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六章 内疚的都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秋八岁认识了芳芳,两人相处的时间总共只有一天。

    那一年夏天,小秋进学堂启蒙,比同龄孩子晚了两三年,他什么也听不懂,秦先生和同学们的读书声,对他来说不比群鸟啁啾更容易明白,他张着嘴,被那些无意义的噪音所包围,额上挨了一记戒尺都不知道疼,半天过去才抬头望着先生,“有虫儿咬我的头。”

    学生们哈哈大笑。

    上学的第七天,百无聊赖的小秋逃课了,到学堂后面的废园子里捉昆虫挖蚯蚓,玩得不亦乐乎,就是在这里,他见到了芳芳。

    那时的芳芳还是个小丫头,头上竖着两只抓鬏,睁大两只乌溜溜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小秋没理她,可是一刻钟之后,他已经滔滔不绝地向她炫耀自己的种种本事,两刻钟之后,两人的衣服上都沾满了尘土,一个时辰之后,小秋说:“咱们是朋友了,男孩儿呢就该结拜当兄弟。”

    “我是女孩儿。”芳芳说,虽然她这时的样子就是一个脏兮兮的假小子。

    “那……咱们当夫妻吧,我做丈夫,你做媳妇儿。”

    “嗯。”芳芳不知道什么是“丈夫”和“媳妇儿”,在她的家里,父母向来互称“相公”与“娘子”。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莫名其妙了,小秋自己也不记得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拉着芳芳回家,一路上向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说“这是我媳妇儿”。

    小秋的家在后街东头,学堂在前街西头,就这样,半个野林镇的人都听说小秋有媳妇儿了,谁也没想着要阻止两个小孩的胡闹,反而纷纷怂恿,让小秋快点回去给他爹一个惊喜。

    最后的结果的确是够“惊”的,老秋还没注意到儿子带回一个小丫头,秦先生全家人已经追来,一通闹、一通打、一通数落,外加一夜挨饿,小秋再也没去过学堂、没见过芳芳,从此跟着父亲放马。

    四年之后,十二岁的小秋做了一个梦,在梦里那个浑身脏兮兮的小姑娘向他求助,小秋忽然梦醒,就在那一刻决定必须救走芳芳。

    再三年之后,开始怀疑一切的十五岁小秋重新想起这个梦,发现它十分蹊跷。

    小秋希望能当面向风如晦询问,那个矮矮胖胖的老婆婆,不动声色了策划这场戏,却没有将它演完,她不知为何将芳芳让给了……庞山宗师。

    小秋再一次看向林飒,“我记得宗师是五行科的转轮师。”

    林飒艰难地点点头,有些事情是瞒不住的,“没错,宗师本人希望能将秦凌霜收入五行科,至于他和风如晦之间的事情,我就不了解了。”

    “可左流英是怎么知道的?他从来没见过芳芳。”

    “我刚跟首座谈过,他是从你这里知道的。”林飒难掩愤怒之意,因为首座居然从头至尾将他蒙在鼓里。

    “控心术。”小秋想起他第二次上老祖峰台院的场景,左流英忽然对他施放控心术,知道了他记忆中的点点滴滴,这些事情对小秋来说互无关联,禁秘科首座却找出了其中的线索,猜测出宗师另有目的。

    宗师宁七卫当时非常不满,原来他不是反对向普通弟子使用控心术,而是怕真相泄露,左流英猜到了芳芳的重要性,却佯装不知,直接将计就计,将宗师和五行科都给骗过了,最后利用首选优势定下了芳芳。

    就是这样,庞山宗师与禁秘科首座斗智,自己不过是随手拿来一用的道具。

    不,也没有那么随意,小秋想,他亲手触碰过魔王之花,能吸引左流英的注意力,所以才会被宗师选中。

    “都是庞山道统的人,至于争得这么激烈吗?宗师想要芳芳进五行科,不能直接下令吗?”小秋心中仍有疑惑,决定把事情问个清楚。

    “宗师不是帝王,他不能插手各科的事务,只能调解各科之间的纠纷。宁宗师此番偏袒五行科,做了一件令人不耻的事情。”无论如何,林飒还是站在禁秘科这一边,认为最大的责任应由宗师来负。

    林飒觉得还应该多做几句解释,“高等道士的寿命长达上千年,有时候,一名优秀的弟子就能决定一门道科的未来,庞山道统原本只以五行科见长,因为左流英,禁秘科取得了与五行科平等的地位,秦凌霜可能会让禁秘科的优势更加突出。”

    林飒越说越愤慨,已经忘了对面的听者只是一名少年,“面对魔种是主动进攻还是养精蕴锐,宗师与首座的分歧越来越严重,已经到了……就为了一名灵骨道根的弟子——唉,不值得,真是不值得。”

    林飒终于沉默下来。

    “左流英不怕芳芳当场拒绝吗?”小秋问,他不关心庞山道统的上层矛盾,只想弄清细节。

    “这三年来,秦凌霜每次思祖都得到禁秘科传承的感召,这就是保证。而且,你会让芳芳拒绝吗?”林飒露出一丝苦笑,左流英缺少普通人的生活与经历,但他活了几百年,对普通人的情感有着冷酷的判断能力。

    林飒起身拍了拍小秋的肩膀,安慰道:“至少这对秦凌霜是一件好事。”

    这对芳芳的确是一件好事,知道左流英是真的赏识芳芳、而不是要将她当作研究魔种的对象,小秋心里踏实多了。

    小秋只剩下一个疑惑要问,“我在洞穴思过的时候豁通三田……”

    “左流英说不是他,所以我猜不是宗师就是申首座动了手脚,他们需要推出一个人来吸引左首座的注意力,你最合适。”

    亲手接触过魔王之花的人,当然最能引起左流英的兴趣,五行科要做的事情就是让这名弟子更特殊一些,把左流英牢牢吸引住。

    “那我的豁通三田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是真的,因为你自己也非常努力,即使没有他人帮助,这三年肯定也能豁通三田,所以不用担心,只要继续修行,你仍然能凝气成丹。”

    林飒还是无法摆脱内疚之情,诚恳地劝道:“去五行科吧,在那里你会成为优秀的斩妖法师,忘掉这一切,宗师也好,首座也罢,没人故意要伤害你,这只是……只是……”

    “只是我应该站的位置。”

    小秋从骨子里感受到辛幼陶说过的话才是正确的,“能被宗师和首座看中参加这场游戏,我得感到荣幸,因为这远远超出了我理应受到的关注。”

    “别把事情想得太极端,想一想怎么做才会对你最有好处。”林飒有种感觉,今后自己再也无法对这名少年施加影响了。

    “林都教,我要好好想一想。”

    “别拖太久。”

    “我明白,很快就会有答案,能将蜡烛留下吗?”

    这截蜡烛能够防止别人用法术偷听谈话,留给一名弟子是不合规矩的,可是这一天已经有太多规矩被打破,也不在乎这一件,林飒点头,“灵骨道根的事,最好不要告诉秦凌霜,太早知道自己的特殊没有好处。”

    “当然。”小秋的声音里有一丝讥讽,他的“特殊”之处倒是早早就被大肆宣扬,结果却是一场骗局。

    林飒走后不久,芳芳独自进来,靠着桌子站立,面对小秋轻轻咬着嘴唇,好像今天的一切事情都是她的责任——的确是她的责任,她本人却一无所知。

    “你应该去禁秘科。”小秋先开口。

    “我不知道你后来会拒绝五行科。”芳芳轻声说,“我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座们决定给我一个教训,可我不想接受,就是这么回事。”小秋露出轻松的笑容,决定将所有事情都自己抗下。

    芳芳没有被说服,但也没有追问,她从来不会强迫别人吐露心声,尤其是眼前的这名少年,“你真的不打算去五行科?”

    “嗯,我知道有一位道士,全凭自己的努力凝气成丹,度过重重道劫,我想我也可以。”

    “孟都教?”

    “是他,看来还是他比较合我的脾气。”

    芳芳迈步走到小秋身前,“我相信你。”她双颊绯红,眼波流动,像是满天繁星照耀下的湖面,“即使不成丹,也没有关系。”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野林镇少年陆续走进来,沈昊疑惑地问:“你得罪芳芳了?她怎么跑出去了?”

    小秋示意大良将房门关上,脸上一派气宇轩昂,似乎比顺利进入戒律科的沈昊还要得意,“我要问你们一件事,希望你们仔细回想,然后告诉我实话。”

    “当然,你问吧。”伙伴们越发摸不着头脑。

    “三年前,咱们还在野林镇的时候,秦先生决定将芳芳嫁到沈家。”小秋从几个人的脸上挨个看过去,很清楚自己现在的表现有多么怪异,“你们当中还有谁梦到过芳芳?”

    少年们马上摇头,小秋的目光落在沈昊身上,“仔细想,这件事可能很重要。”

    沈昊脸色微红,“好像是梦到过,记不清了,我做梦总是醒来就忘,何况那是三年多以前的事了。”

    大良沉思一会,“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有一天晚上我跟二良一块吓醒了,都说自己梦到奇怪的小女孩,爹娘安慰了我俩,再睡一觉就给忘了。”

    少年们一个接一个地回忆起当年的碎片,似乎都做过类似的梦,但是谁也说不清梦到的人是不是芳芳,甚至不敢确定做梦的具体时间。

    “这就够了,谢谢大家,最好别跟外人提这事,尤其不要告诉芳芳。”小秋笑着眨眨眼,尽量令伙伴们对此不当回事。

    “小秋哥,你到底是怎么决定的?”大良还是更关心小秋的未来。

    “很快你们就知道了,但我得先告诉林都教。”

    小秋的胸有成竹感染了众人,都觉得事情不会变得更差,于是纷纷告辞,大良在门口低声向伙伴们保证,“小秋哥肯定会去五行科。”

    沈昊走在最后,看到其他人都出去之后,他转身说:“三年前的夏天,我也梦到芳芳了,可我没胆量,结果让你抢了先——我很后悔。”说完夺门而出。

    小秋站在那里,等桌上的蜡烛熄灭之后,他走出房舍,通过指指点点与交头结耳,穿过密林,来到林飒的房间。

    林都教站在门前,望着那个脚步轻松神情恣意的少年,脸上露出苦笑。

    “送我去致用所,让我回到符合身份的位置,然后——”

    小秋并不痛恨林飒,因为这是一位真心实意帮助过他的都教,他甚至不痛恨任何人,因为他知道决定一切的不是某个人,而是他自己的卑微地位,可他的语气里还是充满了永不服输的倔强,“咱们走着瞧吧。”

    小秋没有提起幼魔,他再也不会将自己的问题交给别人解决,再也不会急不可待地展示自己的特殊之处。

    (本卷结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