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五章 公主的交易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假扮的随从遇上假扮的宫女。

    小秋吃了一惊,摞在最上面的几只小盒子差点掉下来,公主抬手扶住,笑着说:“五盒凝脂,够用几年了吧。”

    小秋回头望了一眼,仙人集已经恢复正常,马车与骑士全被遮住,只能看见一面面的旗帜的顶端,“你是公主……殿下?”

    “幼陶说你不喜欢称殿下,叫我公主就好。”

    公主的声音十分悦耳,听起来年纪并不大,小秋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就是隔着面纱也能看到满含笑意的容貌,小秋有些不自在,“其实我没帮辛幼陶做过什么,他朋友很多……”

    “幼陶跟我说了,你是他雇来假扮的随从,这些就是你的报酬。”公主示意小秋继续前行。

    “他说了?”小秋又吃一惊,转而生出几分警惕来,公主假扮宫女的行为有些古怪,难道她害怕那些玄符军的监视吗。

    “你应该了解幼陶,人很聪明,计谋也不少,可是缺少执行下去的意志,也管不住自己的嘴,一高兴就会说漏。”

    这的确是辛幼陶的性格,小秋也笑了,过后又露出尴尬的神色:“这些东西,以后我会还给你们。”

    公主既没有嘲笑少年的不自量力,也没有客气地加以拒绝,“好啊,我知道你会还的,你有这个本事。”

    “谢谢公主的信任。”被人称赞总是好事,可小秋早已接受教训,不会将这种拉拢手段太当真。

    两人又走出一段路,小秋一直不说话,公主突然笑了一声,“这么走下去永远没有尽头,我还是开门见山吧。”

    她声音里带了严肃的味道,“我把幼陶送到庞山道统,不是让他在致用所里看管仓库,而是希望有朝一日他能以庞山道士的身份重返西介城。”

    “他已经是庞山道士了。”

    “不,他不是,你也不是,虽然你们的名字记录在册,也曾经进过养神峰,但你们只是弟子,并非庞山道士。对我们这些外人来说,只有凝气成丹被某一科收为弟子的人,才能称为庞山道士。”

    “你说得对,从弟子到道士,这一步可不好走。”小秋并不恼火公主的直白与一针见血,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许多人都在半路放弃了,可你还在坚持,即使站在路上不动,也仍然不忘呼吸吐纳。”

    小秋脸色微红,原来公主一直在车厢里偷偷观察自己,他刚才的确站在路上做了一点存想修行,这时他已经隐隐猜到公主的目的:“你想让我帮助辛幼陶?”

    “没错,你拥有他最缺少的一些必备素质,坚强的意志和不甘现状的信心,有你的帮助,幼陶能够脱胎换骨。”

    “你并不了解我。”

    “哈哈,那可不一定,你在镜湖村跟幼陶打过架,当面拒绝道门子弟的拉拢,曾经思过一个月,在养神峰念念不忘逆天之术,甚至放弃进入五行科的机会。放眼九大道统,大概也找不着像你这么叛逆的弟子了吧?”

    “辛幼陶告诉你这些的?”

    “他的嘴不严,可还不至于跟我刚刚重逢就滔滔不绝地讲别人的事情,这些都是我打听出来的。”公主指向北面的群山,“虽然说道统与诸侯国互不干涉,但是西介国总不能对邻居一无所知吧。”

    小秋默默地走出几步,“我想我不是唯一的备选者,为了帮助辛幼陶,公主从庞山选了几个人?”

    “你不是唯一的,我甚至没想到今天就能见到你,幼陶还是有点眼光的,选你假扮随从。”公主也沉默了一会,似乎在考虑要将实话说到什么程度,“三个人,包括你在内,我在庞山选了三个人帮助幼陶,可是我现在决定只用你一个了。”

    小秋停下脚步,隔着那一摞赏赐之物瞧着公主,“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很荣幸,可我没精力也没那个本事帮助别人。”

    “当然,帮助别人会耽误自己的修行,对此我会做出弥补。”

    小秋没有说话,公主看了他一眼,“据我所知,修行是一件非常困难,也非常昂贵的事情,五节青木香膏只是最基本的辅助丹药,还有百润丹、凝神香、聚灵丸等等不下二十种仙丹,在老祖峰上,这些东西由各科免费分给选中的弟子,在致用所,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你真觉得我的一点帮助价值如此巨大?”

    公主笑了,面纱微微颤动,“我希望幼陶从你身上学到不只是如何修行,还有你的意志和信心,而且我有明确的要求:三年之内,幼陶必须凝丹成功并且被某一科接收。否则的话,你将欠我和西介国王室很大一笔债。”

    丹药科的都教每次在养神峰上课都要强调丹药在修行中的重要性:别人十年凝气成丹,你只用一年,差距有多大?凝丹之后的差距还会更大,将是百年与二三十年的区别!

    任何一位弟子都对此印象深刻,这也是绝大部分致用弟子心灰意冷的重要原因之一,他们可得不到丹药的支持,虽然这些东西大部分都能买到,但价格贵得惊人,只是满足凝丹的费用就相当于一座小城几年的收入。

    小秋还记得另一句话:丹药不是万能的,它能加快修行速度,却不能突破极限,如果一个人没有凝气成丹的资质,就算把丹药当饭吃也没有用。

    “辛幼陶的道根是怎么来的?”小秋问。

    “幼陶的道根是真实的,若非如此,我不会送他来庞山,庞山也不会收他为弟子。他的道根从前不明显,我只是请了几位符箓师帮忙让道根显露出来。”

    小秋只知道灵骨道根隐藏颇深,没听说过普通道根也有这种现象,“辛幼陶的真实水平是什么?他是不是真在养神峰使用了符箓?”

    “那是个愚蠢至极的做法。”公主严肃地说,“连我也不知道他偷偷带来这么多符箓,我已经要求他全部交出来,从今以后,他身上再不会有一张。幼陶已经豁通下丹田,但是还没有度地劫。”

    其实这不算太差的成绩,如果不是半年多以前就被撵出养神峰,辛幼陶的修行没准还会更进一步,即使各科选徒的时候进不了老祖峰,也有资格在养神峰再留养一两年。

    “我会考虑的。”小秋不想马上做出决定,公主越是和善,越让他想起自己在养神峰的遭遇,丹药与笑脸,这正是杨宝贞与林飒各自使用的拉拢手段——他愿意相信林飒的无辜,但他现在只看事实。

    小秋迈步要走,公主抢先一步拦住,然后抬手掀起脸上的面纱!

    那是一张美得让人心生愉悦的脸孔,不像乱荆山弟子,她们总是美得令观者自惭形秽,也不像某些女子的庸俗之美,她们挑起的常常是亵渎之情。

    小秋退后两步,低下头。

    “让我再直白一点吧,我的确在利用你,我的地位和金钱允许我开出价码收买你,直到这个价码合乎你意。当然,我不能强迫你,即使你再不如意,也有庞山道统的庇护,已经不在西介国的掌控范围内。所以你可以拒绝,甚至当众喊出来,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你,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年,敢于拒绝一名公主的提议,这会这让你心满意足,也会让你名声大噪。”

    小秋没有喊,即使拒绝,他也没想过要借此扬名。

    “你也可以把这当成一笔公平的交易,然后充分利用从我这里得到的丹药专心修行,有朝一日,你会凝气成丹,到时候你可能需要另一笔交易来推进行修行,但是你的地位已经不同了。在每一笔交易当中你可能都是弱者,都是地位低下的人,可每一次交易成功之后,你都会上升一级台阶。”

    公主抬手作了一个上升的动作,没来由地笑了一声,“你该庆幸自己还有被利用的价值,希望你能好好使用这些价值,而不是抱着它们自怨自艾。即使老祖峰的首座们欺骗了你——”

    公主顿了顿,观察少年的脸色,“你也从中得到了一些好处,我不是说你应该感激他们,而是建议你从中总结出真正的教训,只有这样,你得到的好处会越来越多,而欺骗会越来越少。”

    “我会考虑的。”小秋重复刚才的话,绕过公主,快步离去。

    翻过一道坡,小秋意外看到沈昊正站在路边向自己遥望,还没等小秋开口,沈昊几个纵跃过来,“聊了那么久,我特意绕路来找你,等你半天了。”看到小秋的一堆东西他直皱眉:“公主赏赐的?怎么都是女人的东西。”

    “嗯,我要用它们交换几样物品。”小秋脚步没停。

    沈昊与他并肩行走,“再过一段时间我跟芳芳就能自由下山了,到时我们会去致用所看你和大良。”

    “那太好了。”

    “那个小宫女……”

    “是公主的丫环,想和我做一个交易。”

    沈昊停下脚步,按住小秋的肩膀,认真地说:“小秋,咱们是朋友,你碰到问题找我就是,用不着讨好辛幼陶。”

    “结束了,问题已经解决。”小秋停下脚步,露出笑容,“不是大事,而且是公平交易,我跟辛幼陶互不亏欠。”

    沈昊放心了,转而说起正事,“有一个叫关神跃的小子,这两天总托人往老祖峰台院里传话,好像跟你有关。你跟大良一定要小心点,该忍就忍,一切问题等我和芳芳能去致用所再说。”

    周平和大师兄那伙人果然不肯乖乖认输。

    “我会忍的。”小秋脸上保持微笑,心中另有想法。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