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八章 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场一边倒的较量,人人都这样以为,人人都猜错了结局,就连一直念叨“小秋哥有办法”的大良,也被眼前的场景惊得闭不上嘴,一开始甚至没像往常那样给小秋呐喊助威。

    小秋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哪怕被田阡陌击中一招,他也会就此惨败,再无还手之力,唯一的机会就是牢牢控制住对方的命门,令其不能施法。

    中丹田绛宫位于心房,四通八达,绝大部分法术都要从这里生发,即使是念心咒语,也得由此传至手掌,它像是一座兵营,从下丹田招收士兵——内丹所蕴含的法力,从上丹田泥丸宫引来战阵——各种各样的法术,两者结合形成强大的战斗力。

    小秋在一丈以外用咒语击中田阡陌的绛宫,成功阻止他施法,之后小秋就没有停止过,一招快似一招,咒语连续击中目标,五拳之后,他已经在对手咫尺之内。

    田阡陌完全被打晕了,五行科也有弟子对练,可比的都是谁施法更快、谁躲得更灵巧,相互间的距离通常会越来越远,从来没人像慕行秋这样,动作迅捷,拼命往前冲,而且招招不离绛宫。

    心口一阵阵的麻木,令田阡陌失去了章法,他对慕行秋所知极少,想不透一名尚未凝丹的弟子何以能够隔空“施法”,于是只顾一遍遍地试图释放法术,居然忘了自己还能躲避。

    围观者一开始以为五行科弟子临危不乱另有妙招,当小秋一拳击中田阡陌心口时,他们才明白事情不对劲儿。

    “快躲啊!”关神跃气急败坏地大叫,咒语看不见摸不着,他跟绝大多数人一样,完全不明白田阡陌站在原地不动是何用意。

    “施法啊!”周平叫得更响,双拳紧握举在胸前,好像上场战斗的是他。

    田阡陌慌神了,一旦战斗进程不在意料之内,他就将学到的技巧都忘在了脑后,反而跟普通人的一样,抱头摔倒躲避。

    小秋一拳打了个空。

    这是田阡陌反败为胜的大好机会,虽然躲得很狼狈,只要一招木生之术击中对手,他就能重新掌控局面,事后甚至不会有人记得他一开始的窘迫之态。

    小秋心中一惊,抬脚猛踢,这一招只是本能反应,没有附着念心咒语,即使面临惨败,他也不会放弃打击敌人的一丁点可能。

    这是他与田阡陌的最大区别。

    田阡陌的修行进展不算很快,却也一帆风顺,跟大部分弟子一样,他全力专注于存想,凝气成丹之后,一接触到法术就如痴如醉,越发相信炼体无用,因此,一旦施法遇阻,他一下子斗志全无。

    大好的机会就这么被他浪费掉了。

    关神跃看出一些门道,趴在地上冲着抱头自保的田阡陌大叫:“混蛋,快出招,你能……”

    就这么一句话的工夫,田阡陌已经由“能”变成“不能”了。

    小秋骑在田阡陌身上,左手硬生生将他扳过来,右拳对准心口狠砸下去,每一拳都附着咒语的力量。第一拳过后小秋就觉得不对劲儿,他击中的根本不是肉体,而是硬梆梆的什么东西,像是厚实的松木,震得他指节生疼。

    他不管,继续抡拳狠打。

    周平也趴下了,一手支地,一手捂着心口,小秋每打一拳,他的脸上就跟着扭曲一次,好像倒在地上挨打的是他,“田道友,挺住,挺住啊,你可是凝丹弟子,别给五行科丢人,别光挨打,还手啊。”

    周平的伙伴们呆了呆,全都跑过来,十余人跪趴在地上,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地为激励田阡陌,这一仗的关系实在太大了,他们不敢想输了会怎么样,“还手啊,还手啊!”

    大良沈休明一看这场面,扔下木碗,冲到场中,挥拳头高喊,“揍他,小秋哥,使劲儿——狠狠地——揍他!”声音比谁都要响亮。

    “揍他,揍他!”围观的弟子里不只是谁起头应喝,没一会工夫,大家都跟着兴奋地喊起来。

    小秋下手毫不留情,可他一直打不破那层看不见的木质硬壳,自己的手指和关节已经打得鲜血淋漓,田阡陌却像是毫无所知,只是抱着头,努力想躲避雨点般的拳头。

    老娘从袖子里抓出一把花生,捏碎之后将花生仁高高扔起,张嘴去接,一粒不落,吃完之后总要叫声“好”,只是目光不在任何人身上,没人知道这声好是叫给谁的。

    战斗僵持,老娘吃光了花生,走到院门口弯腰打量纠缠在一起的两人,脸上神情先是迷惑,随后哈哈大笑起来,“十大首座看见你们这样打架,能气死一半。田阡陌,你的新法术呢?连个影儿都没有。慕行秋,你就认准绛宫了吗?凝丹弟子的三处丹田都有法力护持,凭你现在的本事,累死也打不破缺口啊。”

    杨清音捂着肚子狂笑不止。

    小秋微微一愣,想起在养神峰听过的功课:上中下三处丹田是修行者最为重要的所在,凝气成丹之后,会自动产生护持之力,凡人之力无法击破,只有更强大的法术才可以。

    这种护持不算施法,所以念心咒语对它无效。

    杨清音的提醒对田阡陌毫无影响,他根本没听进去,对小秋却是醍醐灌顶,下一拳重重击在田阡陌的下巴上。

    鲜血喷射,小秋的拳头更红了。

    田阡陌受了伤,却终于能够施法了,一枚尺余长的木刺从天而降,直射小秋后心!“小心后背!”大良惊叫。

    “中!”周平等人双手紧握雪团,兴奋地喊出自己的期望。

    “好!”林清音全无立场,拍手鼓掌,仿佛只想看一场血腥而精彩的搏斗,“木落之术,早用……”

    田阡陌要是第一招就用“木落”,这场打斗早就结束了,这一招是从空中发出,防不胜防,田阡陌把它当成绝招,从未想到要用在一名致用所弟子身上。

    噗,从天而降的木刺正中一条右臂!

    所有的声音都戛然而止,接着“啊——”一声惨叫。

    田阡陌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臂,嘴唇剧烈抖动。

    小秋没能一拳打晕田阡陌,但他从小打架无数,练习锻骨拳之后反应更快,周围声音刚有不对,小秋就及时躲开,而且田阡陌的法术速度也远远比不上杨清音,小秋翻身的时候还顺手拉了田阡陌一下,若非如此,这位五行科弟子就将被自己的木刺穿破胸膛。

    田阡陌的右臂涌出大量的鲜血,他一脸狰狞地看着,突然间猛地跳起,一跃几丈高。

    现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凝丹弟子发起怒来,除了不管闲事的杨清音,整个致用所可没人能拦住,小秋抬头仰望,全神戒备,只要对方的高度降落一点,他就跳上去继续打,总之不能让对方施法。

    “哈!”周平兴奋异常地指着小秋,预感到他就要倒霉了。

    “啊,啊!”臂上的木刺已经消失,田阡陌不停惨叫,在空中平移数丈,落在了房顶上。

    小秋的计划被打破了,他也能跳上房顶,但是已经来不及阻止田阡陌施法。

    接下来的事情却出乎他和所有人的意料,田阡陌狠狠地瞧了小秋一眼,似乎要将火山般的怒火倾泄而出,可下一刻他竟然转身逃跑,一步弹出几丈远,迫不及待地消失了。

    田阡陌虽然年近二十,却有近十年时间在养神峰和老祖峰度过,对于修道者来说,十年只是一瞬,他们的力量增加、内丹形成,唯独心志没有成熟,小秋只会一套梅心拳,在田阡陌眼里这却是一个怪招迭出的可怕弟子。

    杨清音撇撇嘴,“没意思,挨打了居然不敢还手,五行科怎么尽出胆小鬼?”她重新打量小秋,“你倒是够狠,一点不像修道者,谁把你教成这样的?”

    “孟元侯。”小秋盯着杨清音,对手跑了,他的斗志却没有消失,这时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冲动。

    杨清音一怔,突然说:“总有那么一刻,这一刻早晚会到,你们会遇到意想不到的偷袭,到时候最厉害的法术也来不及救你,你必须依靠灵活的身体才能逃过一劫。”

    这是孟元侯在镜湖村馆舍第一天上课时说过的话,杨清音几乎一字不差的复述出来。

    小秋惊讶万分。

    杨清音扔过来一只小布袋,“你的东西。”然后冲周平说:“一百两银子,待会给我。”说罢转身回屋去了。

    小秋打开布袋匆匆扫了一眼,匕首、金魄等物都在,他收起布袋,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擦掉手上的血迹。

    大良声音发颤,既有喜悦,也有惊慌,“你打伤老祖峰上的弟子了。”

    小秋走向周平那一伙人,十几个人缩在一起,垂手站立,等了一会儿不见小秋发话,都疑惑地抬起头来。

    “跑。”小秋吐出一个字。

    他们愣了,不明所以,其中一人突然明白了“跑”的意思,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向村外蹿去,其他人也醒悟了,分成两伙,各朝村内、村外狂奔。

    “小秋哥……”大良一脸迷茫。

    小秋等了一会,身形一动就是二三丈,几个起落就赶上跑往村内的人,一人一拳打倒在地,随后转身追向村外,速度更快,将其他几人也都打倒。

    小秋回到原处,有一个人没跑。

    大师兄关神跃站在那里,脸上闷闷不乐,却没有多少惊慌,他看了一圈围观的弟子,又看向小秋,“从今天开始,你是大师兄。”

    说罢,他重重地将自己摔在地上,摆出任打任踹的架势。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