨房门口的几张长凳上,他们一败涂地,不仅失去了地位,还欠了许多债——光凭交情可没办法将田阡陌请下山。

    看见小秋走来,十余人纷纷起身,紧张地往后退,直到关神跃躬身叫了一声“大师兄”,他们才惶恐不安地跟着开口。

    “以后别再抢别人的东西,也别再收什么例钱。”

    “是是,大师兄说的算。”十余人站得笔直,齐声应承,尤其是周平,肚子高高挺起,头点得比谁都快。

    “告诉大家,告诉村里的每一名弟子,谁要是还想继续修行,还想凝气成丹,明天中午去牧马场找我。对了,你们几个明天带点食物过去,我那里不够。”

    十余人目瞪口呆,半天没人吱声。

    “你们听见我说话了?”小秋大声问。

    关神跃合上嘴巴,晃晃脑袋,“继续修行?在致用所?连都教都没有。”

    “我来当都教。”小秋扫了一眼,没人敢反对,可是也没人敢相信,“总之你们把叫人去就是了。关神跃,你在老祖峰待过,总应该还记得凝气成丹的法门吧。”

    关神跃犹疑地点点头,他凝丹失败才来到致用所,当然记得法门,“可是……可是没有高等道士护持,修行是不可能成功的,还有危险。”

    “顺天之法需要护持,逆天之术不需要。”小秋向前走出一步,关神跃等人紧紧贴墙站立,“明天中午辛幼陶必须得去,你们也得去,其他人自愿。”

    小秋向村外走去,路过杨清音的住处时,只是稍一停留,继续前行。

    (因为上架,下午这章提前发。)(未完待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