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四章 公主的赏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将近午时,辛幼陶打扮一新站在山谷入口。

    他一脚踩着坚实的冰雪,一脚犹豫不决地迈进草地,他听说过马群的厉害,虽然视线中并无一匹马的影子,还是决定谨慎为上。

    “慕行秋!”

    小秋从屋子里走出来,穿着他最干净的一套道服,头顶的发髻梳得顺滑整齐,起码他为面见公主做出努力了,辛幼陶感到还算满意,将一个包裹远远抛过去,“这是给你的衣裳,换上!”

    “我的衣服有问题吗?”小秋微感恼火,原以为当一天随从是很简单的交易,哪知事到临头却生出几分别扭。

    “没问题,可你既然要当我的随从,就不能穿庞山的普通衣掌,我姐姐会认出来的。”

    “你姐姐是公主,还会在意一名随从?”小秋嘀咕道,拣起包裹,回屋换衣。

    仍是短衣、长裤、道袍和布鞋,看上去区别不大,料子却全都不一样了,小秋不认识,只是觉得穿在身上很舒服,轻松得就像是没穿一样,摸上去滑滑的,“我成乱荆山弟子啦。”

    两人出谷向西行进,一路上见到不少致用所的弟子,全都一脸兴奋,辛幼陶解释道:“从今天一直到月底这几天,是庞山的见亲日,只有从养神峰出来的三年期以上弟子才有机会见到亲人。你看,庞山道统就是这么不近人情,当然了,修行之人最后总是要断绝七情六欲……”

    小秋没吱声,即使野林镇还在,他的父亲和弟弟也没钱从千里之外赶来探望他。

    辛幼陶嘿嘿笑了两声,突然小声说:“走在我后面。”

    “干嘛?”

    “你是随从,当然要走在后面。”

    小秋回头,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五名结伴行走的致用弟子,正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自己这边,原来辛幼陶是想借机显摆,“好啊,那咱们的交易就从现在开始算起。”

    “等等。”辛幼陶犹豫了,小秋只肯当一天随从,可不能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算了,我说开始再开始。”

    一个时辰之后,他们来到一处小小的市集,南北向的宽阔大路贯穿其中,南边是看不到头,北边则通向一处山谷,就在数里之外,分出一条东西向小路,直达致用所。

    “这里叫仙人集,那边就是镜湖村,你从来没出来过吧?”辛幼陶问。

    小秋点点头,当年野林镇少年都是宁宗师直接带到镜湖村的,只有沈昊曾经出来见过舅舅,其他人都不知道山谷以外是什么模样。

    仙人集名不符实,毫无道门气象,只有两排简陋的木房,大都是各种店铺,北头有一座同样简陋的客店,顶多能住三五十人。

    “我刚来的时候,看到这里的模样,心都要凉了。”辛幼陶感慨道,“真不明白,庞山为什么不让外人进镜湖村,那里才像修行的地方。”

    今天的仙人集比较热闹,出来迎接亲人的弟子们站在市集南头翘首期盼,两边的商贩卖力地吆喝,希望能借机卖出去一点货物。

    “小秋!”人群里挤出沈昊,兴奋地跑过来,看到辛幼陶,疑惑地瞪了一眼。

    辛幼陶下意识地退开几步,也向南边的大路遥望,时不时唉声叹气,觉得跟大家挤在一块实在有失自己王子的身份。

    “你能下山?”见到熟人小秋非常高兴,忍不住四处张望了几眼。

    “只有探亲的人才能下山,芳芳没来。”沈昊明白小秋在找谁,笑着说:“芳芳可了不起了,刚进老祖峰没多久就度过了泥丸宫天劫,现在大家都说她肯定会第一个凝气成丹。小秋,你能想象吗,芳芳突然进步奇速,连申己都比不过她!”

    “她一直很聪明,否则禁秘科也不会要她。”小秋淡淡地说,芳芳身具灵骨道根一事,他从来没对任何人透露过。

    沈昊看了小秋一眼,把话题转开,目光扫向辛幼陶,“这是怎么回事?”

    “我陪他来探亲。”

    “辛幼陶?你忘了他是个小人?”

    小秋正想开口解释,人群一阵骚动,纷纷激动地叫道:“来了来了,总算到了。”

    南边大路上的地平线上缓缓驶来一队车马,有些弟子已经迫不及待地迎上去,沈昊撒腿跟着跑,“待会咱们再聊。”

    沈昊曾经跟舅舅闹得很僵,看样子是和解了,小秋望着他的背影,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沈昊现在是戒律科弟子了,早晚会顺利凝气成丹,而他却要苦苦等待,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芳芳那边进展很快。

    他咽下心中的那点苦涩,把它当成提神剂,看到辛幼陶神色不对,走到身边问,“没有你姐姐吗?”

    辛幼陶百无聊赖地踢了一脚路边的冻雪,“王室出行必有旗帜,你瞧见旗帜了?”突然抬头盯着小秋,“我想让你揍沈昊一顿,什么代价都行。”

    “无价。”小秋目光转冷。

    “他还没凝气成丹呢,跟大师兄差不多,肯定打不过你。”辛幼陶望向沈昊的背影,“你还当他是老乡、是朋友吗?他现在叫你‘小秋’,可不是‘小秋哥’喽。当然,人家是戒律科正式弟子,你在致用所跟一群被淘汰的废物打架,早就不是一个地位了……”

    “你为什么不闭嘴呢?”小秋平静地说,“省省力气,你现在这个样子,一看就是被人欺负的弱者,哪像是公主的弟弟。”

    辛幼陶哼了一声,再不开口了。

    车队陆续到来,自然少不了亲人相聚的种种场面,没多久,仙人集已经哭声一片,两边的商贩有人同情地点头,也有人无奈地摇头,根据经验,这种时候是没办法做生意的。

    一名矮胖的中年男子小步跑来,老远就冲着辛幼陶点头哈腰,“殿下,王子殿下,您是来迎接公主殿下的吧,她马上就到,离这里不远了。几年不见,王子殿下可是越发仙风道骨……”

    辛幼陶冷淡地嗯了一声,坦然接受对方的奉承,直到最后才挥挥手,说了一句:“萧大人一路辛苦。”

    萧大人显然明白这是屏退之辞,边哈腰边后退,在他身后不远,沈昊又气又羞,脸都红了,对亲舅舅的行为感到羞耻。

    远处传来一声号角,辛幼陶正了正衣襟,严肃地说:“开始吧,慕行秋,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随从。”

    十名骑士疾驰而至,穿着黑色的全套盔甲,系着金黄色的披风,每人右手都握着一杆旗帜,颜色各异,上面绣着不同样式的盾牌。

    骑士行至仙人集南口停下,分为两列,停在道路两边,之前到来的探亲者早早避让,一些人甚至跪下磕头之后才走开。

    “你别指望我磕头。”小秋低声说,他可以假装随从,但不包括磕头这一项。

    “嗯,跟着我就行。”辛幼陶完全变了一个人,身子挺得笔直,左手自然下垂,右手放在小腹上,步子四平八稳,若不是一身道士装扮,还真有几分王子的气度。

    辛幼陶走到两列执旗玄符军中间,遥望南方大路上的另一支队伍,集市里的人都在指指点点,这是他很久没有享受到的万众瞩目感觉了。

    后面的队伍行走得比较慢,共有四五十人,大部分是玄符军骑士,仍然举着各式各样的旗帜,中间护着一辆巨大的马车。

    小秋站在辛幼陶侧后两步的地方,已经分不清这些旗帜有何区别,这哪里像是公主探亲,分明是将军出征,最好这位公主不是老娘一类的人物。

    车马队越来越近,市集里跪倒一片人,不少摊主也加入跪拜的队伍,仙人集虽然紧挨庞山,但是仍归属西介国管辖,对王室怀有崇敬之情。

    沈昊是庞山弟子不用下跪,他现在十分后悔来见亲人了,他的舅舅跪在人群最前面,看那副样子,只要辛幼陶一声招唤就会乖乖地爬过去。

    车马队终于到了,停在大路中间,一名没有执旗的骑士催马过来,向辛幼陶行礼,“请王子殿下上车与公主殿下会面。”

    辛幼陶向马车走去,小秋刚要迈步跟随,骑士伸出右臂做出禁止的姿势。

    小秋留在原地。

    那名骑士经过小秋,向跪在地上的百姓宣布公主殿下的恩典:允许他们起身,自由与亲人会面,不要因为公主的在场而拘谨。

    人群散去,抢着前往南头的客店租房,大道之上除了排列整齐的士兵,就只剩下小秋一个人,他发现自己的地位十分尴尬,像是被士兵包围的犯人。

    这一等就是多半个时辰,马车里偶尔有戴着面纱的宫女出来,向士兵们传达命令,没多久,部分士兵从后面的另一辆马车里搬取帐篷,在路边搭建起来。小秋两边的骑士却没有动,像是在监视他。

    终于有一名戴面纱的小宫女走过来,“公主召见,请慕公子随我前去拜见。”

    小秋嗯了一声,随她走向马车。

    马车庞大无比,比养神峰单人居住的房舍还要大一些,车轮就有一人高,由十六骏马牵拉。

    小宫女带着小秋走到车后,一只梯子直通车厢,厚重的帘幕将里面的场景和声音遮挡得严严实实。

    小秋站在车下又等了好一会,从帘幕里走出另一名戴着面纱的宫女,“公主殿下说,感谢慕公子对王子殿下的照顾,赐五彩缎一匹、千雪瓷一套、浮海凝脂五盒、四季法衣各一套、银百两、金一锭,送行。”

    小秋愕然,自己的随从生涯居然这么容易就结束了,连半天都不到,不知道辛幼陶会不会因为此后悔。

    小宫女接过赏赐之物,东西不少,摞在一起快要遮住她的眼睛,小秋犹豫一下没有上前帮忙,微微躬身向车厢行以道统之礼,“谢公主殿下赏赐。”

    上面的宫女退回车厢内,拜见就算结束了。

    双手捧着一大堆物品的小宫女说:“我送慕公子一程。”

    “不用,谢谢。”

    “这是殿下的命令。”小宫女声音轻柔,面纱后面似乎露出了笑容。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仙人集,小秋实在忍受不住两边人的目光,“我来拿东西吧,这样你走路也方便些。”

    小宫女戴着面纱,手里捧着一摞东西,的确走得磕磕绊绊,这时离马车有一段距离了,她说:“那就有劳慕公子了。”

    这点东西对小秋来说极为轻松,但五彩缎是外露的,果如其名,在冬日的夕阳下光彩四溢,引来众多目光,小秋只得加快脚步,也没有去跟沈昊告别。

    出了仙人集,小秋对身后气喘吁吁跟来的小宫女说:“送到这里就可以了,请回吧。”

    小宫女摇摇头,即使隔着面纱也能看见笑容,“不着急,我要当面感谢慕公子对我弟弟的照顾。”

    小秋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就是公主本人。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