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217.第1217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人静。

    晴空流霜,月照花林。

    清清冷冷的光华落下,斑驳成花纹光暗的霞衣,披在身上,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森然。

    潘文基坐在云台上,宝印空悬,却心神不宁。

    “这是怎么了?”

    潘文基面色阴沉,到了他现在的境界,已经参悟规则,天人交感,冥冥之中自有感应,这样的心血来潮,可不是好兆头。

    青蛟王好似发现了潘文基举动的异常,把目光投了过来。

    轰隆,

    正在这个时候,潘文基突然身子一震,通过心神相连的法器,照到海眼底下的景象。

    不知何时,重重叠叠的幽光盛开,一尊三头六臂的魔神冲天而起,身上的银白锁链节节崩塌,化为齑粉。

    魔神吟唱着古老的歌谣,所到之处,秩序崩塌,混乱降临。

    哗啦啦,

    邪恶,恐惧,仇恨,杀戮,种种的负面情绪升腾,恍若实质,又好似是绞刑架上生满铜锈的吊绳,勒住了所有水族人的喉咙。

    隐隐约约之间,难以想象的灾难在东海肆虐。

    “不好,”

    尽管画面只是一闪而逝,但潘文基仍然是面色大变,一下子站了起来,他突然想起在水族高层中流传的预言,海眼底下被镇压的水族的噩梦会苏醒。

    “潘道友?”

    青蛟王眉头皱起,不悦地开口,刚才潘文基的举动,已经影响到大阵天衣无缝的运转。

    “出大事了。”

    潘文基心急如焚,根本来不及多说,身子一摇,化为一道惊天长虹,倏尔冲开大阵,向远方疾行。

    “这是?”

    青蛟王等水族的洞天真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变化,他们谁都没有想到,潘文基会在这个时候如此干净利索地抽身离开。

    “我们的大阵,”

    田柳儿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一人缺位,天河绝阵不再圆满。

    轰隆隆,

    下一刻,黑白交织的光华如同两翼延伸,自天穹上缓慢垂下,漫天祥光中,景幼南缓步而出,取下腰间的龙角海螺,放到嘴边,用力吹响。

    呜呜呜,

    苍茫,博大,威严。

    沉寂在岁月尘埃中的声音在万年之后再次吹响,浩浩荡荡的力量肆意在四海中,让每一个听到海螺声的水族血液都在沸腾,然后是深深的臣服。

    这是来自于血脉和传承中的力量,根本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龙族天下布种的策略纵然可以使得水族在最短的时间内膨胀成恐怖的族群优势,并凭借血脉的优势保持团结和力量,但同时埋下了隐患。

    血脉和历史的天然拔高,森严的体制惯性,让普通的水族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他们听到古老的充斥着古老龙族威严的海螺声,第一反应就是印刻在骨子里和血脉中的臣服。

    当然,青蛟王等人是洞天真人,已经鲤鱼化龙,站在水族的最顶端,纵然龙角海螺象征着传统的力量,也不会让他们表现出臣服,但小小的惊讶却在所难免。

    原本因为潘文基离开而产生的大阵疏漏,而这个小小惊讶将疏漏不可避免得扩大,终于汇聚成一个漏洞。

    轰隆隆,

    南华派的洞天真人姜闻最先抓住这个突破口,驾驭洞天,昂然而出,漫天的飞禽灵兽的虚影,气势惊人。

    “咄,”

    灵珠子纵起剑光,霜气冲霄,作为上清剑派的洞天真人,他天然拥有敏锐的直觉。

    随后,秦云,颜小月,叶天南和周落雁等四人相继破阵而出。

    原本的天河绝阵确实是出乎其类拔乎其萃,蕴含无尽的玄妙,将众人困在里面,难觅出路。可是如今大阵出现漏洞,还想再困住五人,那就是痴人说梦。

    可以说,潘文基的突然离开打乱了水族众真人的计划,让原本的大阵出现破绽,而景幼南手持龙角海螺,短暂地让水族众真人失神,则是好像用一把斧头,将原本出现缝隙的堤坝劈开,滔滔江水,再也无法抵挡。

    “真是想不到啊,”

    颜小月扶了扶头上的高髻,美眸流转,念头迭起。

    原本水族气势汹汹,准备的大阵也是前所未见,她本来就打好了持久对抗的准备,没想到到头来居然是雷声大雨点小,赢得这么轻松惬意。

    这一胜,将遏制水族日益膨胀的登陆计划,为玄门应对大劫帮助很大。

    “景真人可是大功啊,”

    颜小月将目光投向前面的景幼南,毫无疑问,作为主事者,他的功劳最大。

    “怎么会这样?”

    姜闻悄然皱了皱眉头,想不明白。

    他可是暗藏了不少手段,准备好好替南华派扬一扬名声,可是还没等使出来,玄门和水族的对决已经分了胜负。

    这样的局面,简直是一拳打在空气上,郁闷的很。

    “景幼南,”

    秦云垂下眼睑,心中也是不高兴。

    这次玄门获胜,当然是好事,但景幼南光芒太盛,他们都成了陪衬,可不是好事。

    要知道,作为洞天真人,愿意前来和水族斗法,就是要借这个平台展示自己的力量,获取好处的,很明显没有达到这个目的。

    叶天南和周落雁两人倒是很高兴,他们能够高高兴兴而来,平平安安回去,还顺便在玄门同道面前刷了刷脸,已经是功德圆满。

    至于灵珠子,就是上下打量对面的水族众人,剑丸在天门上的云光中游走,看样子是想找人试一试剑。

    景幼南手持龙角海螺,看着重重叠叠的阵图在海面上消散,心里长出一口气。

    虽然他不知道水族缘何出了变故,使得坚固的大阵出现破绽,但不管怎样,他抓住了机会,借助龙角海螺的力量,成了胜利者。

    不然的话,光是大阵中复制出的他的影子,都不好对付。

    “气运在我,”

    景幼南笑了笑,上前一步,直视前方,朗声道,“诸位水族真人,大阵已破,该当如何?”

    “这个,”

    青蛟王脸色黑的如同锅底,心里不知道咒骂了多少遍潘文基,要不是他临阵而走,如何会到现在的地步?

    这样一个机会逝去,水族又要等多久?

    “怎么?”

    景幼南将龙角海螺挂在腰间,剑眉挑了挑,声音如金石激越,一字一顿地道,“难道你们还想反悔不成?”

    “当然不会,”

    青蛟王咬着牙,用不情愿的语气道,“我们水族从来是一诺千金。”

    希望能顺利完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