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86.第1186章 阴火赑风砂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穹之上。

    层层叠叠的劫气氤氲,连绵成片,红彤彤的,状若朱砂,色彩艳丽。

    金风自北方来,吹动红云,流光溢彩,璀璨生辉。

    远远看去,金风,丹砂,白气,绿光,四种色彩交织,天光一照,绚丽如彩画。

    “这是,”

    景幼南双目盯着半空中的天象变化,却是后背发麻。

    他隐隐记得,在宗门中的典籍中提到,有一种天劫名为阴火赑风砂,来无影,去无踪,一旦沾上,就会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身死道消。

    不同于乾正元阳火和上元万劫雷的硬抗,这阴火赑风砂应劫之人必须得躲过,不然的话,沾上死,碰上亡,没有其他的结果。

    “我怎么会碰到这样的劫难?”

    景幼南眸光转动,这可谓是有典籍记载的劫难之中最为阴毒的一种,能够躲过去的少之又少,毕竟,阴火赑风砂无影无形,无质无状,随心变化,顷刻落下。

    要躲过阴火赑风砂,全凭自身的感应。

    要知道,这个感应,可不是人的耳鼻口舌识等等,而是指的玄妙的天人交感,能够冥冥之中察觉危险,提前预知。

    至于天人交感,则和修士本身参悟的规则大有关系,毕竟规则撑起世界,参悟的越深,越是能够触及世界的本质。

    正在念头转动之时,景幼南蓦然神色一动,天门上郁郁青青的天眷之气凭空削去三尺,他来不及多想,身子往左一移,滴溜溜转动。

    哗啦啦,

    不知何时,景幼南离开的地方,出现一团赤红的丹砂,莹莹亮的光华升腾,晕开一圈又一圈的彩轮,隐隐之间,可以听到仙音飘渺,浮香流动。

    “这就是阴火赑风砂,”

    景幼南下意识的一个哆嗦,刚才要不是他得到天眷的示警,以他对规则的了解,绝对无法天人交感,提前感应到阴火赑风砂的落下。

    要是碰到这个东西,自己恐怕已经尸骨无存了。

    “咦,阴火赑风砂,”

    曜日蹑玄斧的器灵岳真人显出形体,他大袖飘飘,踱步到跟前,仔细看着似圆非圆,似扁非扁,不停变化的丹煞,啧啧称奇,道,“这可是传说中的东西,就是我都是第一次见到。”

    顿了顿,岳真人继续道,“天劫之时,阴火赑风砂沾染天机,无影无形,变化莫测,但要是沾不上修士,劫气退去,阴火赑风砂就会变化,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岳真人绕着漂浮不定的丹砂,走来走去,道,“这阴火赑风砂可是绝无仅有的好东西,你祭炼之后,纵然没有了以前不可捉摸,不可预知的可怕,但它天然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威能,就是洞天真人沾上,都会被侵染神魂,说不定会陨落。”

    “这么厉害,”

    景幼南倒吸一口冷气,用手一指,法力落下,往浮空丹砂上一落。

    哗啦,

    下一刻,阴火赑风砂仿佛凭空消失一样,肉眼难见,只有景幼南能够看到,丹砂依然在原地,并且随着他的心意变化,时而铺开,时而凝聚,流动若水,叮当作响。

    “这完全是天然法宝啊。”

    景幼南稍一祭炼,就默契由心,阴火赑风砂肯定无法用于攻坚,但它来无影,去无踪的特质,还有不可思议的杀伤力,可以让它在关键时候发生作用。

    “这是能够对洞天真人都造成直接杀伤的异宝。”

    景幼南念头一起,阴火赑风砂迅疾卷起,倏尔一变,投在他的手腕上,如同一圈晶莹的手链,莹莹的明光转动,很是好看。

    “阴火赑风砂,”

    岳真人找了个座位坐下,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灵酒,一饮而尽后,放下酒盏,道,“天人交感,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在我的记忆之中,也就是能够修炼到破界飞升的人物才可以凭借自己对法则的领悟,以之为触角,连通整个世界,才可以避过阴火赑风砂。你这次能躲过,不得不说,是上天眷顾。”

    “上天的眷顾,”

    景幼南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上稀薄了的天眷之气,点了点头,要不是他引出轮回地府体系,并坐稳地府之中,日夜抽取黑水,进行转化,有功于天地,今天这一劫难,可能就躲不过去了。

    “生死法则,”

    景幼南弹了弹手指,这从来没有人参悟过的法则,实在是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有劫难落下,也不意外。

    “生死法则,”

    岳真人琢磨了一下,道,“你领悟的生死法则确实是很不一般,生和死的转换,古往今来,从来没有人像你认识的这么深刻。只要你坚持下去,就是以后飞升仙界,也可以凭此规则成道,说不定以后能够开宗立派,作开派祖师。”

    “那太遥远了。”

    景幼南笑了笑,抬头看去,不知何时,天上的劫云已经散去,弯月悬空,冰鉴照影,清清亮亮的光华垂下,如同蒙上了一层的轻纱。

    “三劫已过,”

    景幼南坐直身子,过了这三劫,他原本身上沉甸甸的压力荡然无存,整个人从内到外透着轻松写意,体内的法力活泼泼的,自有灵性。

    以前劫气笼罩,总有一种头顶上悬有利剑的压力,让人不得不把心弦绷紧,现在压力一去,如同弹簧一样,一下子进行反弹。

    景幼南稳稳当当地坐在云榻上,显出半亩的云光,黑白的光华交织,阴阳,生死,轮回,种种玄妙在其中演化,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三劫已过,景幼南有了一种新的感悟,枯木逢春,惊蛰响雷,体内的法力不停地变化,郁郁生机散发,充斥到整个承天效法生死两仪造化大洞天。

    嗡,嗡,嗡,

    洞天之中的阵法禁制齐齐抖动,普降甘霖,滋养大地。

    岳真人看了看,知道景幼南正在消化所得,又印了一杯酒,展袖离开。

    “咿呀,”

    “咿呀呀,”

    两个胖娃娃正在地上爬来爬去的玩耍,咯咯笑个不停,这个时候,甘霖细雨落下,带着凉意。

    “咿呀,”

    “咿呀呀,”

    两个小东西愣了愣,好一会才奶声奶气地叫起来,头顶上的叶子绿意莹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