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七章 直击绛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逼出魔种之后,他们会让你重返老祖峰吗?”小秋盯着老娘观察她的反应。

    杨清音愣了一会,放下要踩小秋伤口的那只脚,“莫名其妙,你疯了吗?”说罢转身跑开,每一步都有七八丈远,直接跃上山峰离谷而去。

    小秋持续大笑,直到肋骨也疼起来才止住笑声,申杨两家绝对想不到,从他的脑子里每七天蹦出来一只很可能与魔种有关的丑陋东西,可他们看不见也听不见。

    第二天一大清早小秋赶到村里,他不想给杨清音耍赖的机会,二良的遗物今天无论如何也得要回来。

    结果杨清音还在睡懒觉,一位好心的弟子提醒小秋,“千万别去叫醒她,老娘一生气,会放火烧房子的,看见那边缺了一角的房子没?就是老娘去年烧掉的。”然后他又好心地打量小秋几眼,“你胆子真大啊,这种时候还敢来村里。”

    “嗯,大家都说我胆子大。”小秋守在村头的院子外面,心想杨清音总不至于睡到中午。

    厨房正在开早饭,村里数百名弟子大都在路上排队,远远看见小秋全都指指点点,大良拎着木碗跑过来,满脸焦急,却在半路上被人拦住,两名弟子架着他的胳膊,将他塞回队伍里。

    大良只能冲小秋挥舞木碗,提醒他有危险,小秋也挥挥手,既然杨清音非要在今天将他引来和关神跃的师弟碰面,躲是躲不过的,他决定应战。

    昨晚的战斗表明,他不是全无胜算,只要一次机会,一次靠近对手的机会,或许就能险中求胜。

    周平等五人老远跑来,笑容灿烂得几乎能融化脚下的冰雪,其中没有大师兄关神跃的身影,“小秋哥,您怎么来了?还没吃饭吧?”五人将小秋团团围住,他们的年纪都比较大,叫起“小秋哥”来比大良还要亲切。

    周平搓着双手,“小秋哥,走,到我屋里坐会吧,我那有火盆,昨天刚宰了一头猪,我留下一条猪腿,烤着吃正好,就等你来呢。”说着凑到小秋身边,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还有一瓶酒,从仙人集花大价钱买来的,绝对好货。”

    小秋抬起右手搭在周平肩上,他个子稍矮,周平就只能弯腰迁就了,“与其花大价钱买酒,不如早点把五彩缎那些东西给我弄来。”

    周平一愣,“你昨天不是已经……”

    小秋摇摇头,“那是我自己弄来的,跟你们无关。你们拿走我的东西,还是得还,你们还有一个月时间。”

    周平连连点头,“是是,我们一定弄来。走吧,小秋哥,咱们去喝酒吃肉。”

    “把肉烤好拿来,酒不要。”

    周平犹豫片刻,“也好,我这就去。”身子一挣,小秋却没有放手的意思,周平反应倒快,对旁边的伙伴说:“哪位哥哥去烤肉,我在这儿陪小秋哥聊天。”

    立刻走掉两个人,剩下三人挖空心思讨好小秋,小秋敷衍地嗯嗯,手臂一直搭在周平肩上不放开,远远望去,他们就像是从小玩到大的亲密朋友。

    大良领了一大碗粥,站在路边就着咸菜吃起来,大部分弟子都和他一样,没有回屋,而是远远地边吃边观望。“小秋哥有办法。”大良对周围的人说,“他聪明着呢,不会跑来白白挨打。”

    没几个人相信他,可也没人反驳,普通弟子打不过凝丹弟子,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无需一遍遍论证。

    发现周围的气氛越来越紧张,周平知道瞒不下去了,挑明了说:“待会有位朋友要来,他对小秋哥非常钦佩,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见你一面。”

    “好啊。”小秋搭在周平肩上的手臂更用力了,“我最喜欢结交新朋友。”

    周平又矮下去半截,讪笑道:“小秋哥,你的臂力可是越来越强了,再压下去,我就得跪在地上了。”

    “那不正是你喜欢的姿势吗?”

    周平身材比小秋高大得多,可这时双腿微颤,整个身躯也抵不住肩上的一条臂膀,他努力抗衡,渐渐笑容僵硬,额头上渗出了一片汗珠。

    一名弟子举着刚烤好的猪腿走来,周平一时间忘了自己在团伙中的地位,怒声喝道:“烤个肉也要这么久?还不跑快点?”

    那名弟子在小团伙中的地位比周平要高,这时却没反应过来,和声辩解道:“火不够旺,现在吃正好。”

    猪腿颇为肥大,中间的骨头已经去掉,平摊开来,插着两根大木签,烤得金灿灿的,滋滋冒油。

    小秋也不客气,接过来咬了几口,赞道:“好吃,离开致用所,你可以当厨师了。”

    那名弟子也不知道这是夸奖还是讥讽,只是嘿嘿地笑,时不时偷瞄村口的道路。

    猪腿吃到一半,有弟子兴奋地喊道:“来了,总算来了!”

    两名道装弟子大步走来,其中一人是关神跃,另一人是名十八九岁的青年,又高又瘦,走起路来微有些摇晃,好像在缥缈的道门之地待久了,有点不适应脚踏实地。

    最高兴的人是周平,身子猛地挺起,张嘴刚要大叫,却迎来半只猪腿,塞满整个口腔,他握住木签,仰头用力拉扯,逗笑了远处的围观弟子,大良没有笑,捧着木碗,喝一口说一声:“小秋哥有办法。”

    小秋用袖子擦了下嘴,除了周平,其他几人迅速撤离。

    关神跃不像伙伴们那样兴奋,看上去倒有点闷闷不乐的,他上前介绍道:“这位是慕行秋道友,这位是田阡陌道友。”

    田阡陌向小秋施以道统之礼,在他身上有着修行者的特别气质,那是每天坚持长时间存想的人才会有的淡然与沉思,在养神峰这种气质随处可见,一旦到了致用所就会迅速消失。

    小秋还礼。

    周平拽出嘴里的猪肉扔到一边,指着小秋厉声道:“慕行秋,你不是自吹庞山武功第一吗?这回让你领教谁才是真正的高手,在老祖峰凝丹弟子面前,你连屁都不是!”

    关神跃拉着周平走到一边,将大路让给田阡陌和慕行秋。

    距离有点远,接近两丈,小秋正想随意地向前走几步,田阡陌说:“听闻道友练了一套与众不同的锻骨拳,我想见识一下。”

    “好啊。”

    “说来不怕道友见笑,我也练过锻骨拳,可惜没能坚持下来,对其它拳法更是没有过接触,所以我要施展法术,希望你不会介意。”

    小秋哼了一声,笑道:“当然不介意,我会拳术,你会法术,不让你用就太不公平了。”

    田阡陌微微一笑,正要请对方先出招,旁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公平个屁,打个架而已,哪来的公平?”

    杨清音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靠在门框上打着哈欠。

    田阡陌显然认识她,“杨道友,你好,打扰你休息了,我们换个地方。”

    借着对方这句话,小秋向前迈出两步。

    “干嘛换地方?一觉醒来看打架,人生一大享受也。就在我这儿打,不准去别的地方。”

    “那就请杨道友指点一二。”田阡陌显得非常随和。

    杨清音摇头,“老娘才没心情指导,老娘——要开赌局!”她一下子兴奋起来,挺直身子向远处遥望的弟子大喊:“来来,都过来,老娘要对赌,一局定输赢。”

    没人敢过来,周平憋着一肚子气,大声道:“我跟你赌,我赌田道友胜,而且是大获全胜,赌一百两银子。”

    “好。”杨清音抬手亮出一枚纯黑的银魄,“便宜你了,我用它和你对赌,你选老田,我就选小秋。”

    周平眼前一亮,马上又暗淡,他有自知之明,就算事后老娘真给银魄他也不敢要,现在只想给小秋多一点羞辱,“好,赌了。”

    杨清音对小秋说:“田阡陌吸气第一层,修炼的是五行木法术,你要小心脚底板。”又转向田阡陌:“老田,你这些日子还学过新法术吗?”

    田阡陌微笑道:“杨道友,你把我的老底都给揭啦,惭愧得很,我还是只会一套木生之术。”

    “反正你又不怕,亮出老底又怎样?。”杨清音又转向小秋,“老田这人比较谦虚,向来喜欢说谎隐藏实力,他说只会木生之术,那就是学了新招,只是觉得对付你用不上而已。”

    小秋点点头,暗中诧异杨清音为什么要帮自己。

    田阡陌又被揭穿,也不恼怒,仍然微笑道:“杨道友,我和慕行秋道友可以开始比武了吗?”

    杨清音挥挥手,表示可以。

    “请慕道友先出招。”田阡陌显示出胸有成竹者的自信,他要来打败一名实力远逊于自己的弟子,却不想落下以强凌弱的名声。

    周平两眼发光,要不是被关神跃拽住,他真想离近一点,看着慕行秋被打得满地找牙,到时候他也可以借机踹上两脚。

    远处的大良却越来越没有信心,田阡陌太镇定了,好像用一根手指头就能打败对手,他自贬身份来到致用处,只是要证明一个早已成为定论的事情:内丹与法术才是道统根基,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小秋向田阡陌跑去,没有急着出招,他希望尽可能缩短距离,只有进入近身搏斗的范围,他才有胜算。

    这个道理田阡陌也懂,他是五行法师,绝不允许敌人进入一丈之内,慕行秋既然迈出脚步,他就当对方出招了,“接招。”他叫了一声。

    田阡陌没有法器,手指捏的是另一种道诀。

    小秋纵身跃起,就在他的脚下,从雪地里迅速生出数根几尺长的木刺,持续时间不长,杀伤力却一点不弱。

    围观的弟子们齐声惊呼,因为他们都能看到这些木刺,虽然这说明法术比较低级,对他们的震撼却更加强烈。

    小秋跳得不算太高,鞋底几乎贴着木刺滑过,他还是没能冲进一丈范围内,但是不能再等了,一记梅心拳击出,对准了田阡陌的胸口。

    “好!”杨清音大声称赞,“专打绛宫,心为法术生发之地,让他不能施法,妙计,妙计!”

    正是昨天杨清音那一句“竟然逼得我直接用绛宫施法”,让小秋明白一个道理,与其盯住施法的双手,不如控制产生法术的中丹田绛宫。

    田阡陌登时心口一麻,第二招木生之术居然没发出来。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