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95.第1195章 今悟阴阳理 生死若等闲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穹上。

    弯月如钩,纤细似小眉,远远看去,霜风吹动,摇落满天星。

    月光和星辉垂下,交织若璎珞,幽幽深深的死气突然如沸水般升腾,光华披洒,宛若霞衣。

    仔细看去,一点生机自死气中冒出,倏尔一跃,化为新绿,然后惊蛰春雷,抽枝发芽,不到半个呼吸,已经是参天大树。

    “这是?”

    正要离开的明远僧人感应到生机勃发,蓦然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景象,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刻,大树从原地凭空消失,景幼南踱步出来,头戴莲花道冠,身披日月仙衣,金容玉姿,神采飞扬,吟唱道,“妙妙妙中妙,玄玄玄又玄,今悟阴阳理,生死若等闲。”

    轰隆,

    冲霄的气机爆发,上冲九天,璀璨流霞,映月晕辉,景幼南长啸一声,再次化为横亘生死的黑白天桥,镇压世间。

    “怎么会?”

    明远僧人原本智珠在握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神态早就消失不见,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自己本命佛宝须弥山的爆炸下,景幼南不仅没有身陨,反而龙精虎猛,更上一层楼,爆发的如此厉害,惊天动地。

    来不及多想,明远僧人身子一摇,显出自己的佛陀金身,双头四臂,通体赤金,大福德光明云弥漫,千里之内,福寿连绵。

    “起,”

    做完这些,明远僧人还不放心,一拍兄口,吐出一颗舍利子,落地之后,然后迅速生长为菩提树,挡在身前。

    咔嚓,

    黑白天桥直接碾压菩提树,不可阻挡的力量发出,菩提树哀鸣一声,就断了两截。

    “咄,”

    黑白天桥继续延伸,桥身上数以万计的符文流转不定,阴阳,生死,轮回等等,宛若实质一般。

    轰隆隆,

    黑白天桥横压,携带煌煌不可测度的力量,一下子将明月僧人的佛陀金身镇压在下面,一动不能动。

    “该死,”

    明远僧人怒喝一声,周身生出红莲般的火焰,朵朵盛开,炙热的温度铺天盖地。

    佛亦有怒火,一出就要灭世。

    “镇压,”

    景幼南声音冷漠,却如同九天上的天音,一字一顿,力量爆发。

    咔嚓,咔嚓,咔嚓,

    这一下子,不光是佛之火熄灭,连同明远僧人的金身上都出现斑驳的裂痕,看上去触目惊心。

    “灭,”

    景幼南再吐出一个字,言出法随,不容置疑。

    轰隆,

    金身破灭,化为金气,烟光向四面八方散开,一圈又一圈。

    哗啦啦,

    梵音佛唱响起,半空中金莲菩提,郁郁飘香,隐隐可以看到,佛陀,菩萨,罗汉,金刚,比丘,俱是虚像,无量光明。

    见到如斯景象,佛主却是悲从心头起,一脸的不敢相信,喃喃道“明远师兄陨落了。”

    刚刚他还赞叹佩服明远的决断,可是现在佩服的人已经陨落,这样的反转,即使是佛主这样坚韧的人物,依然是难以置信。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莫过如是。

    “这下子麻烦大了。”

    佛主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处境,面色很难看。

    景幼南用手一指,承天效法生死两仪造化大洞天自虚空中出现,门户一开,将周围逸散的精气统统收入其中。

    汩汩汩,

    洞天正中央的帝一化雷池发出阵阵玄音,洞天的表面黑白光华氤氲,一个洞天真人的精气滋养,大有裨益。

    “哈哈,”

    景幼南浮空而行,洞天拖在身后,凝成黑白两种底色,交织如巨型的大剪刀,所到之处,天崩地裂,威势无双。

    柳轻烟微微抬起头,看着远处冲天的光华,丹霞盈空,赤日千里,精致的玉颜上映照光华,轻笑道,“轩辕道友果然猜得没错,景真人安然无恙,已经击杀明远。”

    “嗯,”

    轩辕彻手握圣剑,轻轻一摇,浮现出日月星辰,山河大地,时空万象,尽数化到剑光之中,一下子将蜂拥而来的八部天龙绞杀为齑粉。

    他持剑而立,身姿如松,神情倨傲,道,“要是景幼南这么容易陨落,也不怕作我的对手了。”

    柳轻烟笑而不语,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反而是自己的对手,真有意思。

    轰隆,

    轩辕彻大步而行,手中的杀伐道器挥动,见神杀神,见佛杀佛,开口道,“我们也加快进度吧,不能光让景幼南耍威风。”

    相比起景幼南反败为胜,一举击杀明远僧人,两人反而被佛主用残缺的大阵困住,这一对比,让向来心高气傲的轩辕彻如何满意?

    “好,”

    柳轻烟轻轻一挥,天门上的三光神水倏尔扩大,连绵千里,幽幽深深,杳杳茫茫,所到之地,尽数化为水泽。

    她虽然是女仙,但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别人专美于前。

    两人这一发力,坐镇在菩提树下,调动大阵的佛主马上就感应到压力。

    “很不好。”

    佛主面色阴沉地几乎滴出水来,刚才为了让明远和尚专心对付景幼南,他强行汲取净土佛国残缺大阵的潜力,现在一破,反噬很严重。

    别的不说,大阵抵御的时间,就凭空少了一半。

    “挡不住啊,”

    佛主左右为难,只凭他一己之力,即使有大阵相助,也挡不住三名来势汹汹的洞天真人,可是要放弃的话,又舍不得。

    要知道,这片净土佛国是佛门好不容易在幽冥之中开辟的所在,有完善轮回教义的天眷护持,是佛门大兴的标志。

    放弃容易,再建立可是难了。

    “真真是该死,”

    佛主气的咬牙切齿,此处净土佛国对如此重要,佛门当然会有所布置,只是顾忌玄门一二,动作不大,稳扎稳打,还有不到三日就会完成。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玄门说打就打,直接杀上门来,让他们静心布置的禁制法阵瘫痪了一半,威能大减。

    要不然的话,等三人后,真正的佛门大阵一起,完全可以他们三人挡在大阵外面。

    正在佛主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之时,突然之间,正南方向,祥云片片,香屑纷飞,郁郁佛光冲顶,光辉灿烂,有佛号响起,道,“我佛慈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