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十章 老娘不好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娘会法术,千万别跟她打架。”

    大良沈休明只来得及交待一声,小秋就跟周平走了,他又急又怕,原地转了好几圈,最后狠狠心,还是跟了出去。

    路两边站满了致用所的弟子,目送小秋和周平走向村头,大冷天里呼出的白汽,遮住他们已经有些麻木的眼神,偶尔有人跟上来,都是周平小团伙的人,走到一半路,大师兄也出现了,十余人并排跟在小秋身后,倒像是他的保镖。

    厨房里做工的弟子举着长勺,站在门口大声吆喝:“开饭啦,大块的猪肉,快来——”他的声音像是屋檐上面滴下的水柱,瞬间凝结成冰。

    “怎么啦?”戛然而止的声音,引出库房里的年长弟子,他看到这支奇怪的队伍,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大声提醒:“别闹出事!”

    大师兄伸出手指指着他,一句话也没说,可脸上的神情却明确无误地发出警告,年长弟子不敢再吱声,转身回到库房里。

    辛幼陶袖手靠门站立,从很远就开始盯着小秋,目光一路追随。

    等到小秋和周平一伙走远了,旁观的弟子才开始跟上,雪地上响起一片杂乱迟缓的脚步声,大良抓耳挠腮,看见张企的身影在厨房里晃动,急忙跑过去,“张企,张大哥,你得管管……”

    张企笑着摇摇头,用勺子盛起几大块猪肉盖在冒尖的饭碗上,递给大良,“玩玩而已,不用在意。”

    大良心想自己真傻,张企连道根都没有,一个普通的中年人,哪有本事插手弟子们之间的争斗?推开饭碗跑向村中央的过秤处,气喘吁吁地大喊:“张道士、张道士……”

    张灵生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

    大良呆愣片刻,知道在致用所再也找不到帮忙的人,只得快步追赶前面的小秋,希望能劝他服软,都教们说得清清楚楚,在法术面前,近身搏斗技巧没有多大意义,小秋打架再厉害,怎么可能斗过已经凝气成丹的老娘?

    大良兜了一圈,跑在小秋等人前面,冲他打手势,意思是东西不重要,千万别出事,可让他恼火并且莫名其妙的是,小秋居然冲他微笑,这个混小子,胆子大到不要命了吗?

    小秋已经走到村头,他还没决定是否要打一架,毕竟他跟老娘根本不认识,他只纳闷一件事——凝气成丹的弟子得犯下多大错误才会被撵到致用所来?

    村头一座孤零零的小院就是老娘的住处,矮矮的篱笆墙上罩着一层雪,没有门。

    小秋到了入口,周平抢上前进院,讨好地叫道:“老娘,我把慕行秋给您找来了。”

    按小秋的想法,老娘肯定是个老女人,起码年纪不轻,可是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却是一名稚气未脱的姑娘,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个子不高,没穿道袍,而是像张企一样裹着皮袄,头上没有道簪,头发也没有挽起,随意地披散地脑后。

    隔门一瞥,小秋注意到屋里面设施齐全,有漆亮的案几,有光滑的坐垫,甚至还铺上了地毯。

    老娘站在硬实的雪地上,抱臂歪头,看着外面一大群少年,那张不带一丝表情的刻板的脸,让小秋觉得有些眼熟……

    周平似乎早已忘记什么是道统之礼,像普通人一样鞠躬,一指小秋,“老娘,就是这个小子,口出狂言,说什么整个致用所数他最能打,别人都是绣花枕头不堪一击,还说过老娘不少坏话,我都没法学。”

    老娘的目光落在小秋身上。

    “他在撒谎,小秋哥根本不知道谁是老娘,怎么可能说坏话?”大良在后面大喊。

    大师兄转身寻找说话的人,大良立刻缩头躲在别的弟子身后,大师兄没找到人,用目光警告地扫了一圈才转回身。

    周平继续挑拨,“慕行秋这小子狂得没边,三年前在镜湖村就跟申庚申己打过架,在养神峰时对杨都教颇为不敬,这些大家都知道,到了致用所他也对杨家人心怀不满,说了不少坏话,老娘……”

    小秋这时才恍然——原来这位老娘长得像杨宝贞,她们肯定是一家人,可申杨两家在庞山势力那么大,怎么会让亲戚发配到这里来?他更加纳闷了。

    老娘挥挥手,周平立刻闭嘴,躬身退到一边。

    “关神跃,就是他把你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老娘开口了,声音也如少女般清脆,只是语调带了几分市井的惫懒,一点也不像道门之女。

    名叫关神跃的大师兄脸一红,低头说:“他身手太快,不像只是豁通三田的弟子。”

    老娘像无赖少年似地撅起下嘴唇,不屑地晃晃头,“本来呢,这不关老娘的事,可你们天天往我这儿送礼物,老娘只好勉为其难。”

    周平兴奋得两眼冒光,插口道:“慕行秋就是动作快点,别的本事啥也没有……”发现老娘目光扫来,急忙闭嘴。

    “可老娘有一个规矩——”老娘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这辈子不给别人当工具,你们几个小子以为区区几件礼物就能收买我吗?”

    周平、关神跃等人全都呆住了,怎么也没想到颠颠地把慕行秋送来,最后挨训斥的却是自己。

    “老娘,我们哪敢收买您?慕行秋的确对您不恭敬来着。”关神跃硬着头皮撒谎,刚说出一句话就低下头,周平苦了脸,知道事情要糟。

    “他对我不敬,你们着什么急?之前怎么不见你们对我这么关心?当老娘是傻瓜吗?”老娘越说越大声,越说越严厉,突然双手齐挥,数道火线射出。

    火线不止对准周平两个,还包括他们那一伙人。

    每个人都是右胸着火,吓得纷纷扑倒在地,打滚灭火,起身拔腿就跑,看热闹的弟子给他们让出一条路,周平和大师兄应该是烧得有些重,跑得路线都不直,还摔了两个跟头,大良躲在别人后面扑哧笑出声,哑着嗓子嘀咕了一声“活该!”。

    小秋还站在原地,脑海里回想老娘刚才的法术。

    他能看见火线的轨迹,同样豁通三田的大师兄也能,他试图提前躲避,却没能躲开,如果换做自己……他也没有把握,至于尚未通关的周平等人,法术对他们来说项多是一条不甚清晰的光迹,大部分人直到胸前着火才反应过来。

    拥有“无漏天目”的人能看清法术的轨迹,这让小秋对如何应对老娘有了一点想法:可以把法术当成暗器或是长柄兵器来对待,这么想就不觉得法术遥不可及,现在问题是法术的速度太快,对方只是一翻手就射过来,自己的速度必须更快才行。

    老娘觉得问题已经解决,转身准备回屋,小秋叫住了她。

    “等等。”

    “嗯?”老娘不耐烦地应了一声,看样子随时都会再弄出一团火来。

    大良心叫不好,故意哎呀了一声,在观望人群后面使劲挥手,想吸引小秋的注意,结果小秋根本没有看过来。

    “把东西还给我。”

    “什么东西?”

    “一柄镶着红宝石的匕首、一枚百润丹、五枚妖丹,可能还有半只铜环和一枚铜钱。”小秋留意老娘的反应,更加确定周平等人把他的物品送给了这位老娘。

    “还有……”小秋转身寻找大良,发现他正在远处冲着自己做各种手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对老娘道:“还有沈休明的金魄银魄,应该也在你这里。”

    “我的确有这些东西。”老娘坦然承认,第一次仔细打量这个叫慕行秋的小子,“都是别人送我的礼物。”

    “这些礼物是他们抢来的。”

    “那你就去从他们手里抢回来,跟我无关。”

    老娘的手指微微弯屈,小秋暗地里全神戒备,表面却还是很镇定地商量:“我会找他们算账,但是也请你将东西还回来,我会感激不尽,这些东西都是纪念物品。”

    “你的感激比金魄还值钱?”老娘的声音居然变得轻柔,跟普通女子无异,小秋知道她即将发招。

    “我可以用其它东西来换。”小秋希望尽量避免这一架。

    “比如?”

    “你可以提,我会想办法给你弄来,但我不会替你抢东西。”

    “哈哈。”老娘开心地大笑,弄得小秋莫名其妙,然后她像男人似地一挥手,“好吧,既然你这么当回事,我给你一次机会,我要——皇京的五彩缎一匹、江南的千雪瓷一套、浮海城的凝脂一盒,不,五盒,还有……先这些吧,其它东西估计你也弄不到。”

    小秋还以为对方会提特别苛刻的要求,没想到尽是一些女子之物,虽然他一样也没听过,但是费点心思总能买到,于是点点头,“好,我去弄,希望那些东西你不要用掉,也不要再转给别人。”

    “三个月。”老娘回房关门。

    小秋悬着的心渐渐放下,与一名凝气成丹的道士斗法,他现在还真没有把握。孟元侯说过要打得敌人“不能还手不敢还手”,小秋对此又有了新认识,那就是必须让自己变得更强,只有强过对手还谈得上打,否则的话无异于自讨苦吃。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