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三章 老娘的提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娘杨清音的指尖射出火线,笔直地冲向敌人。

    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像一条冻僵的不会弯曲爬行的蛇。

    小秋可以躲开,但他选择以硬碰硬,想试试自己的梅心拳到底能不能挡住一道真正的法术。

    小秋侧身,右拳蓄势,左拳击向数尺之外的火线,这本是佯攻之术,与念心咒语融合之后,变成了有攻有守的招式,默念咒语形成的酥麻感被小秋控制着,从左拳射出。

    前进的火线登时停顿,“咦?”对面的杨清音惊讶出声,

    随着她眉头轻挑,那道火线突然之间具有了强劲无比的力道,继续前进,小秋立刻感觉到压力,他不停地默念咒语,但他的念心之力还是太弱小,只抗衡片刻就步步后退。

    紧接着,杨清音的第二道火线又射来了。

    “刀焰术。”杨清音边发招边介绍,“五行之火法,你只是豁通三田的小破孩儿,居然能挡住老娘一招,算是很了不起了。”

    对修行者来说,“凝气成丹”是一道绝岭,岭上岭下完全是两个世界,豁通三田再厉害,仍然属于凡人的力量范围,只是更强更快,一旦产生内丹并学会法术,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远远超脱人力的范围。

    杨清音的称赞确实出自真心,她这些天来一直在观察慕行秋练功,知道他能令马匹僵硬,但是这一招对法术居然也能产生效果,还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

    小秋没有回话,三道火线之后,他已经退得越来越远,即将抵挡不住。

    杨清音倒不着急,甚至停手整整衣裳,等小秋又近前一些才接着发招,“这就是所谓的念心咒语吧?听周平他们说,你是从梅疯子那里学来的——原来梅心拳的名字是这么来的,有意思。”

    说话间,她又射出两道火线,火线是遇物就会爆燃的法术,内蕴的力量也十分强横,小秋本来往前跃出四五步,也略微挡住了法术的前进轨迹,可是为了缓冲刀焰术的冲力,又连退十余步。

    “各大道统都不支持学习咒语。”杨清音随手发招,甚至不看小秋,自顾自发表感想:“因为咒语初期易学,中后期的威力就远远不如五行之术了,一旦深陷其中,还会耽误正常修行。看来你已经步入歧途,就是因为这个各科都不选你吗?有意思,你……”

    小秋不想坐以待毙,猛地纵身跃起,一拳击向数尺之下的火线,凭借反击的力量又弹起一小段,如雄鹰捕猎一般扑向杨清音,在空中连发数招。

    杨清音促不及防,被小秋闯进七尺之内,急忙发出一招焰刀术,同时纵身后跃,就是这时她挨了一道咒语,身子麻木了一瞬,因为这一点停顿,她从空中掉下来,扑通落入池塘。

    小秋也中了焰刀术,胸前的衣裳着火,他在地上滚了两圈,起身拍灭剩余的火苗,还好,只是一点皮外伤,除了火辣辣地疼,没有大碍。

    林清音还站在池塘里,池水淹过双肩,她身上的皮衣飘浮起来,整个人像是不慎落水的大鸟。

    “水温不错,怪不得你喜欢在这里洗澡。”

    “上来咱们再打。”小秋冷冷地说,他的狠劲儿被激起来了,这回宁可被烧个窟窿,也要狠狠揍这个女人几下。

    杨清音却摇头,“没意思,焰刀术是低到不能再低的法术,我要是再用这招,未必打得过你,换一招吧,你转眼就会被杀死,实在是没意思。你再练练,免费给你一点提醒:你的练法有问题,总想着一拳打死敌人,就没想过你最大的问题是够不着敌人吗?”

    小秋一愣,他当然想过,否则的话也不会将咒语融合到拳法里面,以增加几尺的攻击距离,可他的心思大部分放在如何整合得更紧密,的确没有过多考虑其它事情。

    “念心咒语的距离能增加吗?”小秋问道,在养神峰没有都教讲授咒语的知识。

    “当然,念心咒语与心有关,就看你敢不敢想、能不能想了,不过咒语再强大也不是五行法术的对手,否则的话,谁还辛辛苦苦修狗屁内丹啊。老娘就深受其害,自从有了这颗内丹,甭管多不愿意,每天也得花点时间……”

    杨清音边说边脱衣裳往岸上扔去,看样子是要在池塘里洗澡,小秋转身大步走向住所。

    在他身后传来泼水的声音,然后是一句威胁:“这座池塘从此归我专用,慕行秋,不准你再在这里洗澡!要是让我发现,把你烧成炭人毁尸灭迹……”

    小秋没理老娘,在屋子里将房门紧紧关上,回想刚刚那场打斗,发现她说得很对,自己的最大的漏洞是够不着敌人,而不是拳头不够硬,大部分道士相比较而言都是重存想轻炼体,既然如此,他的力道已经差不多了。

    “就看你敢不敢想、能不能不想。”杨清音的这句话让小秋想起了孟元侯。

    “你服气没?”屋外响起杨清音的叫声,听上去非常高兴。

    “没有。”

    “那就好,过两天我会再来收拾你,可我不敢保证心情总这么好,所以,你先练习一下‘老娘饶命’吧。”

    “你为什么不用法器?”趁着杨清音正得意,小秋想了解更多一些,可屋外没有回答,他出去看了一眼,人影全无。

    凝丹弟子都有几件法器,杨清音却一件也没亮出来,这让小秋感到不解,他记得养神峰的洪炉科都教曾经介绍过,法器好处多多,最差的也能节省法力,好一点的甚至能提升法术效果,当初李越池从斩杀蛇妖到寻找魔种,每一步都使用了不同的法器。

    小秋记下这件事,然后倒下睡觉。

    从第二天开始,小秋改变了练功方法,不再以马群为目标,而是找一些小巧的物品,比如石块、树枝一类,最后甚至用上了米粒,先是站在五六尺以外对它单纯地使用咒语,成功之后逐渐增加距离,期间经历多次停滞不前与失败,两天之后,他终于能在三丈以外用咒语感受并束缚住小小的米粒。

    接下来,他要对米粒施展梅心拳了,一旦与拳法融合,咒语的威力立刻大打折扣,小秋只能缩短距离,在两丈以外出招。

    在持续不断的咒语作用下,米粒飘起来了,随着小秋拳头的移动而上下左右飘舞。

    这只是一个开始,小秋知道,他将逐渐增加距离,并更换更重一些的目标,只需假以时日,这些他都能做到,他只对一件事感到犹豫:咒语的威力是否真有尽头?

    不只杨清音不看好咒语的未来,连庞山宗师也有过类似的提醒,虽然在选徒时遭到欺骗,但小秋觉得宗师没必要在这件事上撒谎。

    “反正现在也无法凝气成丹,除了练练咒语,还能做什么?”小秋再也不想这件事,除了每天必须的存想之外,就是孜孜不倦地练习梅心拳。

    杨清音好几天没出现,小秋甚至违背都教们一再的提醒,多次使用超常的听力与视力,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过后自己反而难受了好一会,甚至没办法进入存想状态——对于没有内丹的人来说,看得太细、听得太多是一种损害。

    这段时间小秋过得很平静,每隔几天,会有弟子来送草料,小秋觉得很奇怪,明明山谷里都是青草,为何要另外送来?可那些弟子只负责运送,不爱开口,小秋把这事也记在心里。

    幼魔又出现了,它更加警觉,双方进行了一次古怪的搏斗:相隔七八尺左右,幼魔无法挣脱咒语的束缚,可是小秋隔空打在它身上的力道也弱得可怜,它一点也不觉得受到了伤害。

    让小秋瞠目结舌的是:慌乱片刻之后,幼魔开始学着小秋的动作,竟然也打出一套似是而非的锻骨拳!

    幼魔的不熟练让小秋钻了空子,突然冲上去狠狠地揍了它几下,消失之前的一瞬间,幼魔嘴里咔嗒咔嗒的叫声前所未有地激烈。

    小秋再次去致用所领取补给时,已经是十二月二十五了。

    大良沈休明向他唠叨自己不想砍柴,希望改种草药,冬天正好学习如何护理根块,可张灵生不同意,小秋对此毫无办法,他不可能去揍张灵生一顿,要是他开口的话,更会适得其反。

    村头的院子里没有杨清音的身影,她从来不用干活儿,连饭菜都有人按时送来,她每日只是游玩,各种各样的玩法,这是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她好像非常喜欢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

    离村没走多远,辛幼陶追上来了。

    “明天。”他说。

    “什么?”

    “当我的随从啊。”辛幼陶诧异地说。

    小秋快要将这件事给忘光了,“东西都准备好了?”

    “当然,我写了一封加急信,用符箓送回西介城,我姐姐全都买妥了,明天你就能拿到手,但是你装随从得像一点。”

    “这有什么难的,我站在你身后,一声不吭就行了。”

    辛幼陶露出满意的微笑,“你果然够聪明,可是也不能全程不说话,偶尔也得开口,记住,不管是对我,还是对我姐姐,你都得称‘殿下’。你现在就叫一声。”

    小秋往雪地上啐了一口,“交易就是明天一天。”说罢大步前行,将辛幼陶甩在后面。

    “我姐姐是公主!”辛幼陶大声喊道:“她可不好骗!”

    小秋哼了一声,老娘杨清音那样的道门怪胎他都领教过了,怎么可能怕见凡人的公主?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