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93.第1193章 雷音震动净土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夜,天穹上。

    紫云翔集,晕光生辉。

    曲真人端坐不动,天门上浩然之气激荡,众圣无极书完全展开,金光万道,瑞彩千条,细细的流光氤氲,显现出诸子教化天下的景象。

    仔细看去,众圣无极书上百圣聚集,三个模糊的黑点不停地跳跃,可是在不见底色的金光之中,无法找到出路。

    “能够困住他们三人一段时间了。”

    曲真人眸光如水,玉颜清冷,对自己宗门的众圣无极书有很大的自信,这法宝全力展开,诸子之力,隔断阴阳,状若两界,难以打破。

    可惜没有灵穴支撑,不然的话,非得把幽冥的三人困个十年八载的,让他们不见天日。

    众圣无极书中。

    三位洞天真人看着缠缠绵绵的白光,诸子的光华照耀,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弥漫,化为朗朗读书声,不绝于耳。

    “这是?”

    千手王抬头看天,低头看地,只觉得天旋地转,俏脸上满是凝重,道,“不同的规则,我们被隔绝了。”

    楚江王一抹额头,显出竖瞳,色成七彩,映照大千,只是却只能够看到圣贤端坐,遮住目光,他收了神通,叹口气,道,“应该是两界隔绝之术,我们现在相当于被困在隔绝的一个小界之中,很难找到出路。”

    “试一试可否能打破,”

    最后一位洞天真人长啸一声,显出法相,两头四臂,高有千丈,一手拿宝印,一手握玉瓶,另外两只手臂背在后面,掌心上有竖瞳显出,映照千里。

    “给我开。”

    大喝一声,法相膨胀,手中的宝印如同山岳一样,径直砸了下来。

    轰隆隆,

    宝印砸地,砸出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天坑,只是须臾之后,丝丝缕缕的金黄之气弥漫,很快又恢复正常。

    “看来,我们只能等一等了。”

    楚江王面色不好看,他们出身于幽冥之地,比起玄门修士,本身的境界修为并不逊色,但在法宝方面的底蕴可是差不少。

    要知道,沉淀亿万年仇恨的幽冥,在天材地宝方面,确实没法和阳面相比。

    还有就是,他们对阳面各大势力的同境界修士的了解过少,信心不对称,让他们遇到这样的困境,想不出好办法。

    “那就等着吧,”

    千手王倒是无所谓,她笑了笑,道,“佛门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咄,”

    轩辕彻显出洞天法相,三十三天高悬,晶莹剔透,每一道天之中都有帝君端坐,威严浩瀚,不可计量。

    三十三天晃动,帝君之威,铺天盖地,迎面而来的八部天龙都觉得山岳压顶,要抬不起头。

    “起,”

    柳轻烟同样显出自己的洞天法相,状若玉山,上平下尖,下面天河滔滔,浮在上面,云光如匹练。

    “杀,”

    别看柳轻烟长得纤美柔弱,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但斗法起来,却是极为凶悍,她的玉山天河法相在净土佛国之中横冲直闯,沾上死,碰上亡,没有例外。

    轩辕彻和柳轻烟好似两柄尖锐的刀子,直插佛国净土的中央,沿途不光是将佛门好不容易度化的八部天龙打撒,还趁机破坏佛国净土的根基,两不耽误。

    只是两人的动静虽大,但加起来都比不上景幼南的手笔。

    景幼南宽袖大袖,浮空而行,背后显出光晕,九枚真种子音符碰撞之间,发出阵阵不可思议的雷音,顷刻之间,传遍整个佛国净土。

    雷音似银瓶乍破,或铁骑突起,如山中听泉,像千瀑挂天,或高或低,或短或长,抑扬顿挫之间,蕴含煌煌天威,深不可测。

    无论是轩辕彻和柳轻烟的神通何等了得,单论攻击范围,景幼南的雷音入道,天威降临,实在是没法比。

    净土佛国之中的众佛门弟子无不听到无孔不入的雷音,迫不及防下,身子一震,手上的动作都慢了三分。

    甚至是离的近的一些,直接雷音贯耳,直入灵台,炸响之后,将其神魂震散。

    景幼南一边走,一边发出雷音,越传越远,居然以一人之力,对整个净土佛国进行无差别攻击。

    “这样下去不行。”

    端坐在莲台上的明远僧人看着连身边的弟子都受到雷音影响,皱了皱眉头,道,“景幼南的雷音神通实在是出神入化,连我们的大阵都能渗入,令众弟子心神不安,无法集中精神。”

    顿了顿,明远继续道,“师弟,你继续留守,指挥众弟子修缮法阵,固守待援,我去会一会这个景幼南。”

    “好。”

    佛主知道不打断景幼南的雷音,他们法阵根本无法修缮,屈指一弹,舍利悬空,光明大作,结成三相有无菩提结界,悄然无息地接近轩辕彻和柳轻烟,将他们隔离起来。

    “我暂时用法阵拖住两人,”

    佛主显出未来星宿佛身,全力以赴,道,“师兄对付景幼南,一定要小心,他不是简单之辈。”

    “我只是打断他的雷音神通即可,”

    明远僧人神情平静,道,“只要净土之中的佛阵能够保持,我们就可以等待援兵,到时候,就是我们发动反击,里应外合之时。”

    说完,明远僧人口诵佛号,座下金莲腾空,托住他的身子,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

    僧人明远出现在景幼南前面,金身如琉璃,绽放万千的毫光。

    轰隆,

    一出现,一种无形的力量弥漫,原本能够传遍整个净土佛国的雷音好似一下子被捂住,进了罐头瓶子,传不出去了。

    “好一个结界之力,”

    景幼南微微眯起眼,看着周围浮现出的肉眼难见的赤金佛咒,密密麻麻,四面八方,无处不包,将自己发出的雷音束缚在一个小小的空间之中。

    能够不动声色地就施展出这样的结界,对面的这个和尚真是不一般。

    笑了笑,景幼南大袖一展,发出一声脆响,抬起头,朗声道,“不知道前面是哪位道友阻路?”

    “明远,”

    明远僧人面容枯槁,声音却洪亮如铜钟一般。

    “好,既然你出来了,就留下吧。”

    景幼南身子一晃,显出法身之相。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