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36章 一路走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頂點小說,

    树长临风,苔湿沾云。

    花时微醉,叶落泉红。

    景幼南大袖飘飘,双眉轩起,身后的黑白祥光交织,托起众圣之门,门户虚掩之间,郁郁青青之气溢出,玄之又玄。

    万古恒寿长生宝气,如烟似云,缠缠绵绵,不可思议的生机演化,太极,两仪,三才,四象,五行,**,七星,八卦,九宫,十地,天地至理,尽在其中。

    看到长生宝气,就好似看到了不可名状的大道。

    轰隆隆,

    仿佛感应到万古恒寿长生宝气的气息,已经消失很久的神秘经文重新出现在景幼南的识海之中,个个大若日月,八角垂芒,璎珞如雨,大放光明。

    轰隆隆,

    真的是含神太混,恍惚帝先,龙章凤文,金书玉字。

    道,是虚无之系,造化之根,神明之本,天地之元。

    其大无外,日月星辰尽在其中,其微无内,尘埃灰尘也不例外,万象以之而生,五行因之而成。

    第一次,景幼南是如此清晰地感应到道的存在,好似掌中纹路,历历在目。

    “这就是道啊,”

    景幼南眸子青青,神光自蕴,洞天自然而然大开,浩浩荡荡的万古恒寿长生宝气涌入其中,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进行改造。

    有天,有地,有山,有水。

    仔细看,生死规则交织,几乎要化为实质,轮回六道悄然无息地出现,冥冥之中的法则降临,与之相连。

    不知道过了多久,景幼南才从这种玄妙的境界中清醒过来,法相不知不觉地已经长高到九千九百九十九丈,气运如华盖高悬,大而垂光。

    不愧是历代圣皇倾力打造用来超脱彼岸的无上法宝,其中的万古恒寿长生宝气蕴含道的气息,带来的好处真是难以用语言形容。

    “众圣之门,也是长生之门,”

    景幼南立在虚空,感应到自己体内的磅礴生机,神机圆润,近乎先天,只等消化之后,必然可以再上一层楼。

    “陈留王,”

    景幼南散了法相,目光幽幽,看向宝库的中央。

    轰隆隆,

    一道惊人的气机升腾,倏尔弥漫,显示出陈留王的影子,他端坐在众神的中央,四周是万千的神灵,信徒们吟唱经文,贯通整个的命运长河。

    “陈留王,你在自寻死路。”

    纣王面上第一次露出讶然,他的额头上一个拳头大小的篆文在有生命般的膨胀,重重叠叠的白光耀出,是芸芸众生对生活的叩问和期望。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

    陈留王眸子中金黄的光华流转,笼罩在身上,有一种神圣的感觉,他看着青天,仿佛又看到了几万年前的景象,一个个神灵在陨落,天降血雨,众生的信仰刹那崩溃。

    自从那个时候,他就没了同伴,没了荣光,没了希望。

    能够苟延残喘到现在,只是心底深处的不甘,以及对当初始作俑者最深沉的痛恨。

    “纣王,就一起毁灭吧。”

    陈留王大袖展动,整个人投入到众神图里,引动不知名岁月到现在积蓄的信仰之力,以自身为焰火,轰然点燃。

    “你不得好死,”

    纣王怒吼一声,再也压制不住额头的篆文,亿万兆黎民百姓的各种念头汹涌出来,有对未来的祈祷,有对处境的不安,有对现实的痛恨,有对以后的向往。

    种种的念头交织,构成万丈红尘,熊熊的火焰燃烧,不计其数的因果之力从虚空中降下,密密麻麻,缠绕不尽。

    因果,天地之间最为玄妙的力量之一,不知从何处来,亦是不知道到何处去,却滞留了不知道多少人物,让他们无法超脱。

    亿万万的因果,即使是能够飞升的无上大人物,依然难以抵抗。

    “陛下,”

    贺雨晴和贺雨薇也看到了这一景象,忍不住潸然泪下,因果缠身,灵台不明,这一局,纣王算是彻底败了。

    她们怎么都不会想到,以前那个忍辱负重的陈留王会有这样刚烈的一面,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给予纣王最致命的一击。

    “我恨啊,”

    纣王看着熊熊的因果火焰沿着他的法身燃烧,心中的恨意简直是倾尽五湖四海都难以穷尽,壮志未酬身先死,莫过于此。

    “我的皇朝大业,我的圣朝荣光,”

    纣王面色狰狞,一字一顿地道,“我们在中央大世界还有根基,我们可以从头再来。”

    轰隆隆,

    火光冲霄,因果之力越缠越紧,纣王纵然是心有不甘,亦是不得不施展手段,斩断这一次的分身降临,免得连累在中央大世界的真身。

    “啧啧,虎头蛇尾啊,”

    皇子启识海中传出淡淡的嘲讽,又好似幸灾乐祸,道,“我就说他是逆天而行,必遭不测,果然如此啊。”

    “你闭嘴,”

    皇子启大怒,恨不得将他拖出来暴打一顿。

    “嘿嘿,纣王失败,对你却是好事。”

    识海中的人物懒洋洋的,有一种说不出的从容,道,“以我来看,纣王受因果反噬,恐怕得龟缩一段时间。你正好借此机会,接收他的势力。”

    顿了顿,话音继续响起,道,“不过,你可别想着什么恢复圣朝荣光,只需要借此资粮,巩固自身,待将来大劫过去,还有飞升上界的希望。”

    “哼,”

    皇子启冷哼一声,纵起一道金光,冲贺家姐妹的方向而去。

    “蠢货,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识海中的人物跳脚大骂,他怎么会依附这样一个榆木疙瘩,真真是蠢的不可救药。

    贺菁菁犹豫了下,跟在身后。

    两人金童玉女,华服衣裳,紫气东来。

    “陈留王,”

    景幼南感应到虚空中气息的消散,眉头舒展开来。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对于走神道路线,有无数因果缠身的陈留王,这样的选择,未必是坏事。

    最起码,到最后陈留王是念头畅达,走的洒脱。

    早知道如此结果的景幼南,心中没有任何的悲伤,他只是遥遥一躬身,迎着漫天的星光,说一句,道友,一路走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