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十五章 被遗弃的弟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追书帮 www.zhuishubox.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会是秦凌霜?”

    “慕行秋呢?到底怎么回事?”

    片刻之后,整个思祖厅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弟子们纷纷交头接耳,就连都教们也惊疑地互相张望,只有杨都教一贯的面无表情,什么也看不出来。

    禁秘科和五行科争抢慕行秋、最后慕行秋选择了前者,这是人所共知的事,禁秘科都教林飒对这名弟子的关注与偏心更是到了令其他弟子嫉妒的程度,左流英为何要在最后时刻改变主意?

    从来没人听说过禁秘科对秦凌霜感兴趣,包括芳芳本人。

    林飒看上去比所有人都意外,但也最早从震惊中恢复正常,威严地咳了一声,制止弟子们的喧哗,然后问道:“秦凌霜,你可愿入禁秘科?”

    芳芳茫然失措,没有回答都教的提问,而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扭头望向小秋,所有的目光也随之落到小秋身上。

    小秋冲芳芳微微点头,在最初的惊愕过去之后,他变得清醒了,甚至还有一点点轻松,他不用带着魔种去经受左流英的考验,而芳芳则能去她最喜欢的道科。

    与此同时,他感受一股冷意,好像赶夜路的行者,突然发现有黑影掠过,那可能是流浪的野狗,也可能是心怀歹意的恶徒,此时此刻的小秋,更倾向于后者。

    “我……愿意。”芳芳犹豫不决地说,即使当年被迫要嫁给沈昊的傻哥哥,心里也没这么慌乱过。

    左流英的形象在铜钟上消失,第二个显现的是五行科首座申继先,须发皆白的他,脸上的表情不只是震惊,根本就是愤怒,多年的修道生涯也无法掩饰他心中的恼火,这让他的声音显得极为不甘。

    “申己。”

    此前花费大力气参与争抢慕行秋的五行科,居然也没有叫出他的名字,不过这倒在一些人的预料之中,毕竟慕行秋曾经明确拒绝过对方的邀请。

    小秋坐在那里,无需张望就能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注视,好像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供人观赏点评的怪兽。

    从来没有过的感受狠狠地挤压着身体,小秋仿佛又一次经历魂魄离身,他看着自己,越发确认他看到的“黑影”是人而不是野狗。

    他悄悄地对自己说:“不要认输,不要被击败。”

    在林都教的主持下,首轮选徒继续进行,跟大家想的一样,其他各科也没有选择慕行秋,这位此前最被看好的弟子,当众遭到了遗弃。

    无数同情的目光投向小秋,野林镇的伙伴们则刻意躲避,每个人或多或少地都承受着与小秋一样的羞辱。

    小秋的神色反而越来越坦然,他望着那口巨大的铜钟,细看每一位首座选徒的情景,观察旁边都教们的神情,他知道,真相就藏在其中。

    第二轮选徒开始了,禁秘科首座没有出现,跟往年一样,左流英只选一名弟子,五行科首座申继先再次现身,这时他的神情已然恢复正常,只是声音还显得刻板。

    “慕行秋。”

    他终于叫出这个名字,刚刚从小秋身上移开没多久的目光,又回到他身上,野林镇的小伙伴们立刻松了一口气,旁边的大良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慕行秋,你可愿入五行科?”林飒发问,声音苦涩,与平时大不相同。

    “不。”小秋说,语气出人意料地轻松,“我不愿意加入五行科。”

    思祖厅里又一次失去平静,虽说首座选弟子,弟子也有权选首座,但是当众表示拒绝的事情还是极少发生。

    弟子们炸了锅,不顾都教们的严厉目光,纷纷冲小秋指指点点,大良沈休明凑到小秋身边,焦急地小声说:“你疯啦?快收回你的话!”

    前面的沈昊,严肃地冲小秋摇头,他刚刚在第一轮被戒律科选中,尤其不认可小秋的决定。

    芳芳的目光中没有别的,只有惊讶。

    小秋冲他们笑了笑,抬高声音又说了一遍:“我不愿意。”

    铜钟上的申继先消失了,林飒等了好一会才敲钟继续进行选徒程序,半个时辰之后,选徒终告结束,再没有首座叫出慕行秋的名字。

    小秋顶着无数目光回到自己的房舍,野林镇的伙伴们全都跟了过来。

    可无论他们如何询问,小秋一律拒绝给予解释,反复只说一句话,“这是我的决定。”

    大良生气了,他没被任何一科选中,可他对此有早准备,并无遗憾,他拿出大一岁的架式,“不行,小秋哥,你这样不行,这不是闹脾气的时候,你现在就去找林都教、杨都教,向申首座道歉,你一定得去五行科,难道你还想在养神峰多留一年吗?”

    沈昊皱着眉头,很不赞成地看着小秋,“你今年拒绝了五行科,明年未必有首座敢要你,他们都是很要面子的人。”

    “我已经决定了。”小秋还是回以同样的一句话。

    “禁秘科太坏了。”管金吾愤愤地说,他也没有被选中,但是有都教找过他,让他安心在养神峰再待一年,明年很可能会有突破,“堂堂的首座和都教,居然合伙欺骗一名养神峰弟子,真是……”

    管金吾及时闭嘴,因为“堂堂的都教”林飒正站在门口。

    野林镇的少年们识趣地告退,芳芳没机会跟小秋说话,临走时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林飒关上房门,取出一截蜡烛放在桌面上,灯芯自动点燃,发出昏黄的光芒。

    小秋认得这是洞察明烛,它能防止任何人偷听接下来的谈话,几个月前乱荆山的孙都教用过此物。

    林飒拉出椅子坐下,庞大的身躯几乎遮盖住了整扇窗户,看着对面的小秋,好一会才开口说:“你仍然可以去五行科,他们在你身上花费不少,不愿白白浪费。”

    小秋没说话,这根本不是他关心的事情。

    林飒叹了口气,不太情愿地继续道:“孙都教说乱荆山愿意收你为徒,既然你一直没有找到其他传承,学习灯烛科也无不可。”

    小秋仍不开口,林飒有点恼怒,这股恼怒与眼前的弟子关系不大,却只能向他显示,“难道你想去念心科?它的传承中断已经几千年了,你连教你的师父都找不到。”

    这仍然不是小秋关心的事情,他本想去找林都教的,对方主动登门,倒是省事,“禁秘科和五行科一直在争的人其实是芳芳,而我只是他们互相蒙蔽的工具。”

    他平淡地说出这些话,既不是质问,也不是谴责,只是简单的陈述,他知道,自己若要弄清真相,就得牢牢控制住愤怒情绪,尤其不能向林都教发火,这大概是唯一能向他吐露事实的人了。

    林飒点点头,他是都教,却像犯错的弟子一样不自在,“没错,你是工具,我和杨都教也是,这是两位首座之间的游戏。”

    小秋很想告诉林飒,杨宝贞绝不是工具,但他只是点下头,然后问:“为什么?”

    这正是选徒以来一直困扰小秋的事情,为什么?为什么禁秘科和五行科会选中芳芳?野林镇教书先生的女儿,到底有何特异之处?

    林飒窘迫不安,脸色变成了深红,对面少年的镇定渐渐感染了他,十五岁的孩子,居然没有伤心,也没有慌乱,这大大出乎都教的预料,他本来是要安慰弟子的,现在才明白,自己其实是来解释真相的。

    “灵骨道根,芳芳拥有灵骨道根。”

    见小秋面露疑惑,林飒补充道:“那是一种隐藏的道根,极为罕见,一般情况下根本不会显示出来,所以想要找一位这样的弟子非常困难,哪个道统也不可能对天下所有普通孩子都进行一番测试。”

    “可是芳芳这段时间的修行并没有显出特别来。”

    “灵骨道根对开窍通关没有影响,只有凝气成丹之后才会发挥作用,秦凌霜若是能度过这一关,她的修行速度会比一般道士快得多。”

    芳芳当然能凝气成丹,小秋对此毫无疑问,突然间他一切都明白了,不只是这次选徒,还有更往前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简单、那么清晰明了……

    “风婆婆最早发现芳芳的特异之处,但她不敢确定,所以每次进镇都要探望芳芳,她在野林镇居住十几年,就是为了这个。可她为什么不早早将芳芳带到乱荆山呢?”

    “……”林飒明显不知道这回事。

    小秋看着他,想起过去的种种,自己回答了自己的疑问:“因为野林镇是庞山道统的选徒范围,因为芳芳还太小,灵骨道根也不明显,风婆婆怕出错,怕得罪庞山宗师。”

    林飒对这些事了解不多,无从回答,只能任凭小秋自己猜想。

    “所以风婆婆会建议我们去西介城,那里有她的老姐妹,可以不动声色地将芳芳送到乱荆山……”

    前因后果在小秋脑海中越来越清晰,他一路追溯到了那个梦,在梦里芳芳向哀求,说她不想嫁到沈家,正是受此刺激,小秋才会决定抢亲,当时的他甚至不记得芳芳长什么模样。

    多么奇怪的一场梦,想到这里,小秋感到心里一阵绞痛。

    (求收藏求推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