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六章 你不服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秋回到牧马场时天已经黑了,从路边噌地跳出一个人来,小秋抬腿要踢,才发现那是大良沈休明。

    “你干嘛?跟作贼似的。”

    大良冻得脸色发青,声音发颤而焦急,“小秋哥,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我来告诉你一声,这两天千万不要去致用所。”

    “离下个月初五还有好几天,这两天我当然不会去村里。”

    “有人向你挑战你也别去。”

    “挑战?”小秋想起沈昊的提醒,“是周平他们在搞鬼吧?”

    “这回可搞大了,他们从老祖峰请来一位凝气成丹的五行科弟子,专门收拾你。这人是关神跃的师弟,两人有生死之交,听说他受到欺负,特意下山来的。”

    “老祖峰?生死之交?”

    小秋不太相信这种事,可是看到大良为了等他报信被冻得浑身发抖,便安慰道:“我不会应战的,今天看见沈昊了,他说过一阵会和芳芳来看咱们。”

    “是吗,太好啦!那我就放心了!”大良兴奋得跳起来,声音立刻不那么发颤,“有禁秘科和戒律科的两大弟子在,五行科的弟子肯定不敢放肆。”还伸出拳头比划了两下,终于注意到小秋捧的一摞东西,“这些是什么?”

    “老娘要的五彩缎、千雪瓷和浮海凝脂。”

    “你真弄到了?”大良瞪眼凑近了看,想碰碰又缩回粗糙的手。

    “咱们到谷里说话——放心,有我在,那些马不会欺负你。”

    大良当晚住下,帮小秋生火做饭、打扫屋子,把小秋刚领回不久的腊肉吃掉了一半,但他只在屋里忙活,半步不敢出屋,隔着窗户远远冲枣红马挥手。

    今天的草料来得太晚,马群等得有点不耐烦,咴咴嘶鸣,蹄子踩来踏去,要不是对新牧马人存有忌惮,早就冲上去惩罚了。

    喂完马小秋照常练功修行,等他回屋时大良已经鼾声震天,离开养神峰才一个月,大良彻底抛弃了从前的修行习惯,这就是他的性格,刚开始比谁都认真,一旦发现自己不是修行的料,放手得比谁都快。

    次日天还没亮大良悄悄地离开,他正带着初始的热情为致用所砍柴,希望能用刻苦工作换取栽种花草的资格。

    小秋上午仍在草地上存想修行,进入状态没有多久就被人用石子掷醒了。

    老娘杨清音站在一排石槽旁边,她今天换了一身衣裳,没穿厚重的皮袄,而是一身普通的男式道服,头发仍然不肯束起,山风吹拂,长发轻轻摆动,令她的脸更显小巧精致,神情略显迷茫,像是穿错衣裳的迷路女子。

    “我可没工夫等你一上午。”杨清音一开口就暴露了本性,原来她脸上的神情不是迷茫,而是冷漠的无所谓,“快把好东西给老娘拿出来。”

    “我的东西呢?”小秋起身问道。

    “当然要你亲自去取。”杨清音诧异地说,好像对方提了一个极为荒谬的问题,“难道你指望老娘亲自给你送来吗?”

    小秋希望尽快打发杨清音,所以没多说什么,回屋取出五彩缎等物。

    杨清音没有马上接过去,而是皱眉打量,“原来这就是五彩缎,比老祖峰上面的那些笨鸟还要花哨……凝脂的盒子这么小,能用几天?”

    她打开缎匹上面稍大些的盒子,从里面拈出一只袖珍的纯白色小瓷杯,举着瞧了瞧,哑然失笑,“城里的女人就用这个东西喝茶吗?从早喝到晚也未必能解渴吧。”

    道统爱用铜器,小秋在老祖峰上瞥见过那些高大的铜杯,装水量至少是千雪瓷的十倍以上,难怪杨清音看不顺眼。

    杨清音将杯子放回盒子里,后退几步,对小秋手上的东西左瞧右看,似乎不太满意。

    “你还要不要?”小秋有点不耐烦。

    “**女子就用这些东西**男人吗?”杨清音问。

    小秋一愣,“我不知道,我没进过城。”

    “而且你也算不上男人,还是个小孩。”杨清音冲小秋撇了撇嘴,也不管小秋正在变难看的脸色,自顾自将五盒凝脂放入怀中,然后左手托着千雪瓷的箱子,右臂夹着五彩缎,“明天中午之前你去村里找我,过期不候。”

    “好。”终于解决了一件事,小秋转身要去继续修行,后面却传来老娘的声音:“来,让我瞧瞧你的梅心拳练得怎么样了。”

    小秋转回身,看着双手被占用的老娘,“你这样还想打架?”

    “怎么不能?既然来了,不顺便收拾你一下过意不去。”杨清音露出颇感兴趣的微笑,“你的梅心拳挺有意思,我也想看看进展。”

    小秋低头想了一会,“不行,你手里拿着东西,我不能欺负你。”

    “嘿,我一个凝丹弟子对你一个通关弟子,你居然觉得是在欺负我?”

    “手里拿着东西不能施法,光比身手,你跟我差得太远。”

    杨清音放声大笑,远处正在吃草的马群疑惑地向这边张望,“小孩,你是想激老娘不用法术吧?你是不是想我下一句就说‘老娘是谁,就算只比身手,照样收拾你’这样的话?告诉你,我可不会上当,以短攻长是傻子的行为,这回我不仅要用法术,还要用比焰刀术更厉害的法术,打得你没有还手之力!”

    “随你便,我不还手就是。”小秋转身抱怀,望向远处白雪皑皑的群山。

    “这可不像你的为人。”杨清音收起笑容,眯眼看着小秋的侧影,“你在耍什么花招?”

    杨清音抛起千雪瓷箱子,伸手一指,然后接住箱子,小秋脚边的草地砰的一声爆燃起来。

    小秋看起来全不在意,直到火势快要漫延到鞋子上才抬脚将火苗踩灭。

    “很镇定嘛。”杨清音走近小秋,“可你要是以为这样就能不挨欺负,可就大错特错,因为你那副表情很讨人厌,明显在说你不服气。”

    “你会法术,我不会,有什么可服气的?”小秋抬头看天,避开杨清音的目光。

    “这么说你从前打架都很公平喽?”

    “当然。”

    “你学过梅心拳,关神跃没学,这叫公平吗?”

    “是他向我挑战。”

    “别人都乖乖把箱子交出来,只有你不交,这分明是你在向他挑战。”

    “那不一样,箱子是我的……”

    “啧啧。”杨清音鄙视地摇头,“瞧,就是这副模样最让人讨厌,好像只有你特别,别人的箱子难道不是自己的?怪不得首座们都不喜欢你。”

    “你呢?为什么来到致用所?”

    小秋以为杨清音不会回答,可她撇撇嘴,“跟你一样,我也喜欢独立特行,先是不顾父母反对进了洪炉科,然后我造了一件比较特别的法器,他们不太高兴,就把我送到这儿来了。我挺喜欢致用所,可我不能允许再出现一个跟我差不多的人,所以你得改。”

    “你是洪炉科弟子?”小秋走近一步。

    “怎么,你以为我会五行法术就是五行科弟子?”

    “你不用手也能施法吗?”小秋又走近一步。

    “我能腾出手来……”

    说话间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七尺——小秋能用梅心拳控制两丈以外的小东西,对这位凝丹女道士,他觉得越近越好。

    小秋一连串的对话,就是想缩短与林清音的距离,将对方的优势减小,然后趁其不备先发制人。

    梅心拳快速隔空击出,击向老娘的左手。

    杨清音的身手一点也不慢,小秋刚有动作,她立刻左手微沉,本打算抛起掌中的箱子,不料胳膊微麻,箱子居然没抛起来,她只能选择后退,“原来你想玩阴的,老娘奉……”

    另一条胳膊也麻了。

    两条手臂轮流出现麻木的感觉,不要说抛起箱子和五彩缎,就连想松手将它们扔掉都做不到,老娘除了不断后退,别无它法。

    小秋一招得手绝不松懈,步步逼近,不让杨清音退到七尺之外。

    他能感受到梅心拳的威力比前些天增加不少,虽然还是没办法完全控制住对手,但是起码能够阻止她施法,只要再靠近一两步,拳头就能接触到杨清音。

    将一名凝丹女道士打倒会是什么结果,小秋曾经仔细考虑过,最后还是觉得应该给杨清音一个教训,这里是牧马场,谁也不能说他故意惹事。

    可他还是低估了凝丹的实力。

    杨清音连退几十步,始终摆脱不掉小秋的进攻,终于发怒了,骂道:“去他奶奶的,老娘……”话没说完,从嘴里吐出一枚炽白的火球。

    小秋辛苦保持的近距离,这时反而成为他最大的漏洞,眼睁睁瞧着火球袭来,根本来不及避开。

    火球正中前胸,小秋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击飞十几步远,落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扑灭身上的火苗,受伤颇重,一时站不起来。

    杨清音走来,恨恨地说:“老娘差点阴沟里翻船,竟然逼得我直接用绛宫施法,你……”前胸烧得焦黑的小秋居然在微笑,好像刚刚取得一场重大胜利。

    “你笑什么?”

    “我笑我能打过你。”小秋胸口灼痛得也想骂人,可他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你已经死了一半,还敢吹牛?”杨清音恼羞成怒,抬起右脚想要在伤口上踩一脚。

    “是杨宝贞让你来的?还是某位申家道士?”小秋保持笑意,盯着老娘的眼睛,“又是‘逼出魔种’那一套吧,你们可真舍得本钱,居然派一位凝丹弟子来做这种事。证明我体内有魔种,对你们到底有什么好处?”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