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17.第1117章 雨窗闲作画 笔端染烟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藏月飞仙宫。

    竹木交映,石泉相间,意近丘壑,骨带烟霞。

    仔细看去,松风水月,仙露明珠,万翠浮衣,千花染霜。

    景幼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阴阳仙衣,腰佩玉佩,稳稳当当地坐在宝座上,背后雷池沉浮,青紫之气,宛若华盖。

    给自己倒了一杯灵酒,景幼南端起,一饮而尽,感受着清亮的味道从喉咙传到肚子里,长出一口气。

    小窗下,清流梳石发,细雨洗苔衣。

    稀稀疏疏的月影落下,或逗遛于梧桐,或摇乱于杨柳。翠叶扑被,神骨俱仙。

    “好啊,”

    景幼南眉心青气流转,有一种大功告成的喜悦。

    “吱吱,”

    悟空坐在树杈上,一手一个大蟠桃,吃的津津有味。

    不多时,只见半空中流彩飞霞,赤气纵横三千里,倏尔一卷,化为一名宽袖大衣的道人,细眉修眉,身姿如松,自有一种名士风流的气度。

    “裁菱荷以为衣,将薜荔以成服,纫兰为佩,拾箨为冠,检竹刻诗,倚杉完局,松花当饭,桃实充浆,真名士自风流啊。”

    景幼南心里嘀咕一句,大袖一展,自宝座上起身,笑道,“林道友,远来辛苦。”

    林观月上前两步,稽首还礼,肃容道,“景道友才是真辛苦。”

    这句话,林观月倒是没有客套,而是真心地佩服。

    能够孤身一人入白帝城,在太霄七真宗经营稳固的地域,硬生生地凿开一个缺口,为太一宗争取到小界的利益。

    换位思考下,要是换成自己,绝对不会做的这么漂亮。

    景幼南轻轻一笑,道,“宗内派林道友前来,我是十分放心的,有道友坐镇此地,定能风平浪静。”

    两人简单交流了下意见,林观月起身告辞。

    景幼南看着林观月化为一道青气,飘飘然进了一座飞宫,正了正衣冠,回到殿中。

    “这次白帝城之行,算是功德圆满。”

    景幼南眸子沉沉,若有所思。

    前段时间他才得到宗内的飞剑传信,原来幽冥之地并不是只在白帝城附近有计划,在大千世界上,共有九个节点同时发动,洞天级别的强者或是化身,或是投影降世,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除去白帝城,其他八个节点上,幽冥之地蓄谋已久的行动全部成功,沿途的修士统统被屠杀血祭,成为了幽冥之地通往阳面的桥头堡。

    也正是这样,白帝城发生的事才越发显得夺目,景幼南经此一役,名声大噪。

    当然,太一宗也不会错过这难得的机会,果断发力,从太霄七真宗手中将小界的收益抢过来不少。

    “这算是上功一件了。”

    景幼南来回踱步,面露笑容,得此功德,他就可以携这个优势,入主洞天,从而一举在太一宗奠定地位。

    “很圆满,”

    景幼南再次重复一句,看着远处竹林松园,神情轻松。

    天琼金阙上宫。

    花拂春帘,妆临水镜,烟霞冰封,玉光山骨冷。

    阶下柳色,寂寞松荫,更添三分凄凉。

    白公嗣坐在云榻上,眉头皱成疙瘩,他看着远处遥遥相对的两座飞宫,上面的太一宗标识让他心情很复杂,好一会才缓缓开口道,“这次咱们两人回宗,可是抬不起头来了。”

    “是啊,”

    陈子希细眉如弯月,纤纤细手拨动珠帘,发出清清脆脆的叮当声,道,“咱们两个人合力还没压住一个景幼南,还让妙严宫的云行空都丢了性命,确实办得很糟糕。”

    “景幼南,”

    白公嗣喃喃一句,以前是只闻其名,但经过这一次的明争暗斗,可是印象深刻,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总要面对啊。”

    陈子希笑了笑,苦中作乐,开口道,“不管怎么讲,保住了小界,没有让幽冥之地将此地化为通往我们阳面的桥头堡,也算是幸事。”

    白公嗣没有说话,心里很不舒服。

    对于他来讲,一来,没有完成掌教真人的部署,一个办事不利的帽子是摘不掉了;二来,景幼南和白家的关系很糟糕,被仇家虎口夺食,这个憋屈感简直是令人受不了。

    陈子希要比白公嗣平静,她站起身来,彩带飘飘,裙裾动人,道,“白道友,幽冥大举行动,才是天地大劫真正的开始,以后的事情还多着呢,我们和景幼南后会有期。”

    “我知道了。”

    白公嗣摆了摆手中的拂尘,身上再次恢复昂扬之色,点头道,“先赢不是赢,看谁能够笑到最后。”

    少阳宗,智观洞天。

    柳护朱楼,海棠依阁,绣毯傍亭,绯桃照池。

    景明心头梳飞仙髻,身披青叶细纹法衣,黛眉弯弯,若雨窗作画,似雪夜吟诗,善的天趣,浑成自然。

    她站在窗前,看着远处黄菊缀篱,紫藤掩桥,轻轻叹了口气。

    少顷,景明心重新坐回云塌上,拿起玉案上已经翻阅过不下十次的玉简,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好一会,她放下玉简,喃喃道,“真是不可思议,当年被族内断定不能修炼的小童,竟然能够一飞冲天,在太一宗混的如此风生水起。”

    从手持太一令入宗门,到真传弟子,被萧真人收入门下,然后就以一种无法想象的姿态横空出世,功德院副掌院,十大弟子,元婴真人,十大弟子次席,到现在已经是大千世界中声名四起的元婴三重大修士,这一路走来,完全是典籍上天命之子的脚步,天资纵横,洪福齐天。

    这样的人物,景明心可以断定,就是在人才辈出的少阳宗,都无法找到一个能够稳稳当当压制的同辈。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明光自户外掠过,只是半个呼吸,就到了殿前,然后轻轻一卷,宝光垂下,化为法旨,字若金玉,八角垂芒,绽放大光明。

    景明心恭恭敬敬听完,手一伸,接住法旨,小心收好。

    “让我去见一见景幼南,”

    景明心来回踱步,深吸一口气,喃喃道,“也好,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啊。”

    “来人,整理法驾,随我前往太一宗。”

    书友群群号:一二四三四一零七五,欢迎各位书友。希望各位有条件的书友能够在创世中文网或者起点中文网订阅,支持正版。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