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33章 一代新人换旧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所谓。▲∴,

    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赤云中。

    只见天网上升,弥而幽深,上面细细密密的符文流转,隐成龙章凤文,八卦九宫,三元六仪,如同掌上纵横十八道,看似清晰,但千变万化,不可测度。

    “是三奇洛图,”

    贺家姐妹看到天网的变化,讶然出声。

    “糟糕,”

    月蝉儿一听,俏脸变色。

    传说之中,三奇洛图是奇门遁甲之纲,蕴含天地至理,可谓是一等一的困阵。

    此大阵实在繁琐,千头万绪,或许只有长治这样的金文世界之主,才有这样庞大的人力和资源支撑,成就这一阵图。

    “麻烦,”

    慕容垂手持开天斧,目光深沉,他不惧强敌,但最烦阵法禁制,让他有力无处使。

    “哈哈,”

    长治大帝的笑声传出道,“此三奇洛图乃是朕以举国之力,无数人祭炼,历时上百载,方才成就。汝等能得以见到,也是三生有幸。”

    “长治,”

    贺雨薇细眉挑起,凤目含煞,一字一顿地道,“陛下心胸广阔,现在你若迷途知返,将来不失天尊之位。不然的话,后悔晚矣。”

    “前辈,”

    长治大帝一边祭炼众圣之门,一边劝道,“两位虽嫁给纣王,但都是贺家之人,应以家族为重。我若成就圣皇,贺家自然是光耀门楣,紫气东来,福缘加身,列代先祖都会沐浴荣光,孰轻孰重,难道还不明显吗?”

    “执迷不悟,”

    贺雨晴痛斥一声,面向自己的姐姐,咬牙道,“既然他这么顽固不灵,我们也不必再顾念血缘至亲。”

    “他是咎由自取。”

    贺雨薇深吸一口气,自袖中取出一件木牌,长有三寸,斑驳古痕。

    “起,”

    贺家两姐妹同时运转玄功,法力打入木牌中。

    哗啦,

    下一刻,木牌仿佛活过来一般,上面道道的纹路流转,日月星辰尽在其中。

    哗啦啦,

    三个呼吸后,木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幽深的篆文,不见底色。

    “去,”

    篆文一闪,连大阵都无法抵挡,直奔长治大帝而去。

    “这是什么?”

    纵然长治大帝都无法躲闪,待反应过来之时,灵台之中已经多了一个篆文,并落地生根,演化出触手般的雷丝,向他元神缠绕过去。

    “怎么会?”

    长治大帝连续运转了数种神通,却骇然发现,篆文并没有被消除,反而在吞噬他的力量在生长壮大,有养虎之患之势。

    “这是什么鬼东西?”

    长治大帝目光森然,念头一转,看向阵中的两姐妹,寒声道,“原来我们贺家祖传的紫霄玄真悟道宝典还有这样的纰漏。”

    贺雨晴美眸晶莹,轻声道,“自圣朝中兴后,我们贺家就是历代圣皇最重要的左膀右臂,每一代都会有妃子甚至皇后入宫,被称之为外戚之家。圣皇能够这样信任我们贺家,自然会有道理。”

    “长治,”

    贺雨薇扶了扶高髻上的凤簪,神情冷漠地接口道,“紫霄玄真悟道宝典并不是家族中记载的那样自创,而是由中兴之主传授于贺家先祖。”

    “原来如此,原来玄功之中有此瑕疵,才让圣朝的历代圣皇如此地信任我们贺家,因为我们贺家再是膨胀,也不过是待宰的猪羊。”

    长治大帝的声音蕴含一种悲愤,任谁遇到这样的处境,没有疯掉就是好的。

    “多说无益。”

    贺家姐妹垂下眼睑,按照纣王口授的道诀,开始催动篆文中蕴含的神秘力量,要彻底毁去长治大帝的灵智,将他炼制成一具无暇傀儡。

    有这样一具傀儡的话,她们就能反败为胜。

    “无耻,”

    长治额头青筋蹦起多高,神秘篆文汲取他的法力不断地生长,让他无能为力。

    不一会,长治身上的气息变得冰冷而又寂寥,就好似是亘古存在的天道,没有了半点活的气息。

    “咦,不对劲,”

    贺家姐妹却是不喜反惊,她们能够感应到,好似发生了不知名的变化。

    “斗转星移,长生法身,”

    正在这个时候,长治大帝的影子凭空出现,由虚化实,他双手不断地打出一道道的法诀,汇入到眼前的这具法相之上。

    轰隆隆,

    法相上升腾起不灭的雷光,赫然变成三头六臂的模样,各持霹雳锥,震天鼓,天杀剑,宝月瓶,三生塔,射月弓等等法宝,光彩耀眼。

    “哈哈,”

    长治看着第二法身成就,志得意满,道,“多亏你们帮忙,我才得以斩出第二法身,从而脱离紫霄玄真悟道宝典的束缚,走上我自己的大道。”

    “你早有准备?”

    贺雨晴看着雷霆法相,眉头皱成疙瘩,这样的局面分明是对方早有准备,才可以借此力量成就第二法身。

    “当然,”

    长治大帝在熟悉新成的第二法身的力量,笑道,“我们贺家也不是傻子,早知道皇室的冷酷无情,历代的族长都是想脱出桎梏,摆脱命运的捉弄。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么多年下来,终于让我成功了。”

    顿了顿,长治大帝看向阵中的姐妹,讥讽地道,“对了,难怪你们不清楚,历代族长都知道,女生外向,这是贺家最核心的机密,每一代只有寥寥几人才够资格知晓。”

    “你们和纣王都过时了,以后就看着我怎么把贺家带到辉煌鼎盛的地位吧。”

    “日新月异,变化啊,”

    贺雨晴和贺雨薇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的无奈。

    从她们陷入沉睡到复生,几万年的时光,其中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这样的变化,很多时候就是变数,让她们无法适从。

    比如眼前长治施展的斩神替代之术,她们姐妹敢肯定,百分百是她们陷入沉睡后,家族才有所进展,取得突破的。

    要知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圣朝时代,圣皇运转乾坤,全知全能,贺家的小动作无法匿形。

    时过境迁,时光产生的影响,第一次让两位帝妃认识到,为什么是一代新人换旧人,也让她们第一次对纣王复辟圣朝的前景抹上了一层阴影。

    “好在没有晚。”

    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由远而近,打破了场中的寂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