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九章 马群的屈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马群慢慢逼近,枣红马惊恐地小步后退,有意转身逃跑,又不想离小秋太远,焦躁不安,四只蹄子在草地上踩来踩去。

    小秋转身冲枣红马安慰性地嘘了一声,脱掉外面的蓝袍,露出里面的短衣长裤,紧了紧腰带,准备迎战。

    “草地足够大,为什么不让大红枣吃?”小秋高声质问。

    马群停在数十步之外,一匹明显是头马的强壮黑公马扬脖发出长长嘶鸣,示威似地原地转了一圈。这群马与众不同,不仅比普通马高大得多,而且全都长着极长的马尾,垂下的时候几乎能碰到地面,颜色各异,在阳光的照耀下奕奕生辉,相形之下,枣红马瘦小得像只驴,尾巴普通得如同一根光秃秃的扫把。

    “尾巴好看也别太得意……”

    黑色公马突然蹿出,风驰电掣般眨眼工夫就到了小秋面前,眼看就要相撞时猛地止步,前蹄高高抬起,像个巨人似地耸立。

    小秋下意识后退两步,黑公马前蹄落地扑空,马上灵活地转身又扬起后蹄,小秋闪身躲避,虽然没被踢着,脸上身上却落了不少泥土与草屑。

    黑公马得意洋洋地小步跑回马群,仿佛十分满意自己的“下马威”。

    原来这就是从前的牧马人鼻青脸肿的原因,他跟枣红马一样,被一群长着华丽尾巴的本地马给欺负了。

    小秋掸掉身上的土块,扭头对惊恐不安的枣红马说:“别怕,我能打过它,待会你就能随便吃青草了。”

    枣红马不知是否听懂了小秋的话,但它的确安静不少,四蹄不再乱踩。

    对面传来一连串清脆的嘶鸣,一匹半岁左右的杂色小马驹在原地又蹦又跳,甩动着金灿灿的长尾,像极了撒娇的儿童,马群让开,给予它鼓励性的叫声。

    小马驹跑来,速度逐渐加快,快到近前的时候,它也想来一次突然止步,然后扬起前蹄,可它还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力量,整个身体都要撞在人类身上。

    若是在从前,相撞就是最正常的结局,牧马人躲不开,很多时候也不敢躲,宁可被马驹撞一下,也不愿得罪那些正在观望的成年马。

    这一次也撞上了,但是倒下的不是人类,而是那匹精力旺盛的小马驹,它倒是没有受伤,倒在地上立刻翻身站起,大概从来没有过类似的遭遇,一时间茫然失措,待了一会儿,突然转身向马群跑去。

    小秋试过小马驹的力量,信心更足,冲马群招手,“原来你们吃硬不吃软,那就来吧,我正想活动活动筋骨呢。”

    马群听不懂人类的话,但是能看出他的得意与挑衅,齐声嘶鸣,一匹高大的栗色马走出来,前蹄在地面刨动数下,骤然加速,鬃毛与长尾在风中飘荡,像是两团火焰。

    小秋心中发狠,大吼一声,竟然冲向了栗色马,即将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纵身一跃,抱住马的脖子,空中转了一圈,借着整个身体的力度,硬生生将栗色马扳倒在地上。

    栗色马冲力太强,在草地上滑出几丈远才爬起来,惊慌失措地抬蹄就跑,甚至没发现自己跑错了方向。

    最初的那匹黑色公马出来了,它是马群的首领,最为强壮,这回它不再虚张声势,而是要实实在在给人类一个教训,它们才是这片草地的主人,所谓的牧马人只是提供豆子的奴隶而已。

    几乎没有加速的过程,黑马迈步即是全速前进,几十步的距离对它来说近在眼前。

    小秋原地扎个马步,黑马刚刚扬起前蹄准狠狠踩下去,他举起双手,托住两只碗口粗的蹄子,猛地向上一掀。

    整个马身在空中翻了一圈,重重摔在地上。

    马群惊动,同时转身逃跑,百步之后才回身张望。

    “没义气。”小秋嘀咕道,走到黑马近前,将它扶起来,这时才更加直接地感受到它的强壮,腿上的肌肉像是一块块铁板,坚硬无比。

    “这就是恃强好胜的下场。”小秋教训道,“这里的草够你们吃十年,分一点给客人有什么了不起的?难道你不懂得待客之道?亏你们还是庞山道统的马,还不如普通的凡马……”

    黑马起身站稳,它听不懂人类的唠叨,只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首领的位置大受影响,突然转身,扬起后蹄狠狠踢向陌生的人类。

    小秋突遭意外,来不及闪躲,伸出双手,同时下意识念道:“错或落弱莫!”

    五字咒语显出了令小秋惊异的力量,只见黑马的两只后蹄停在半空中,不上不下,任它使劲儿踹动,却像是深陷泥淖,只能在极狭小的范围内动弹。

    黑马的重量可是幼魔的几百倍。

    小秋心中一阵狂喜,不知是豁通三田的原因,还是女祖锻骨拳的功劳,咒语的威力比在镜湖村的时候强大多了。

    小秋感觉到束缚的力量正在减弱,急忙又念一次,每次都只能维持一次深呼吸的时间,而且得绷紧肌肉、集中精神。

    黑马吓坏了,拼命挣扎,仰头长嘶,那些马没有过来帮助,反而跑得更远了一些,它们毕竟是一群畜类,除了尾巴和个头,没有更多特别之处。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黑马屈服了,冲小秋垂下头,低声打响鼻。

    小秋更累,强撑着大声道:“认输了?枣红马可以吃草了?”

    黑马居然点点头。

    小秋已经坚持不住了,他不再念咒语,等束缚力消失,一屁股坐在地上,觉得两条胳膊像是不属于自己的。

    黑马得到自由没有借机进攻,撒腿就跑,好远之后才转身回望,紧接着又跑,带着马群翻过一道坡坎,再也没有出现。

    过了好一阵,小秋才勉强起来,嘀咕道:“这是什么鬼地方,连马都要欺负弱小。”然后冲着枣红马笑道:“还等什么,吃草吧,这可是我拼命给你争取来的权利。”

    枣红马年纪不小了,突然撒欢似地连蹦带跳,低头吃了几口草,跑到小秋身边,亲昵地蹭来蹭去,然后继续吃草。它在这片山谷里毫无地位,只能勉强维持生存,今天总算可以尽兴吃草了。

    “别着急,慢慢吃。”小秋抚摸枣红马的脖子,等它吃了一会,说:“跟我走,我带你吃豆子,比这有营养。”

    小秋给枣红马单独加料,怕它撑坏了,没给太多,自己回房躺下休息,他实在太累了,念心咒语一点也不省劲,反而比近身搏斗更耗费体力。

    这可能是因为没有内丹的原因。

    小秋觉得念心科没什么不好,有厉害的拳法,有可靠的咒语,虽说传人都是面带戚容的女子,对他却没有影响,可惜,就算他想加入念心科,也找不到可以投奔的师父。

    念心科中断数千年,传人估计早就死光了。

    小秋深感遗憾,最后一次思祖的时候,他就应该向念心科表达加入的想法,没准女祖还会再教点什么,现在他却再也没有机会进入祖师塔了。

    当天夜里,小秋在外面的空地上练功,马群过来吃夜料,远远地观望好一会才靠近马槽,小秋也不搭理它们,只顾打拳。

    马群渐渐安心,几匹马甚至枣红马身边绕来绕去,似乎想通过它讨好新来的牧马人。

    接连几天都平安度过,三天后一批弟子过来送草料,见小秋身上竟然没有一点伤痕,无不大吃一惊。

    四五天之后,马群与小秋达成和解,其中两匹马甚至允许这个人类骑在背上,带着他跑遍整个山谷。

    山谷占地颇广,除了马群,偶尔也能见到其它动物,站在北边的山顶,隐约能望见老祖峰,小秋只看了一次,就再也没去北山。

    他每天的大部分时间仍然用来练功,比在养神峰的时候还要刻苦,他现在只有一个愿望:芳芳能尽快掌握凝气成丹的法门,然后过来传授给他。

    第六天正好是十二月初五,小秋一大早就起身去致用所,他要补充食物,还得再带几件衣服,如果能长久住下去,他想把自己的藤箱也带过来,那里装着私人物品,包括二良留给他的百润丹,即使是在天劫未能圆满度过的时候,他也没有服用。

    他来得太早了一点,村里的弟子们都出外干活,张灵生将补给拿出来,脸色却阴晴不定,他本以为不动声色地教训了慕行秋一顿,没想对方活得好好的。

    “我想一直放马。”小秋说。

    “那可没准。”张灵生拖长声音,尽量显出几分威严,“致用所里的活儿都是轮流分配的,我可保证不了你下个月要做什么。”

    “那就很遗憾了,下一个去放马的人,很可能遭受重创,这里不缺草药,是吧?”

    “放肆,你敢威胁我?”张灵生面红耳赤。

    “你误解了。”小秋平静地说,“你也知道,那群马不好对付,我好不容易把它们制伏,换一名牧马人,马群很可能会狠狠地加以报复。除非你再派一名豁通三田的弟子过去。”

    张灵生的脸更红了,他才是洞开七窍的境界,几年前在慕行秋面前还占有几分优势,现在却完全处于下风,“反正一时半会不会换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小秋满意地离开,来到大良等人居住的房间,找到自己的藤箱,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最有价值的几样东西全没了:百润丹、半只铜环、铜钱、数枚妖丹、三套衣服,一样未剩。

    难道是大良收起来了?小秋坐在屋子里等待,反正他也要跟大良说几句话再走。

    午时前后,出去干活的弟子们陆续回来,大良头一个进屋,看见小秋吓了一跳,两步跑过来,惊惶地低声说:“你怎么回来了?”

    “我来领取补给,大良,我的东西……”

    大良拉着小秋的胳膊往外拖,“快走快走,千万别让人发现你。”

    “等等,到底怎么回事?谁又欺负你了?告诉我。”小秋站在原地不动。

    “是老娘,老娘要收拾你。”

    “老娘?周平他们的娘?”小秋更加摸不着头脑。

    “不是,老娘是致用所里唯一凝气成丹的人,会法术,你打不过!”

    话音刚落,周平高大的身影挡在门口,冷冷地说:“慕行秋,来得正是时候,走,跟我去见老娘。”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